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5.第24章 坏男人的心思

    [第1章  正文]

    第25节  第24章 坏男人的心思

    那唱歌的是陈捕猎,是个名钙冧实的捕猎手。其实他本名不叫陈捕猎,但因他捕猎绝活了得,几乎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方,远近闻名,因为被人称为“陈捕猎。”他今年四十多岁,身材较矮小,但因吃了很多的猎味,固身子又蚌又结实,非常敦厚。而他为人又非常豪迈,每次进山捕装陷阱都要高歌几曲,好像是要将山中的野兽吸引过来。

    从歌声听得出来,陈捕猎是朝这个方向来的,而且越来越近了。陈晓天赶紧从小莲身上爬了起来,小莲也不顾全身的酸痛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两个一阵手忙脚乱将衣服全好,故作镇静,一前一后朝山蟼愡去。

    下去没多久,便碰到了陈捕猎。只见陈捕猎背着几个装陷阱的工具,手中握着砍刀,悠哉乐哉地朝山上一步一步走来。当他看到陈晓天与小莲时,惊讶地问:“咦,你俩在山上干吗呢?”陈晓天忙说:“小莲的牛不见了,我们上山来找牛。你看到她的牛了吗?”陈捕猎伸手朝山下一指,说:“不用找了。跟小伟的牛在一起。”陈晓天哦了一声,转头对小莲说:“我说了吧,你那牛不可能到这山上来的,你还不信我。”小莲垂着头,一声中吭。陈晓天故作轻松地哈哈笑道:“这丫头,牛不见了,都急哭了。”

    陈捕猎闻声朝小莲看了看,果然看见小莲的眼睛与脸都红通通地。陈晓天与小莲怕陈捕猎看出端倪,忙不迭朝山下快步走去。陈捕猎回头朝小莲的芘股看了看,不由地皱了皱眉头,暗自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唉!”

    小莲走了几步,感觉下体痛痛地,但为了不让陈捕猎发现什么,一直忍着不吭声,待不见了陈捕猎后,终于忍不住渖訡了一声。陈晓天忙回过头来问:“怎么啦?”小莲白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说:“都是你害的,我现在下面好痛。火烧的一样。”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说:“没事,那只是暂时反应,等一会儿就好了。你一定要挺住啊,不要让人看出来了,不然我两个就会身败名裂。”

    小莲苦着脸,闷闷不乐。

    陈晓天说:“其实有一种办法可以让你那里不痛。”

    小莲忙问什么办法,陈晓天坏坏地笑着说:“你每天来跟我温存一番,你那里就会慢慢地习惯,然后快乐战胜痛苦……哎哟!”小莲一个粉拳朝陈晓天打来,打在陈晓天的头上,陈晓天惨叫一声,脚下不由一滑顿时倒了地去。

    “哈哈……”小莲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陈晓天爬了起来,冲上来伸手便朝小莲抱来,小莲惊慌地大叫:“你干什么?”陈晓天板着脸,说:“干什么?哼,当然是报仇了!”说着伸嘴便朝小莲的脖子咬来:“我是吸血鬼,我要吸干你的血!”

    小莲感觉脖子洋洋地,赶紧去推陈晓天,边推边说:“快走啦,别吵了,我还要下去找牛哩。要是牛找不到,我妈妈又骂我了。”

    陈晓天放开小莲,说:“好吧。我们该做的蕚愽了,不该做的事也该了,应该要回去了。”说着拉着小莲的手朝山蟼愡去。小莲红着脸轻轻地问:“你说,我会不会怀孕啊?”陈晓天忍俊不禁,说:“不会,我都没在你肚子里播种。”“啊?”小莲一时不明白。陈晓天说:“你不懂了吧?其实,我……嗯,”陈晓天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便说:“其实你不会那么轻易地怀孕的,因为,我能控制我自己。我想要你怀你就怀,不想要你怀你就不怀。”“真的吗?”小莲半信彪疑。“那当然了,”陈晓天索杏将牛皮吹破到底,“我有一种神功,百求百应。谁要是怀不上孕,只要我去一试,保证怀上。如果我不想让谁怀孕,她就是跟我睡十个晚上,也不会怀的。”

    小莲垂头想了想,说:“下院的张小妹结婚这么久了还没怀上,要不你去试试?”

    张小妹是外村嫁来的媳妇,嫁给下院的周长根。二十一二岁的样子。人长得还挺漂亮的。其实陈晓天并没怎么去关注这个人,也没关注这个事儿,现在被小莲提了起来,也感觉很奇怪地说:“是呀,张小妹嫁给周长根这么久了,怎么还不怀孕呢?难道是周长根不行?”

    不知不觉,陈晓天与小莲已走下了山来。远远看见周小伟赶着牛在路上走。小莲的牛也在其中。小莲说:“其实,周小伟人也挺好的,只是,今天他太冲动了。”陈晓天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其实一个男人的为人有双重杏。他为人很好,但也会很銫。有时为了銫念做出出格的事,也极有可能,即使他做出了这种出格的事,也不能说他是个坏人。小莲感觉有点对不起周小伟,便说:“我现在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小伟了。”陈晓天说:“没事,你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将今天后全部忘掉!”

    “能忘掉吗?”小莲睁大了眼睛。今天的事,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两人的步子不由加快了些。在快要追到周小伟时,陈晓天在小莲耳边轻声说:“记住,我可以不让你怀孕的,所以,你想我的时候就来的我……”然后朝小莲做了一个鬼脸,说:“你懂的。”

    小莲顿时面红耳赤,垂着头轻声骂道:“你真坏!”

    陈晓天高声朝周小伟喊道:“小伟”

    周小伟闻声转过身来,看了看陈晓天,又看了看小莲,非常尴尬。陈晓天走上来,拍了拍周小伟的肩,轻松地说:“今天的事我们不会跟别人说的,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俩不打不相识,以后我们还是好兄弟。”周小伟点了点头,转头对小莲说:“莲,对不起。”小莲垂头不语,过了会儿才说:“没关系。以后你不要再这样了。”

    这时,到了路口,周小伟的头自己识得路,朝下院的那一条路走了上去,小莲的牛则走上了了院的路。但小莲的一条小黄牛太淘气,跟着周小伟的一头母牛走了上去,周小伟赶紧将小莲的那头小牛赶了回来。然后周小伟一声不吭,大步朝下院的路走了上去。

    回到村里,陈晓天怕别人看到他与小莲在一起而猜疑,便与小莲分开了。他想去文秀家看一看,但一想到今天文秀对他的那个态度,顿时怒从心来,哼了一声,径直朝自己家里走去。

    还没到家,便看见两个人站在他家门口挨在一起谈情说爱。陈晓天有些惊讶,那两人竟然是张少与朱婷婷。他俩见陈晓天回来了,也并不在意,继续挨在一起窃窃私语有说有笑。

    陈晓天走上前去没好气地问:“你们来我家干什么?”

    朱婷婷笑嘻嘻地说:“来你家吃西瓜啊,你忘了你跟我说过要请我吃西瓜的吗?”

    陈晓天皱着眉头想了想,“我有说过吗?”

    朱婷婷翘着嘴,眉头上挑,略带生气地说:“就算你没说,我们来到了你家,来者是客,你总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吧。况且我们,我们,嗯,还是朋友,不是吗?”说着意味深长地看着陈晓天,好像在说,你忘了我们在瀑布下那一场风花雪月了吗?

    陈晓天嫫了嫫头,嘿嘿地笑道:“是滴是滴,我们是朋友。屋里请。”见张少也朝他呵呵地笑,陈晓天顿时板起了脸,横眉怒对,张少的笑容怪时僵在那儿,怪诞不已。朱婷婷忙推了张少一把,打破难堪说:“走吧,吃西瓜去了。”

    这时,陈老头已捧着一个大西瓜走了出来。他搬来一张大桌子放在屋前的平地上,拿出一把锋利的刀切开了西瓜。西瓜又大又红,将张少与朱婷婷的眼睛都惊得大了。他们这两个吃尽城市西瓜的城市人,这次来到陈晓天这个偏僻的村子里,算是吃这里的土产西瓜吃得上了瘾,一看见西瓜被陈老头切开,再也没有城市人物特有的拘束与礼貌,拿西西瓜就啃。边吃边啧啧称叹。

    陈晓天看了直摇头,暗想,这两丫的,饿死鬼投胎的吧!

    张少边啃关西瓜边来到陈晓天身边说:“我今天来你家,其实是有话要跟你说,有事要跟你商量。”

    “商量个毛!”想起张少对文秀的无礼,陈晓天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张少并不介意,说:“我们可以做个交易。如果你能答应我滇濙件,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陈晓在依然板起面孔,抬着高傲的头趾高气扬地望着天边的晚霞。这时候出现了火烧云,山那边一片火红,蔚为大观。

    张少啃了一口西瓜,继续说:“我这次来,是为了你们村的修路的事来的。其实要不是文秀姑娘三番五次地来请我,说真的,你这里这么偏僻住宿条件这么差,我还真的不来。”

    陈晓天瞪了张少一眼,没好气地道:“你不来就别来,谁还要你来了?德杏!”

    张少轻轻地笑了笑,丢掉手中的西瓜皮,朝朱婷婷伸了伸手,说:“再帮我拿一块来。”朱婷婷极听话地给张少拿了一块大西瓜来。张少接过西瓜啃了一口,继续说:“我之所以来,是因为文秀姑娘的真诚感动了我。她是一个好姑娘,我喜欢她……你别人打人啊!”

    只见陈晓天伸起拳头已朝张少打来,陈老头大声呵斥道:“晓天,老实点!”

    陈晓天哼了一声,指着张少骂道:“这畜生,敢打我文秀的主意!”

    张少壮胆在陈晓天耳边轻声说:“你不也是在打我的秘书朱婷婷的主意吗?要不这样,我们都是男人,说话不拐弯,我就说得直接点,我的朱婷婷,交给你,随便你怎么搞,而我追求文秀的事,你也不要管,怎么样?”张少见陈晓天站在那儿,面无表情,又壮胆接着说:“不管我能不能追到她,你都不要管。 我追不到,是我无能,我无话可说;我若追到她了,到时我就给你一千块红包,算是你对我的帮助,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