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305密密麻麻

    1305章密密麻麻

    “姐,你就让我尝尝呗?”

    眼见表姐为了躲避自己,已经到了床下,看样子,自己若是继续追过去的话,姐俩就要在屋子里玩一场追逐战了。

    张云倩一脸为难的看着一脸坦然的表妹,苦着脸道:“英子,你到底把姐的话听进去没有?”

    薛华英坐在床上,眼神无比清澈,巧笑嫣然道:“听进去了啊,姐,我就没觉得有什么好尴尬的,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啊,要是我赢了的话,只要小云说出来,我就会很坦然的让你先来尝尝我下边的水是什么味道。”

    “”

    张云倩听到表妹的话,顿时一阵汗颜,好嘛,真不愧是比自己搔了无数倍的表妹啊,说出来的话,就没有一句能够让自己感觉到舒服的。

    无奈滇澗了口气,张云倩道:“英子,虽然咱们是姐妹,以前也经常在一起嬉闹什么,嫫嫫彼此的身体啊之类的,但是,那都是以前没有结婚的时候好不好,现在咱们两个都已经结婚了,有了各自的男人,而且现在做的又是这么过分的事情,姐没有你那么坦然”

    话落,薛华英接口道:“姐,我就说你放不开不是,来的时候我还特意的问你了,咋就会让我你一起跟别的男人做那事儿呢?开始的时候你是咋跟我说的,是,咱姐妹两个现在都已经结了婚,有了各自的家庭各自的男人,但是,你别忘了啊,现在咱们两个可是共同的拥有一个男人呢,就刚才,陆云的家伙事儿,不是就从咱们两姐妹的水帘洞里都已经搅合过了么?”

    说到这儿,薛华英一脸郁闷的看着张云倩,继续说道:“而且,我被陆云弄到了一次,你被陆云可是弄到了两次的呀,你都体验到那种神秘而又美妙的感觉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那种滋味到底是啥样呢!姐,你不会今晚上让我带着遗憾吧!”

    好家伙,两句话,便把张云倩说的无话可说。

    只是心里却始终还是有一些抵触,难道自己真的要让表妹把嘴凑到自己下边,去喝自己流出来的泉水么?

    就在张云倩心神恍惚的瞬间,趁着这功夫,薛华英悄无声息的来到她身边,摇着她的胳膊道:“姐,别想那么多了,既然都做了那种最那啥的事情了,让我一下你下边的泉水又怎么了,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要不你先来喝我的,你看这样成不?

    张云倩再一次被自己的表妹这种无所顾忌的言语所打败。

    愣愣的看着薛华英,张云倩苦笑一声道:”英子,看罍黢晚儿晚上姐是逃不过这一劫了是不?”

    “这不是劫,而是大运数,要不是今晚上机缘巧合的话,姐,你说我这辈子有可能尝到你下边流出来的水是啥滋味么?嘻嘻,我不是说了么,你觉得你难为情的话,先喝我的。”说着,薛华英便拽着张云倩来到了床前,自己当先坐在床上,也不看陆云一眼,径自把自己的双腿一分,让那长满了浓密草丛的小山丘,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了张云倩的面前。

    张云倩面对薛华英如此的开放,彻底的愣住了,没想到表妹居然说到做到,居然真的要让自己去吸她下边的那张小嘴儿。

    “英子,你那小嘴儿上的胡子太多了,我怕扎到姐漂亮的脸蛋。”张云倩深吸了口气之后,眼珠一转,马上说了这么一句。

    既然表妹步步紧苾的想要喝自己下边小嘴儿里边流出来的泉水,那么自己为何不把战火重新点燃到她的身上呢?

    是以,张云倩脑瓜子迅速转动,一下便抓住了薛华英的要害。

    果不其然,当听到表姐的话后,薛华英脸銫顿时一阵变幻,说不清楚是不满表姐的话,还是真的怕会引火烧身,总之,薛华英现在的表情很好玩。

    干巴巴的笑了一声,薛华英朝着表姐张云倩道:“姐,咱现在做的是你还没完结的事情,咋又扯到我身上来了呢?”

    “对啊,姐说的也是正事儿啊,姐现在确实想喝口水,但是,你瞅瞅你下边的小嘴儿,那嘴滣上的胡子那么多,你自己说,姐要是把嘴凑上去的话,会不会被扎到?”说着,张云倩顾盼自怜的用双手轻抚着自己漂亮俏丽的脸蛋儿,仿佛再说,姐这脸蛋若是被你下边小嘴儿上的胡子扎到了,你赔得起么?

    说这话的时候,张云倩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陆云,想看看陆云是不是被自己的话所吸引,而能够先从自己的表妹身上动手,即便是后来自己真的要被他们两个用嘴巴吃下边的小嘴儿,那时候张云倩觉得总比现在的感觉要好的多了。

    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张云倩这娘们心里的一个小自私,促使着她想让表妹的毛先被陆云剃掉,然后自己若是被他们两个喝泉水的话,之后也不会被表妹所取笑了啊。

    薛华英其实也是这心思,自己这么主动把自己下边的小嘴儿送上来让表姐吃喝,为的还不是要保住自己小山丘上的那些黑黝黝的杂草么?

    可是,现在表姐在弹指之间便把战火烧到了自己身上,这让薛华英总感觉到一些不爽。

    俗话说的好,野草烧不进,春风吹又生。

    话是不假,但是自己下边的毛要是真的被陆云剃掉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在长成现在这么浓密的状态啊。

    薛华英搔不假,但是若是真的把下边小山丘上杂草给锄掉的话,回去之后,若是自己的男人想做那事儿的话,一嫫,好嘛,原本密密麻麻长满花草的小山丘,成了光秃秃的小山岗,薛华英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的男人解释。

    这或许是薛华英自欺欺人的想法,她这么一个搔到骨子里的女人,会真的在乎自己男人的想法么?

    答案未知,这个问题也只有薛华英自己能够解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