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八章 解救人质(三)

    “你想做回男人吗?”

    当这一条短信发送到金志才的手机之后,不到三分钟就得到回复了。

    “你什么意思?”金志才短信回复道。

    张进直接将视频上传到网络云盘,然后发翜饔给他。

    翜饔发过去后,过了不到五分钟,马宏明的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的赫然正是金志才的手机号码。

    而对于这个结果,张进和王大壮三人都相视一笑。

    这早就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了,那段视频直接戳中了金志才的死袕。

    试问一个被废了‘武功’的男人,突然得知有恢复功力的神药,岂有不动心的道理!

    面子和做回男人,两者之间很明显金志才选择了后者。

    张进接通了电话,淡然的开口问道:“看完了么!对药效还满意吧!”

    “你怎么会有这种药的?”金志才问道。

    尽管他极力控制,可是声音中依旧难掩兴奋的颤抖。

    “这你就不用管了,总之你的问题我能治好,现在看你的选择了。”张进淡道。

    “……”电话沉默了片刻,最后金志才鹰冷的问道:“你想要怎么样?”

    张进嘴角勾起一抹弧线,冷声道:“我们做个交易,一手交药一手交人,你必须保证陈淑芬完好无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否则这个交易就作废。”

    “你敢威胁我!”金志才咬牙切齿的狠道。

    “哼哼!是又怎么样!你派人来杀我,难道我还要跟你谈天说地吗!”

    “……”金志才顿时沉默了下来。

    这一次的沉默十分短暂,只有不到十秒钟。

    “好,交易!”金志才同意了。

    张进微微挑了一下眉脚,他早就猜到答案了,一点都不意外。

    “明天中午,在南县的南山公园进行交易,记住了,我要陈淑芬完好无损、不受任何伤害的回来,如果你敢伤害她,我会让你后悔的。”张进提醒道。

    “哼!”金志才冷哼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王大壮、田贵、梁宽三人立即围了过来。

    “怎么样?对方同意了吗?”梁宽问道。

    “废话,肯定同意了,除非那王八蛋不想当男人了。”王大壮十分肯定的说道。

    “哼哼!”张进哼笑了两声,点头应道:“没错,他同意了!”

    在看到实验效果之后,他就知道金志才肯定抵挡不了做回男人的诱、瀖,所以并不担心对方不答应,唯一担心的是陈淑芬遭到什么侮辱或者伤害。

    所以刚才在通话中,他两次提醒要求陈淑芬完好无损、不受伤害这个条件。

    “那下一步准备怎么做?”田贵开口问道。

    “下一步,贵哥,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张进问道。

    “在这呢!”田贵应了一声,然后从兜里拿出一只造型可爱的儿童手表。

    这款手表正是如今电视上经常广告的儿童卫士手表,具有监听、定位、跟踪各种功能。只不过张进让田贵买来,可不是为了送给孩子的。

    “我懂了,你打算把这手表跟这些药放在一起,通过手表的定位跟踪,追查金志才的所在位置,或者是匪徒的藏匿地点。”

    梁宽思绪敏捷,立即明白张进的打算。

    “没错,事不过三,这一次我要彻底解决这个隐患。”张进目光冷冽的狠道。

    “一定要逮到那个狗杂碎,否则还不知道会在暗地里怎么算计我们呢!”王大壮也赞同张进的想法,不彻底解决金志才,以后肯定还会出事。

    “那明天你打算让谁去进行交易?”梁宽问道。

    “呵,当然是我自己去了。”张进说道。

    这话一出王大壮和田贵立即阻止道:“不行!太危险了,你不能冒险啊!”

    “这一趟必须我去,陈淑芬之所以会招惹到金志才,就是当初为了帮我,现在她身陷险境,由我来救她出来,这是再合适不过了。”

    “而且……我不出面难道让你们去吗?你们觉得我会同意?”

    听到张进这话,王大壮和田贵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他们知道张进肯定也不会同意的,到时候说不定会直接下药把自己给迷晕。

    “我赞同由张总去,他的身手我见识过,真要是有什么突发情况?他生存的机率也会高很多,反而是你们,一旦出了事估计死定了。”梁宽说道。

    “你这傢伙……”王大壮不禁怒视梁宽,斥道:“你不是保镖吗?竟然让你雇主去冒险,那还要你这个保镖来干什么?”

    “大壮!”张进唤了一声,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而梁宽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淡道:“我当然也会履行保镖的职责,到时候我率领那些安保队员,埋伏在交易地点周边,保护张总的安全。”

    听到这话,王大壮和田贵顿时无法反驳了。

    如果不是顾及金志才在公安局里可能有眼线,让警察来埋伏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没办法,为了以防万一,张进只能铤而走险自己解决了。

    “放心吧!我还没活够呢!不会有事的!”

    王大壮和田贵见他心意已决,只能无奈滇澗了一声。

    “唉……”

    ……

    与此同时,在南县的废弃塑料回收厂。

    一盏由蓄电池提供电力的白炽灯垂吊在客厅墙壁上,给昏暗的房间提供照明。

    此时花蛇正坐在破旧的沙发,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置着一些止痛消炎的药物,而在地上则是丢弃着一些染血的纱布、棉花等等。

    除了这些,在花蛇的手里还抓着一瓶伏特加,正在大口灌着。

    至于陈淑芬此时却是待在客厅,缩在一旁的角落。

    刚才在花蛇的命令下,她帮忙给对方换药,从而换来了一个不算美味的盒饭。

    不过在现如今这样的情况下,能够有盒饭吃已经算待遇不错了。

    “赫赫……”花蛇呼着粗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淑芬。

    面对他的注视下,陈淑芬紧张的绷紧心弦,忐忑不安的缩着身子。

    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花蛇眼神中的不怀好意,那赤果果的崳、望实在太明显了。

    “砰!”突然,花蛇猛地将手中的伏特加放在桌面上。

    这一声砰响顿时吓了陈淑芬一跳,俏脸苍白了几分,惊恐的看向花蛇。

    “赫赫……”花蛇面涩酡红,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你别过来,你想干什么?”

    【作者题外话】:感冒了,好痛苦,鼻塞头重鏡神无法集中,吃了药又昏昏崳睡,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