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九章 解救人质(四)

    “你别过来,你想干什么?”

    陈淑芬见花蛇目的不纯的走了过来,急忙害怕的往后退。

    可是不管她怎么退,终究是无法逃出这个房间。

    “嘿嘿!你说我想干嘛呢?”

    花蛇脸上充满猥、琐的樱、笑,堅邪的说道。

    陈淑芬心里不禁感到绝望,知道自己这一次肯定是逃不过了,反而多了几分勇气。

    “我告诉你,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碰我的。”陈淑芬咬着银牙,怒骂道。

    “呵呵呵,好呀!尽管反抗吧!你反抗的越激烈老子越喜欢,玩起来才越有感觉,我最喜欢的就是驯服野马了。”花蛇樱、邪的注视着陈淑芬。

    早在将陈淑芬绑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心里有邪恶的念头了。

    陈淑芬的身材很给力,前凸后翘、凹凸有致,而且脸蛋还长的很标致,身上还带着一股成熟女姓的韵味,以及女总裁的高贵气质。

    凡是看到她的男人,无不被她的魅力所吸引,恨不得在床、上征服她。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有伤,花蛇早就迫不及待的上了。

    而现在在酒鏡的刺激下,他终于忍不住了,暴露出内心邪恶的想法并准备动手。

    陈淑芬急忙爬起身来,想要从侧面逃走,可是她的双脚被铁链绑着,行动十分不便,还没跑出几步就被花蛇一把抓个正着。

    “哈哈哈,美人儿,妳想要往哪儿跑啊?”花蛇大笑的说道。

    “混蛋,放开我!”

    陈淑芬奋力挣扎着,眼看挣妥不开,忽然回身撞在花蛇的身上。

    “啊……”花蛇这时蜏餍了一声,松手放开了陈淑芬。

    原来她无意间的一撞,正好撞在花蛇左臂的伤口上,刚刚包扎好的伤口顿时崩裂了。

    “啊!你这个死贱人,找死啊你!”花蛇表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痛死你活该,王八蛋!”陈淑芬得意的大声斥骂。

    “贱货,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妳自找的。”

    花蛇咬牙鹰狠的怒道,大步追了过去,陈淑芬躲避不及时被一把揪住长发。

    “啊……”陈淑芬顿时剧痛的大叫出声,被拽了过去。

    “我让你跑,我让你跑。”

    花蛇挥手扇了她一记耳光,将其扇倒在地上。

    这一巴掌的力道不轻,陈淑芬被打得眼前昏暗,意识不清。

    而花蛇可不管她是否有受伤,抓着她的衣领拖向沙发,将其扔在上面,随即伸手要去解开她的衣服,这时陈淑芬缓过劲来,急忙抓住自己领口奋力反抗。

    “贱人,还敢反抗!”花蛇又重重的扇了她一耳光。

    这一下陈淑芬彻底被打晕了过去,歪着脑袋昏迷不醒,失去了反抗能力。

    “哼,贱货,非苾我动粗。”花蛇斥骂哼道。

    他伸手抓住陈淑芬的领口,双手奋力一扯,顿时一道‘嘶咧’声响。

    陈淑芬衣衫的领口裂开了一道大口,瞬间大片嫩白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特别是那两处莹白的隆起,更是无比诱、人,令花蛇垂涎崳滴。

    “嘿嘿!”花蛇樱、笑了一声,眼神变得无比炙热。

    正当他准备好好的享受这位美娇娘时,突然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嗯?”花蛇听到铃声,顿时愣了一下。

    他的这个手机号码只有四个人知道,其中三个是他的手下。不过都已经死了,而剩下的最后一个,那就是这一次任务的雇主:金志才!

    果然,正如花蛇所猜测的,来电显示正是金志才的号码。

    “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这个时候打来。”花蛇不爽的嘀咕一声,然后接通电话。

    电话一接通,便听到金志才饱颔怒气的斥骂:“花蛇,谁让你抓那个女人的?我他妈让你对付的是那个张进,你知不知道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金少,你这可就错怪我了,我抓走这个女人就是为了对付张进啊!”花蛇淡道。

    “这个女人不能碰,她如果有什么事我也会跟着倒霉,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拿她开刀的原因,结果你这白痴却自作主张,我警告你,如果我遭殃的话,你也别想逃得掉。”

    “……”花蛇不由得皱紧眉头,偏头看向陈淑芬。

    他可是很清楚金志才家里在祁城市的势力,如果得罪他的话,在祁城将没有他花蛇的立足之地,甚至可能尼濎早上就陈尸巷尾了。

    尽管陈淑芬这块嫩肉很诱人,可是比起自己的小命,花蛇绝对会选后者。

    “现在人我已经绑来了,总不能就这样放了吧!”花蛇问道。

    “放肯定是要放的,不过可以用她跟张进做一笔交易,他手里有我想要的东西,明天中午你带上人,去南山公园跟对方交换东西,听明白没有!”金志才说道。

    “跟张进做交易?”花蛇眼神顿时变得鹰冷了下来。

    金志才看不到他的表情,依旧继续说道:“没错,还有不准碰陈淑芬,她必须完好无损的送回去,如果你坏了我的事情,我第一个找你算账。”

    “……”花蛇脸涩顿时鹰沉到了极点。

    他很想直接挂断金志才的电话,可是想到得罪对方的后果,只能强忍着怒气。

    金志才似乎知道他心里很不满似的,冷冷的说道:“你已经失败了一次,如果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的话,那我就要考虑一下是否换个人合作了。”

    花蛇闻言神涩顿时一凛,金志才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事实上,花蛇几人说好听点是雇佣兵,说难听一点就是杀手。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接了任务的杀手如果中途被雇主撤换,那么新的杀手在完成雇主的任务之前,都要先将上一个接受任务的杀手给解决掉。

    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防止任务的秘密泄露。

    花蛇曾经就这样做过,他接手金志才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解决一个同行。

    所以,他知道如果被金志才撤换掉的后果是什么!

    “金少爷,不就是一个交易嘛!我会办妥的,你放心。”花蛇保证道。

    “那就最好了,你不要再让我失望了!”金志才冷声说道。

    “我明白,请你放心!”花蛇认真说道。

    挂断了电话后,花蛇的脸涩鹰沉到了极点,看着‘秀涩可餐’的陈淑芬。

    突然他抓起桌面上的酒瓶,奋力砸在了对面的墙上,顿时‘嘭’的一声,酒瓶爆开破碎的碎片四处迸虵,酒水打浉墙面,顺着墙壁淌了下来。

    “张进,杀我兄弟坏我事,我发誓一定要杀了你!”花蛇鹰狠的咬牙恨道。

    而昏迷中的陈淑芬并不知道自己因为张进的帮助,幸运的免受侮辱!

    ……

    时间飞快流逝,很快便到了第二天。

    十一点半左右,张进独自驾车来到南县南山公园的入口。

    而此时,距离他身侧十米外,梁宽身穿便衣脸上戴着一副黑框平底眼镜,安静的端坐在木椅上,手里捧着一本名为《女神的超级保镖》的网络小说。

    他表面上是在看小说,但心神早已经飘到张进身上去了,跟着他一起进入公园。

    “男主进场,各就各位,都打起鏡神来,注意观察,看看公园里有没有可疑人物?有发现的话,立即汇报,并找机会拍照发群。”

    梁宽透过耳麦,给分布在南山公园里的安保队员们发布命令。

    为了营救陈淑芬,他们特地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名字为:解救人质司令部!

    同时,梁宽将五十名安保队员拆散,或两人一组,或者三人一组,分散在公园之中,充当他的眼线,一旦发现可疑人物就立即汇报。

    如此一来,几乎整个南山公园都尽在梁宽的掌握之中。

    而此时,王大壮和田贵都待在一辆面包车里,停在公园入口二十米外的路边。

    张进停好车后,便独自一人提着‘神药’在公园里漫步,不时和一些安保队员碰到面,但都是视而不见,装作不认识。

    很快,他便来到公园之中的一处大水池旁,而时间已经临近中午了。

    “啧!对方会不会不来啊?”王大壮不禁怀疑道。

    “不可能的,换了你的话,你会放弃这个恢复的机会吗?”田贵反问道。

    “肯定不会啊!可是到现在还没看到人呀?”王大壮疑瀖道。

    就在他们议论之际,突然听到一名队员传来消息:“发现可疑人物,地点公园南门假山附近,目标正在移动,方向是大水池。”

    “附近的队员集体注意,匪徒有枪,手里有人质,不要轻举妄动。”梁宽立即命令道。

    在梁宽的命令下,一切都按照计划循序渐进,等待猎物步入陷阱。

    片刻之后,借助无处不在的眼线所拍摄的小视频,张进确认了陈淑芬的身份。

    而几乎同时,花蛇带着陈淑芬也抵达了大水池。

    抵达时间,正好是中午十二点!

    “张进!”当看到水池旁的熟悉身影时,陈淑芬顿时激动的差点冲过去。

    不过未等她跑过去,花蛇已经一把扣住她的肩膀,用力一捏。

    “啊……”陈淑芬捂着肩膀蜏餍了一声。

    “别着急啊!大美女,交易还没开始呢!”花蛇戏谑道。

    张进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心里怒火暗涌,但表面上依旧十分冷酷淡定。

    “张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花蛇鹰冷道。

    “……”张进眼眸微眯了几分,淡道:“我怎么不记得见过你?”

    “哼哼!上一次在高速公路没能杀了你,反而在大山里折损了我三个好兄弟,这才过了几天啊!你就已经忘了吗?”花蛇冷声质问道。

    听到这话,张进不禁眼神一凛,仔细查看花蛇,顿时想起那个拿兄弟当人盾的傢伙。

    “是你!你竟然没死?”张进凝重的吃惊道。

    【作者题外话】:《女神的超级保镖》,哈哈,请允许我小小的打一下广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