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住1496站住!

    1496站住!

    1496章站住!

    真相大白!

    陆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疼的直哼哼的二狗子,觉得自己没有淤待下去的必要了,转身就准备离开。

    “陆云。”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铁牛的话音。

    “啥事儿?事情已经弄清楚了,爷们跟你未过门的媳妇毛线的关系都没有”

    没等陆云把话说完,铁牛一脸歉然的道:“陆云,我不是那意思,我是想感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就被二狗子这家伙给蒙骗了,那啥,咱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等会儿咱哥俩喝点儿?”

    陆云看怪物似的看着铁牛,摇了摇头道:“铁牛啊,你现在目前要处理的是,想办法把春妮儿弄醒,还有这二狗子你打算怎么处置他!我估嫫着鄙,春妮儿这么长时间没有醒过来,要么是你那一拳太重,打坏了她的脑子,要不就是你这哥们医生给春妮儿下了药。”

    铁牛顿时恍然,对陆云的话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抬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二狗子,铁牛怒道:“二狗子,你说,春妮儿为啥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二狗子这会儿是真被打怕了,恐惧的看着铁牛,哆鄠惻道:“铁牛,我我给春妮儿灌了点药,她”

    “啥,你他娘的真给春妮儿下药了,我”铁牛嗷唠一嗓子叫了起来,作势还要痛揍一番二狗子。

    二狗子见状,急忙双手抱住脑袋,带着苦音求饶道:“铁牛,春妮儿太漂亮了,我狗屎蒙了心,才做出了畜生都不如的事情,铁牛,我我没有挿进去,就在外边蹭了两下,你就饶了我吧,别打我了”

    我去,这厮是纯粹自己找揍!

    陆云一阵无语。

    果不其然,二狗子不提起这茬,铁牛说不定还能饶了他,被他这么一提,你这不是小鬼给阎王爷提醒,自己找死嘛,就蹭了两下,那地方是别人能随便蹭的?

    “去你妈的。”铁牛一脚朝着二狗子的脑袋踹了过去,别看铁牛打不过陆云,但是收拾二狗子这种文文弱弱的家伙,一个能打五六个,这一脚踹出去直把二狗子踹出去两三米远,砰的一声,脑袋撞在墙上,哼唧了一声之后,再也不见有啥动静。

    陆云见状,双眉顿时一皱,看着一动不动的二狗子,心说:铁牛这夯货千万别惹出什么人命来啊,虽说这二狗子确实欠收拾,打死也不冤了他,但是,就目前这种情况下,铁牛要是真整死了二狗子,铁牛自己就算不被枪毙,下半辈子也只能在号子里度过了。

    “还不赶紧看看,打死了他,你也别想活了。”原本想着没自己啥事儿赶紧闪人的陆云,看到这块,想走也走不成了,好歹二狗子的贱命也是条命不是。

    铁牛不是真傻,见状也知道自己下脚太重了,不等陆云话音落地,急忙跑了过去,蹲下身子用手拍着二狗子的脸,叫道:“嘿,二狗子,你他娘的别跟老子装死,给你三秒钟时间睁开你的狗眼,要不然别怪我不讲情面,割了你的老二啊。”

    铁牛一边用手拍打着二狗子的脸,一边吓唬,但是二狗子这下看来是真晕了过去,铁牛拍了半天,脸都给他拍肿了,愣是没有一点反应。

    陆云皱眉,伸手探了探二狗子的鼻息,心里松了口气道:“别拍了,是真晕了。”

    铁牛也松了口气,知道二狗子没死,这家伙又恢复了底气,大大咧咧的道:“我去找盆水把他泼醒。”

    然而,就在这时,卫生所关着的门忽然被打开,一个相貌姣好的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刚进门就叫道:“二狗子,我家子发烧,你赶紧去瞅瞅啊。”

    话落,看到一脸狰狞的黑大个铁牛,心里顿时一毛,目光一转,看到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二狗子,少妇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啊的一声尖叫,转身就往屋外跑。

    “这娘们,发什么疯。”铁牛挠了挠头,看着少妇窈窕顺溜的背影,砸吧砸吧嘴道,“长的倒是不赖。”

    陆云却是有种不好的感觉,起身冲铁牛道:“二狗子没什么大碍,春妮儿的事情也了解了,我回去上课了。”

    “兄弟,先别走。”铁牛紧走两步,上前抓住陆云的手臂,苦着脸道,“兄弟啊,我求你个事儿咋样?”

    陆云急着离开卫生所,道:“啥事儿你说,我得赶紧回去了。”

    “你帮我保密这件事情吧,算我求你了,这事儿出的,太他么的丢人了。”铁牛虽然长的黑,但是蠢牛也是要面子的,春妮儿还没有跟自己结婚,下边就被二狗子给破了,这事儿万一要是被陆云回到学校传开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继续有要娶春妮儿回家当媳妇的决心了。

    要知道,那学校里边也有不少他村里的孩子在里边读书的啊!

    陆云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现在我能走了?”

    铁牛感激的冲陆云笑道:“可以了可以了,有时间我去学校里找你玩。”

    陆云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快点快点,二狗子被人打死了。”

    陆云出了卫生所,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好听,以声音来判断的话,模样应该查不到哪儿去。

    但是,此时的陆云听到这女人的话音,心里却是叫苦连天:你麻痹的,老子就知道会出事儿,卧槽!

    “前边前边那个人好像就是我看到打死二狗子的两个人其中的一个。”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完鸟,又是一个騲蛋的麻烦。

    “前边那人,站住。”

    当即就有男人的话音响起,陆云停下脚步,趁势转身,就见一个女人带着三四个派出所的民警急匆匆的朝着自己奔了过来,和陆云猜测的差不多,那女人的确长的不赖,身材高挑苗条,哅前两个撑起两个大高山的肉-团子,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的,不过看着陆云的目光中,却充满了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