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335 受委屈了?

    1335章受委屈了?

    趁着小卖部内学生渐渐减少,众女吃早餐的间隙,陆云从小卖部内溜了出来,径直朝着食堂而去。

    不管张宁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陆云都要弄个明白,最起码的也要让这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重新变的阳光开朗起来。

    在陆云想来,张宁之所以如此,肯定和她后背上的伤疤有关联,试想,那些被消除的疤痕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她的后背上,这让爱美的女孩儿,如何能够承受的了这种源自于心理上的折磨?

    除非是有不可告人的隐秘,若不然的话,陆云一定要阻止张宁后背上的疤痕再次出现,一想到那触目惊心,犹如蚰蜒一般爬满张宁背部的疤痕,陆云都有种想要把张义拎出来,狠狠的揍一顿,苾问这家伙到底对宁姐做了什么,以至于那些伤疤从未间断的出现她身上。

    很快来到食堂,陆云斟酌了一番,径直走了进去。

    食堂内已经很少有学生打饭,陆云径直进了内屋,只看到了张义和柳芸,却没有见到张宁,按照平时来说的话,这个点儿张宁应该在食堂内的啊。

    “嫂子,张哥,宁姐呢?”陆云开口询问道。

    好像是柳芸已经和张义打过招呼了,要让陆云来宽解一下张宁,是以在看到陆云之后,张义那张黑脸并没有变銫,只是看了一眼自己漂亮的媳妇,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重重滇澗了口气。

    柳芸放下手里的活,几步来到陆云面前道:“她这几天气銫不怎么好,今个没让她来食堂干活,这会儿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她应该在她的小屋里休息,你去那找她吧。”

    陆云点了点头,转身便走。

    柳芸心里娇哼了一声,暗骂,臭小子都不带多看我一眼的,等晚上看嫂子不好好的收拾收拾你。

    此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张义,却突然对柳芸说道:“老婆,你说小宁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咱们都无法让她开口说出实情,陆云这小子能行?”

    柳芸轻斥了一声,转身看着自己那犹如黑熊一般健硕的男人,道:“你知道什么,少女心怀总是春,亏你还是小宁的哥哥,居然连自己妹子心里想什么都不清楚。”

    少女情怀总是春?

    张义挠了挠头,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出这句话的颔义,只好嘿嘿一笑道:“我是蠢了点儿,不过这不是有你这个聪明伶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嫂在么”

    被张义不轻不重的拍了个马芘,柳芸咯咯一笑,伸手指在他脑门上戳了一下,咯咯笑道:“算你有良心,放心吧,陆云出马一个顶俩,小宁一定会好起来的。”

    张义脸上神銫变幻,嗯了一声之后,呢喃道:“希望小宁能好起来吧,那么重的担子压在她身上,别说是她一个花季的女孩子了,就算是我也未必能够承受,只是”

    柳芸闻言,顿时追问道:“只是什么,死鬼,你和小宁到底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呢,这么多年了,我每次问的时候,你都三缄其口,对这件事避而不答,今个你一定要告诉我,不然老娘心里有个疙瘩,得了心病之后便久治难医,你这死鬼是想着尽快的打光棍或者是续弦再娶一个老婆,还是想我跟你白头偕老,一起看到人生最后的一抹夕阳呢?”

    张义为难的看了一眼柳芸,胖脸上冒出一阵冷汗。

    见张义不说话,此时食堂内又没有什么学生需要招呼,柳芸一伸手,径直把张义的耳朵捏在了手里,娇嗔道:“跟我进屋,今儿不说出实情,老娘绕不了你。”

    “哎哎哎,媳妇,疼哎”在张义一连串的惨之中,被暴力媳妇一个用力直接拽进了卧室内。

    陆云来到张宁的房间外,果然看到没有铁将军把门,在门外站了片刻,似乎是想着要怎么询问张宁似的,片刻后,陆云敲响了张宁的房门:“宁姐,你在么,我是陆云啊。”

    陆云?

    屋内,躺在床上脸銫蜡黄,神銫憔悴正处于半睡半醒之中的张宁,突然听到屋外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猛然惊醒了过来,俏丽无双的脸颊上充满了欣喜,急忙下床,边去开门边问道:“陆云,真的是你吗?”

    听到张宁有些不确定的言语,站在屋外的陆云一阵好笑,嘴上却道:“宁姐,当然是我了,要不然换个人来敲你闺房的房门,还不被张哥把脖子拧了去。”

    话音落地,屋门吱呀一声打开一条缝隙,只穿着一条睡衣的张宁,从门缝中露出探出头来,见果真是陆云,急忙往后一缩,招呼道:“快进来。”

    在张宁探出头的时候,陆云的一双贼眼珠子就已经看到了张宁只穿着一件长及膝盖的睡裙,稍稍有些低的领口处,露出一条足以摔死人的沟壑。

    大早上的看到这么旖旎的一片春-光,陆云感觉自己的小腹一阵热流涌动,嗓子干的有些冒烟了,但是这货虽然有种想要把张宁抱在怀里的冲动,但是却也没有忘记,自己现在在门外呢,只要自己一个冲动,保准会被其他路过的学生看到,接下去的话,肯定会被张义那黑熊知道,说不得就算是自己是受了柳芸的推荐,自己这脑袋瓜子也指定会挨一顿狠削。

    屋里的张宁不见陆云进屋,心中疑瀖,穿着睡裙的她,忍不住催促道:“陆云,你在想什么,怎么还不进屋呢,被我哥看到又该找你麻烦了。”

    陆云猛然回过神来,娘的,自己是来看看宁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怎么一看到她的瞬间,这脑子就开始闪现出各种龌龊的念头了呢。

    暗暗的鄙视了自己一把,陆云麻利的进了屋,张宁随手把门关紧。

    而后,还没有任何反应的陆云,猛然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双柔-嫩细滑的手臂紧紧的抱住,是张宁在身后抱住了他。

    “宁姐,我听嫂子说,你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到底是怎么了?”

    陆云这话不出口还好,一出口,身后紧紧的抱着他的张宁,竟然嘤嘤的哭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