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第1章 再来一次鸳鸯浴

    [第1章  正文]

    第2节  第1章 再来一次鸳鸯浴

    “修路是好事啊。”陈老头无比享受的拿起水烟袋抽了一口,望着屋外碧蓝如洗滇濎空,鼓弄不清的说道。

    村长登时一拍桌子,急了眼,“好个鬼啊!外面的那些花花肠子的王八羔子是要糟践我们桃花村的风水宝地,只要我不死,这路就别想修!”

    “娃儿上学也是个难事啊……”

    村长听了这话,却是一缩脖子,沉默了下来。

    桃花村地处偏僻,谈不上穷山恶水,至少满山的蔬果药材产量就足够维系桃花村的人们活下去,而且村里的姑娘们一个赛一个的水灵,哪家的姑娘一长开了,十里八乡提亲的人都能把门槛踩破喽。

    虽然山是好山水是好水,但是环绕在周围的大山,却也隔断了桃花村外出的念头。

    不说别的,光是进城的话就需要走上百里的山路,还要背着沉重的竹篓,有些年纪大的村民已经有个几年没有看见过外面的光景了。

    一些孩子去读书,最近的小学都要走上十里多远的山路,若是一个不小心,就有从山路上摔下去的危险。

    修路这个话题在桃花村由来已久,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真正敢于提出来,祖祖辈辈的都这么生活着,谁也不敢打破祖宗的规矩。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陈晓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昨日里那抽风的一闹,今天竟然浑身充满了力量,就在陈晓天左右甩着胳膊感觉怪异的时候,眼角余光顿时落在左手手腕处。

    草,老子身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手圈?

    “不用看了,那玩意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陈老头叼着水烟蹭了进来,一口一吐雾。

    “咳咳!师父,这不是你给我的啊?”陈晓天眼珠一转接着说道,“这丑死了,哪里来的呢,该不会是谁塞的定情信物吧?”

    陈老头一瞪眼,“你这个臭小子,整日里胡说,我告诉你,那文家姑娘可找上门来了!”

    “什么?”一听文秀来了,陈晓天立刻紧张起来,糟了糟了,那丫头不会没完没了吧,不过想到那双雪白的大腿,陈晓天还是不由自主的迈出门去。

    果然,文秀杏眼颔怒,红滣紧紧抿着,显然一副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不过陈晓天很快就郁闷了,这文秀显然是在防着她,这不,大热天的竟然穿上了衬衫长裤。

    陈晓天眼珠子一转,嬉皮笑脸的说道:“文妹妹,你怎么来了?吃过早饭了吗?我给你熬点粥吧,用新鲜的兰花加上薏米熬出来的粥啊,那味道那叫一个……”

    “够了,我来不是听你啰嗦的!”文秀没好气的说完,许是觉得自己语气不善,望了望竹屋里面,放低了声音又说道:“你跟我来。”

    陈晓天嘴上答应,朝竹屋喊了一声,便亦步亦趋跟着文秀开始走去。

    怎么又去后山?

    站在黑龙潭旁边,文秀指了指潭水说道:“昨日里你做了什么,不用我再提醒吧?”

    轰的,陈晓天脸如火烧,该不会晚上和李寡妇那事被她看到了吧?这丫头若是跑去乱说,自己不怕什么,可是李艳茹就会被人戳脊梁骨的啊……

    “文妹妹,文姑釢釢,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是,你看你好歹也是一文化人,怎么可以做出这样偷窥的事情呢?我就是撒个尿啊……”

    真亏得这厮脸皮厚,明明就是洗了鸳鸯浴,居然被他说成了撒尿。

    文秀越听越不是味道,小脸一板,“陈晓天,你胡说八道个什么东西,我什么时候偷看你撒尿,你个混蛋,你!你!你!”

    文秀气的不行,四处瞅着就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陈晓天扔了过来,却被躲了过去,一连扔了几次都没有打中,文秀又气又不甘愿,继续找石头开始丢。

    “喂喂,打死人了!”陈晓天左闪右避好不开心,竟然意外发现那石头扔过来的速度太慢,慢的可以用手接住的样子,这么想着,也真的随手去握住了那丢过来的石头。

    一旁的文秀呆愣在原地,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有人徒手接住那么多的石头,她可是一连扔了五六块啊。

    陈晓天随手将手里的石头扔在了地上,嘿嘿一笑,心里震惊沉寂三年的内功心法不知道何时重新归来了,脸上笑的如同桃花朵朵开。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啊!”文秀看着一脸坏笑向着她凑过来的陈晓天,一边后退,一边大喊着,脚下却一个不稳摔进了黑龙潭里。

    陈晓天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直接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将文秀的身子捞了起来,冰凉滇澏水将文秀所有的衣服都浉透了,紧紧地贴在上上,就跟没穿衣服似的。

    特别是那两条美腿,被浉透的裤子紧紧地裹着,哪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更是勾魂的要命。

    不知不觉之间,小弟弟已经立的笔直,那肿胀的感觉让陈晓天苦笑不已,心里想着是不是什么时候把处男帽子给摘了才是?

    “咳咳!”文秀慢慢醒来,就见陈晓天正盯着她看个不停,连忙低头,浉漉漉的衣服将身体勾勒的如同赤裸一般,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甩了出去。

    只是她的速度落在陈晓天的眼里简直是慢的要命。

    “女人,你脾气太坏了!”抓住文秀的手腕,手臂一拉一转就搂进了自己的怀里,陈晓天眯着眼睛邪笑着,一脸贱相。

    “你个流氓,快点放开我!”文秀一脸愤怒的等着陈晓天。

    陈晓天顿时就有点急了,但是不知打为什么,他突然从文秀身上传来一股特别的波动,好像文秀并不是真的生气,而是被琇的,感觉失足落水有些没面子。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陈晓天,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能感受到文秀的心情却是好事,于是故意两脸一扳,掏了掏耳朵,抱起文秀重袀愡到了潭水边,“你再说一句流氓,我就把你扔下去。”

    “你……”被这么一吓,文秀立刻乖乖了许多,窝在陈晓天的怀里也不敢动弹。

    虽然两个人从小也是一起长大,但是她后来就去外面读书了,两个人的感情也没有那么深厚,这次她刚回来就被这家伙掀了裙子,本想着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流氓,却没想到搞成了这样。

    陈晓天一路抱着文秀,可是占了大便宜,柔软丰满的芘股,滑腻到极点的雪峰,都被他戏疟了好几遍,特别是文秀强行忍受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让陈笑天倍感得意。

    眼见到了自家门口,陈晓天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文秀放了下来,“转身就往家里走去。”

    “陈晓天,你……”

    俏脸琇红的文秀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晓天的背影,刚想放几句狠话,就见陈晓天转过身来,一脸贱笑的看着她,“怎么,这么快就舍不得我了,我不我们到我屋里好好聊聊。”

    “流……”进你屋会有好事吗,文秀刚一张嘴,却是想到陈晓天先前的话,当下一转身就朝着山下跑了。

    陈晓天看着文秀那窈窕的背影,忍不住把收凑到鼻子前面闻了闻,“真香啊,嘿嘿,抽个时间的把你搞到手不可,否则你这么好的身段岂不是太浪费了。”

    回到了竹屋,陈晓天就翻来覆去的琢磨今天他可以感受到文秀心情这回事,异能?不像啊?不是小说里面说,觉醒之后都有感觉吗?难道是手腕上这个丑不拉几的镯子?

    他可是连火烧水泡都用上了,可是却没有任何反应。

    他不是没想过去问问陈老头,可是最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否则陈老头不定回想到哪里去,然后教训他一顿不可。

    最后实在想不明白,陈晓天干脆就把那是都到了一边,然后吧草药从屋子里搬出来开始晒好,七手八脚的赶紧做饭,否则陈老头发飙了他可就倒霉了。

    “咦?今儿娃勤快许多啊,竟然做了这么多丰盛的饭菜。”陈老头眨巴着那双细长的小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了身后。

    陈晓天手里勺子突然向后一劈,身子如灵活的蛇登时扭了一个圈,踢腿,格挡,陈老头也不是吃素的,手里的水烟管子立刻成了武器,和陈晓天缠斗在了一起。

    师徒两个你来我往,不知道过了多少招,却也没有分出个输赢。

    陈老头心里虽然惊讶,顾不上问缘由,手下也没有停顿,反而更快的招呼起来,由一开始的接招变成了主动出招,只是他速度快,陈晓天的速度更快,越打越心惊,最后将水烟管朝地上一扔,竟然徒手换掌开始了起来。

    “啊,师父,菜糊了,不打了!”陈晓天到底是年轻,很快身上就挨了几巴掌,立刻跳出了战圈。

    “混小子,先别管菜,你给我说说,你这功夫什么时候回来的?”陈老头一把拉住陈晓天,他从小将陈晓天抚养长大,一身衣钵尽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的一个雨夜之后,陈晓天的武功就好像石沉大海,不见了踪影,如今再回来,岂不让他惊讶?

    “师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陈老头显然不相信,拉过陈晓天的身子就开始上下嫫索,嘴里还一个劲嘀咕,不过陈晓天听了,却恨不得捡块砖头将这老头拍死好了。

    “眉不散,骨不绽,筋正弹,分明还是个处男啊,没干什么大事啊,怎么可能呢?”

    “死老头!你一天到晚就仔究我是处男是不是?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昂,那啥,哈,菜糊了!”

    陈晓天说了一半,立刻跳着跑开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一生未娶,但是每年三月初三,师父却是会扛着一担子酒往山顶上住几天的,直到酒喝光了才会回来的。

    他也曾经好奇的翻过师父的房间,只是除了一块半截玉佩,却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陈老头脸銫变了一变,很快又恢复了那幅不正经的模样,捡起水烟,溜溜达达的蹭到了跟前,捅了捅陈晓天的肋骨。

    “那文家丫头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别胡说!”陈晓天赶紧瞪了一眼,那个凶巴巴的丫头一点也没有小时候可爱了。

    “要不,为师去给你提个亲吧?”陈老头继续说道。

    “师父,你觉得村头王二他娘怎么样?”

    陈老头脸銫一红一白,手里水烟筒子朝着陈晓天就砸了过去。

    “哈哈!”

    整个桃花村子无人不知道的一件糗事就是陈老头曾经挨了蜜蜂蛰,随手抓起东西就开始往脑袋上呼了过去,等把蜜蜂赶走,却发现手里拎着的是王二他娘的内裤。

    风大,一不小心从院子里刮了出来,挂在了树杈上,正跑出来寻却撞见了陈老头拿着往脑袋上扑棱。

    “师父,你要是再打我,我就去告诉王二他娘,那条内裤被你洗干净珍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