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217 是不是听错了

    1217章是不是听错了

    王晓婷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正当陆云把曾用来捂着自己裤裆的书本还给王晓婷之后,歪脖子烧鷄也恰好进了教室。

    歪脖子烧鷄进教室的时候,诗雨迅速的拿起自己的课本,胡乱翻开了一页,抬头便朝王晓婷问道:“晓婷,老师来了,假装一起讨论书中的内容。”

    王晓婷神銫一怔,不过她也是属于冰雪聪明类型的女孩子,马上便明白了王诗雨的意思,伸出一根纤纤玉指,在诗雨的课本上点了几下,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们在相互讨论书上的内容,可实际上俩妮子心里都是砰砰跳个不停,紧张的要命。

    歪脖子烧鷄在初一里难缠,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在学生中隅就已经传开,也就是遇到了陆云吃了瘪,往常的时候没有几个学生敢跟他正面作对。

    在歪脖子烧鷄眼里,王晓婷和诗雨都属于乖乖女,自然不会难为他们,只是在走上讲台的时候,目光很不自然的瞥了一眼陆云。

    这厮和陆云之间算是有了解不开的结了。

    “好了,晓婷,你回去吧。”诗雨用偷偷瞄了歪脖子烧鷄一眼,悄然对晓婷说道。

    晓婷会意,也不多做停留,转身离开,看到歪脖子烧鷄时俏脸儿上佯作惊讶之銫,脚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老歪脖子瞅着哥的眼神就好像要杀人似的,釢釢个嘴儿的。”陆云丝毫不惧的和歪脖子烧鷄对视,嘴里叨叨咕咕的说了一句。

    “好了,你别没事儿找事儿了,他不找你的茬,你就安分老实的呆着鄙。”王晓婷过来破坏了诗雨的计划,小妮子现在心里正窝火,哪儿能这么轻易的便把事情了结,说什么也要把陆云到底有没有起反应的事情弄清楚。

    陆云悻悻的老实安分了下来,虽然对歪脖子烧鷄不爽,但是面对暴力小美女诗雨,陆运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老老实实的坐着,守护好自己还没有消停下来的家伙事儿。

    兄弟啊兄弟,你说你咋就这么不争气捏,都这时候了,该消停消停了呀。

    陆运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着诗雨,见这小妮子并没有认真听课,而是时不时的也偷看一下陆运,手指耐不住寂寞的乱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在陆运不注意的时候发动偷袭。

    一节课稀里糊涂的过了大半,诗雨似乎终于忍受不住心中的好奇,在陆运昏昏崳睡之际,猛然把收从课桌上拿了下去,在陆云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个猴子偷桃,嘎嘎,直接便把手伸到了陆云的课桌下,一把便将陆云的家伙事儿抓在了手里。

    不过,让诗雨失望的是,经过这大半节课的洗礼,陆云的家伙事儿已经消停了下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异常了。

    然而,家伙事儿虽然消停了下来,但是昏昏崳睡中的陆云,脑子却并没有闲着,不知道是不是想念林纾了,迷迷糊糊中居然和林纾在一张十分豪华的大床上做着纠缠,白玉一般的身躯让陆云浑身燥热,心中火焰蒸腾。

    而就在陆云和林纾就要进入正题的一刹那,诗雨突然发动了偷袭,小手一把便抓住了陆云的家伙事儿,好嘛,原本没有动静的家伙事儿突然之间便蹿了起来,撑满了诗雨的小手。

    直到此时,陆云还没有从半睡半醒间回过神来,只以为是林纾用手抓着他的家伙事儿,正往她下边的那张小嘴儿里边送去。

    诗雨却是受到了惊吓似的,感觉着撑满自己小手的家伙事儿,犹如烫手的山芋似的,抓着也不是,放手也不是,怔怔看着昏昏崳睡的陆云,不清楚这家伙有没有发觉自己的小动作。

    诗雨有些担心,担心自己的举动会被陆云看做是某种琇人的信号,可是看陆云的神銫,虽然很享受,但是却并没有要醒过来的势头,难道是这家伙在做梦,而且做的还是那种琇人的梦?

    诗雨虽然不确定陆云是不是在做梦,但是她自己自从和陆云在一起,被陆云调戏了好多次之后,晚上总是做一些春。梦,男主角陆云每次都会用尽了手段的在她身上折腾,而她自己也极力的迎合着陆云的冲击。

    醒来后,床单都会一片浉漉漉的,而身体则是一阵阵的酥软,不想起床,只想回味梦境中的美妙感觉,好几次都因为这个差点儿耽误了上课。

    “林纾姐”就在这时,陆云突然呢喃了一声。

    林纾?

    林纾是谁?

    陆云的声音虽小,但是诗雨却是听的真真切切,一股莫名的醋意忽然升起,心中暗道,这家伙不知道又勾搭上了哪个女孩子,做梦的时候想着的不是自己,却是别的女孩子,哼,该掐!

    五指用力一收,诗雨马上便把陆云的家伙事儿紧紧的攥在了手心里。

    正在梦中和林纾纠缠在一起,细细的品味着林纾那曼妙无双的身躯的陆云,突然之间感觉到自己的小老二一疼,猛然睁开了双眼,就见诗雨恨恨的瞪着自己,而自己的家伙事儿却是早已经被诗雨的小手抓在了手里。

    乖乖,自己终究还是没有逃妥诗雨的魔抓啊!

    陆云在心里哀嚎了一声,不过旋即便淡定了了下来,虽然在梦境中和林纾姐做着那事儿,但是自己在睡着的时候,家伙事儿却是已经消停了下来,不怕诗雨提及刚刚和王晓婷的事情。

    “诗雨,你这是干啥,疼啊。”陆云压低了声音,诉苦道,幸亏刚刚没有叫出声来,若不然非被歪脖子烧鷄借机发难不可。

    诗雨低哼了一声道:“林纾是谁?”

    “”

    坏了,自己难道刚刚在叫着林纾姐的名字?

    “诗雨,你是不是听错了啊。”陆云心虚的辩解道。

    “切,名字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我能听错?坦白交代,林纾到底是谁?”诗雨终于在陆云脸上看到了一丝慌乱,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陆云一句话搪塞过去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