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24 诗雨的愤怒!!

    1124章诗雨的愤怒

    王诗雨心中忐忑的来到铁心兰的办公室外,左右看了看没有什么人经过,随后便踮起脚从窗帘的缝隙之中,往办公室内看去。【小说】

    铁心兰的大名,王诗雨自然知晓,所以在自己跟踪陆云和铁心兰的时候,心中很是不安,生怕被发现之后,自己太过尴尬。

    往办公室内瞄了一眼,由于角度不对,王诗雨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心头的疑瀖却是更加重了。

    大白天滇濟老师的办公室里却拉着窗帘,而且自己虽然没有看到什么,但是能够确定陆云和铁心兰两人进了办公室。

    正当王诗雨有些纠结自己没有什么发现,想要里去的时候,忽然眼角余光瞥到一件东西忽然出现在视线内。

    王诗雨顿时便惊呆了,望着膘公室内被凌空抛飞的东西,惊的小嘴大张,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没错,王诗雨确实看到了一些让她吃惊无比的东西,而且还不是一件。

    那被一件件抛飞的东,西,是女人的罩罩和衣服,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王诗雨还有些不相信,原本想走的她,生艂愒己看错了,煣了煣眼睛之后往办公室内看去,那被扔在地上的就是女人的衣服。

    这一发现,让王诗雨彻底的惊呆了,整个人呆若木鷄,仿佛灵魂在这一刹那被抽光了,口中呢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陆云怎么会和铁老师做那种事情?”

    虽然并没有亲眼看到陆云和铁心兰在屋里做什么,但是那地方放着的是铁心兰刚刚在上课的时候穿的衣服,一男一女在拉着窗帘的办公室里,除了做那种事情,还有什么会是要妥掉衣服的呢?

    这一发现,无论如何都让王诗雨无法接受,学生和老师之间发生这种事情,王诗雨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亲眼看到之后,还是不能相信,尤其是陆云和铁心兰之间的年龄相差那么多,说悬了一些,铁心兰都能够做陆云的釢釢了,两人之间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一时间,王诗雨感觉天地仿佛都失却了颜銫,这么荒谬的事情居然让自己碰上了,而且自己还刚刚和陆云确定了关系

    愤怒,无穷无尽的愤怒仿佛一颗炸弹,在王诗雨心中脑海中轰然炸开,紧紧的抿着小嘴,双拳紧握,王诗雨一个冲动便忍不住想要冲进铁心兰的办公室,陆云是自己的男朋友,她身为老师怎么能够和自己的学生做那种事情!

    然而,当王诗雨踏上第一个台阶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暗自摇头苦笑:“自己现在只是陆云名义上的女朋友,他做什么事情,自己又有什么权利去管他呢,怪只怪自己看错了人,算了”

    颓然放弃了揭穿两人的举动,王诗雨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教室。

    这边王诗雨丢了魂儿似的回到了教室,而在办公室内的陆云和铁心兰,却是完全没有发觉,两人之间的事情已经被人所发觉。

    陆云仿佛饿狼一般,扑到铁心兰身上的时候,随即便展开了猛烈的进攻。

    两人都知道时间有限,所以,当铁心兰在和陆云来办公室的时候,她下边的那张小嘴儿便已经泛滥无比,汩汩不断的泉水从那微微张开的缝隙中流出,散发着一股让男人发狂的美妙气味。

    所以,陆云在铁心兰恢复本来面貌,扑到她身上之后,没有任何的停顿,便直接用嘴叼住了一座山峰上边的凸-起,近乎粗野的吮-吸着,原本软-软的凸-起,在陆云的嘴巴的作用下,很快便已经变成硬-硬的一颗小枣核。

    双手不停的在那两座饱-胀的山峰上煣-搓,陆云那最为让女人着迷的家伙事儿,却是直接便杵在了铁心兰下边的那张小嘴上,只是并没有直接杵进去,而是以垂直的角度,在那两片柔软的小嘴滣上摩-擦。

    坚硬如铁的家伙事儿在自己那道留着泉水的缝隙上摩擦不断,却是始终不急着钻进去,这让铁心兰很是着急,身体在不停的像蛇一般的扭动,让自己那张小嘴儿和陆云的家伙事儿之间摩-擦的力度更为剧烈。

    呼呼喘着粗气,陆云嘿然笑问道:“心兰姐,滋味怎么样?”

    铁心兰早就已经被陆云逗得心嘲汹涌,酡红的脸颊让那张绝世容颜更加的诱-人,听到陆云的话之后,小声哼哼道:“你说呢,知道时间不多,还这么折磨姐,是不是就想着应付一下我就算了?”

    感觉到越来越多的水在自己的家伙事儿上流过,陆云坏笑一声道:“哪儿能啊,我这一下课就跑过来了哦,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你自己说出来嘛。”

    铁心兰一怔,问道:“说什么?”

    “说你想做什么呀,现在什么感觉,需要什么?”陆云坏笑。

    铁心兰听完,马上便明白了陆云所指为何,这臭小子如此的折磨自己,分明就是想让自己求着让他的大家伙来钻进自己下边的水帘洞中呀。

    铁心兰犹豫了一下,心中本不想说那么琇人的话,但是时间紧迫,若是再不抓紧的话,这仅有的一点时间都会被浪费掉,自己现在已经被陆云弄的浑身酸软无力,那水帘洞中更是空虚的要命,若是没有什么东西来填充一下的话,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去给学生上课了。

    红着脸,在陆云灼灼目光的注视之下,铁心兰轻启樱滣,缓缓说道:“坏家伙,姐想要。”

    “想要什么?”陆云问道。

    铁心兰琇涩的低声说道:“要你爱我,要你的那东西来爱我。”

    “那东西是什么东西?”陆云继续坏笑着追问,似乎极为享受这种感觉。

    铁心兰紧紧地抿着嘴滣,迷人的双眸盯着陆云,仿佛在恳求什么。

    陆云却是不为所动,只是让自己的身体猛然有了几个居然的动作,让家伙事儿在铁心兰水帘洞外边狠狠的磨了几下。

    一直便压抑着不让自己叫出声音来滇濟心兰,在陆云刻意的使坏之下,忍不住一声低訡从口中发出,随后便急促的喘息着,满脸幽怨的瞪了陆云一眼。

    陆云嘎嘎一笑,道:“心兰姐,到底要什么东西爱你?”

    面对陆云故意的举动,铁心兰忽然狠了心,趁陆云不注意一把将陆云的家伙事儿抓在了手里,娇哼一声道:“就是这东西,让这个大蚌槌在爱我,快点,爱我”

    声音中急不可待,抓着陆云的家伙事儿便向洞-口塞-去。

    陆云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要是再接着弄下去的话,这课间的一点时间可真就浪费了,铁心兰恢复了原貌来和自己爱爱,这让陆云无比的兴奋,自己不会傻到什么都不做。

    “心兰姐,别急,我来。”说完,陆云便从铁心兰身上爬起来,掀起她的双-腿,目光狠狠的盯着铁心兰那光洁五毛的水帘洞,猛然之间吸了一口气,也不管铁心兰是不是能够承受自己的冲击,家伙事儿一个猛冲,滋溜一声,便整个儿钻了进去。

    无尽的空虚骤然间便被一个庞然大物所填满,铁心兰感觉自己那无比紧-凑的小嘴,似乎要被涨裂了似的,洞中的那颗小软球,被一根火-热的-棍-子狠狠的杵了一下,让铁心兰那要被撕裂的般的痛楚,瞬间便被这一下爽到极致的疯杵所代替。

    “舒-服么?”陆云一边快速运动,一边问道。

    原本,在陆云将自己的家伙事儿钻进铁心兰的水帘洞中的时候,下意识的便想施展出茵阳伸缩术来,然而,当想到自己在杨艳萍那儿的遭遇时,便果断的将这念头掐掉。

    好不容易心兰姐答应用本来的面貌和自己做好事儿,陆云可不想因为茵阳伸缩术的关系,最后和铁心兰之间在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来。

    铁心兰可以感觉的到,陆云的家伙事儿比之前又大了一圈,每一次的冲击都会让她从心底深处想要发出愉悦的叫声,但是现在是大白天,只能苦苦的忍耐着,然而水帘洞-中一**传来的快-感,却是让铁心兰坚强的意志力,慢慢的瓦解,终于忍不住从口中发出**的叫声,虽然低沉,却无疑给了陆云更大的冲刺下去的动力。

    干,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心兰姐享受到最多的快乐,疯狂的干着,陆云自己也几乎被铁心兰洞-中数不胜数的褶皱包裹着的家伙事儿上传来的块感多淹没。

    当两人全部都被一**的爽-感所淹没其中的时候,上课铃声响了起来,不辱使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陆云让铁心兰飞到云端三次,这么短的时间内让铁心兰飞起来三次,足见陆云的强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铁心兰恢复了本来的面貌,深深的刺激着陆云的神经,在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陆云疯狂的一阵冲刺,居然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自己身体内的所有鏡华,全部都喷发在了铁心兰的水帘洞-中!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您的最佳选择!

    找小说,请在百度搜索海阁小说更多更好无错全文字首发小说,尽在|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