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三章 安保公司训练基地

    时光飞逝,眨眼间便过去了好几天。

    那天下午陈倩在见完刘玉莲之后,张进便带着她去渔场见父母了。

    开始张敝张妈以为陈倩只是儿子又一个朋友,可是当张进道出自己和陈倩的关系之后,二老瞬间整个人都石化了。

    当他们得知陈倩和刘玉莲竟然相安无事,而且来之前见过面,更是被震惊了。

    而张进也阐明了一切,并将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

    开始二老自然是极力反对的,说什么于理不合,对女方不公平之类的。

    可是后来陈倩开口了,说出自己的心声,并表示不会介意。

    对此张全山和孙倩香面面相窥,无法言语。

    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有出息了,事业蒸蒸日上。

    可是二女共侍一夫的事情,对他们这些老实巴交的山村农民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不过他们倒也不想强行蚌打鸳鸯拆散张进和陈倩。

    正所谓儿大不由娘,他们也都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

    所以最后还是妥协了,认可俩人之间的感情,表示不管了,同时也管不了。

    在取得同意后,张进才公布了陈倩的身份。

    当得知陈倩竟然是美山镇镇委书记的女儿时,张全山、孙倩香俩人直接都傻眼了。

    对于他们来说,镇委书记就是美山镇的‘土皇帝’,拥有最大的权利。

    土皇帝的女儿就是公主了,而现在,土皇帝的女儿竟然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那他岂不是成驸马爷了么!不仅如此,公主还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老公。

    所以,二老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当天晚上,张进为了避免陈倩遇到梁玉诗,所以找了个借口送她回家了。

    成功的解决刘玉莲和陈倩之间的事,张进总算是松了口气粗气。

    在随后的几天里,张进往返于美山镇和白石村之间。

    尽管知道张进去镇上可能是去跟陈倩见面,但刘玉莲表现的很大度。

    因为每一天张进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跟她在一起的,算起来,刘玉莲觉得自己已经很受宠爱了,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吃醋了。

    而陈倩也想的很开,她本来就是大大咧咧、活泼开朗的女汉子姓格。

    既然选择了接受,她就不会再为其中的得失而败坏心情。

    当然,张进也在尽量的补偿陈倩,特别是在身体上,更是充分的满足她的需求。

    不过在这幸福并快乐的日子里,张进并没有忘记潜藏在暗处的危机。

    在有条不絮的过日子时,他也在警惕金志才的下一步动作。

    其中让张进感到压力山大的便是,牛角山果林竟然迟迟没有暴出发现尸体的消息。

    在张进的预想中,最多两天果林里的四具尸体就会被人发现,可是现在都过去了好几天,依旧没有消息传出,甚至连市井流言都没有。

    仔细思考过后,张进得出一个结论,那便是消息被人压下去了。

    什么人能够压下这样的消息,警察!高职位的警察!

    想到这,张进立即想到金志才的大伯,第一时间怀疑是他在背后搞鬼。

    他想过打电话找赵东刚打听消息,可是立即被他否定了。

    外面没有消息流传,正常情况下,张进不可能得知牛角山果林死了人,而且就算是死了人,那也不关他的事。如果打电话过去询问,就等于是暴露自己。

    所以,张进强制自己不去打听消息。

    这件事也让张进更清楚的认识到实力的重要姓,迫切的希望加强实力。

    ……

    而此时,张进正和田贵、王大壮前往某个地方。

    正在驾车的人是梁宽,现在他是张进的保镖队长了,当然,还只是个光杆司令。

    在田贵的指示下,很快他们便来到一处宽敞的五金加工厂厂房。

    “是老板,开门!”

    看门的男子从里面吆喝一声。

    大铁门缓缓被拉开了,随即梁宽驾车驶进了厂房。

    一进入到里面,张进的视线便被一群身穿迷彩服,正在进行格斗训练的青年男子给吸引了,粗略估计大概得有五十人左右。

    张进他们在一处阔地停下了车子,随即四人下车走了过去。

    “这里以前是一位钢铁大老板的,但是现在市场不景气,钢铁的价格跌破底线,很多老板都破产了,他积蓄抛售,正好被我贱价收购了。”

    “现在暂时没什么用处,好在地方足够宽敞,所以就被我改成安保公司的训练基地了,反正空着也是空着,废物利用嘛!”

    田贵一边给张进、王大壮解释着,一边带着他们朝那些男子走了过去。

    张进对厂房不怎么感兴趣,眼睛一直在观察训练的成员。

    从训练中,他能够看出这些人员都有过一定的格斗实力,似乎都经过训练。

    “这些人都是从哪里招来的?看起来都有两下。”张进好奇问道。

    田贵还没回答,反倒是梁宽开口说道:“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入伍当过兵的士兵,都带着一些部队的印记,不过都是普通士兵,那四个负责训练的实力还好一点。”

    听到这话,田贵不禁惊诧的看向梁宽,认真的上下打量一番。

    他和梁宽是第一次见面,只是从王大壮口中得知他救过张进的命,但是对他的实力并不是很清楚,心里对梁宽并不是很重视。

    他甚至认为对方能够当张进的保镖队长,是因为救了张进的命的原因。

    不过听到刚才这番点评,他却是对梁宽有点认真看待了。

    “哦!贵哥,是这样吗?”张进好奇问道。

    “呵呵!你这保镖队长眼力不错,的确是这样,大壮跟我说你不要流氓地痞,那我只能是从正规渠道考虑了,正好今年部队大裁员,我就想到‘招兵’了。”田贵笑道。

    张进闻言朝他竖起了大拇指,笑道:“高明,这样一来连训练的前期投入都省了。”

    “哈哈,是呀!不过这些士兵的脾气都有点臭,只服从自己的长官,有时候连我的话都不听,弄得我都有些不好下台了。”田贵有些郁闷的说道。

    “在部队里认的不是钱,而是实力,只有用实力征服他们,他们才会听你的,就算你用钱来招揽他们,可是他们也不会对你心服的。”梁宽轻笑道。

    这时田贵看向梁宽,说道:“听你的口气,好像你挺有自信的嘛!”

    梁宽耸了耸肩膀,略带倔傲的应道:“还算可以吧!”

    “哟呵!”田贵呵笑了一声,说道:“你这保镖还挺拽的,敢不敢下场去较量较量。”

    梁宽看向张进,张进挑了下眉头,淡笑道:“你自己决定,我不勉强你!”

    听到这话,梁宽傲然轻哼了一声,“也好,免得有人不服我!”

    田贵见他答应,随即朝正在组织训练的教官挥手示意。

    “集合!”该教官立即高声吆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