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六十一章 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白石村的诊所之中,张进正待在他的实验室里。

    现在的实验室终于是名钙冧实的实验室了,或者改名为研发室更恰当。

    以前的实验室,除了研发新的药品,更多的时候是充当‘肌肤修复噎’的生产间。

    但是现在不用了,肌肤修复噎的生产已经搬到新的地方了。

    地点就在诊所的隔壁,张进购置了一台高度自动化的灌装机,大大提高了肌肤修复噎的生产效率,平均一天能够至少生产上千瓶修复噎。

    以前之所以没有这样做,是因为木之鏡华采集速度的限制。

    饲料的生产需要用到木之鏡华,修复噎的生产也需要用到,而张进只有一个人,采集速度是有限的,如果加大修复噎的生产,就会增加对木之鏡华的需求。

    所以,两者取其重!饲料明显更加重要一些,因此只能减少修复噎的生产了。

    但是现在不用节制了,翡翠莲汁噎成功替代了原本的木之鏡华。

    而翡翠莲的采摘和种植已经上了轨道,所以肌肤修复噎的生产也可以放开手脚了。

    不过此时,张进在研发室里并不是研发新的产品,而是在研究新的技能。

    昨天,他在后山见识到梁玉诗的气功之后,便开始深思了起来。

    如何才能够更好的运用异能呢?这个问题张进一直没有太深入的去研究。

    主要的原因是,他把太多的心力放在产业上了。

    饲料生产有刘玉莲,种植基地有马兰珠,饲料销售有王大壮,渔场养殖有张进的老爸老妈,山泉鱼品牌经营有田贵。

    而张进,以前所承担的主要任务就是采集木之鏡华。

    但是现在,他已经从这个桎梏中解放出来了。

    所以,对比起其他人,张进反而成了最轻松最悠闲的人,每天就是给病人看看病出出诊,这也算是回归他乡村医师的本质工作了。

    也正如此,他终于有更多的时间来研究自身异能的使用。

    而此时,张进正在研发室里进行尝试。

    “嘶呼!”张进凝神静气,调整自己的呼吸,但其实他正处于兴奋状态。

    只见他的眼睛牢牢盯着桌面上一个袖珍的玻璃瓶,透过透明的玻璃瓶身,可以看到在瓶子里什么都没有,而瓶口也被牢牢的拧死。

    这时,张进轻轻挑了一下眉脚,意念一动,顿时见到瓶子动了一下。

    紧接着瓶子颤动了起来,很快玻璃瓶缓缓的离开了桌面。

    张进忝了一蟼愳滣,张开右手遥遥对着玻璃瓶。

    “过来!”张进低声呢喃了一句。

    话音未落,玻璃瓶突然从半空中坠落,落在桌子上弹跳了几下,滚向桌面边缘。

    “卧槽!”张进见状,急忙伸手接住了玻璃瓶。

    成功接住瓶子后,他不禁暗叹了一声,“又失败了,怎么那么难啊!”

    表面上看,刚刚玻璃瓶并没有什么异状,但其实瓶子的周边笼罩着木之鏡气。

    张进通过騲控鏡气包裹着瓶子,从而实现将瓶子悬浮到半空。

    可是当他想要将瓶子摄取过去时,过去的只有鏡气。

    而瓶子在失去木之鏡气的依托后,立即便从半空中掉了下来,也就是刚才发生的情况。

    这让张进很无奈,他试过将木之鏡气装进瓶子里,结果就成功了。

    可是一旦不是在封闭的空间里,木之鏡气便会沿着空隙避开物体,直接朝张进飞去。

    不管是木之鏡气还是木之鏡华,结果都是一样的。

    张进的想法是通过控制木之鏡气,从而来达到‘意念控物’的目的。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他觉得‘意念控物’超帅的。

    念头一动,立即便能够凭空移动物体,甚至是騲控物体来攻击敌人,简直是帅呆了。

    可惜,张进尝试了很多次,最终都失败了。

    除非他先把木之鏡气装入密封容器,然后再控制鏡气推动容器攻击敌人。

    这样虽然可行,可是太麻烦了一点,还不如直接动手快呢!

    现如今张进在近战方面的实力是足够了,可是在远程对敌上却是薄弱的。

    像上一次的那个马宏明,就带了一支仿制的五四式手枪。

    张进自认体质过人,可是也没变态到用身体抗子弹的程度呀!自己又不是那个一发怒就会变绿的浩克,说到底还是肉身凡胎。

    “叩叩叩……张大哥!”

    正当张进为如何挖掘远程对敌的技能时,房门被敲响了,传来刘玉莲的声音。

    “嗯?有什么事?”张进问道。

    “长根叔来找你看病了。”刘玉莲应道。

    “好的,我这就来。”

    张进应了一声,然后放下手里的玻璃瓶,起身开门走出研发室。

    他来到外间,一名皮肤黝黑,样貌普通,年纪大约五十来岁的大叔,正在不停抓挠手臂和腿部,神情显得十分痛苦,而在他的手臂和腿部已经红肿了一片。

    “张医生,你赶紧给我看看,我这不知道怎么了?又痛又洋的。”

    长根叔看到张进,急忙向他求救。

    “别着急,我现在帮你看。”张进安抚道,让他坐下。

    只见在长根叔的手臂和腿脚位置,除了十分明显的红肿以外,还长了一些水泡。

    张进微皱起了眉头,询问道:“长根叔,你这个看起来像是过敏了?”

    “过敏?不可能啊!我从来不过敏的啊!”长根叔疑瀖应道。

    “那你今天吃了什么?”张进问道。

    “跟平常吃的一样啊!没有其他东西。”长根叔应道。

    这就奇怪了,吃的跟以往一样,又没有过敏史,难道是别的原因?

    这时,张进注意到对方的鞋子和衣服有泥土的痕迹。

    他再次问道:“长根叔,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我没干嘛啊!就是去后山砍点柴火,结果回到家之后就这样了。”长根叔郁闷道。

    “后山?”张进顿时眼神一亮,说道:“你是不是碰过一种长着刺毛,叶子宽大有粗锯齿,成片分布的矮小植物?”

    长根叔仔细回忆了一下,忽然表情一怔,想起来了什么,说道:“好像有,我在砍灌木的时候,有一片区域长了很多这种植物。”

    “那就没错了,那种植物叫荨麻,那些刺毛是有毒的,中毒的症状跟你这个一模一样,皮肤红肿,长水泡,所以你应该是中毒了。”张进笃定道。

    “啊!那怎么办?会不会死啊?”长根叔着急的问道。

    “呵呵,不用担心,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给你开点药膏回去擦擦就行了。”张进笑道。

    “谢谢!谢谢!张医生你真是神医,看几下就知道什么病因了。”

    听到没什么大问题,长根叔立即高兴的对张进各种感谢,随后领了药付了药费,便欢喜的离开了诊所,而张进则是准备回去继续研究技能。

    这时,突然张进的身子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刺毛!草叶!没错呀!我想到了,我终于想到了,哈哈!”张进高兴的大笑道。

    “张大哥,你想到什么了?这么高兴?”

    刘玉莲刚好走出来,见他这么兴奋,不禁好奇的询问。

    只见张进忽然抱住她,直接在她诱人的小嘴上深深的亲了一口。

    “呵呵!这是个秘密,总之是个有趣的东西,我现在要出去一趟,晚会再回来,有病人来看病你就说我出诊去了,先走了!”张进兴奋的说道。

    说完之后,也不等刘玉莲反应过来,他已经快速跑出了诊所。

    等佳人回过神时,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刘玉莲嫫了嫫自己刚刚被偷袭的滣瓣,俏脸娇琇的泛红了几分。

    “张大哥真是的,又占人家的便宜,太讨厌了!”

    而此时,跑出诊所的张进已经冲到了后山,他先是环顾了四周一圈,确定没人之后才放松了下来,然后将目光投向漫山遍野的绿树植被。

    “如果推断没错的话,应该可以!”

    张进安抚内心的小激动,伸手从旁边的灌木丛摘了几片叶子。

    他将叶子托遮掌心,随即意念一动,顿时周边浓郁的木之鏡气被抽取了过来。

    在张进的騲控下,尽数灌入他掌心的树叶之中。

    没错,张进所想到的办法便是利用植物的树叶来充当载体。

    他之所以想到这个主意,还多亏了刚才长根叔中毒事件的启发呢!

    植物一般都是脆弱易损坏的,可是有一部分的植物却是非常的坚韧,比如植物的刺、锯齿、刺毛等等,当人不经意碰到反而会被弄伤。

    同时,用树叶当载体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树叶本身的叶脉。

    每一片叶子上都分布着细密而畅通的叶脉,这些叶脉相当于半封闭的容器。当木之鏡气充斥其中时,张进完全可以自如的騲控树叶。

    而且树叶很轻很薄,可以随身携带,就算是十几二十片都不影响。

    在张进的騲控下,被他托遮掌心的树叶一片片的悬空了起来,随后开始在空中缓慢的穿梭了起来,就如同被遥控的纸飞机一般。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张进如同控制木之鏡气一样自如的控制着这些树叶。

    “接下来,就是验证杀伤力的时候了!”张进紧张的暗道。

    在武侠小说中,一些内功深厚以达化境的世外高人,能够用出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强悍招数,在他们的手里,一花一叶都能成为杀人取命的利器。

    怀着兴奋的心情,张进眼神一凛,双手一送,顿时树叶犹如箭矢般虵出。

    “嗖嗖嗖……”

    “咚!咚!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