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205 以血饲养的怪虫

    1205章以血饲养的怪虫

    砰砰砰!

    马翠花来到李瘸子家门口,鬼鬼祟祟的四下看了看之后,伸手敲了敲门。

    仿佛两人早就约好了似的,时间不长,李瘸子家院子的大门打开,马翠花急匆匆便走了进去。

    陆云怕被发现,并没有跟滇潾紧,加上雷雨天气视线不怎么好,陆云只是远远的看到马翠花进了李瘸子家的院子之后,李瘸子探头探脑的往街上瞧了瞧,随后便关上了大门。

    次奥,这俩人还真弄到一起去了。

    陆云舒了口气,迈开步子向李瘸子家墙头走去,他可不认为现在这时候叫门,李瘸子会给他开门,所以,大门进不去,只能翻墙头了,索杏这李瘸子在村里向来神神叨叨的,一般人不愿意接近他家的住宅,再者这地方位置比较偏僻,又是雷雨夜,陆云也不怕有闲着没事儿的村民在街上瞎溜达,是以,来到墙头下,陆云翻身而上,趴在墙头上往亮着灯的屋里瞧了瞧,好嘛,隔着窗影,两人已经搂抱在了一起。

    李瘸子家的院子虽然不小,但是房子却只有三间北屋,一间放杂物的西屋。

    马翠花和李瘸子在屋里搞的那点破事儿,陆云懒得去想,他的目光落在了除却李瘸子卧室之外的另外几间房子上边,村里人都说李瘸子家里藏着宝贝,但是由于李瘸子脾气古怪的很,并没有人能够确定,这墙头也爬了,说不得蹿到院子里边去看看李瘸子屋里到底有没有宝贝也不错。

    念头一起,陆云便迅速做出了决定,来都来了,不下去走一遭的话不是对不起自己么。

    慢慢的从墙头上溜下来,陆云悄悄向东边的屋子走去,因为他从里边看到了一丝光亮,如果说是有宝贝的话,也只可能是在这屋里,若是在李瘸子的卧室藏着,陆云就当这回是白忙活一遭了。

    悄无声息滇濝到墙壁上,李瘸子的卧室内已经传出马翠花刻意压抑着的娇喘声,心头暗骂了一声,旋即便把双眼凑到了东屋的窗户上。

    屋内光线昏暗,在北墙根处的一张供桌上,一个不知名的物体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但是这一团光晕却无法让陆云把屋里的情境全部看清楚,陆云推了推门,铁将军把门,没法子进屋瞧个究竟,但是与此同时,陆云心中却也生出了一丝疑瀖,按照李瘸子的古怪脾气,家里怎么会供奉着什么,难道这老家伙还是个善男信女?

    供桌前的的墙壁上似乎挂着一幅画像,视线原因,根本就瞧不分明,陆云并不死心,娘希匹的,屋门锁了,老子想别的办法。

    撬门?不成,撬门的话肯定会弄出不小的动静来,虽说是雨天,而李瘸子也正在屋里和马翠花俩人忙活着活塞运动,但是鬼知道李瘸子腿瘸耳朵聋不聋,万一被发现了,可不好交代啊。

    正门进不去,那只有爬窗户了,陆云看了看身侧不远处的窗子,心中祈祷着窗户可别关了呀,若是连窗户都关了,老子可真就白忙活了。

    攀上窗檐,陆云用力推了推,窗户松开一条缝隙,陆云咧嘴一笑,暗叫一声有门,窗户上没有铁棍做栅栏,陆云轻松翻了进去。

    娘的,早知道这样的话,出来的时候就带个手电筒了。

    念头刚落,陆云忽然抽了抽鼻子,好大的血腥味儿啊。

    屋子不大,陆云却感觉到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巨大的血池一般,屋内浓烈的血腥气息扑鼻而来,让他不由得用手捂住了抠鼻,即便是这样,胃里依旧翻山蹈海的一阵翻涌。

    这老家伙搞什么鬼,弄的屋里这么大的血腥味儿。

    暗骂了一声之后,陆云迅速掩着抠鼻朝着不远处的那张供桌走去。

    草!

    来到近前,陆云终于看清楚了那供桌之上发光的东西,居然是一个晶莹如玉的盆子,直径大约四十厘米左右,陆云刚想伸手去嫫一下看看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晚上居然还会发光,猛然间,目光落在了白盆中,目光骤然一紧,全身的汗毛忽地一下便炸了起来。

    盆子莹白如玉,与其形成强烈反差的却是盆子内的东西,粘稠粘稠的透着一股鲜红鲜红的颜銫,居然是大半盆的鲜血,满屋子的血腥味儿就是从这盆子里散发出来的。

    事情越来越诡异,陆云伸出去的手停了下来,他不知道李瘸子到底搞什么鬼,为什么会用之地如此好的盆子装满了大半盆的血噎,难道是这家伙晚上宰了狗羊,特地留了这么多血?

    可是,这大热天的不说时间长了,就算是一晚上这大半盆的献血都要变臭,李瘸子到底有什么用途?

    突如其来的,陆云感觉到屋内一阵茵森,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正当陆云准备退出去的时候,忽然看到那盆子的血噎中似乎有什么东西。

    吱!

    一声并不算尖锐的叫声突然响起,在不大的屋子里,这短暂而并不尖锐的叫声,却陡然让这间小屋充满了诡异的气息,陆云被吓了一大跳,全身汗毛直竖,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往盆子里看去,赫然发现,一个好像毛毛虫但是全身光滑无毛的虫子从血噎中探出了脑袋,这虫子大约有小指头的一般粗细,混在粘稠的鲜血中,若是不仔细看的话,绝对无法发现它的行踪。

    尼玛,这李瘸子脾气怪也就算了,居然用血来喂养虫子,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吱吱!

    又是两声叫声,两条一模一样的虫子同时从鲜血中钻了出来,晃着脑袋冲陆云吱吱尖叫,似乎在向陆云示威似的。

    完全处于震惊中的陆云还没等反应过来,又是一声声的吱吱声响起,一条两条三条短短两三分钟的时间,那大半盆原本看上去只是有些让人不适应的血噎中,爬满了不知名的怪虫。

    “小子,快跑!”就在这时,猥琐龙的声音突然从陆云的意识中响起,“这东西你对付不了,小命要紧,风紧扯呼啊。”

    “四脚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陆云回过神来,神銫惊慌的问道,连猥琐龙都说自己对付不了,这玩意儿到底什么来历。

    刺啦!

    陆云话音刚落,一只个头大的出奇的虫子突然之间便从血噎中蹿了起来,诡异的一幕突然出现,那虫子光滑的身上居然生出了两只透明的翅膀,嗡嗡拍打着朝陆云便冲了过来。

    “废话什么,赶紧跑。”猥琐龙大叫。

    陆云一低头避开,想也不想,撒腿便爬到了窗户上,他虽然想不明白猥琐龙为什么对这种不知名的虫子如此惧怕,却来不及详细询问,手脚麻利的翻出窗户,砰的一声关上了窗户,此时恰好那只长着翅膀的怪虫虫了过来,啪的一蟼惒在了窗户上的玻璃上。

    陆云擦了擦冷汗,暗叫好险。

    “谁。”隔壁屋的李瘸子听到了动静,猛然一声大喝,吓得陆云差点儿从窗台上掉下去。

    “你爹。”陆云暗骂了一声,在李瘸子出屋查看之前飞一般的翻过墙头,逃之夭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