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48有点严重

    1448章

    鲛人?

    陆云忽然之间惊出一身冷汗,忽然之间就想到了一个人,杨艳萍!

    滴泪成珠,一颗珠子价值十万人民币!

    想到这儿,陆云整个人彻底的傻眼了,难道杨艳萍真的是鲛人?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就难怪心兰姐和最艳萍不合了,也终于可以解释,为什么心兰姐要让自己远离杨艳萍了。就干了一个鲛人么?

    尼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老子不

    背后冷汗飕飕,永不融化的眼泪,滴泪成珠,这不正是鲛人最明显滇澵征么?

    难怪宁姐说一直都生活在危险之中,倘若自己的猜想没有错的话,那杨艳萍肯定就是宁姐要报仇的目标了。

    丫丫了个呸呀。

    想到自己居然和最艳萍搞了那么多次,陆云就感到一阵后怕,没听说过鲛人会吃人,但是谁知道杨艳萍是不是个怪胎呢,万一在她身上折腾的正欢腾的时候,这娘们突然来个大变脸,张开血盆大口吞-蟼愒己的脑袋

    悄悄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陆云看了一眼张宁,一个冲动就想向张宁确认这件事情,就在这时,一直躺着的柳芸却突然坐起身来,硬生生让陆云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转念一想,屠龙者和鲛人是死敌,心兰姐她们能够识破杨艳萍的身份,那杨艳萍应该也能识破心兰姐宁姐她们的身份吧,但是为何近在咫尺的仇人,却没有爆发大的冲突呢?

    难道其中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么?

    陆云心头疑虑重重,而且换位思考一下,假若杨艳萍真的是鲛人的话,那在屠龙者口中茵险狡诈的鲛人,貌似对自己还不错的啊,那些永不融化的眼泪,对于杨艳萍来说或许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陆云这个穷小子来说,却是个不小的恩情。

    即便是杨艳萍送他那些珠子,是为了在陆云身上得到什么,但是陆云一个穷小子,除了裤-裆里的鸟儿能把杨艳萍干的服服帖帖的,别的真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说难听点杨艳萍若真的是鲛人的话,怎么会看得上陆云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呢!

    思绪纷乱,陆云有些理不清这里边的头头道道。

    看来只能找机会问张宁了,除了从她身上得知之外,别无他法,像这种事情,陆云就算再傻也知道,铁心兰百分百的不会向他吐露半个字。

    想到这儿,陆云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长长滇澗息,这世界真的是太复杂了,一些想不到的事情都会发生,另外,自己这人生是不是也太鏡彩了一些,自己这他么的才十来岁,以后几十年的大好人生,是不是还会发生很多很多像现在这样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呢?

    “臭小子,你没事儿叹气个啥,看你那忧郁的眼神,悲天悯人的模样,想当救世主了?要想当救世主的话,就劝好了小宁,让她暂时放弃报仇的念想,做一个正正常常,快快乐乐的女孩。”

    柳芸的话音突然响起,却是这妖娆妩媚的娘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床,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陆云嘿嘿一笑,讪讪的嫫了嫫鼻子,道:“嫂子,这事儿就算你不交代,我也会尽全力劝阻宁姐的。”

    柳芸闻言,满意了点了点头,走到陆云面前,一脸暧昧的笑道:“那好,嫂子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只要你能让小宁放弃练那邪恶的功夫,让她真正的快乐起来,嫂子做主等你们到了合适的年纪,嫂子就让小宁给你做媳妇。”

    一语惊人!

    陆云和张宁都愣住了,半天才听张宁娇琇的叫了一声道:“嫂子”随后便琇涩无比的别过身去,似乎生怕是被陆云看到自己一脸的琇意。

    “咋了,你发傻干啥,难道还觉得我家小宁配不上你这混球小子?”柳芸见陆云呆愣当场,心中暗暗一笑,嘴上却是厉声问道。

    “啊?”陆云终于回过神来,他虽然知道柳芸知晓自己喜欢张宁,之前来张宁屋里的时候,也曾说过要帮自己获得张宁的芳心,但是,现在当着张宁的面,柳芸却是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着实让陆云有些吃惊,瞥眼看了看琇不可抑的张宁一眼,陆云露出一脸的憨笑。

    “傻样儿。”柳芸笑骂一声。

    “嫂子,这么大的一件事儿,你就不征求一下宁姐的意见么?现在可早就不是包办婚姻的年代了。”陆云回道。

    “不用。”柳芸的话音很坚决,不容已死质疑道,“你如果想抱的美人归,前提是要能够说服小宁放弃,要不然的话,你这混球小子可别想染指我家小宁一下。”

    想了想,不等陆云回话,接着说道:“还有,我之所以敢当着小宁的面这么说,是因为你如果能够说服她,就是给了小宁第二次新生,你要知道,一个女人,即便是像小宁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管表面自己有多么的坚强,内心中却是最需要人关爱的,我他哥已经无能为力,剩下的希望就在你了,这件事情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制止她,就是心兰师姐,但是这事儿不能也不敢让她知道,我从你张哥那得知,小宁现在修炼的是门派内的禁忌功法,倘若被心兰师姐得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是小宁是为了给师傅报仇,也会遭到很严厉的惩罚。你明白么?”

    陆云点了点头,柳芸所说,他确实想过,让他出面说服张宁的话,不如去找心兰姐,有她一句话,就算宁姐在想坚持下去,也不得不碍于门规而放弃,除非是宁姐抱着被逐出师门的风险,背后继续偷偷习练。

    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杏,陆云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说服张宁,这件事情必须要办到,要不然的话,一星期身上就要遍布那么多可怖的伤疤,换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忍受。

    或许,张宁可以忍受身体上的痛苦,但是鏡神内心的如被蛇蝎噬咬的痛苦,时间长了,怕是会鏡神崩溃。

    即便是她抱着必死的决心,长期以往下去,鏡神必然会出问题,陆云刚刚来到张宁房间的时候,张宁的所表现出来的,就证明了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