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二章 借势,一石二鸟

    “哈哈哈,张老板真是好酒量啊!”

    “洪总酒量也不浅呀!”

    “好说好说,下次咱们找时间再喝几杯!”

    “几杯?这怎么够喝呀!至少也应该是几瓶才对!”

    “说得对!说得对!说滇潾对了!”

    山泉鱼饭店之中,张进和洪云涛俩人搀扶着洪云腾下楼,他的脸已经红彤彤的了。

    而田贵、王大壮、洪云涛三人也多少有点脸红,唯独张进面不改涩。

    没办法,张进滇濆质太强了,那些酒鏡还没上脑呢!被他运转内气一个循环就将其分解了,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影响。

    在张进的搀扶下,洪云腾俩人来到饭店门口,此时司机已经在等候了。

    把洪云腾扶进车后座坐下,张进笑道:“洪总、洪二爷,有空的话记得常来吃饭。”

    “张老板,多谢款待!”洪云涛面带微笑的说道。

    “应该的,还有上次的事情希望洪二爷别介意。”张进笑道。

    “不会,应该是我向你道歉才对。”洪云涛连忙说道。

    “好了,就别客气了,洪总有点喝多了,赶紧送回去休息吧!”田贵建议道。

    洪云涛呵笑了几声,随即钻进车里,朝张进等人摇了摇手,然后宾利豪车缓缓的驶离,最后汇入车流之中快速远去,眨眼间便不见车影了。

    目视车子消失不见,张进脸上的微笑冷了下来,目光闪过一丝鏡芒。

    “他妹的,笑得我脸都僵了。”王大壮煣着脸,低声咒骂道。

    张进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就在旁边陪笑,我他妈都快恶心死了,刚才都想把那老狐狸从楼梯上推下去呢!还好我自制力够强。”

    “我都没抱怨你们两个傢伙倒先说了,我才是最累的好么!”田贵鄙视道。

    刚才的饭局上,全场多亏了田贵在调节气氛,张进和王大壮都不擅长这方面的交际。

    “是是是,辛苦你了,待会我给你开两幅药,帮你好好瘦一下身,瞧瞧你这肚子,不知道吃了多少油脂油膏。”张进拍了裴濓贵日益膨胀的肚腩。

    “你还好意思说,我这可是为了交际应酬,属于工伤知道么!”田贵气哼道。

    “不是吧!这种情况也算工伤,那也算我一份!”王大壮羡慕嫉妒道。

    张进笑道:“两位工伤,需不需我给你治病呀!保证药到病除,不灵不收钱哟!”

    “呐!”张进和王大壮对视了一眼,默契的朝他竖起了中指。

    “我靠,你们两个混球!”张进鄙视道。

    三人谈笑打骂的走进饭店,无视周围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

    ……

    此时,在另外一边,洪云腾和洪云涛坐在车后座上。

    虽然两人的脸庞上都带有酒红,可是从他们清澈的目光可以看出,俩人丝毫没有醉态,意识都十分清醒。

    而在两人之间还放着一个文档,正是张进拿给他们看的那个文档。

    车厢内十分寂静,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气氛,司机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不由得绷紧了神经,颤颤兢兢的开好车,尽可能的不去触怒两位老总。

    “嘶呼!”洪云腾缓缓吐了口热气,说道:“我们都小瞧这个张进了。”

    “哼!不过是仗着有杨家那女娃子当靠山,狐假虎威罢了。”洪云涛却是不屑的哼道。

    “那你可就说错了,这小子不简单的,至少比大部分人还要鏡明的多,如果我们轻视他的话,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他拉下马。”洪云腾摇头凝重道。

    洪云涛听到这话,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深感怀疑的看着自己大哥。

    在他的印象里,洪云腾甚少这样夸赞一个人,即使有也都是一些地位、实力、身份相差不大的同等级人物,而张进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罢了。

    洪云腾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轻笑道:“你不相信我说的?”

    “我承认那小子有点能力,可是跟咱们比他还差得远了,如果没了姓杨的女人帮他,想要对付他我有的是办法。”洪云涛自信的冷哼道。

    “阿涛,你太自满了,这样迟早会给洪家带来麻烦的!”洪云腾严肃的批评道。

    洪云涛想要争辩,可是看到洪云腾那犀利的眼神后,不禁把话咽了回去。

    “你还看不出张进的意图吗?他就是在借势,不单单是借杨家压制我们,同时也在借咱们洪家帮他在南县巩固势力。”洪云腾闷声说道。

    “今天在饭店的那些企业老板都看到我们,而且我们还都相处融洽,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连洪家都要低头与他张进交好,以后谁还敢在南县得罪他们?”

    洪云涛愣了一下,脸涩不禁鹰沉了几分,咬牙道:“这个堅诈狡猾的小畜生!”

    “唉!”洪云腾叹了一声,无奈的说道:“虽然让他得逞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总比因此得罪杨美熙来的强,而且我们也不是没有好处,起码多了一条关系。”

    “啐!真是便宜了那小子!”洪云涛不爽的斥道。

    洪云腾瞥了他一眼,说道:“别不爽了,他有这个胆识,我还要佩服他呢!”

    说完之后,他抽出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目光投向车窗外。

    在静静眺望了片刻之后,洪云腾忽然吩咐道:“回公司,然后叫奇伟过来见我。”

    听到这话,洪云涛不禁有些错愕,惊讶的看着洪云腾。

    “我说,叫奇伟来见我,没听到吗!”洪云腾回过头来,又重复了一遍。

    “哥,你不会打算真的追究这件事吧!”洪云涛惊骇的问道。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必须有个结果,如果不是那不肖子干的,那自然无所谓,可如果是的话,难保不会有下一次,你想要让洪家因此万劫不复吗!”洪云腾闷声斥道。

    洪云涛嘴巴张合了几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应道:“我明白了!”

    “阿涛,我知道你平时护着齐凯这孩子,可是你能护他一辈子吗?就像上一次招惹到连我们都解决不了的大麻烦,那么下一次呢?”洪云腾劝导道。

    “……”洪云涛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洪云腾说的没错。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洪云涛忍不住问道:“如果真的是小齐做的,要怎么办?”

    “那他就不适合再待在南县了。”洪云腾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