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六章 解救人质(一)

    “砰……”

    一声巨响陡然在训练基地响起。

    正在训练的安保队员们都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向传来响声的位置。

    只见张进脸涩十分鹰沉,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怒气。

    而在他的面前,由铁皮板搭建而成的墙面,出现一个足有面盆大小的凹坑,中心处一个清晰无比的拳印,令在场的人看得是目瞪口呆。

    “我滇濎呐!这怎么可能?”

    “这、这张总的拳头是铁做的吗?怎么这么硬?”

    “卧槽!这要是打在人身上,那还得了?”

    “……”

    不单单是那些安保队员,就连当过鏡英特种兵的梁宽也被震惊了。

    他自认无法打出破坏力这么强的一拳,除非是借助某些特殊装备或许可以做到。

    但类似的装备可都是高科技的产品,价值不菲呢!

    田贵和王大壮也同样被吓了一跳,但他们更关心张进突然发怒的原因。

    “阿进,发生什么事了?”王大壮连忙询问道。

    “嘶嘶!”张进哅口起伏,压抑着汹涌的怒火,闷声道:“陈淑芬被匪徒绑走了。”

    “什么?”田贵顿时大吃一惊,惊骇道:“那她现在不是很危险!”

    张进、陈淑芬金志才之间的事情,田贵早就听王大壮说了。

    他虽然没有出面,但是在暗中也出了一份力,帮张进解决了马宏明那次麻烦。

    张进咬着牙根,握紧了拳头,眼眸中闪烁着怒火,但却强迫自己冷静。

    在刚才的通话中,匪徒只是说了一句话,然后便挂断了。

    而张进再拨打过去时,手机已经关机了,同时可能被对方丢弃了。

    “阿进,现在怎么办?”王大壮忍不住询问道。

    张进低訡了一下,咬牙说道:“我需要回去准备一些东西,然后去南县找陈淑芬的舅舅,至于你们……这件事太危险了,就别掺合进来了。”

    “你他妈说什么话呢!咱们是兄弟,我怎么可能看着你去冒险而不管呢!”王大壮立即大声的斥骂道,“我告诉你,必须带上我,不然、不然我就去告诉你爸妈。”

    “……”张进顿时感到无语了。还能再幼稚一点吗!竟然找家长!

    不过王大壮真不愧是他的死党,太了解张进了,这一招直接戳中了他的软肋。

    张进最怕的就是被自己父母知道他现在所面临的危险,甚至连刘玉莲、马兰珠她们都不知道,一直都以为张进在外面很平安呢!

    这时田贵也开口说道:“张进,虽然咱们认识的时间不太久,可是我早就把你当兄弟了,人多力量大,这么危险的事情我绝对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

    “贵哥!”张进听到这话,心里不禁一暖。

    王大壮为了自己愿意冒险,他可以理解,可是没想到连田贵也这么仗义。

    “谢谢你,贵哥!”张进感谢道。

    “诶!说这话就见外了,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救人。”

    “没错没错,别忘了,陈淑芬可是个大美女啊!拖得越久就越危险!”

    王大壮意有所指滇濁醒道,而这句话顿时让张进、田贵绷紧心弦,又凝重了几分。

    正当三人心情沉重之际,这时旁边的梁宽突然开口说道。

    “张总,现在敌遮暗我在明,而且对方手里还有人质,我们当务之急是要知道绑匪长什么样子,这样才能够追查到藏匿地点,解救人质。”

    “梁宽,你有什么办法直接说?”张进询问道。

    “我也没什么好办法,不过战场上敌人往往攻击的同时也会暴露自己潜藏的位置。”

    梁宽说的是战场上的情况,但是万法不变其宗,张进还是有所启发。

    张进眼眸微眯了起来,缓道:“我想,我有办法了!”

    ……

    晚上八点左右,座落在南县边缘村落的一间废弃塑料回收厂。

    “嗯嗯……”陈淑芬从昏迷中缓缓的醒转了过来。

    她微微睁开眼帘,透过眼缝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只见到一片昏暗。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

    陈淑芬刚想要抬起手臂,这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捆绑住了。

    这一下她被彻底的惊醒了,急忙撑起身子。

    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于一处砖石结构的破旧房间。房间内没有光源,光线都是从一扇铁窗照虵进来的,只能勉强视物。

    而此时,她的手脚被人用铁链捆绑住,还用锁头锁住,根本无法挣妥。

    陈淑芬就算是再愚笨,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几乎同时,陈淑芬记起自己在昏迷之前的事情,她记得当时刚和一个合作商谈好了合约,结束饭局之后在两名保镖的保护下到地下停车场取车。

    可是就在那时,一辆白涩的北京现代突然冲来,撞飞了一名保镖。

    然后从车上下来了一人,对方朝另外一名保镖……开枪了!

    “啊……”陈淑芬不禁掩嘴,低声的惊呼一声。

    她清楚记得当时那名保镖身上中了好几枪,鲜血都喷溅到自己身上了。

    当时陈淑芬被吓呆了,随即被匪徒给打晕了,醒来就到了这里。

    “那么严重的伤势,现在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了。”陈淑芬心里沉重的暗想。

    想到这,陈淑芬不禁感到有些难过和自责。

    虽然对方是保镖,所做的工作本就带有危险姓,可他毕竟是为了保护陈淑芬而死的,这让她难免心里有所愧疚,觉得是自己害死了那名保镖。

    不过此时她自己也落入匪徒手中,很有可能也会遭到杀害。

    “咚!啪!咚!啪……”

    正当陈淑芬惊惧不安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怪异的脚步声。

    “咔嚓!”一声脆响,房间的木门被推开了。

    当木门敞开时,一道杵着拐杖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映入了陈淑芬的眼帘。

    如果张进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他就是那个死里逃生的花蛇。

    陈淑芬惊恐的瞪大了杏目,连忙往后蹭了几下,想要远离对方,可是在她身后就是墙壁了,根本没有后撤的空间,只能惊恐的盯着花蛇。

    花蛇目光樱、邪的在陈淑芬身上扫视,笑道:“你终于醒了,美人!”

    “你、你是谁?为什么绑架我?”陈淑芬紧张的问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不是知道吗!”花蛇猥、琐的樱、笑道。

    “你是金志才派来的!”陈淑芬立即惊恐道。

    “嘿嘿,猜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