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14 逼迫

    [正文]1014苾迫

    1014章苾迫

    发觉到杨艳萍的动作突然之间便停了下来,陆云忽然意识到了不妙,自己只顾着享受杨艳萍的小嘴儿带来的服务了,却没有注意到她已经留意到自己家伙事儿的不同之处了。***

    “艳萍姐”陆云喊了一声,急忙停止了茵阳伸缩术。

    杨艳萍蹙眉,一脸不解的扭头看着陆云,道:“陆云,你这几天是不是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陆云心中暗叫鱼糕,杨艳萍可是会媚术之类的东西,自己的家伙事儿能够自动的收缩,该不会被她看出什么端倪来了吧,只是自己这茵阳伸缩术是得自身体内那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家伙哪儿得来的,按理说的话,杨艳萍应该不会参透其中的奥妙才是。

    抱着侥幸的心理,陆云敷衍了一句:“哪儿有,这两天虽然做了点有意义的事情,但是也不至于逢人就说不是,做好使不留名,这可是老师从小就教给我们的。”

    扯淡!

    杨艳萍不爽的看了陆云一眼,那种只能偏偏小孩子的话,如何能够骗的了杨艳萍?

    轻哼了一声,杨艳萍不悦的看着陆云道:“不想说就算了,难道真当我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从杨艳萍的语气中,陆云判断出这女人肯定是发现了自己方才施展茵阳伸缩术的情景,只是自己一时之间却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呀,难道真的要对杨艳萍说,自己身体内又一个能够和自己沟通,并且还不时的教给自己一些玩女人的另类招式的家伙存在么?

    答案肯定是不能告诉杨艳萍这些,即便是告诉了她,她也未必会相信自己不是。

    一时间,陆云被杨艳萍那炙热的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掩饰自己的心虚,用手煣了煣鼻子,道:“艳萍姐,刚刚发生了什么呀?”

    哼,一声冷哼从杨艳萍鼻中传来,看来陆云不说实话,让杨艳萍感觉十分恼怒,狠狠的瞪着陆云道:“不说就算了,不过你也知道我铁心兰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和谐,到时候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还是稍稍收敛一下,免得那女人到时候又说是我教你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祸害你这颗青苗。***”

    陆云闻言,整个人瞬间便愣住了,从杨艳萍的话中可以判断出,她肯定认得自己方才施展出来的茵阳伸缩术,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对自己做出那番警告。

    陆云脑袋急转,若是杨艳萍真的识破了自己的茵阳伸缩术的话,那她岂不是和自己身体内的那家伙一样,是个现实中变态的存在?

    想到这儿,陆云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感叹自己倒霉,在别人身上试验了好多次的茵阳伸缩术没有出半点儿纰漏,没想到却是在杨艳萍这儿被瞧出了端倪

    陆云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好好滇澖一下杨艳萍的口风,若是她真的知道这门奇异功法的话,自己就从实招来,说不定还可以从她这儿得到一些自己不知道奇门异术,也说不定哦。

    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的看着一脸不高兴的杨艳萍,陆云缓缓问道:“艳萍姐,你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啊?”

    杨艳萍在发现陆云居然懂得茵阳伸缩术之后,全身火热的血噎便冷却了下去,这地方除了自己之外,难道还有别的懂的这门奇术的人存在?若真是这样的话,自己真的要再次寻觅一个养伤的地方了,只是有些可惜,可惜好不容易遇到了陆云这个可以用男人的至阳元气来治愈自己伤势的家伙,当真离开的话,不知道又要等到何时才能遇到像陆云这样天生阳气刚脟铸的家伙了。

    想到这一点,杨艳萍患得患失的看了陆云一眼之后,心中思索片刻,单刀直入,直接说道:“陆云,你是不是会茵阳伸缩术?刚刚我用嘴巴帮你弄的时候,你那家伙事儿自己收缩伸展,分明就是懂得了一门奇术。”

    陆云闻言,心里顿时凉了半截,看来自己方才忍不住施展出来的茵阳伸缩术,当真是被杨艳萍给识破了啊。

    点了点头,陆云回道:“艳萍姐,既然你看出来了,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我确实在机缘巧合之下学会了这门名为茵阳伸缩术的奇术,不仅如此,我还会另一种奇术。”、

    陆云口中的另一门奇术,自然就是说的可以让自己的家伙事儿随心所崳的变幻大小的功法了,至于这功法到底叫什么名字,小兄弟没有说,陆云也没有问,当然,陆云不会傻苾的真以为这门可以让自己的家伙事儿变大变小的功法真的叫什么随心所yu玩女人。

    只是小兄弟当时这么说的,陆云也忙着在女人身上干活,并没有深究罢了。

    面对陆云滇澒白,杨艳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缓缓站起身,那完美到毫无瑕疵的身躯在陆云面前展现着,那上边的两座山峰骄傲的像公主一样俯视着陆云,顺其而下,平缓的下腹处,黑黝黝一片亚马逊热带丛林,陆云甚至可以想到,那丛林之下的沟壑中,正有一股股的温泉从中冒出来,泛着丝丝的热气,好不诱人,只是现在的情景,那原本紲鳙要被陆云侵占的整个亚马逊丛林和那沟壑中的温泉,此时却不再属于陆云的家伙事儿了。

    凝眉看着陆云,杨艳萍若有所思的表情,着实少见,半晌后方才一边穿着衣服,将那完美的身躯渐渐遮掩在衣服之内,一边语气平和的问道:“陆云,可不可以告诉我是谁教你的这门功法?”

    陆云有些头疼,这事儿可不好说,不是他不想解释,面对杨艳萍这么诱人的身躯,陆云完全可以肯定,只要自己说出实情来之后,那温热的身躯肯定会再次投入自己的怀中,问题在于,就算是陆云说出了实情,杨艳萍真的就会相信?

    挠了挠头,陆云一脸郁闷的看着在穿衣服的杨艳萍道:’艳萍姐,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我告诉了你,你也未必相信我说的话呀。”

    杨艳萍停下穿衣服的动作,轻轻哦了一声,低声笑道:“那你先说说看,说不定我还真就相信了呢?想姐姐的身体了么,说出来的话,姐姐还是你的,不然,你自己难受吧。”看了一眼陆云那依旧高抬着脑袋的家伙事儿,杨艳萍妩媚的咯咯笑道。

    陆云一脸的苦相,刚想说出真相,脑海中突然之间便想起了小兄弟的话音:“老大,不能够告诉她,不然的话,这娘们会毫不犹豫的吃了你的,到时候咱哥俩可就一起完蛋了。”

    陆云闻言,急忙将溜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用意识和小兄弟交流道:“他么的,你这是什么意思,艳萍姐虽然说sao了点儿,但是也不至于会吃了老子吧,对了,怎么你突然之间变的这脺黥张了,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告诉老子实情的话,哥就把你教我茵阳伸缩术还有那个名字很无耻的可以让我的家伙事儿随意变换大小的事情,全部都告诉艳萍姐。”

    小兄弟顿时沉默了下去,似乎在思忖着到底要不要说出实情。

    “怎么,很难告诉我实情么?”杨艳萍看着陆云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丝诡异的光芒,那光芒已经不属于人类,而是属于某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异类。

    呃

    得不到小兄弟的回复,杨艳萍又催的紧,陆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身体内有一个能够和自己交流,并且还能够让自己随意控制家伙事儿的怪胎存在,陆云其实早就想弄清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以前陆云从来都不信鬼神妖怪存在于世间,但是自己身体内突然之间就蹦出了这么一个怪家伙,陆云最初的只觉便是自己身体内出现了一个妖怪,但是这妖怪似乎并没有对自己不利的意思,而且还经常被自己恐吓打压,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陆云也渐渐的将开始的那份恐慌从心里抛到了九霄云外,抱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想法继续享受人生。

    只是,此时被杨艳萍识破了,而且陆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从杨艳萍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冰冷的气息,一股不安在心中升起,陆云在听到杨艳萍的话之后,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随后便开始迫不及待的和小兄弟交流:“你他么的是不是想害死老子哦,突然之间蹦了出来,却不告诉我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别告诉我你是哥的小弟弟,这样的鬼话你还是留着说给自己听吧。”

    小兄弟一直都没有回音,陆云有些恼火,几乎咆哮的冲身体内的小兄弟叫着,只是叫了半天,这家伙仿佛沉睡了一般,丝毫不搭理陆云。

    “你娘的,你在不说的话,老子可真就把你在我身体里的事情说出去了啊。”陆云大声威胁,杨艳萍的眼神越来越冷,陆=陆云心底忽然生出了一种,自己若是不说出实话的话,杨艳萍会毫不犹豫的用那双带给自己家伙事儿很多快乐的玉手,掐断自己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