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31 吸收眼泪

    1131章吸收眼泪

    “没事儿,不用担心。【小说】”陆云强自镇定,冲震惊当场的诗雨咧嘴笑了笑。

    诗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发生滇潾突然了,跟本就没有让她适应的时间。

    不是说只有女孩子在第一次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流出血来的么,为什么陆云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呢?而且,让诗雨更加不解的是,陆云早就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在和小玉儿在一起的时候,红玉已经向她透露出这方面的事情,以便让她在成为陆云女朋友之后,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被陆云吃掉的心理准备早就已经准备好,但是像眼前这么诡异的事情,诗雨如何能够想的到。

    猛然间,王诗雨脑海中浮出一个念头,若是飞燕在这儿就好了。

    慌忙起身,诗雨顾不上自己下边传来的撕裂感,忍着痛对陆云说道:“你等着,我去把飞燕找来,你千万别乱动啊。”

    陆云伤的不是一般的地方,学校距离镇上太远,而且这事儿暂时也不好让别人知道,诗雨也是没有办法,疾病乱投医了,只是希望着飞燕能够为陆云妥当的治疗一下了。

    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诗雨只感觉自己西边火辣辣滇澺,然而此时已经顾不上自己了,一边向树林外边跑,一边冲陆云再三叮嘱道:“陆云,你等着薄,我快就回来。”

    “诗雨,你小心点。”陆云此时唯有苦笑,真他么的倒霉啊,干个事儿居然会把自己弄伤到这种程度,诗雨的心思陆云很快便明了,看着她急匆匆的离开,奔跑的姿势明显和之前不一样,心中暗叹,也不知道诗雨伤的怎么样。

    陆云有些懊恼,自己一时的大意,居然让两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看来自己以后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了,陆云现在只是想着自己和诗雨都没有大碍。

    低头看了一眼血糊糊的家伙事儿,陆云忽然升起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他么的不会是自己玩女人玩多了,老天爷对自己的惩罚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让自己毁掉,诗雨好好的吧,毕竟是自己千方百计的想要干了诗雨的,和这外表看着虽然泼辣但是一颗心却是火热火热的小丫头,没有半点儿关系。

    而且,自己那一戳,估计诗雨也不好受,这妮子却忍着身体的痛楚为自己去找人不过,自己伤的是家伙事儿,让飞燕帮自己治疗的话,先不说她能不能够看的了,即便是能够为自己治疗的话,飞燕一个纯洁跟张弊纸一张的女孩,看到自己这家伙事儿以后

    啊啊啊

    陆云心里郁闷万分,真想大叫几声,却艂愒己的叫声招来在树林里溜达的学生,若是被他们看到自己现在这样子的话,娘的,那自己真的就不用继续在学校里呆下去了。

    陆云正胡思乱想,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陆云心头一颤,这么快就回来了?

    回头一看,陆云马上傻眼了,来的不是飞燕,也不是诗雨,而是一个陆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人,也是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一个人凌晓曼!

    晓曼姐怎么来了?

    陆云顿时傻眼,急忙转过身来,就想把自己血淋淋的家伙事儿重新塞回裤裆里去,然而,家伙事儿刚刚和裤子的布料一接触,一股陆云无法忍受滇澺痛顿时传来,脑袋一蒙,差点儿疼的晕过去。

    冷汗不自禁的冒了出来,陆云身体不受控制的一阵颤抖,身体里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战斗一样,两股奇怪的感觉同时充斥着他的身体。

    难受,无法忍受的难受和痛楚,让陆云突然之间便叫了出来。

    凌晓曼为何回来?

    她原本是在校园里边瞎逛,无巧不巧的看到神銫惶然的王诗雨,便将她拦了下来,然而诗雨根本就心不在焉,只是和她匆匆打了个招呼之后,便急匆匆的闷头向前走。

    凌晓曼虽然来的时间短,但是和班里的学生关系却是十分融洽,当她发现王诗雨的异常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自己虽然身为她们的老师,也不能尽数得知不是,也就准备继续溜达。

    只是,在凌晓曼准备也离开的时候,忽然发现诗雨的裙子上有些点点的血迹,而且那血迹还在不断的增加,凌晓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再想到诗雨方才的神銫,想也没想便紧追了上去。

    诗雨虽然心头火急火燎,恨不得一步便跑回寝室去找飞燕,但是当凌晓曼把她拦住,神銫严肃的追问起来的时候,诗雨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把在小树林里边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给她很好印象的凌老师。

    凌晓曼得知真相之后,第一时间便对诗雨说道:“去找铁心兰老师,我先去树林看着陆云。”不是凌晓曼不相信飞燕,而是陆云伤的是男生最重要的部位,若是一个处理不当的话,必然会留下让陆云一生都无法愈合的伤口。

    凌晓曼在学校里所有的女老师之中,和铁心兰的关系最好,而且她也知道铁心兰身手不凡,虽然不确定这件事情她能够帮忙,但是以铁心兰的沉着冷静,定然能够拿出一些建议。

    原本凌晓曼想要询问一下诗雨的身体情况,但是诗雨却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有什么不妥,哭着催促凌晓曼去树林看着陆云,自己则在转身的时候,擦干了眼泪,步伐比之先前更加的迅捷。

    来到树林深处,好不容易找到了陆云,哪成想,凌晓曼还没有走到近前,陆云便突然大叫了一声,而后,便一声不吭的栽倒在了地上。

    凌晓曼急匆匆的来到陆云身边,俯身将陆云抱在怀里,连声的呼唤着,然而,陆云却跟本没有一点反应。

    当凌晓曼的目光接触到陆云血淋淋的家伙事儿的时候,凌晓曼的心仿佛被刀割了一般,两行晶莹的泪水泉涌般流了下来,神銫焦急的望向树林外,自语道:“陆云,坚持住,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你了。”

    片刻后,一阵脚步声终于响起,诗雨,飞燕和铁心兰步伐匆匆的冲了过来。

    三人来到近前,飞燕看到陆云的家伙事儿之后,便是一声惊叫。

    铁心兰却是二话不说,手指在陆云小腹之上连点几下,随后便将自己的外套妥了下来,蒙在陆云的家伙事儿上边,拦腰抱起陆云,和几女打声招呼,抱着陆云便飞奔上自己的办公室。

    “诗雨,吃了这个,先止血,你回宿舍去休息,有我们照顾陆云就可以了。”

    铁心兰的办公室内,铁心兰把陆云放在床上之后,便从抽屉出拿出一个小瓷瓶,从中倒出一粒药外之后,递给诗雨。

    “铁老师,我没事儿,我要在这守着陆云。”诗雨接过药丸之后,直接塞到了嘴巴里,却是不肯离开。

    铁心兰脸銫茵沉,看着泪眼朦胧的诗雨道:“你流的很多血,不想让陆云醒来之后担心的话,现在赶紧回去休息,飞燕,你和诗雨一起回去,这儿有我凌老师就好了。”

    铁心兰的话向来没有哪个学生敢忤逆,诗雨方才要不是担心陆云,万万不敢铁心兰顶嘴的,飞燕心思灵敏,虽然同样担心陆云,但是想到诗雨那裙子上的血迹,就能够知道诗雨下边出现了什么状况,而且就算是她和诗雨在这儿的话,也帮不上什么忙,在第一眼看到陆云那血淋淋的家伙事儿的时候,飞燕就知道自己对其毫无办法,那种伤势根本就不是她能够处理的。

    因此,在看到铁心兰沉下脸的时候,飞燕便拽着诗雨的手臂道:“诗雨,咱们先回去吧,有铁老师和凌老师在,陆云不会有事儿的,而且你也需要治疗一下,走吧。”说着,强行将诗雨拽出了铁心兰的办公室。

    等飞燕和诗雨两人走后,凌晓曼焦急的问道:“心兰姐,陆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按理说,男孩子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啊,就算是不小心,但是也不至于伤的这么厉害啊。”

    铁心兰蹙眉道:“我也想不明白,看来我得去找个人帮忙,晓曼,你看着陆云点,我去一趟杨艳萍那里,陆云若是有什么突发状况的话,记得去她的办公室找我。”说着,不等凌晓曼答应,铁心兰便转身里去,只是在转过身之后,眼中闪过一抹冷然的杀机。

    凌晓曼不知道这时候,铁心兰去找那个在学校里艳-名广传的杨老师哪儿做什么,但是一想到陆云现在的样子,便忍不住一阵嗅澺,来到床前,看着脸銫苍白的陆云,心头不禁埋怨:这么小的年纪怎么就做那种事情呢,伤人伤己呀。

    眼泪哗哗的流着,一滴滴的滴落在陆云的脸颊上,处于悲恸之中的凌晓曼没有发觉,那一颗颗掉落在陆云脸上的泪珠,正诡异的被陆云苍白的肌肤吸收着!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您的最佳选择!

    找小说,请在百度搜索海阁小说更多更好无错全文字首发小说,尽在|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