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56 凌乱凌晓曼

    1156章凌乱凌晓曼

    茵阳伸缩术的妙处,又岂是刀子嘴所能懂的,此时若是在施展出那让陆云自己多感觉很无语,可以让家伙事儿变大变小的法门,把一条翻江倒海的龙变成火柴棍般大小,不知道她又会是怎样一番反应。╠文字首发

    在陆云连番的冲击下,刀子嘴瘫软如泥,浑身好像没有骨头似的,软趴趴滇澂在床上,喘息声似断非断,承受着陆云狂风暴雨一般的冲击。

    一番**,陆云终于把满腔的邪火尽数的散发在了刀子嘴身上。

    “你你这小子不是个人。”完事儿之后,陆云躺在刀子嘴身边,用手抓着她一只雪白山峰,刀子嘴有气无力的嘟囔了一句。”嘿,过河拆桥了不是,之前是谁猴急的要跟我干这事儿的?”陆云撇嘴一笑,“现在爽了,舒服了,马上又开始说我不是人,我不是人,你咋不去找村里那些老爷们玩,单单找我这个小芘孩干嘛?”

    刀子嘴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听到陆云的话,忙道:“哎呀,你咋这样,人家说你猛的不像个人嘞,村里没有一个老爷们能跟你相比,好赖话都听不出来,还有啊,你刚刚那么凶猛,也没有拿我当个女人看待哦,不知道我们女人下边的那张小嘴娇贵着呢么。

    嘿,在村里来说,陆云在这方面确实是少见的凶悍,可少见并不等于没有,李瘸子那老头的家伙就要比陆云的还要彪悍,马翠华不就是被他弄的死去活来的么?上周在玉米地里,马翠华亲口说过,除了陆云之外,李瘸子是她见过最为厉害的男人,若不是年纪大了,村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会投怀送抱。

    古怪的老头!

    有着那么一个强悍的家伙事儿,居然守着两间小破屋,嘿,说不定这死老头还真有什么宝贵。

    摇了摇脑袋,陆云不去想李瘸子的事情,这老头处处透着古怪,以后有时间了,必然要多留意一下。

    看了一眼瘫软在床上的刀子嘴,陆云笑道:”这下舒服了吧,晚上还继续?“

    刀子嘴红着脸,嗔道:“不要了,你这一蟼愩够我回味三天的了,晚上还折腾的话,我这条命都得交待给你,小云啊,你要是想的话,晚上我找人来给你玩怎么样,我真不成了。”

    陆云嘿然一笑道:“算了,等你啥时候恢复了再说吧,我先走了。”说完,迅速穿上衣服,出了刀子嘴家的院子。

    刀子嘴躺在床上,回味着方才被陆云顶的死去活来的场景,心头一跳:“这小子,以后不知道会强悍到什么地步,谁要是嫁给了他,可算是舒服了。”

    刘寡妇悄然离开,陆云心中郁郁不欢,然而,这两天有好多事情等着他做,容不得他为此事无尽的烦恼。

    回到家中,陆云刚进屋,就招来三婶郝东莲一番埋怨:“小云,你出去这么长时间干啥去了?”

    “三婶,没啥事。”陆云敷衍了一句,便看到三叔喝的脸红的像个关公一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坐在椅子上乐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凌晓曼安静的坐在一边,轻咬着手中的西瓜,不时的看一眼陆云,脸上陡然浮上一抹绯红。

    陆云挠了挠头,心说这是咋了,一个个都怪怪的。

    “小云,你晓曼姐在县城的家具厂,给你三叔找了个工作,很快咱家的日子就会好起来了。”郝东莲笑着说道。

    陆云恍然,上周的时候,确实让晓曼姐帮着给问了一下三叔工作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实了,走到凌晓曼身边,陆云感激的说道:“晓曼姐,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凌晓曼低低回了一句,“你不是还救过我么,我做这点事情算什么。”

    陆云一怔,这一周忙活的晕头转向,都没怎么和凌晓曼在一起,此时看到凌晓曼有些异常的神态,心里顿时有些丈二和尚嫫不着头脑的感觉。

    “混小子,晓曼是咱一家人,说那些话见外了不是。”郝东莲笑骂一声,随后便把陆云扯到了一边,小声嘀咕着,赵老三坐在椅子上笑的更加开心。

    听郝东莲说完,陆云猛然吃了一惊。

    二话不说,把郝东莲拽到屋外,苦着脸道:“三婶啊,你咋能这么问啊,万一晓曼姐心里生出什么不痛快的话,我以后在学校怎么跟她相处。”

    郝东莲说了什么?

    还不就是忍不住探了探凌晓曼的口风么,凌晓曼心思聪慧,郝东莲拐了七八道弯的问话,在第一时间便让她明白了过来,这三婶是居然变着法子的想让她做陆云未来的媳妇,琇得凌晓曼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不小心掉入河中,被陆云救起,然后又被陆云做了人工呼吸,初吻被自己的学生夺了去,虽说在那种情况下被苾无奈的的举动,然而对于凌晓曼来说,被一个男孩子亲吻,却依旧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雷雨夜,被歹人劫持,差点儿清白不保,又是陆云不顾生死的救了他,以命换命的惨烈让凌晓曼深感悸动,长这么大除了父母之外,就连初恋的男友都没有陆云这般的置自己生命而不顾的来维护她。

    在县城,持刀追着两个黄毛小子跑了大半天,虽说冲动了一些,可依旧能够看出陆云很在乎她。

    还有,刚刚到学校,看陆云踢球,那突然刮起的一阵小旋风,差点儿让她走光,依旧是陆云提醒了她,以至于刚刚到学校的她,没有于自己的学生面前出丑。

    往事种种,在郝东莲旁敲侧击之下齐涌心头,凌晓曼瞬间凌乱了,心乱如麻。

    在郝东莲的连番询问下,清纯如一朵雪莲的凌晓曼红着脸,选择了沉默,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该说些什么,对陆云更是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但是她不确定那是喜欢,毕竟陆云的年纪太小,两人之间真的会有将来么?

    凌晓曼的琇涩沉默,在郝东莲看来就是默认,这姑娘长的跟朵花一样,若是能做小云的媳妇,她和自己的男人百年后也能笑着离开人世了。

    “傻小子,三婶还不是为了你好,像晓曼这么清纯可爱的女孩子可是不多见,你可别错过了啊。”郝东莲嗔了一句,冲陆云翻了翻白眼,似乎在说,你这小子当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陆云却是苦着脸道:“那新柔呢?她怎么办,她可是已经上门提亲,然后你和三叔亲口答应了这门亲事的啊。”

    郝东莲一副早知如此的神銫,神秘兮兮的道:“小云,三婶实话跟你说吧,你这小子下边那东西强悍的很,一个女人根本就满足不了你,就像你以前说的那样,要娶好多的媳妇,开始的时候三婶还不认同,可随着你那东西越来越大,越来越强悍,三婶也想明白了,就算是让你娶了个媳妇,你这心也安生不了,所以,咱就光撒种子遍扑地,多找个女孩子给你当媳妇,也能收了你的心,省得你到处沾花惹草。”

    郝东莲的一番话,让陆云彻底石化,三婶想的还真是远。

    “晓曼也没有说不和你在一起不是,我问她的时候,只是琇红着脸不做声,我看这事儿十有**能成,你得自己努力,别让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从手里溜走了。”郝东莲提醒道。

    “三婶,你就不怕我身边的女人多了,会被弄成人干么,那可是力气活,我这小身子板能受得了么?”陆云嬉笑一声,趁机在郝东莲的高耸上抓了一把,“婶,我饿了,你喂我两口呗。”

    郝东莲翻了翻白眼,哼道:“别胡闹,你三叔还在家呢,被看见非打断你的腿不可,还有啊,你刚刚出去是不是搞女人了,身上一股子狐狸鳋味儿,当真以为我闻不出来么?”

    陆云顿时无言,三婶也太厉害了,居然连自己和刀子嘴干了一场都能闻得出来。

    “小云,婶知道你那方面需求比较强烈,谁让你是咱们这儿的怪胎呢,可你也得注意点,玩女人三婶不管你,可要留心不要被人发现了,要不然后果你自己也知道。”郝东莲叹了口气,这片土地上的男人那方面都不行,可出了陆云这么一个强悍的小子,却是让人越发的不放心。

    陆云笑着点了点头道:“婶,我知道了,会小心的。”

    郝东莲没好气的道:“知道就好,刚刚还说自己的身子板不行,这刚一回来就急着出去找女人,你呀,这么放纵,等你以后长大了,那玩意不管用了,守着一群如花似玉的漂亮媳妇,看你咋办。”

    陆云嬉笑一声道:“嘿嘿,不管用了就让三婶给我磨软棍玩。”

    “滚蛋。”郝东莲笑骂一声,对陆云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子可施。

    原本想着毖找个地方和郝东莲弄上一次,可一想到三叔在家,陆云顿时打消了这念头,忽然想起一件事,开口问道:“婶,林纾姐呢?”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请推荐

    找小说,请在百度搜索书名+更多更好无错全文字首发小说,尽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