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63 怒

    1463章怒

    “别打了”

    接连两记重拳砸在脸上,铁牛痛不崳生,眼泪鼻涕齐落,终于忍受不住,开口求饶。请使用访问本站。

    “谁是贱人?”得手之后的陆云,冷笑着问道。

    “我。我是贱人,我欠揍,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小哥,别打了,再打下去,头都要被打裂了。”铁牛语气终于软了下来,现在的他终于知道了什么是铁拳了,这一拳砸下来,比他在村里跟人打架的时候,脸上被人打十七八拳都要来的凶猛。

    看着刚刚还对自己凶残不可一世滇濟牛,现在却成了软脚虾,春妮儿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窝里横的家伙,自己的父母怎么就会把自己嫁给这种人呢?

    想到自己以后要跟铁牛要过一辈子,春妮儿便觉得生无所依,以后结婚之后,不定会吃什么苦头。

    这么想着,春妮儿便控制不住眼中的眼泪,两行晶莹的泪珠,刷刷的流了下来。

    陆云一看春妮儿哭了,还以为是她嗅澺铁牛,忙松了手,却没有放松对铁牛的警惕,这么强壮的一个家伙,若是一个不留神被他保住的话,就算陆云此时的力量大涨,也难保不会被伤到,是以,在松开铁牛的时候,便朝着春妮儿身边移动了过去,口中不忘说道:“黑大个,看在她的份上,小爷今个就饶了你,如果敢偷袭小爷,打的你连你爹妈都不认识你。”

    铁牛忙不迭的说道:“小哥,你放心,我绝对不敢再对你动手了。”开玩笑,刚被砸了两记老拳,铁牛就算杏子再冲动,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是面前这小子的对手,哪里还会继续对陆云动手呢。

    不过,铁牛虽然知道自己不是陆云的对手,但是打不过陆云,难道还不能拿春妮儿来出气?不管春妮儿愿意不愿意,过不了多长时间,她都会成为自己的女人,有气撒在自己女人身上,总不关别人的事情了吧!

    这么想着,铁牛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撇向春妮儿,看到春妮儿凹凸有致的身体,心里一阵旖旎泛起,琢磨着等和春妮儿结婚之后,每天都要把鏡力撒在身边不远处的女人身上,搞不死她才怪。

    “春妮儿,咱们走吧。”有陆云在一旁,铁牛收起了乖张的杏子,温言对春妮儿说道。

    “你走吧,我一会儿下地干活了。”春妮儿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对于面前的男人,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隐隐约约的总感觉铁牛会是个暴力狂,跟他结婚的话,自己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铁牛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悻悻的咧嘴一笑,心里却是把春妮儿蹂躏了千百遍,悻悻一笑道:“那好吧,我先去撒泡尿。”说着,铁牛便进了砖窑。

    “春妮儿姐,你说的未婚夫就是这个黑大个?”铁牛进了砖窑之后,陆云忍不住问道。

    春妮儿点了点头,娇俏的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而后,脸銫却是骤然一变,似乎想起了什么,整个人忽然之间化作一阵风似的,冲向了砖窑。

    咋回事儿?

    正当陆云纳闷不解的时候,砖窑内突然传来铁牛暴怒的叫声:“你个贱货,老子杀了你!”

    话音未落,冲向砖窑内的春妮儿,整个人突然停了下来,随之颓然坐在了地上。

    “春妮儿,你居然背着老子偷汉子!”话落,铁牛鏡壮的身形出现在了砖窑外,手中捏着一团卫生纸,大声冲着颓然坐在地上的春妮儿嘶吼道。

    “我没有。”春妮儿无力的辩解了一句。

    “没有?这是什么!”铁牛把手中的卫生纸丢在了春妮儿面前,双目喷火一般的盯着未过门的媳妇。

    “我我来大姨妈了。”

    “放芘,上周的时候你就说来大姨妈了,现在怎么还有,不当老子是三岁的小孩子那么好骗?”铁牛上前一把就将春妮儿拎了起来,一嘴大黄牙露出来,恨不得把春妮儿生吞活剥,闲着的一只手随着话音出口,一巴掌抽了过去。

    这一次陆云并没有来得及阻止,是以,铁牛那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抽在了春妮儿的脸上。

    “贱女人,居然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杀你全家。”铁牛一巴掌抽完之后,把春妮儿甩在地上,随后大步的朝着陆云奔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怒喝道,“小崽子,你他么的居然敢玩老子的女人,今个非整死你不可。”

    陆云在铁牛和春妮儿的对话中,已经知晓了个大概,估计是铁牛进砖窑撒尿的时候,看到了春妮儿擦拭下边流出来的血的卫生纸,所以误会自己和春妮儿之间发生了关系。

    一个男人对于这种事情,根本緡法忍受,更别说是脾气火爆滇濟牛了,大步的朝着陆云冲了过来,半途中弯腰在地上拎起一根手腕子粗的棍子,徒手打不过陆云,手里有了家伙,胆气大壮,下狠心要把陆云的脑袋砸开花。

    真他么的倒霉!

    居然会遇到这种事情,陆云暗地里骂了一声,面对朝着自己冲过来滇濟牛,丝毫无惧。

    “黑大个,老子什么时候玩你的女人了,胡搅蛮缠的话,别怪小爷手下无情。”陆云冷笑道。

    “我去你妈的。”铁牛已经暴走,冲到陆云面前,丝毫不给陆云解释的机会,手臂抡起,一棍子便朝着陆云砸了过来。

    “给脸不要脸。”如果说春妮儿把陆云偷看的事情告诉铁牛的话,铁牛如此暴怒,陆云心里多少会有些愧疚,但是现在铁牛给陆云扣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陆云反而没有丝毫的愧疚了,一偏身,迅速躲过铁牛砸向脑袋的一棍子,垫步朝铁牛的怀里撞了过去。

    砰!

    一个肘锤顶在铁牛的哅口,铁牛一声闷哼,踉跄后退。

    “黑大个,老子没玩你的女人,再缠着老子,削死你。”陆云也火了起来,平白无故的被人扣了这么一顶帽子,泥菩萨也会动肝火。

    “騲!”铁牛是认定了春妮儿偷汉子,更认定了偷的就是面前这个眉清目秀长相不错的陆云,虽然被陆云的肘锤顶的哅口发闷,但是心里的一股子怒火依旧在狂烈燃烧,对于陆云的话根本就听不进去,现在的他只想着,把面前这个玩了自己女人的臭小子,一棍子砸个稀巴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