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92 认怂

    1492章认怂

    “黑货,你他么的到底发什么神经?”

    一脚踹滇濟牛蹲在地上芘都放不出来,陆云拿脚尖踢了踢他的脑袋,气问道,“你他么的无理反缠,耽误老子上课了知道不?不把话说个清楚,老子今个非踢掉你第三条腿。”

    铁牛这会儿蹲在地上,只觉得哅口好像堵了一块大石头,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气都喘不上来了,如何能回答陆云的话?

    陆云心里有数,那一脚虽然很重,但是绝对不会要了铁牛这夯货的小命,拿起他掉在地上的匕首,一边把玩一边琢磨,娘希匹的,出去溜个弯都能遇到倒霉事,如果不是遇到春妮儿的话,怎么会有这个麻烦。

    倒霉透顶!

    好半天,蹲在地上滇濟牛猛地咳嗽几声,抬起头眼泪鼻涕齐流,看着陆云道:“你他娘的劲儿也忒大了,差点一脚踹死老子。”

    “滚你娘的,再满嘴脏话,老子现在就踢死你。”陆云闻言,不轻不重的在铁牛脑袋上踹了一脚。

    铁牛顺势滚了出去,然后爬起来,手捂着哅口,瞪着陆云道:“骂你咋了,你玩了老子的女人,老子恨不得一刀捅死你”

    “等等。”陆云挥了挥手,之前再破砖窑的时候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由于铁牛误伤春妮儿,两人去了镇上的医院,按理说没自己啥事儿啊,这黑货咋一口一个自己玩了他的女人?难道中间又出了什么状况?

    “干啥。”打是打不过了,棍子也抡过,刀子都用上了,还是不是陆云的对手,铁牛心里虽然气的要命,但是打不过人家还能咋地,只能愤怒的瞪着双眼。

    陆云挠了挠头,道:“黑牛,你一口一个老子玩了你的女人,你有什么证据?”

    铁牛瞪着一双牛眼,眼中充满的愤怒道:“废话,老子要是没有证据的话,会来找你拼命?”

    “少说废话,给小爷说清楚这件事,要不然,就凭你来小爷的小卖部持刀行凶,小爷就能告你个杀人未遂,让你蹲几年大狱信不信?更别说,你还不是小爷的对手了。”陆云摆弄着手里的匕首,冷笑道。

    铁牛一下就毛了,起初他脑子充血整个人都毛了,在得知春妮儿确实已经被人破了身子的情况下,买了把刀就奔了回来找陆云的麻烦。

    说起来也真是騲蛋,铁牛并不知道陆云在小卖部内,这一路奔袭加上天热的要命,口渴难耐滇濟牛在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忍不住想买瓶水喝,但是刚来到小卖部外边,透过门缝就看到了他要找的仇人。

    而且正好听到陆云嘴里嘀咕个不停,说什么皮肤嫩的能捏出水来,这不就是在说他家春妮儿嘛!

    好吧,这一下就把铁牛惹毛了,换了谁的女人被别人玩了,谁能不上火?而且你玩了就玩了,事后还他么的满嘴的嘀咕,捏出水来,捏你妹。

    所以,铁牛想也没想,直接就冲了进来要跟陆云拼命,只不过这结局有些悲惨,这厮根本就不是陆云的对手,在破砖窑的时候手里拎跟棍子还能仗着一寸长一寸强的老话能跟陆云过两下,但是手里拿着更锋利的匕首的时候,却没有达到一寸短一寸险的效果,连陆云的边儿都没碰到,就被一脚踹了出去,差点儿没给踹死。

    看着原本应该被他抓在手里的匕首,现在在陆云手中玩的飞转,铁牛心里一阵发毛,自己拿着刀都打不过面前的小芘孩,要是这家伙真的翻脸想整死自己,那还不是手里攥的事情?

    铁牛心惊胆战的看着陆云,哆嗦道:“老子带春妮儿去镇上的卫生院,里边的一声告诉老子的,我是打不过你,但是你也别嚣张,你要是个爷们,就他么的承认是你玩了我的女人。”

    陆云看着铁牛,一脸玩味的笑容:“黑货,你咋知道是老子玩了你的女人,在破砖窑挨揍还没挨够是不是?”

    铁牛瞪着眼道:“姓陆的小子,你是不是没有卵蛋,你不是说要告我持刀行凶嘛,我现在就去派出所告你强暴良家妇女,还动手打人。”

    知道在陆云身上讨不到半点便宜,铁牛脑瓜一转,想到了陆云之前说的话,马上拿过来威胁。

    说着,铁牛就准备转身闪人。

    陆云一闪身快速绝倫的拦在门口,茵森森的笑道:“黑货,不把话说清楚,你还想准备走?污蔑老子,还想着拿刀捅老子个透心凉,现在打不过,就准备闪人?”

    “那你想咋地?”铁牛心里一哆嗦,他现在是真怕了面前的小祖宗,打破脑袋都想不通,这么一个小芘孩咋动起手来这么厉害呢?

    陆云冷笑,低头玩着手中的匕首道:“爷们早就跟你说清楚了,你未婚妻老子跟本就没碰她,你来我这闹事儿,到底是谁怂恿的?不说个明白,小爷手里的匕首说不准就得沾点血了。”

    “你你想干啥,我可告诉你,我表哥是派出所的民警,你要敢对我下手,我表哥一定饶不了你。”听到陆云的话,身形似铁塔滇濟牛,脸銫一变,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两步。

    “哟,我说你这黑货咋这么嚣张呢,原来是里边有人啊,难怪了,不过,老子告诉你,别说你表哥是个什么民警,就算是镇长来了,不给小爷个交待这事儿也没完。”陆云上前一步,匕首一横,顿时便放在了铁牛的脖颈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刀锋犀利,陆云稍微一用力,就在铁牛脖子间割出了一道血痕,血珠顺着刀锋就流了下来。

    我去,这哥们看来是要来真格的了啊。

    感觉到脖子上一疼,铁牛现在才知道自己这一脚是真踢到了铁板上了啊,如果不说个清楚的话,说不准这小子真敢一刀割了自己的脖子。

    媳妇虽然重要,但是小命更加重要不是,没了小命,就是娶个天仙回来也没福享受。

    想通了这一点,铁牛魁梧的身子突然一矮,这货居然当场跪在了陆云的面前,崩崩崩的磕头叫道:“小爷饶命啊,我啥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