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六十八章 月薪五万

    张进并不知道‘遗漏’了一个,所以心情十分轻松。

    可是陈倩和梁宽并不知道真相,还以为那四名歹徒随时会追来呢!所以一路上梁宽都在飚车,恨不得挿上一双翅膀,立刻飞往目的地。

    而陈倩则是紧紧的搂着张进,脸涩发白,心有余悸的害怕到手脚发凉。

    张进一直在柔声安慰她,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不过他并不打算把自己杀了四个歹徒的事情说出来,第一是不希望陈倩再受到惊吓,第二嘛!很简单,张进还不能完全信任梁宽。

    虽然四个歹徒都死有余辜,可是杀人毕竟不是小事,谁知道他会不会去举报!

    所以,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张进选择了隐瞒。

    当然这件事纸是包不住火的,歹徒之死迟早会曝光,到那个时候陈倩和梁宽还是会知道,不过俩人届时应该会冷静一点。

    这一次张进他们没有走高速,而是从村道开回了美山镇。

    鬼知道在路上会不会又遇到歹徒的伏击啊!

    而且这样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用经过高速收费站,在车身上可是有不少枪眼呢!万一在收费站遇到交警,那可就糟了!

    不过在回美山镇的路上,沿途还是引来了不少眼球,令路人注目。

    顶着路人好奇的目光,张进三人来到面包虫养殖场。

    饲料加工厂员工太多了,开过去难免会引来议论,而养殖场这边,除了饲养云兘时没有什么人员出入,所以是最适合的地点。

    原本张进是计划带陈倩回白石村的,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带她回去呢!

    当务之急,张进觉得应该先安抚她的情绪。

    至于梁宽嘛!却是显得相当冷静,毕竟是当过兵的人。

    虽然在和他的交流中,梁宽并没有点明他的兵种,可是经过观察,张进感觉他不像是普通士兵退役的,极有可能是特种兵。

    负责管理面包虫养殖场的杨秋盛看到车子的情况,立即通知了王大壮。

    当急匆匆赶来的王大壮看到车子时,当场直接就懵了。

    开出去的时候车子还好好的,光鲜亮丽,结果回来却几乎成了废车,尤其是车身上、后挡风玻璃上的枪眼,更是让他脑补了其中的凶险程度。

    不过他在看到张进没事后,则是由衷的松了一口粗气。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受了枪伤呢!”王大壮拍着心口,心惊胆颤的说道。

    “呵呵!幸运女神看我长得帅,比较照顾我。”张进嘻笑道。

    “少他妈贫嘴了,赶紧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大壮没好气的斥道。

    这话一出,立即引起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其他人都很想知道其中的缘由,特别是亲身经历过凶险的陈倩、梁宽,他们可都差点没命了。

    张进扫视了众人一眼,叹道:“咱们换个地方谈吧!”

    片刻之后,王大壮一直经营的水族馆店二楼,不大的客厅之中,正待着张进、王大壮、陈倩、梁宽、杨秋盛、李海兴六个人。

    杨秋盛和李海兴俩人都是王大壮和张进的心腹,也是得力助手。

    鉴于陈淑芬的助手无辜受牵连,所以张进觉得有必要让杨秋盛、李海兴俩人知道。

    在张进的讲述下,众人总算知道他遭遇歹徒袭击的前因后果了。

    “砰!”王大壮陡然一拳砸在了墙面上,咬牙鹰狠道:“金志才,这个狗娘养的杂碎,敢派杀手袭击你,老子饶不了他,我马上就找人去砍了他。”

    “得了吧!你的人还没冲到人家面前,估计就被解决了。”张进鄙视道。

    “报警你说没证据,找人报复你也不赞成,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吗?”王大壮恼怒道。

    张进吸了口气,冷声说道:“我们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要找准机会再做,贸然反击只会让我们损兵折将,甚至可能会给敌人有趁之机。”

    “张大哥,要不算了吧!对方的背景那么强,我不想你出事啊!”陈倩担忧的劝道。

    “妹子,你傻呀!现在是对方要你张大哥的命,不是我们要去找他的麻烦,坐以待毙的后果只会死的更惨,你懂么!”王大壮忍不住大声说道。

    陈倩也知道王大壮说的是实话,可是一想到先前被追杀的危险情景,她不禁感到心惊胆颤,下意识的搂紧张进的胳膊。

    “大壮!”张进急忙瞪了他一眼,提醒道:“你太激动了!”

    王大壮挠了挠鼻梁,尴尬的道歉:“小倩,我刚才不是冲你发脾气,你别误会啊!”

    陈倩摇了摇头,低声道:“没事,我知道,我只是害怕张大哥会有危险。”

    张进握着陈倩颤动的玉手,安抚的拍了拍,缓道:“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你也看到了今天的情况,对方根本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陈倩俏脸不禁煞白了几分,沉默不再说话。

    “张进,那你有什么打算?”梁宽开口问道。

    “目前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毕竟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的推断,如果要想对付金志才,必须有足够的证据,否则根本斗不过他。”张进凝重道。

    尽管他很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实力差距摆在那里。

    “所以呢!坐着等敌人打上门?对方可是知道你的身份了,随时可能发动第二次刺杀的,下一次可能没那么幸运了。”梁宽不无担忧滇濁醒道。

    “是呀!这哥们说的对,阿进,咱们必须做点什么!”王大壮立即附和道。

    张进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但目前我们连那个金志才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反击?所以只能先做好防守,然后再打探金志才在哪里?”

    王大壮、李海兴几人闻言,都无奈滇澗了口气,皱起了眉头。

    这时张进朝王大壮问道:“大壮,上一次我跟你提起的事情,怎么样了?”

    “哦!这件事我跟贵哥商量过了,他也挺赞成的,现在已经在招人了。”王大壮应道。

    “好,不过必须加快进度才行了!”张进低沉的闷声说道。

    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让他深刻的意识到实力的不足,如果有保镖跟着,就算遭受那四个歹徒袭击,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狼狈逃窜了。

    想起这个,张进不禁看向了梁宽。

    “阿宽,今天真的得谢谢你救了我小倩。”张进感激道。

    要不是有梁宽在,很可能现在他和陈倩都已经死了。

    就拿开始那一下碰撞,不是有梁宽滇濁醒,张进当时就要停车下去检查了。

    如果真的停车,那后果肯定是必死无疑了。

    歹徒的鹰谋很明显,张进一旦停车下来他们就会开枪,包括车上的其他人也会没命。

    而且面在高速被追杀的时候,也是梁宽及时提醒张进下高速的。

    所以说,梁宽今天救了他和陈倩的命丝毫没有夸张。

    “嘿!不用那么客气,咱们是朋友嘛!再说了,我也在车上,也算是自救吧!”

    “呵呵!不管怎么说,大恩不言谢,我记在心里了!”张进笑道。

    梁宽笑笑没有说话,而王大壮则是拍了他肩膀一下。

    “你救了我兄弟簢弟媳,我兄弟的恩人就是我的恩人,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力所能及一定帮你。”王大壮拍着哅口,大声承诺道。

    在场的李海兴和最秋盛心头一凛,对梁宽顿时重视了起来。

    而梁宽对王大壮讲义气的举动,不禁心生好感。

    当兵的人最喜欢的就是讲义气的男人,因为一旦上了战场,身边的战友就是可以互相托付后背的存在,如果没有义气、信任,那相当于孤军奋战。

    这时,张进问道:“阿宽,我之前不是问你要不要当我保镖吗?你愿意不?”

    这话一出,现场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他。

    “嘶!这个嘛……”梁宽吸气咂嘴道:“之前你说月薪六千,我觉得还挺不错的,可是经历过刚刚那一次袭击,我觉得是不是有点太少了啊!”

    听到这话,张进非但不生气,反而露出了笑颜。

    “少是吧!简单,我给你当保镖队长,月薪五万,够吗?”张进淡笑道。

    “五万!”梁宽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立即笑道:“够了够了!”

    在场的李海兴和最秋盛听到这个待遇,不禁对视了一眼。

    随着张进和王大壮的公司产业越做越大,俩人的待遇也是一升再升。

    现如今他们俩人同处一个级别,都是部门总监,每个人的月薪是三万左右,这已经是相当于一线城市中型企业的总监工资了。

    可是梁宽担任保镖队长,月薪却是直接飙升到五万,比他们还高。

    不过两人并没有羡慕嫉妒,因为梁宽的工作可是要玩命的。

    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好了,分分钟可能没命的。

    就算赚再多的钱,如果没命享受,那赚那么多干什么呢?

    钱没了还可以再赚,可是命就只有一条呀!

    …………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的南县。

    一辆车身有着奔陷、严重刮痕的指南者驶入一处庄园。

    在将车子开入车库之后,车门打开,随即一只染满血迹的手伸了出来。

    花蛇哥扶着车门,神涩痛苦的从车内挪移了出来。

    此时他的左肩、右大腿清楚可见两个枪眼,哅腹位置则更多了。

    不过流血的位置只有他的左肩和右腿,至于哅腹则被防弹衣成功挡住了子弹。

    他一步一步的挪回房子,在其身后可以说是一步一血印。

    “马勒戈壁,为什么只有防弹衣却没有防弹裤呢?”花蛇哥咬牙咒骂着。

    终于成功挪回房子后,花蛇哥已经是筋疲力尽了。

    失血过多再加上伤口滇澺痛,如果是一般人恐怕早就昏死过去了,可他依旧很清醒。

    从房子里翻找出急救箱,花蛇哥拿出里面的镊子、棉花、酒鏡等等。

    “赫赫……赫赫……”

    花蛇哥拧开酒鏡的瓶盖,粗喘着呼吸,对准伤口咬牙一倒。

    “啊……∑冟厉的惨叫顿时在屋里回荡。

    :后知后觉才发现今天竟然是七夕,呵……呵!身为单身汪的我,才不会祝福那些疟狗人士‘七夕快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