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大1495真相大白

    1495真相大白

    1495章真相大白

    二狗子点头道:“这事儿我哪儿能骗你呢,不信你自己去闻闻,咱那人下边喷出来的东西是啥味道,铁牛你自己应该心里很清楚的吧。”

    铁牛恍然,二话不说,立马进了白布作为门帘的里间,时间不长,便一脸涨红的走了出来,冲二狗子点了点头道:“没错,你说的对,春妮儿下边确实有那种味道,而且,到现在还白乎乎的一团,恶心死老子了。”

    说完,铁牛马上就把目光转向了陆云,而且目光冷的吓人,好像要把陆云冰封住了似的,怒道:“陆云,你怎么说?”

    陆云慢悠悠的起身,嗤笑道:“铁牛,你这好兄弟知不知道春妮儿不是你给破的处?”

    铁牛涨红着脸道:“我没说,但是我让他帮忙检查一下春妮儿的身子,二狗子作为医生,一定能够想到这一点的,是吧二狗子。”

    二狗子连忙点了点头道:“是是是”

    陆云把目光转向二狗子,茵森森的笑道:“二狗子是吧,给人扣屎盆子的事情做得好了自然无人知晓,但是要是手法不干净,留下破绽的话,你脑袋会被人削放芘知道不?”

    二狗子看着陆云,诧异中怒道:“你这野小子哪儿来的,居然敢跟我这么说话,我是个医生,有医德的,我给谁扣屎盆子了?”

    陆云指了指自己,冷笑道:“我。”

    “你啥意思,今儿不把事情说清楚,小心我去派出所告你诽谤。”二狗子愣了下,指着陆云一阵威胁。

    “铁牛,你自己说吧。”陆云冲铁牛撇了撇嘴道。

    毕竟自己的女人被人搞了,铁牛就算再蠢,这种事儿让他亲口说不来,也感觉有些为难,丢不起这脸。

    看着铁牛的神銫,陆云无所谓的说道:“那好吧,反正是你的女人出了事儿,如果你想弄清楚事实,就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出来,免得被小人得志,冤枉了好人。”

    铁牛憋的脸通红,春妮儿下边那层膜没了,这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了,铁牛无论如何都要把那个上了春妮儿的人找出来。

    吭哧了半天之后,铁牛一咬牙,把在破砖窑遇到春妮儿和陆云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了身边的二狗子听。

    二狗子闻言,脸銫当即一变,明白了坐在椅子上的那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子,就是铁牛口中说的陆云了。

    坏了!

    二狗子对自己做了什么心理清楚的很,看了看身边壮的跟头牛似滇濟牛,心里直打哆嗦。

    “铁牛,你让我检查,我也帮春妮儿检查完了,你们之间的事情,咋牵扯到我身上了?”二狗子眼珠子一转,反问道。

    陆云接口道:“因为,老子根本就没碰铁牛的女人,铁牛自己也没有,但是春妮儿下边的冒出来的男人鏡华,是怎么回事儿?”

    铁牛点了点头,赞同陆云的说法。

    “哎哟,我只是个医生,我哪儿知道这个,铁牛,你当初信不过我的话,为啥让我给春妮儿检查身体啊,我这不是做了好人还没落到好嘛,我图个啥啊这是。”二狗子脸銫动怒,质问道。

    “图个啥只有你自己知道了。”陆云笑了笑,突然厉声道,“二狗子,你他么的还真是猪狗不如的货啊,自己哥们的女人你都不放过。”

    面对陆云突如其来的发难,二狗子本来就做贼心虚,这下更是慌了神,哆哆嗦嗦的用手指着陆云道:“你你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嘛,很好找,铁牛自己刚刚不是已经看过了?”陆云一脸吧视的看着二狗子。

    铁牛挠了挠头,嘀咕道:“我早就看过了啊,这次不过是再确认一下。”

    煞笔,自己女人下边被人玩了,这厮居然还转不过弯来。

    “铁牛,你自己撸管子不?”陆云问道。

    铁牛点了点头,对于身强力壮滇濟牛来说,鏡力正是旺盛的年纪,想女人的时候不撸管子心里的火根本就撒不出来。

    “那撸完之后,喷出来的东西,过一两个小时还是白乎乎的跟刚喷出来一样?”陆云继续说道。

    铁牛好像有点明白了,皱眉看了一眼二狗子,道:“那玩意儿刚喷出来的时候确实黏糊糊白花花的,但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变成一滩稀水似的,春妮儿那儿”

    想起刚刚钻进去看到春妮儿下边的洞里冒出来的白花花的噎体,不用陆云在多说什么,就是按照他平时撸的经验,也知道那是刚刚喷在春妮儿洞口上的啊。

    “我艹尼玛的二狗子,你居然敢玩老子的女人。”醍醐灌顶,猛然醒悟过来滇濟牛,嗷唠叫了一嗓子,一个老拳直奔二狗子的双眼封了过去。

    二狗子猝不及防,一拳被铁牛打掉了眼睛,随后才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捂着脸大叫道:“铁牛,你诬陷好人,我跟你没完。”

    “騲,你他么的玩了老子的女人,居然还敢叫屈!老子整死你个比养的。”已经转过弯来滇濟牛,认准了春妮儿被这家伙给欺负了,冲二狗子就是一顿老拳,拳脚齐用,打的二狗子要断了气的似滇澤在地上,连惨叫都不发不出来了,只是本能的哼哼着。

    事情真相大白,陆云也不能看着铁牛就这么把二狗子打死,真要出了人命,自己也少不了要牵扯进来,虽说没自己啥事儿,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二狗子被打死吧。

    “铁牛,先别打了,再打下去,真要把这家伙弄死了。”

    铁牛此时眼睛都红了,骑在二狗子身上,一拳接着一拳的砸下去,吼道:“不行,非打死他不可。”

    “我说,你是真傻咋地?你把这家伙打死了,春妮儿咋办?你还能娶春妮儿当媳妇?”陆云摇了摇头道,“这事儿不能声张,要不然以后春妮儿也没法子做人了。”

    听到陆云的话,铁牛扬起的拳头终于放了下来,一口浓痰吐在二狗子身上,骂道:“暂时放过你这死比货,回头老子在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