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75菜刀割了屁股

    乡村艳妇275,正文275菜刀割了芘股

    275章菜刀割了芘股

    郝东莲一听陆云说去他自己的房间睡,马上来了鏡神,脸上笑开了花:“小云,你是不是要和那闺女你俩”说着双手拇指在一起比划了几下,言下之意不言而喻本内容为乡村艳妇275章节文字内容。

    陆云脑袋嗡了一声,啪啪抽了自己俩嘴巴子,干嘛非要多那句嘴,原本郝东莲便已经把凌晓曼当做自己未来的媳妇看待了,这下好了,自己要是和她睡一个炕头的话,这事儿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去那屋里当看门的呀,万一要是傻子张回来的话,好歹我还能抵挡一下,到时候你听到啥声响就赶紧把三叔叫醒,知道不?”想破了脑袋也没好办法解释,陆云只有把傻子张抬出来了,而且那道黑影很是诡异,居然莫名的就让他感到害怕,不得不加以小心呀。

    郝东莲一听到傻子张马上换了一副表情,道:“小云,你别害怕,敢明个我就让你三叔去镇上报案,还就不信一个傻子还能翻上天去了。”

    见郝东莲不再纠缠他和凌晓曼睡一个屋的事情,忙道:“明个再说吧,婶,我先去睡了啊,明天记得早起做饭,我们要去学校。”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郝东莲笑骂道:“臭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婶还不是关心你吗。”关上门,闭了灯回屋去睡了。

    陆云跑出屋,想了想还是钻进了厨房,摩挲着毖菜刀拿在手,挿在后腰上,这才进了屋,虽然知道就算自己拿着菜刀,傻子张要是真的来了也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只图个心里踏实吧。

    进了屋,凌晓曼已经把褥子分成了两个,一个在炕东头,一个在炕西头,中间还放了一条薄棉被当做分界线。

    陆云摇头苦笑,看来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坏蛋了,弄的跟楚河汉界似的,自己要是真的有啥非分只想的话,一条小小的棉被能阻挡的了咱!

    “晓曼姐,我睡炕沿,你睡里边。”陆云把枕头放在东边的褥子上,合身躺了下去本内容为乡村艳妇275章节文字内容。

    凌晓曼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道:“陆云,你不会怪我吧,我这么弄,只是图个心安而已,没有其他意思。”

    “怎么会呢?姐,快睡吧,明个可要起个大早呢。”陆云闭着眼道。

    凌晓曼把被褥弄好,扯过一条被单递给陆云,道:“晚上冷,你盖这条。”

    陆云接过来,身子一动,不小心被刀子割了一下,忍不住低呼出声,捂着后腰做了起来。

    凌晓曼忙跨过分界线来到陆云身边,道:“怎么了?”看到陆云捂着腰,伸手就要将他的手拿开。

    陆云后腰挿着菜刀呢,被凌晓曼看到话,肯定会联想到先前自己说的傻子张的事情,急忙向一边躲闪,又被刀尖划了一下,却强忍着道:“没事儿,炕不平,被硌了一下,没大事儿,姐,你去睡吧。”

    厢濎衣服就那么薄薄的一层,凌晓曼虽然不知道陆云后面藏着什么,却清楚的看到了菜刀把将短衫撑起了一片儿,随即又看到刚刚铺好的褥子上有点点的猩红,凌晓曼一看就知道那是血痕迹,好看的眉尖顿时紧紧的拧在了一起,望着陆云道:“陆云,你身后藏的是什么,拿出来给我看看。”

    完了,被发现了!

    你个破菜刀,是不是哥们拿你砍傻子张的时候,你***没过足瘾,现在反过来要噬主了!

    稍稍侧过身子,陆云抬头冲着凌晓曼咧嘴笑道:“姐,啥也没有,你去睡吧。”

    “还骗我,你看你芘股上都流血了,赶紧让我看看,要不然我可要生气了。”凌晓曼指着褥子上的点点血迹,沉着脸道。

    “姐,你现在的样子也很漂亮呀,还没见过你这么凶巴巴的呢。”陆云企图蒙混过关,嘻嘻笑道。

    凌晓曼却有些急了:“少喷嘴,赶紧把你藏的东西拿出来,不然我去把三婶叫过来。”

    陆云脑门上见了汗,低头的瞬间恰好看到了褥子上的血迹,心说三叔哎,你把菜刀磨的这么快干嘛,我可怜的芘股呀。陆云心里在悲号,却不知道明天早上有个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

    眼看是躲不过了,陆云慢吞吞的把菜刀抽了出来。

    “陆云,你睡觉藏把菜刀干嘛?”凌晓曼虽然想到肯定是什么利器,却没想到陆云藏的是把菜刀本内容为乡村艳妇275章节文字内容。

    陆云嘿嘿一笑:“姐,你这么漂亮,我怕等你睡着的时候,我会做出啥不地道的事情来,所以弄把菜刀,等我不老实的时候我就割自己一下。”

    “那你刚才是不是就不老实了?”凌晓曼夺过他手里的菜刀,脸上有一丝不快,然而,很快她便想通了什么,叫道,“不对,你骗我。肯定是傻子张回来了,你怕他回来找我,所以才弄把菜刀藏在身上的,是不是?”

    陆云无奈的点了点头,凌晓曼这么聪明,既然发现了菜刀,自己再怎么编谎话都不可能骗过她了。

    凌晓曼眼中升起一层水雾,哽咽着道:“你怎么这么傻呀”话一出口,眼泪便流了下来。

    “姐,你别哭,我不是成心不告诉你的,我也不确定那人是不是傻子张,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再者,我若是告诉了你,你今晚肯定又睡不好了。”陆云急忙劝解,凌晓曼却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一个劲的流眼泪。

    “把把裤子妥掉,我看看伤的厉害不。”想到陆云芘股被菜刀割伤,凌晓曼止住了眼泪,红着脸对陆云说道。

    呃

    陆云顿时愣住了,怔怔的看着凌晓曼,一时不该怎么办才好。

    “不是让你全妥掉。”凌晓曼咬着红滣,低声道,“看流了这么多血,伤口要抓紧处理一下。”

    “我自己来就成。”陆云一个翻身下了炕,趿拉的鞋子来到了外屋,深深的呼吸了几次,终于把心中的那股邪念给强行压了下去。

    陆云自认不是君子,如果被凌晓曼看到自己的芘股,火一上来,哪儿管的了那么多,先上了再说。

    打开灯把裤子向下拉下去一块,两个不大的伤口赫然在目,依旧在向外流着血水,陆云找了快干净的棉布沾着水擦了擦,蓦然发觉凌晓曼就站在里屋的门口,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看。

    s:更新不算慢了,兄弟们看书的时候,顺手砸块金砖,投个推荐票啥的吧,数据有些惨淡呀,呵呵。另外,大力求订阅呀,只要订阅给力,俺码字的动力就会吃了兴奋剂一样。订阅、订阅、订阅,吼吼

    乡村艳妇275,正文275菜刀割了芘股更新完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