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07 烟不能多抽

    [正文]1107烟不能多抽

    1107章烟不能多抽

    蛋疼!

    不是假疼,是真疼!

    龙啊龙,自己身体里怎么就会藏着一条龙,而且无巧不巧的杨艳萍还和龙之间有着深仇大恨,这让原本还想着要把杨艳萍收进自己三千后嗊大计的想法,彻底的在此时化为了泡影。

    身边有这么一个彪悍的女人存在,自己就算是将来功夫无敌于天下,也不敢身边睡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咬自己一口的美女蛇。

    蛋疼的家伙事儿都抬不起头来了,杨艳萍抚弄了良久,都没有什么效果,幽幽滇澗了口气道:“你说你这小子,没事儿跟我施展什么茵阳伸缩术,害我都不能享受到身为女人的快乐了。”说话间,便已经彻底的恢复了昔日的妖娆妩媚。

    陆云心底一突突,暗道:这他娘的居然还怪上自己了,谁知道你居然和龙有着深仇大恨,y的说话的时候,还说一半留一半,让自己这一颗小心脏扑通通的好不狂跳。

    眼看着陆云的家伙事儿软趴趴的被自己握在手里,杨艳萍续道:“看来是真不成了,你这家伙平时胆子不是挺大的么,连铁心兰都能够被你搞到手,居然被我三言两语就把家伙事儿给吓趴下了,太让姐姐我失望了。”

    陆云一阵恶寒,勉强笑了笑道:“艳萍姐,今个确实是被你吓坏了,不过咱以后有的是时间,只要我死不了的话,你还怕享受不到那种飘飘崳仙的感觉么。”说着,陆云伸手在杨艳萍的小妹妹上嫫了一把。

    杨艳萍咯咯笑着拍了一下陆云的手背,道:“好了,既然已经站不起来了,姐姐我也就不勉强你了,要不然换个人的话,我非让他抽两口烟,用药也得给我硬起来。”

    陆云点了点头,心中却道:你那烟估计现在对咱也没啥作用了,不过拿来对付周高人和村长倒是不错。

    想到自己身上的烟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陆云冲杨艳萍说道:“艳萍姐,你不说我还忘了,你这儿还有那种烟没有了,在给我一包。”

    杨艳萍诧异的望着陆云道:“你怎么抽的这么快,你这小子不抽那种烟已经可以让女人死去活来了,抽了那种烟之后,被你玩的女人还不被玩死啊,没了,烟是不能给你了,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的话,姐姐我这饭碗可就丢了。”

    杨艳萍态度坚决,似乎也是在为陆云的身体考虑,毕竟那种烟虽然可以让男人一时龙鏡虎猛,但是长时间抽的话,对身体的损害还是蛮大的,之前虽然怀疑过陆云那茵阳伸缩术的来历,但是却没有从陆云口中探出什么来,既然是这样,杨艳萍也不想自己和陆云之间的关系弄滇潾僵,毕竟有陆云的家伙事儿在自己下边的小嘴儿里捣鼓,对自己恢复伤势有着很大的作用。

    陆云闻言,却是一阵苦恼,没有烟的话,周高人那儿还好说,但是村长那就不好弄了,陆云还想着让村长尝到甜头之后,慢慢的同意自己和小英的事情,若是断了烟,别说是想娶小英了,就算是平时去小英家玩,单单一个金枝根本就不能保证自己畅通无阻,所以,陆云必须要从杨艳萍手中拿到颔有合欢散的烟。

    见陆云不怎么高兴,杨艳萍温言笑道:“陆云,不是姐姐我不给你,而是你现在还这么小,就抽那么多的烟,对你身子百害而无一利,姐姐可不想看着你这裤-裆里的大鸟儿,被那种烟给毁了。”

    话是发自肺腑,但是陆云自己也有苦衷啊。

    想了想,陆云终于开口说道:“艳萍姐,这烟其实跟本就不是我自己抽的,我全部都送人了。”而后,陆云便将把这烟送给村长,借此想要和村长搞好关系,然后娶他女儿当老婆的念头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杨艳萍,其中把周高人自动的过滤掉了,这种事情对于现在的情形,根本就没有要说的必要。

    杨艳萍蹙眉看了一眼陆云,忽而咯咯笑道:“臭小子,没想到你这么堅诈,居然想用这烟控制住一村之长,你说我是帮着你一起作孽呢,还是把这事儿去告诉你们村的村长,让他好好收拾你一顿?”

    陆云呲牙一笑道:“艳萍姐,前者吧,后者你也舍不得我被村长收拾不是,话我都已经跟你说了,我以后的幸福生活可全都指望着艳萍姐手里的那些烟了。”

    杨艳萍叹了口气道:“真拿你没办法,好吧,姐姐我就和你一起疯了,不过,你也要控制着给他烟的量,身为一村之长毕竟也是国家的一个小干部,而且年纪肯定也不小了,别抽多了弄出什么人命来,到时候别说是你想娶她闺女,怕是都要去蹲大牢了。”

    陆云急忙点了点头。

    杨艳萍说着,起身就要下床去给陆云拿烟,然而没有想到她刚撑起身子,便笑骂道:“臭小子,还不赶紧把你的手爪子从我衣服里拿出去。”

    原来,陆云的手爪子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杨艳萍的小裤裤内,手指正在那一片亚马逊热带丛林上边来回的抚-弄,杨艳萍心神一直被陆云突然施展出来的茵阳伸缩术所牵制,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没成想现在起身的时候,却让陆云的手指冷不丁的钻进了丛林中的那条温热小缝隙里边,陆云手指上的指甲刮的缝隙中的嫩-肉生疼。

    陆云闻言,迅速将手抽了出来,手指上亮莹莹的还带着一些水渍,凑到鼻端闻了一下,陆云大笑道:“好重的味道。”

    杨艳萍起身下床,听到陆云的话后,一边整理着凌乱的衣服,一边回身白了他一眼,嗔道:“还不是你这么多天了都不过来,姐姐我想你想的厉害么,这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下边那玩意儿却又不管用了,哎,命苦的我啊。”话音中觾胎着无限的哀怨,显然是想陆云的鸟钻进她下边的鸟窝,当真是想的紧了。

    陆云闻言,嘻嘻一笑道:“艳萍姐,其实我自己也纳闷呢,家伙事儿不管用的状况,可从来没有发生过,我现在一个人同时和四五个女人做那种好事儿都没问题,今个看来是真被你吓到了,以后可别这么吓我了,之前感觉到你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寒意,我差点没尿出来。”

    陆云说这些话的目的,而已是想让杨艳萍自己克制一下,别动不动的就让人感觉到她身上冷冰冰的气息,好像要杀人似的,要不是和最艳萍早就熟悉了,陆云之前还以为这娘们会真要了自己小命,此时说出来,即是当玩笑话,也是想让杨艳萍自己在发怒之前斟酌一番,在她面前的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那么吓的话,贼拉的有可能吓成终生不举。

    杨艳萍一边去拿烟,一边咯咯笑道:“你可拉倒吧,别啥事儿都往我投上怪,你这会儿没用,肯定是你这两天出去搞的女人太多了,身子发虚了才是真的,不过你无意之中学到了茵阳伸缩术,以后更是如虎添翼,只要自己克制一下,别动不动见个女人就想骑到人家身上去,姐姐保证你休息两天之后,比之前更加勇猛,更加招女孩子喜欢。”

    陆云尴尬的笑了笑,嘟囔道:“这个真没有,搞是搞了,但是却没有搞太多,嘿嘿。”

    杨艳萍来到床边,将手中的烟塞到陆云手里,嗔道:“气銫倒是蛮不错的,只是不知道你这家伙到这两天到底搞了多少女人,以至于见了姐姐我都无法像个爷们一样了。”边说边摇头叹息,似乎很是懊恼。

    陆云贼笑一声,坐起身来便将杨艳萍抱在了怀里,坏笑道:“那你咋不说之前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冰冷气息呢,还下床穿上了衣服,如此种种,就算是我能够强横无匹的干你一次,也没有以前那种欢乐的感觉不是。”

    这会儿随着杨艳萍恢复如初,收起了那想要杀人的气息,陆云心底的恐惧渐渐的消散,取而代之的便是想用自己的家伙事儿好好的教训一下杨艳萍,让她知道,爷们始终是爷们,在一段不怎么河蟹的小挿曲过去,照样可以干的她嗷嗷叫着求饶。

    杨艳萍闻言,并没有说什么,之前却是有些太过冲动,但是一想到自古以来便深入到骨子里的仇恨,想控制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忽而,杨艳萍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惊咦了一声,扭头看着陆云道:“怎么,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

    陆云点头笑道:“说了是被你吓的嘛,之前你看着我的那表情,严重让我怀疑你会宰了我,小命都没了,还有心思做那事儿?现在知道都是我的错觉而已,所以马上就准备提枪上马,用咱纯爷们的家伙事儿教训你之前对我的恐吓。”

    陆云说完,不等杨艳萍有任何的反应,直接一个翻身,两人瞬间便滚到了床上,刺啦啦的便是一阵衣服被解除,抛飞的声音在办公室内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