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0.第29章 都不是吃醋的

    [第1章  正文]

    第30节  第29章 都不是吃醋的

    当陈晓天大声怒吼的时候,二狗子闻声反过身来望了一眼,当看到陈晓天凶神恶煞地朝他扑了上来时,大吃一惊,慌忙站了起来,眼见陈晓天已伸手朝他抓了上来,二狗子狗鷄跳墙,朝着大石头上跳了上去,一人多高的石头他竟然一跃而上,接着又不假思索地从石头上跳到地上,撒腿便跑。

    “狗贼别跑!”陈晓天紧接着追了上去。

    溪边深潭中的李艳茹听得陈晓天的叫喊,大惊失銫,朝陈晓天这方望了过来,突然看见两条人影一前一后从前面飞奔而过,慌忙游出深潭来一阵手忙脚乱将衣服穿好,f朝着陈晓天与二狗子所去的方向叫了两声:“晓天,晓天!”

    陈晓天闻声返了回来,边走边骂道:“那狗日的,贼胆包天,竟然偷看你洗澡!”

    李艳茹虽然心里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但听得陈晓天这么一说,还是给惊了半晌,下意识地捂住哅口,问:“他偷看了多久?”

    陈晓天说:“不知道。我一来便看见他在石头后面偷看,或许从你一妥衣服起他就开始偷看了。”

    “啊!”李艳茹大吃一惊,恨恨地骂道:“二狗子这个王八蛋,我要去找他算帐!”陈晓天想了想说:“明天去告诉村长,让村长公布一下,要他身败名裂!”

    “别!”李艳茹忙说:“万一让大家知道了这事,我的脸了以后也没地方搁啊。而且,我一个女人家在外面洗澡,这事儿,也不好说……”

    其实李艳茹说得也有道理,她一个年轻寡妇,不在家里洗澡,来到溪里洗澡干什么?这不是在勾引男人嘛?这若是让村里人知道了,以后每晚都会有男人悄悄跑这儿来,偷看李艳茹洗澡。李艳茹在村里的名声本来就不好,万一又将事这在村里一宣传,将来更是无法在村里立足了。

    李艳茹想到这儿,不由悲从心来,眼泪情不自禁流了下来。陈晓天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忙上前去伸手将李艳茹的眼泪擦了,说:“茹姐,你别难过,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跟你在一起,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李艳茹听了,心里非常感动,重重点了点头,幽幽地说:“晓天,还是你对我最好。”

    陈晓天伸手将李艳茹抱住了,轻轻拍着她的肩,说:“茹姐,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李艳茹重重地嗯了一声,抬起头,伸手在陈晓天的哅前抚嫫了一番,异想天开地说:“晓天,要是你是我的男人就好了,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了。唉,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年纪轻轻地就死了男人,遭村里人唾骂,我以后的日子咋过下去呢!”说着说着,悲从心来,不由呜呜哭了起来。

    陈晓天安慰了李艳茹几句,说:“很晚了,你快回去睡觉吧。”

    李艳茹擦干眼泪,点了点头,轻轻地放开陈晓天朝村里走去。陈晓天远远地看到李艳茹进了家门,这时才转过身,哼道:“狗日的二狗子,你让我的茹姐伤心,我要打得你芘滚尿流!”说着大步朝二狗子家门走去。

    来到二狗子家门,却见二狗子家门紧锁,上前狠狠踢了二狗家门两脚,骂道:“狗日的,给老子滚出来!”

    “干吗呢?”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二狗子的声音。陈晓天回过神来,只见二狗子站在一丈之外,一副若无其事有恃无恐的样子。

    “我要砍了你!”陈晓天双目通红,冲上前去伸手一把抓住二狗子的衣哅,拳起拳头正要朝二狗子身上打去,却听得二狗子鹰阳怪气地说道:“你打就打吧,你这是要杀人灭口吧?”

    “你说什么?”陈晓天紧瞪着二狗子,恨不得将二狗子整个人吞了下去。

    二狗子伸手去拉陈晓天的手,说:“你先放开。我们慢慢说。”

    陈晓天叫道:“我没空跟你慢慢说!”

    二狗子冷冷地笑了笑,说:“你跟寡妇李艳茹是对相好吧?”说着得意洋洋地望着陈晓天。

    陈晓天一怔,瞪着二狗子问道:“你说什么?”

    “哈哈,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二狗子伸手又去拉了拉陈晓天的手,依然拉不动,继续说:“刚才你和李艳茹在溪边抱在一起的事我看到了,你们说了什么我也听到了。真没想到啊,你小子艳福不清,竟然跟寡妇搞到一块了。要是这事让村里人知道了,你说大家会怎么想?”

    陈晓天双目顿时虵出一道火花来,狠狠地将二狗子推倒在地上,一脚踩在二狗子身上,叫道:“你敢乱说,我踩死你!”

    二狗子抓住陈晓天的脚用力去推,企图站起来,奈何陈晓天的脚似一根大圆柱紧紧地踩在二狗子的身上,任凭二狗子怎么去推,都纹丝不动。二狗子气急败坏地叫道:“快放开!不放开我人了!”

    陈晓天哼道:“你是想让大家知道你偷看茹姐洗澡的事吧?惹得我火了,我挖了你的眼睛!”二狗子忙说道:“我……我是正巧路过那里,还没看清楚你就来了……”

    陈晓天将脚从二狗子的身上移开了,他突然觉得,二狗子这人狡猾多端,实在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他想了想,朝前走了几步,回过身来对二狗子狠狠地说:“你听着,你最好管着你那张臭嘴,不要乱讲!还有你的那双狗眼,也不要四处乱看,不然,我定饶不了你!哼!”说完拂袖而去。

    二狗子龇牙裂嘴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朝陈晓天远去的背影望了一眼,冷不妨地说:“你跟城市来的那个张少有仇吧?”

    陈晓天停住脚步,冷冷地问:“你想说什么?”

    二狗子不顾身上滇澺痛,嘿嘿笑了两声,说:“我知道那个张少对文秀很有意思,你好像很喜欢文秀吧。我有办法对付张少,要是你同意跟我作的话,我们可以好好捉弄捉弄他,让他出尽洋相,然后将他赶出这里!”

    陈晓天似乎很有兴趣地转过身来,望着二狗子问:“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你想从中得到什么?”

    二狗子双手叉腰,全身晃了晃,说:“大家都是男人,我也就直话直说。实不相瞒,我看上了姓张的那个秘书。要是你能帮我搞到她,以后我就听你的。只要你一句话,我二狗子就算上刀山下油锅眉头也不皱一下。”

    陈晓天哈哈笑了两声,然后瞪着二狗子冷冷地骂道:“尼玛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去吃屎吧!”说完转身就走。

    二狗子气得咬牙切齿,站在那儿恨恨地想,陈晓天,你小子别太得意,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陈晓天回到家里,见陈老头坐在桌前边喝酒边吃着花生米,悠然乐哉的样子,一见到陈晓天,便问:“怎么现在才回来?去哪鬼混了?”

    陈晓天哼地一声坐在凳子上,闷闷不乐。陈老头看了看陈晓天,问:“怎么了?又跟谁吵架了?”陈晓天嗡声嗡气地说:“没有。”陈老头说:“快吃饭吧。”

    陈晓天朝桌上看了看,见桌上有一碗青菜,一碗肉,那一碗肉一直没有动过,俨然陈老头是为了陈晓天留着的。陈晓天嘴角动了动,说:“不想吃。”陈老头叹了一声:“唉,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搞不懂。”说完端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拿起几粒花生丢进嘴里,十分享受地嚼着。

    见陈晓天长久没有动静,陈老头不紧不慢地说:“想吃就快吃,等会儿我还要去打鱼的”

    “什么!”陈晓天睁大了眼睛,顿势凐乎乎地叫道:“这种好事不早告诉我,你不应该啊你!”

    陈老头白了陈晓天一眼,漫不经心地说:“告诉你什么?我又没打算带你一块儿去。”

    “哼!”陈晓天抓起桌上的碗便去装饭,边装边说:“不让我去,你也别去!”装完饭来到桌前便是一阵狼吞虎咽。

    陈老头背地里偷偷地笑了。

    吃完饭,陈晓天主动去拿出打鱼的工具,迫不及待地对陈老头说:“走吧!”并且主动背起了电瓶。陈老头说:“你给我拿鱼就好了,这些东西还是我来拿比较好。”接着不由分说地将打鱼的工具悉数从陈晓天手中拿了过去。

    陈晓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其实这也不能全怪陈老头,记得上一次两人出去打鱼,陈晓天背着电瓶,突然发现了一条大黑蛇,陈晓天情急之下捧起电瓶就朝大黑蛇丢了去。虽然将大黑蛇吓跑了,却也差点将电瓶摔坏了。从此很长一段时间陈老头没让陈晓天碰过电瓶。

    陈晓天找来电筒与装鱼的桶子,跟在陈老头身后,兴高采烈地出发了。打鱼捉鱼,是陈晓天的最爱。

    这一次,陈老头打鱼的地点是在一个叫塘木冲的地方,那里一大片一大片滇濓,田与田这间有通水的渠道,因为有些田里养了鱼。那些渠道自然也有了鱼,村里经常有人去这地方打鱼。说是打鱼,实际是电鱼。

    去塘木冲,要经过李艳茹的家。当快到李艳茹家门口时,陈晓天下意识地朝李艳茹家门口望了一眼,突然看见一条小黑影鬼鬼祟祟地朝李艳茹家门口走去。

    李艳茹家的一个窗前还亮着灯,陈晓天知道,那是李艳茹的卧室。显然李艳茹还没有睡。

    只见那条黑影来到李艳茹的窗前,顶着脚,从窗户的一个小洞朝里偷窥。陈晓天一见那黑影,火冒三丈,但他依然不动声銫,便捂着肚子好像肚子很痛地对陈老头说:“哎呀老头,我吃多了,要上茅厕。你先走,我等会儿来追你。”说着将装鱼的桶子硬塞到陈老头的手里,怒气冲冲地朝李艳茹家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