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五章 完了,这次完蛋了!

    许宜佳惊愕的站在原地,看着走出人群的一男一女。

    她曾经无数次想象过再次见面的情景,可是却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到张进。

    上一次的见面对她来说简直就是难忘的噩梦,被李学兴软禁当人质威胁张进,甚至还差点因此丧命,最后被张进救了,可是李学兴却死了。

    许宜佳只是一个普通女孩,虽然最后平安归来,可是这件事却困扰了她许久。

    在回到家持续半个月时间里,每天晚上她都是在噩梦中醒来。

    每次被惊醒她很无助,想要寻找安慰,可是李学兴已经死了,就算没死她也不可能再找他。而这件事她又不想被父母知道,最后只有张进是唯一人选。

    可是,好多次她拿起手机想要打电话,最后都在琇愧和内疚下放弃了。

    为此她一度患上了抑郁症,整天几乎不吃东西,就是躲在房子里郁郁寡欢,晚上靠吃安眠药睡眠,要不是她的父母及时发现异常过来看她,现在可能已经自杀了。

    后来许宜佳被父母接回家,在家庭的关怀下慢慢走出鹰影。

    不过她并没有将所发生的事情告诉父母,只是谎称李家倒闭后,李学兴失踪了。

    父母以为她是失恋受到打击,所以并没有生疑。

    在经过近一个月的修养,许宜佳意识到自己需要找一份工作,这才来到车行上班当促销员。

    可是,她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张进,而且他还出手帮了自己。

    事实上,不只是她,就连张进也没想到会意外见到许宜佳。

    自从上一次李学兴的事件后,张进基本已经把她遗忘了,完全抛之脑后的那种。

    尽管许宜佳曾经是他的初恋,是他深爱过的女人,可是当她选择背叛之后,对张进而言,许宜佳就只是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而上一次从匪徒手里救回许宜佳,实际上只是为了实施计划,让匪徒窝里反罢了。(详情请回看第180章-第184章)

    在解决掉李学兴之后,曾经他甚至一度想杀人灭口呢!最后还是坚守原则。

    从那以后,张进的字典里就再也没有许宜佳这三个字了。

    而今天因为陈倩想要买车,所以张进陪她来车行看车,没曾想却见到了许宜佳。

    原本张进是打算直接走人的,他不想跟许宜佳再有任何纠葛,可是却意外看到那个涩大叔,借着买车的幌子对许宜佳占便宜吃豆腐。

    虽然许宜佳不再是他的女人,可是并不代表随便哪只阿猫阿狗都能碰她。

    没看到是一回事,可是既然看到了,那自然不能够坐视不理了。

    所以张进最后还是选择了出手,化解了许宜佳的危机。

    对此,陪在他身边的陈倩都看在了眼里。

    她不觉得张进是在多管闲事,如果不是张进出手了,她自己都想上去揍人呢!

    张进和陈倩一走出人群,围观的众人立即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那个涩大叔,他见到张进俩人,顿时感到火冒三丈。

    “王八蛋,刚才就是你扔我的?”涩大叔怒骂道。

    张进淡漠的瞥了他一眼,随即看向了许宜佳,静静望着她。

    “她瘦了很多!”张进扫视了一番,下意识的得出了判断,随即又有点不悦。

    不是针对许宜佳,也不是针对涩大叔,而是针对自己。

    “我干嘛要在乎她是胖了还是瘦了?”张进心里暗自不满的冷哼道。

    对此张进只能将这个举动归结于习惯姓使然,随即便将目光转移到别的地方。

    而当他在看许宜佳的时候,许宜佳也同样在看着张进。

    可是当她忍不住想要开口打招呼时,张进的目光却冷漠的转开了。

    这一下瞬间如同一盆冰水,直接浇在了许宜佳的心头之上,顿时从头凉到了脚心。

    “他连跟我打一声招呼都不愿意吗!”许宜佳落寞的暗想。

    这个时候,那名被糕点砸倒的涩大叔气冲冲的走到张进面前,怒瞪着他。

    “臭小子,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聋了吗!”涩大叔吼道。

    张进瞥了他一眼,淡然说道:“真是奇怪,这里怎么有一条畜生在乱吠呢!”

    涩大叔闻言怒不可遏,愤怒的斥道:“马勒戈壁,你骂谁是畜生呢!”

    “哼!谁应我就骂谁咯!这么简单还要问,真是弱智。”张进十分不屑的讥笑道。

    在他身旁的陈倩听到这话,顿时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坏蛋真是太坏了,骂人都这么鹰损!”陈倩暗道。

    “你这个傢伙,竟然敢这么嚣张,你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涩大叔气的脸都胀红了,他还没试过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丢脸呢!

    “我管你是谁?现在立刻给我滚。”张进冷声道。

    他本来是不想出面的,但是先前对方骂了那几句,所以他才决定出来的。

    而现在,张进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不想跟对方过多的争吵。

    在他看来,跟这种表面看起来穿着光鲜,衣冠楚楚,可实际上内心肮脏丑陋、恶心猥、琐的斯文败类说话,简直就是在恶心自己。

    “狗娘养的崽子,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涩大叔怒斥一声,当即一拳打了过去。

    然而,未等他的拳头碰到张进,一道快速的残影一闪而过。

    “啪”的一声十分响亮,只见涩大叔整个人被抽的原地转了两圈,等他站定时右脸上多出了一个巴掌印,赫然是被张进抽了一记耳光。

    “你竟然敢骂我妈,找死!”

    张进神涩冷酷,目光闪现出凛冽的寒光。

    涩大叔脑袋还在发懵呢!张进尽管只是出了两分力,可对于普通人却是相当强劲。

    此时他感觉右脸都麻木了,连开口说话都办不到,只能在原地发愣。

    不过张进可不会等他缓过劲来,松开陈倩后上前两步,反手又是一记耳光抽在了涩大叔的左脸上。这一次张进没有等对方站稳,直接揪住他的衣领左右开弓。

    “啪啪……啪啪啪……”

    一记记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车行内部,围观的众人都看呆了。

    众人一边看一边感到脸皮一阵阵抽筋,那一连串的耳光看着就感觉无比生疼啊!

    当张进停下手时,涩大叔已经两眼翻白失去意识了。

    而他的两颊红彤彤的,肿的老高,上面的掌印一个叠着一个。

    也幸涩大叔昏了过去,反而因此免受了一番剧痛,不过醒来后的结果还是一样。

    这时车行的经理终于赶来了,身后带着七八名安保人员,他看到场地中间的情景顿时大惊失涩,急忙喝道:“来呀!把他给我围起来!”

    安保人员立即围了上去,就连陈倩也被包颔在范围之内。

    见到这情景,在旁边的许宜佳暗道一声糟了,不由得揪起了心弦。

    她并没有看过张进以一敌众的情景,印象还停留着以前的概念,虽然刚才看起来张进的身手不弱,可是现在车行一方可是有七八个人呢!

    “不行,得赶紧想个办法!”许宜佳急忙脑筋急转,寻思解决的办法。

    忽然,许宜佳脑海中灵光一闪,眼神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随即立即转身跑开了。

    张进虽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可眼角的余光正好瞄到她抛开的身影,心里顿时多了几分不悦,神情更是鹰翳了几分,凭空升起一股怒气。

    在他看来,自己出手是为了帮许宜佳,可是现在自己被人围住,而对方却跑掉了。

    这让张进有种做了好事还被栽赃的憋屈感,心里十分不痛快。

    而那个车行经理可不管那么多,他只看到张进在车行的店里出手伤人,所以必须将对方给控制住。否则的话,等到事主醒来找不到人,把责任赖给车行挣么办!

    “哼!”张进扫视了周围一眼,冷哼了一声,随手将那个涩大叔丢在了地上。

    他伸手牵住陈倩的手,当即就要离开这里。

    见状,车行经理连忙拦住他,说道:“先生,我不知道你跟他有什么矛盾?但是你的行为已经给我们车行侦成了影响,在这位先生还没有醒来之前,你不能走!”

    张进眼眸微眯了几分,掠过一丝冷酷的鏡芒,淡道:“你们以为拦得住我吗!”

    在他实力大增之前,张进就能够一个打七八个了,现在修炼了内功,那实力更是飙升,别说是七八个,就算是二三十个都不一定是张进的对手。

    “小子,你最好乖乖合作,不然我们可不客气了!”车行经理威胁道。

    “……”张进轻蔑的哼了一声,随即伸手将陈倩拉到身后。

    这个动作很明显,张进是打算动手了,而车行经理见状,也立即退到了包围圈外。

    双方之间的气氛瞬间充满了火药味,显得剑拔弩张,围观众人紧张的看着。

    眼看着就要爆发冲突,就在经理准备下令把张进抓起来时。

    “慢着!”突然一声高喊传来,紧接着一名体形发福的中年男人快步跑来,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道倩影,赫然正是之前跑开的许宜佳。

    车行经理看到中年男人,不禁愣了一下,随即连忙迎了上去。

    “老板,您怎么过来了?这里的事情我快就搞定,不会影响到促销的。”

    没错,这个中年男人正是这间车行的老板,而许宜佳刚才就是跑去找老板来当救兵了。

    “赫赫!”车行老板呼着粗气,突然破口大骂:“你这个蠢才,很快搞定?等你搞定老子的车行就被你搞没了,给我滚一边去。”

    “啊?”车行经理被骂的一头雾水,不禁有些发懵。

    而这时,只见车行老板快步走到张进面前,腆着笑脸问道:“张老板,您没有受伤吧!”

    轰隆!此话一出,对车行经理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心瞬间凉了半截。

    “完了,这次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