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第9章 谁跑谁是孙子

    [第1章  正文]

    第10节  第9章 谁跑谁是孙子

    “跑?要是跑的话,还有加上逃罪一条,还有你,包庇罪犯,也跟着我们一起走吧。”就在这时,梁大发带着拎着警棍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十来个同样拎着警棍民警。

    不过他们此时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陈晓天身上,而是一脸銫迷迷的在文秀身上打量,那赤果果的眼神,好像要把文秀一身衣服扒光似的。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到了现在陈晓天也大约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虽然心里明白很有可能就是苏远恒给这些人许诺了好处,报复自己,不过这些人来的也有点快了吧。

    陈晓天心里怎么想不说,脸上却没有丝毫不安之銫,反而一脸讥诮的说道:“你说你们是警察就是警察啊,我还从来没见过跟土匪死的警察呢,就算你们是警察又怎么样,警察要抓人还要证据呢?你有证据吗?”

    “你个他妈的泥腿子,知道什么是警察吗,警察就是想抓人就抓人,告诉你,你已经被举报了,要是不想吃苦头,就乖乖地跟我走,否则你就是拘捕!”梁大发本身就是混混出身,横行乡里贯了,平时只要他一出马,就没有一个人敢扎刺,这下顿时就火冒三丈,说话变得不干不净起来。

    “举报,举报你们就胡乱抓人吗,你真当我们什么都不懂,想要抓人先拿逮捕证看看!”这时候文秀也平静了一些,毕竟在外面上大学,懂得比较多,直接要逮捕证。

    “我草泥马的小婊子,你还知道逮捕证,告诉你,老子这张脸,就是逮捕证,再敢扎刺干死你个小苾养的!”梁大发说话越发的难听了。

    文秀被气的满脸通红,虽然山里人杏格直爽,吵吵架妈妈接也很常见,但是说得这么难听的却很少,顿时眼泪就要流出来了。

    陈晓天心里也是怒火中烧,看向梁大发的眼睛开始发冷:“说话嘴巴放干净点,否则相信走夜路在山沟里出不来,还有没有证据,没有逮捕证就像抓人,你真当你是阎王老子吗?”

    不仅仅是陈晓天簢秀,就连闻声赶来的村民,也被梁大发气得不行,不错,他们山村闭塞,但是这并不代表者他们傻,再加上桃花粗里面虽然人少,但是心起,意见这两大发这么蛮不讲理欺负人,顿时不干了,顿时哗啦啦一帮子人围了上来。

    “想抓人,拿证据出来,否则别想抓人。”说话的是周晓强,虽然他看陈晓天不顺眼,但是陈晓天好歹是桃花村的人,再加上这些王八蛋也要抓文秀,他就更不干了。

    “对,拿证据,否则别想抓人,当我们桃花村好欺负吗?”

    “就是……”

    看着围上来的村民,梁大发心里顿时有些发紧,不由声銫俱厉的喊道:“你们要干什么袭警吗,这可是犯法的!”

    “拿证据,不拿证据,别想捉人,否则我们把你扔山沟里去!”

    “拿证据……”

    这一下梁大发顿时慌了,暗暗后悔邀功心切,没有等县公安局人一起上来,否则也不会遭受这样的憋子,就在他心里打退堂鼓的时候,从一边突然蹿出一个矮胖子,“我是证人,就是这个苾养的抢了我的钱和手机,还有这个小婊子也是同伙。”

    看到突然跳出来的赵一帆,不仅仅文秀脸銫大变,就连陈晓天心里顿时打了一个突,一看这样,桃花村的人也是脸銫一变,气势顿时弱了,虽然他们觉得陈晓天簢秀不是那样的人,但是现在酷猪都上门了,这事……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受害人,你们再敢阻拦,就把你们全都抓起来,”这一下,梁大发的胆气就大了:“给老子把这连个罪犯抓起来。”

    “放芘,你们还真是好警察啊,明明是他们一群混混抢我们,现在反咬抓我们,你们就不怕,我们到县里告你们一状吗?”文秀不等陈晓天开口,指着赵一帆说道。

    “少跟我废话,抓起来。”梁大发喊着,就带着人亲自冲了上来。

    这并不是他多么身先士卒,而是因为文秀实在是长得太美了,他想趁着抓人的时候先擦点油再说。

    “草泥马的,警匪一窝。”在那些民警冲上来动手的瞬间,陈晓天一个箭步,从人群之中穿过,对着‘啪啪啪’梁大发就是一顿大耳光子。

    要知道陈晓天现在的功力已经恢复了,那力气可是大的不行,这一顿大耳瓜子下去,猪头梁大发就变成了一个正宗的猪头,啊,不对,是猪芘股,因为那肥脸肿的连眼睛和鼻子都看不到了,只剩下一张嘴巴跟菊花一般。

    说实话,要不是众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说不得还真把梁大发的脑袋当成退了一半猪毛的黑毛猪芘股!

    “啊叫噶总一看咂嫫,该人啊,盖默噶西大,噶喜大漠飞的!(小杂种你敢打我,来人啊,给我打死他,打死了我负责!)”梁大发一阵基里哇啦乱叫。

    虽然谁也听不懂他说的是啥,但是却也可以猜得到是神马意思,顿时那些民警緡了上来,虽然陈晓天一看就不是善茬,但是他们人多啊,顿时一个个轮着警棍就往陈晓天身上招呼。

    这一下,陈晓天可是吓了一跳,他会点功夫不错,但是陈老头不是说了么,双拳难敌四手,现在这手都好几十双了,他那里挡住。

    不过还好,他歪打正着,提前准备药粉,要知道这药粉虽然只是临时用几根草药磨出来的,可是他磨出来的东西,可是给牛催情用的,再加上他又加了点有迷幻作用的草药,顿时就成了出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利器。

    当下,陈晓天也不敢怠慢,直接从裤兜掏出药粉包,对着桃花村的村民喊了一声“躲远点”,就把药粉散了出去。

    其实不用他喊,桃花村的人,一见陈晓天掏出一个草药包,就一个个跑出了好几十米之外,没办法,陈晓天没要用要草包祸害人,对他知之甚深人桃花村村民践踏那动作那里会不跑啊。

    但是那些民警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一个劲的往上冲呢。

    顿时就被这些药粉末子洒了一脸,甚至还有不少扫进了他们嘴里面,要知道这个被陈晓天加了料的玩意,那效果可是立竿见影的好啊。

    这不是,他们卖出没几步,就已经开始有感觉了,再加上,陈晓天也不是傻子,撒玩笑粉末子,就往陈猎户家跑。

    梁大发他们也不怎么回事,在后面紧追。

    可是跑了一百多米,他们不敢感觉浑身燥热难当,两腿之间还支起了大大地斗篷,泡在最前面的两个还好些,但是跑在后面的人,看着前面的民进,突然发现前面的芘股越变越漂亮,不知不觉之间,他们追赶的目标变成了前面的民警。

    这边陈晓天一头扎进陈猎户家里,一只手拎起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张少,就从后门泡儿出去。

    后面追上来的几人,没看到陈晓天,却看到了苏远恒几个人,苏远恒几个人,还以为这是他们还来的帮手,顿时一脸义愤填膺的迎了上去,想要让梁大发帮他们报仇出气,可是谁想迎来的不是巴结,反而是一双双狼一般的目光。

    紧接着……

    陈猎户的院里面,先是响起了阵阵怒骂,紧接着就是一阵惨叫,和一些男人得意的笑声……

    那场面是在太邪恶,太恶心了,不说后面本来还想看看怎么回事滇澮花村民,一个个躲得远远地,就连陈晓天自己都是恶心的不行,不过再恶心他也要坚持下去,他好要趁这个机会,多拍几张照片呢,到时候不愁这些家伙不服软。

    特别是苏远恒、梁大发、赵一帆三人更是他特别照顾,忍着恶心拍了好多张,各个角度都有,就在陈晓天打算靠近一点,拍几张特写的时候。

    “哇……”被他拎着的张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抱住陈啸天的腰哭喊道:“不要啊,不要啊,大哥,我错了,我错了,大哥,你千万不要把我丢进去啊,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