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八章 演一场大戏

    离开政府机关办公楼,由于陈倩新晋有车一族,所以不需要张进送她回去。

    对陈倩来说虽然方便了不少,可是却减少了跟张进在一起的时间。

    不过她还沉浸在获得座驾的喜悦中,倒是没怎么在意。

    俩人在路口分别后,张进开车返回白石村,一路上他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因为此时,他的心里全都是陈言志要亲自去白石村审查这一件事上。

    他并不是担心审查不过关,而是担心陈言志发现他的秘密。

    什么秘密?当然是他有别的女人这个秘密。

    一直以来张进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很努力的避免这种情况出现。

    要知道整个白石村都知道,刘玉莲是他的女朋友,如果陈言志去村里审查哪个嘴欠说漏嘴了,那到时候可就瞒不住了。

    而一旦被陈言志知道真相,那张进可就要面临他的怒火了。

    虽然张进不担心陈言志会杀了自己,可是有一点他却是相当肯定的。

    那就是,自己和陈倩之间的恋情估计要告吹了。

    陈倩是独生女,从小到大陈言志都很疼她,而宝贝女儿的终生大事那更是重中之重,可想而知,为了女儿的人生幸福,陈言志怎么可能让她嫁给张进呢?

    一想到这,张进顿时头大如斗,心头更是如同一团乱麻。

    在心情烦躁之下,张进一路飚车回到了白石村。

    也幸亏他开的是新路,基本没什么人,这才避免了车祸的发生。

    回到村子后,张进并没有返回诊所,而是径直前往后山的翡翠莲种植基地。

    此时他急需找一个人商量对策,思来想去张进想到了马兰珠。这种涉及到私人感情方面的事情,他一直都习惯找马兰珠商量,而每一次她都能给出不错的建议。

    很快,他便在翡翠莲新的加工厂找到了马兰珠。

    全新的加工厂已经建成了,占地面积一千多平米,全体是钢架结构,里面装设了隔热板、中央空调,内部被切割成大小不一的工作车间,工厂实现流水线一体化作业。

    而马兰珠正在核查翡翠莲榨汁的过滤、存储环节,一边向騲作的员工嘱咐着什么。

    “马厂长!”张进唤了她一声。

    在工作时间以及有外人在场时,为了显得正规,张进都这样叫她。

    “嗯?”马兰珠见到张进,不禁诧异了一下。

    嘱咐了员工几句后,马兰珠风情款款朝张进走了过来。

    “老板,找我有什么事呀?”马兰珠笑道。

    “咳咳!我有事找你,咱们私下谈一下吧!”张进低声说道。

    “嗯?”马兰珠闻言愣了一下。

    片刻之后,在原先的旧加工厂,现在的食堂休息区,张进和马兰珠坐在木椅上,他以最简洁的言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真相曝光的后果讲完。

    随后,张进无奈滇澗道:“现在你说吧!我应该怎么办啊?”

    “啧!这还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啊!”马兰珠咂嘴道。

    “可不是嘛!我本来以为顶多就是派一两个成员过来视察一番,没想到他竟然要亲自来审查,而且还要去我家里坐一下,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张进郁闷道。

    “哼!这能怪谁?要怪就怪你自己!”马兰珠白了他一眼,哼道。

    张进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都这个时候了能别吃醋么!

    马兰珠并没有吃醋,只是想发发小脾气,让张进注意一蟼愒己的感受。

    如果是平时张进肯定能发现她的小意图,好好哄她一番,可是现在他心烦意乱的,根本没有察觉她的意图,还以为马兰珠是真的吃醋,只能无奈的起身。

    “诶!”见张进打算离开,马兰珠急忙叫住他,“我还没说完呢!”

    “我还以为……你不想跟我说话呢!”张进讪笑道。

    马兰珠闻言当即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木头脑袋,难道就不能哄哄人家吗!”

    被这一提醒,张进这才醒悟过来,左右看了一眼见没有别人,这才走到马兰珠的身后,伸手在她圆润的肩头上力道适中的按摩着。

    “亲爱的,妳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办法赶紧说吧!”张进腆着笑脸问道。

    “嗯……”马兰珠享受着男人的按摩,说道:“下一点!下一点!”

    张进苦笑了一声,配合的将手下移,然后问道:“是这里吗?现在可以说了吧!”

    “哼哼!”马兰珠哼笑道:“其实办法不是没有,就是麻烦了一点,你只要让村里的人配合你演一场大戏,让所有人都别提起玉莲不就可以了。”

    张进不禁停下手来,怀疑道:“这……有可能吗?”

    “别人或许没可能,但对于你却是有可能的,只要你跟他们这样说……”

    马兰珠朝他勾了勾手指,凑近他的耳边轻声细语了起来,而张进越听眼神越亮了起来。

    事实上,马兰珠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让全体村民配合一起说谎。

    可是怎么才能够让村民答应集体说谎呢!

    很简单,只要说谎之后能够给他们带来实际的利益,人们便不会拒绝。

    而这个利益链很简单,那就是合作社的成立与否。

    只要向村民们阐明合作社能够带来的利益,以及隐瞒刘玉莲的必要姓,相信所有人都会同意的,更何况不是让村民们主动去说谎,而是不要提起刘玉莲就行。

    两者是有着本质上的差别的,就好像主动和被动一样。

    如果陈言志不问起的话,他们甚至连隐瞒都不算,更谈不上欺骗说谎了。

    张进在思索一番之后,说道:“虽然听起来有点不靠谱,但是也可以试一下,不过这个计划最重要的是获得玉莲的同意。”

    “对玉莲来说只要是你提出的要求,她都不会拒绝的。”马兰珠说道。

    “唉!是呀!可是这样我感觉更亏欠她了。”张进叹道。

    马兰珠白了他一眼,娇哼道:“那我呢!人家又帮了你一回呢!你心里就只有玉莲吗!”

    张进咧嘴嘿笑了两声,放在她肩头的双手下滑,从后面抱住她的娇躯,双手攀上了两座浑、圆饱、满高耸的峰峦,大力的煣了几把,捏成不同的形状。

    “当然还有妳这个美娇娘呀!晚上我再好好答谢你!”张进在她侧脸亲了一记。

    “哼!算你还有良心,去找你的玉莲吧!”马兰珠娇、媚的轻哼道。

    “嘿嘿!我走了,晚上见!”张进嘿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