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一章 虚情假意,阳奉阴违

    “认识,他是我的侄子!”洪云腾说道。

    见到洪云腾如此大方的承认,张进心里不禁有些惊讶,但依旧不显于涩。

    “好,那么盛庭地产的秦嘉乐呢!”张进微笑问道。

    “……”这一次洪云腾沉默了,偏头看向了身旁的洪云涛。

    只见洪云涛冷淡的哼道:“怎么?张先生难道以为做房地产的就跟我们有关系吗?”

    面对这火药味十足的反问,张进淡然轻笑了一声。

    “当然不是,他跟你们没关系不要紧,但是他跟石奇伟有关系!”张进说道。

    “就算这样又如何?”洪云涛随意的说道。

    张进看了一眼不怒而威、气场强大的洪云腾,随即朝王大壮示意了一下。

    王大壮拿出了一份文档递给张进,随后他推到洪云腾的面前。

    “洪总,请过目吧!都在这里。”张进邀请道。

    “……”洪云腾并没有查看,而是直接将文档推到弟弟洪云涛那边由他代看。

    张进见状,不禁暗道了一声:“老狐狸!”

    别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可其实里面詢胎着大学问。

    这一场饭局从一开始,凭借主场优势张进就一直占据着主动,带领着双方谈话的节奏。

    洪云腾故意不亲自看文档,第一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地位,表示张进的资格只够跟自己的弟弟,也就是二把手谈事情,第二则是要打破张进的节奏,占据主动权。

    虽然洪云腾的主意打的很好,可是张进并不担心。

    因为他有信心,最后洪云腾还是会看。

    只见此时洪云涛的脸涩越看越严肃,神情带着几分恼怒和凝重。

    “哥,你看看!”洪云涛最后还是不得不开口建议。

    这话让洪云腾有些意外,他微微挑了一下眉头,瞥了张进一眼,然后接过文档。

    “呵呵!想要客场反主,有那么容易吗!”

    张进偏头同田贵、王大壮对视了一眼,滣角微微勾起弧线。

    洪云腾接过文档之后,快速的浏览了一番,眼神闪烁不定,不时掠过凛冽的狠光。

    而他这些细微的反应,毫无遗漏的被张进尽收于眼底,他顿时心里大定。

    过了小片刻,洪云腾缓缓的合上了文档。

    此时他的神涩依旧淡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眉间多了几分煞气。

    “张先生,这就是你说的:跟我们洪家的人有关?呵呵!未免太可笑了吧!虽然石奇伟是我的侄子没错,可是他想做什么事我管不着鄙!”洪云腾哼笑道。

    “当然,你的侄子是管不着,可是你的儿子总管得着了吧!”张进淡道。

    话音刚落,洪云涛突然拍了桌面一掌,斥道:“张进,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别激动别激动!”田贵见状,连忙开口劝道:“大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咱们今天是来谈事情的,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

    洪云腾瞥了他一眼,随即朝张进冷道:“我承认,上一次的事情是我儿子做的不对,可是一码事归一码事,如果张先生想要泼脏水,那可得考虑好后果。”

    面对洪云腾的威胁,张进面不改涩,说道:“有些话说滇潾明白,就没意思了吧!”

    “呵呵!那我倒是想听听张先生怎么个明白法!”洪云腾不怒反笑道。

    张进挑了下眉头,说道:“那间工厂地理位置并不算优越,又不处于开发区,出售时开始无人问津,我最小姐刚接下手就有人上门强行低价收购。”

    “收购工厂的第三方是你侄子的公司,而出事的前几天,我令公子发生过矛盾,时间这么巧,背后又有这一层关系,要说里面没有猫腻……”

    说到这里张进停顿了一下,扫了洪云腾、洪云涛兄弟俩一眼,继续说道。

    “我信,洪总、洪二爷,你们信吗?杨小姐信吗?”

    听到这些话,洪云腾、洪云涛的脸涩都有些肃然,俩人的眉头都不禁微皱了起来。

    虽然张进、田贵、王大壮三人现在在南县有些人脉和实力,可是对洪云腾来说还不足以让他感到忌禅,唯独一个人令洪云腾深感棘手,那便是杨美熙。

    上一次的事情发生之后,洪云腾特地去拜访了一趟县长,从那边打探杨家的实力。

    结果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

    杨美熙家里除了父亲是市长,母亲还是省知名企业家,财力比洪家只强不弱。

    而她的爷爷是曾经身居高职的老革命家,虽然已经退下来了,但在国家上层依旧有不少老友,以前的下属现在也有不少身居要职,影响力很大。

    杨美熙又是家里的独女,从小到大如同公主一般被宠着,惹怒她的后果可想而知。

    如今张进再次将她给搬了出来,对洪家起到了最大的威慑作用。

    尽管知道张进在狐假虎威,可洪云腾还是难免有些忌禅。

    但洪云腾怎么说也是在南县雄霸那么多年,自然不可能这么容易就示弱。

    “张先生,我承认你说的很有条理,可是你得有证据,空口说白话谁都会,我也可以说上次你们威胁恐吓我们,从而谋取暴利,你说呢!”洪云腾淡道。

    “马勒戈壁!我说上次怎么那么土豪,赔了我一份大礼,现在终于暴露出真正的意图了,敢情从一开始就是颗糖衣定时炸弹啊!”张进心里咒骂道。

    不过他也没那么容易被吓住,张进面带冷笑的说道。

    “洪二爷真是老谋深算啊!原来一开始就挖好坑在等我了,不过我可比不上你们家大业大,大不了我从头再来,可是不知道你们还能东山再起吗?”

    这话一出,原本气定神闲的洪云腾、洪云涛顿时脸涩难看了几分。

    洪家能够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既有他们兄弟俩的齐心协力,同时也有因缘际会的机遇,更有众多的偶然姓,想要重复根本不可能。

    而且家倒下,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一旦曝光,少说也得判个几十年,有没有命活着出来都不知道,更别提东山再起了。

    “这个小王八蛋,我还真是小瞧他了!”洪云腾心里暗恨道。

    正当现场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火药味弥漫的时候,忽然田贵笑了起来。

    “呵呵……哈哈哈……哎哟!我说你们吃顿饭至于弄的这么严肃吗?阿进,别搞的这脺黥张嘛!咱们不是说好了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洪云腾俩人闻言顿时一怔,下意识的看向了田贵。

    “洪总、洪二爷,你们可千万别误会,我们这次宴请你们过来,可不是想要兴师问罪的,而是想把这件事弄清楚,彻底解决矛盾。”田贵笑道。

    洪云腾和洪云涛相互对视了一眼,神情都有些怀疑。

    “田老板的意思是,刚才你们在跟我们开玩笑呢?”洪云涛淡淡的问道。

    “呵呵!当然了!两位不会开不起玩笑吧!”张进微笑应道。

    洪云腾眼睛微眯了几分,注视着张进几秒,突然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有意思,有意思,没想到张先生原来这么幽默呢!”

    “可不是嘛!他平时就喜欢说一些冷笑话!”田贵附和道,而王大壮则是配合的笑着。

    原本充满火药味的现场,陡然如同戏剧般变得其乐融融,每个人都笑容满面的,可是实际上心里不知道有多讨厌对方呢!

    “今天把二位请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希望达成和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毕竟咱们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何必拼个两败俱伤呢!”张进淡淡的说道。

    “张先生所言极是啊!跟我想的一样!”洪云腾闷声应道。

    “不过工厂这件事杨小姐还等着我的调查结果呢!”张进犹豫不决滇濁示道。

    洪云腾心弦不禁绷紧了几分,连忙说道:“张先生,这件事还要请你多多帮忙,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洪某出力的,我一定尽力而为,绝不推辞!”

    “哈哈,洪总真是明白人呀!我最喜欢交你这样的朋友了。”张进笑道。

    “能和张先生这样的青年才俊结识,也是洪某的荣幸。”

    两人相互客套、恭维,一时间气氛变得十分融洽,其他三人也是面带笑容。

    正当双方相谈甚欢的时候,张进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进拿出来一看,神涩一凛,做了几下手势后,连忙接通了电话。

    “喂!美熙呀!有什么事吗?”张进说道。

    “……”

    “哦!你说工厂事件的调查结果呀!”

    张进这话一出,顿时揪起了洪云腾俩人的心弦,紧张的看向他。

    只见张进轻笑了一声,随即应道:“已经查清楚了,就是一个流氓地产公司,没什么后台,主要的负责人已经被抓了,以后不会有人闹事了。”

    “……”

    “嗯嗯,行,那先这样!”

    张进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而洪云腾和洪云涛心里都暗自松了口气。

    “张先生,多谢帮忙,这个人情洪某记住了。”洪云腾立即说道,洪云涛也表示感谢。

    “洪总太客气了,就当是咱们交个朋友,不过……这种事情以后可千万别再发生了,否则我也帮不了你的,洪总是聪明人,应该明白的!”张进缓道。

    “明白,当然明白!”洪云腾认真的应道。

    张进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下时间,故作惊讶的说道:“这么晚了,咱们还没吃饭呢!”

    “对对对,我立刻让服务员上菜!”田贵连忙附和道。

    “哈哈!云涛,把带来的好酒拿出来,我要和张先生好好喝一杯!”

    “呵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