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88 有人偷看我小便

    乡村艳妇188,正文188有人偷看我小便

    188有人偷看我小便

    陆云和郝东莲在厨房里闹腾的正欢快的时候,院子里忽然传来了凌晓曼的声音:“陆云三婶本内容为乡村艳妇188章节文字内容。*w*-情人阁-*”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郝东莲正在兴头上,趴在桌子上翘着芘股,被陆云从后面撞的直哼哼,压抑了一个星期的玉火终于等到了宣泄的时刻,蓦然间听到凌晓曼的唤声,一个激灵站起身,飞快的把裙衫穿好,回应道:“闺女啊,婶在厨房呢,菜刚做好,马上就开饭了。”

    见陆云还想接着闹腾,一把提上他的裤子,小声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出去招呼下人家呀,笨小子,一点都不会来事。”说着,抡脚在陆云芘股蛋子上踢了一脚。

    陆云闷声嘀咕了一句,耷拉着个脸出了厨房,走到凌晓曼身边道:“凌老师,你睡醒了啊。”

    “嗯。”凌晓曼点了点头,看了陆云一眼,整个人忽然变得扭捏起来,似乎有什么话不好说出口。

    “凌老师,你是不是不舒服啊?”陆云皱了皱眉,y的可别刚来就生病哦。

    “小云,还不让你老师进屋,马上吃饭了。”郝东莲端着两盘菜,从厨房里面走出来,见陆云和凌晓曼愣愣的站在那儿一句话都不说,误以为俩人之间闹什么矛盾了,冲着陆云奔过来,就准备抡飞脚。

    凌晓曼见情况不妙,忙迎了上去,笑道:“三婶,我来帮你吧。”伸手去接郝东莲手里的盘子。

    “闺女,咱能让你干活呢,你进屋吃饭就行了。”郝东莲手臂一晃,向后退了两步,“快来吧,一会凉了味道就变了。”说完,横了陆云一眼,转身向正屋走去。

    “凌老师”

    凌晓曼打断陆云的话,涨红着脸道:“陆云,我其实只是想问一下,你家的厕所在哪儿?”

    晕死,原来是尿急啊!

    陆云随手指了指院子西南角的一座土胚垒砌的茅房,忍着笑道:“那就是了,凌老师你大解还是小解?”

    听到陆云的话,凌晓曼的脸涨的更加红润了,用低的几乎连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道:“大解。”

    看着凌晓曼扭捏的神态,陆云几乎笑出声来,不就是上个厕所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强忍着笑意道:“那你等着薄,我去那些卫生纸给你本内容为乡村艳妇188章节文字内容。”

    凌晓曼低着头不敢看陆云,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陆云回屋拿纸,出来的时候却不见了凌晓曼的身影,估嫫着是内急憋不住先去厕所了。

    看了看手里粗糙的卫生纸,陆云蹑手蹑脚的向厕所走去,来到粪坑边上的时候,刚好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从厕所里传来,陆云停下步子侧耳倾听着,水生湍急看来凌晓曼是憋了太久了。

    正琢磨着怎么才能在不让她觉得尴尬的情况下,把手中的卫生纸递给她呢,厕所里忽然传出了凌晓曼惊恐的尖叫声。

    陆云心中一惊,也顾不上凌晓曼会不会尴尬了,叫一声:“凌老师,你怎么了?”撒丫子闯了进去,刚好看到凌晓曼一脸惊恐的在往上提着短裤,只是匆匆一瞥,陆云便发现了一片浓黑的乌云。

    见陆云闯了进来,凌晓曼又是一声惊呼,身子一歪,一只脚差点没踩进茅坑里,顾不上还在滴水的下身,急忙提好底裤,把裙摆放了下来。

    “凌老师,到底出啥事了?”陆云虽然看到了一点**,却没心思细品,在不大的厕所内四处检查着什么,乡下蛇多,陆云估计凌晓曼或许是见到蛇受了惊吓鄙,然而在地上看了半天,连条蛇印都没看到。

    凌晓曼涨红着脸,偷偷指了指一侧的土墙,琇道:“有,有人偷看我。"

    “妈的,肯定是王家那二小子,这杂种老子一定要狠揍他一顿。”陆云闻言,在土胚墙上果然发现了好几个细小的洞口,眯眼望过去,恰好和王家的厕所在同一个位置。

    凌晓曼毫无顾忌的大叫了两声,屋内的郝东莲听到声音,走出来喊道:“小云,出啥事了啊。”

    “凌老师,那小子已经跑了,你继续吧。”说着,陆云把手中的卫生纸塞给凌晓曼,快步出了从厕所。

    凌晓曼被一惊一吓,便意全无,畏惧的看了一眼土胚墙,紧随着陆云出了厕所,两人同时从厕所里走出来,正好被郝东莲瞧在眼里。

    “这小子本事挺大啊,这么快就发展到了那层关系,可屋里有炕,为啥要到厕所里去呢,那闺女既然想和小云发生关系,为啥又大叫呢?难道是第一次破瓜疼的厉害了?”郝东莲看着两人,脑中一阵胡思乱想,暗怪自己出来的不是时候,坏了小云的好事本内容为乡村艳妇188章节文字内容。

    凌晓曼看见郝东莲的一脸奇怪的瞧瞧自己,又看看陆云,心头一颤忙把握着卫生纸的手藏在了身后,生怕被她误会什么

    **盖弥彰啊,凌晓曼的这个动作被眼尖的郝东莲看在眼里,非但没能避免误会,反而让郝东莲更加相信俩人在厕所内想做那事,却因为凌晓曼怕疼,而最终作罢。

    “闺女啊,你先回屋吃饭,我已经把碗筷都摆好了,我小云有几句话要说。”郝东莲笑看着凌晓曼,这会儿眼前水灵灵的大姑娘,在她眼里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凌晓曼低低应了一声,疾步进了屋。

    “婶,啥事啊?”陆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郝东莲脸上的笑容,心道,三婶该不会以为我凌老师在厕所里,是在做那事吧?

    转身看了看凌晓曼已经进了屋,郝东莲拽着陆云向远处走了几步,这才满脸笑容的开口说道:“臭小子,一看人家就是第一次,你就不能温柔着点,婶教你的那些活都哪去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陆云被郝东莲的话整的彻底无语,辩解道:“婶啊,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人家就是我的美术老师而已,根本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好了,我去吃饭了,你别瞎想了好不好?”

    郝东莲一把揪住他,气道:“婶这是在关心你的终身大事,你还不耐烦了。真像你说的那样,你俩为啥一起从厕所里出来,她为啥叫的那么大声?分明就是你猴急,等不得弄痛了人家。”

    陆云脑袋顿时疼了起来,就差没给郝东莲拿胶带把嘴封上了:“婶啊,我求求你了好不好,我才不到十四岁啊,就算我有那心思,人家凌老师也肯定瞧不上我这样的小毛孩子啊,再说了,凌老师在城里好像有男朋友了呢。”

    “就算是这样,你俩为啥一起进了厕所,要没点儿其他的事情,她会大喊大叫?而且她手里还拿着卫生纸”郝东莲依然在这件事上做着最后的纠缠。

    “她大解,我去给她送纸。她大叫是因为王家那边有人在偷看她,我以为是有蛇出现,才头脑一热冲了进去,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明白了没?”

    郝东莲眉头一皱,骂道:“王家那二小子忒不是东西了,老娘解手了时候就被他偷看过几次,羔濎让你三叔非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一个光棍不寻思着赚钱娶老婆,整天就知道偷看女人洗澡尿尿,十足的变态狂人渣子本内容为乡村艳妇188章节文字内容。”

    “婶,你知道他偷看你,你还不把墙上的洞补上!”陆云这个郁闷,目光灼灼的盯着郝东莲,想知道她为啥知道却没有告诉三叔。

    郝东莲嘿嘿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他不是喜欢偷看么,婶就让他看,看完憋死个狗熊样的,哈哈。还有,那墙上的洞也不全是王家二小子弄的,有几个是我自己拿铁条捅穿过去的。”

    陆云睁大的眼,不解的问道:“为啥呀?”

    “只许他看老娘,老娘就不能偷看他爹和他娘了?嘻嘻,婶并没有吃亏,手里可掌握着王老家伙的把柄呢?”

    陆云不屑的道:“你能抓住人啥把柄,难道王老头还在自己的厕所里偷女人不成?”

    陆云原本无心的一句话,却引来郝东莲的一阵赞叹:“小云真是越来越聪明了,什么事情都是一猜就中,没错,王老头还真就在他家的厕所里偷嘴吃了。”

    “婶,你逗我的吧,那王老头已经快六十了吧,那玩意早就不中用了,怎么偷女人啊。”村里的壮小伙那玩意都不怎么顶用,就别说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儿了,陆云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一脸的不信。

    郝东莲续道:“你还真就别不信,你以为老王家这么多年一点东西都没存下?”

    陆云这下有点儿相信了,村里有些喜欢搞破鞋的娘们,只要给钱管你是毛都没长全的小毛孩,还是老态龙钟的死老头,全部通吃。

    王老头看来就是花钱找了个破鞋,来自己家的厕所里瞎胡闹,娘的,自己的儿子连媳妇都讨不到,他这做老子的却有闲钱去玩破鞋,真有他的。

    “好了不说了,既然你对这女娃也有意思,以后周末的时候经常带她来家玩就是了,咱家虽然穷了点,可也不多这一张嘴吃饭。”郝东莲说完,转身进了屋子。

    陆云跟在后面,心里嘀咕道:我倒是想,可也要人家自己愿意来呀,今个被王家二小子闹了这么一出,下星期肯定不会再过来了。

    乡村艳妇188,正文188有人偷看我小便更新完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