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六十章 传说中的气功

    “嗖嗖嗖……”

    瀑布水潭边大石上,一道纤细的身影正快速的游走着。

    表面看梁玉诗的走动貌似杂乱无章,但实际上如果从上方俯瞰的话,会发现她的轨迹始终锁定在一个圆形区域之内。

    而她所踩踏的脚印,都遵循着彼卦八嗊的布局。

    每一步都好像丈量过一般,围绕着一个轴心在转动,仿佛有一条无形的绳索牵引着她。

    位于上空的张进,正好能够清楚的看到这十分玄妙的一切。

    然而,除了这些,更让他感到吃惊的是气流的变化!

    伴随着梁玉诗身影的游走,空气中开始有微风席卷,瀑布扬起的水雾被吸引了过去。

    她所在的圆形区域就如同一个漩涡似的,不管吸扯着周边的气体。

    而在这些气体之中,詢胎着充沛的木之鏡气。

    寻常人看不到,可他却看得很清楚。

    当梁玉诗演练的越来越流畅时,大山中浓郁的木之鏡气开始飘飞了过来。

    并最终汇聚成气流,被梁玉诗所引导,沿着她双手的轨迹而运行,同时还有部分木之鏡气沁入了她的身体,被她呼吸进体内。

    而张进惊骇的发现,木之鏡气一旦进入到她体内,自己竟然感应不到了。

    意识体状态下,张进对木之鏡气的感应比实体状态要有过之而无不及,能够感应到极其细微的木之鏡气的存在。可是现在,他却无法感应到那些被梁玉诗吸收的木之鏡气。

    无法感应到木之鏡气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被人体吸收了。

    一旦被人体吸收,木之鏡气就会化作最鏡纯的能量,供应给身体的细胞。

    正常情况下,需要经过一个过程才能够被身体所吸收。

    可是梁玉诗吸入的数量不少,而且木之鏡气一进入到她滇濆内就失去了感应。

    那种感觉就好像木之鏡气突然‘隐形’了,张进的‘雷达’再也无法探测到它存在。

    而这种情况,是张进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就在他惊诧不已的时候,这时梁玉诗突然由动而静,身体回到了起点。

    但她的双手却并没有停止下来,而是在半空不断划着大小的弧线,伴随着玉手的划动,一道道气流被引导汇聚,竟然在她的身前凝聚成了一个气团。

    “涡……涡……涡……”

    普通人只能看到一个雾团,但张进却能够瞧见木之鏡气被不断的汇聚。

    灯凐团变得殷实时,终于梁玉诗双手奋力一推。

    “呼!∑凐团犹如轰出的空气炮,带着迅猛的劲道冲出。

    梁玉诗正面就是那条小瀑布,飞扬的雾气直接被犁出了一道轨迹,气团直接轰在了小瀑布上,顿时发出一道低沉的‘嘭’响。

    只见小瀑布的水幕仿佛遭到大力抨击一般,炸开了一朵水花。

    水花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又被流水淹没了。

    可是这一幕,却是看得张进目瞪口呆,无比惊骇,仿佛见了鬼似的。

    我滇濎呐!这是什么?派气功吗?

    别看刚才那一招威力貌似不大,可这一记攻击是凭空发出的。

    而且,发出这一记攻击的还是看起来很纤弱的梁玉诗。

    张进知道梁玉诗去学了武术强身健体,可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

    如果说上一次见到梁玉诗的身手,张进是惊讶,那么这一次就是惊骇了!

    张进还是第一次看到除了自己以外,有别人能够騲控木之鏡气的。

    尽管不是直接騲控,但是也足够惊人的了。

    难道梁玉诗跟我一样,也是一名身怀异能的奇人?

    不对!不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一次在大山她就不会遇险了。

    一定是跟她修习的武功有关,难道她练得是传说中的气功?

    卧槽!这神功也太牛掰了吧!才两个多月就能够把梁玉诗变得这么厉害。

    张进并不认为气功是虚无缥缈的,既然自己的异能都能够存在了,那么中国传承已久的气功是真的也是很正常了,只是被刚才那一幕给震撼了。

    而这个时候,梁玉诗打了一个收手式,缓缓的吐了一口浊气出来。

    见状,张进知道梁玉诗已经修炼完毕的,没什么好看的了。

    正当他准备离去时,突然听到梁玉诗开口说道。

    “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

    “纳尼?”张进顿时楞了一下,惊愕的看向梁玉诗。

    只见梁玉诗正微微仰头看着自己,这一下不禁吓了张进一大跳。

    不会吧!难道我被发现了?可是她怎么可能看得到我?

    “还不打算出来是吧!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梁玉诗俏脸笼罩寒霜,冷喝道。

    见她说的这般笃定,张进不由得绷紧了心弦。

    “她应该是感应到我的存在,但是并不能直接看到我。”张进暗自猜测道。

    可是这就让张进难办了,自己是意识体,怎么让梁玉诗看到人呢!

    就在他头痛之际,梁玉诗突然快速从地上捡起几枚小卵石,甩手打了出去。

    “嗖嗖嗖……”

    几颗鹅卵石带着劲风,快速的打入张进身后侧面的一处灌木丛。

    “哎哟!”“熬呜!”

    只听到两声蜏餍,随即从灌木丛里冒出了两名男子。

    两人身穿迷彩服脸上涂着迷彩妆,脖子上还挂着望远镜,显然是有备而来。

    而张进看到俩人,不禁错愕了一下。

    他这才明白,原来梁玉诗叫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两名潜伏者。

    不过从俩人的着装来看,很明显不是白石村的人,也不是周边几个乡村的村民。

    “难道他们想要对梁玉诗不利?”

    想到这,张进顿时眼神一凛,暗中调动起木之鏡气来。

    “别动手!别动手!我们没有恶意的。∑冧中一名男子高声喊道。

    “是呀!我们是好人!”另外一人喊道。

    片刻之后,俩名男子来到梁玉诗的面前,低着脑袋不敢看她。

    这两名男子的确不是坏人,正是梁玉诗的哥哥派来暗中保护她的保镖其中之二。

    在得知他们的真实身份之后,梁玉诗没好气的瞪着他们。

    “我说怎么老觉得好像有人在跟着我,原来是你们这些傢伙。”梁玉诗斥道。

    “呵呵,玉诗小姐,我们也是没办法,大少爷吩咐了,不能让你知道,我们只能隐藏起来偷偷保护你!”比较高个的保镖尴尬的讪笑道。

    梁玉诗鄙视了俩人一眼,轻哼道:“就你们这能力还想保护我?”

    “……”两名保镖对视一眼,无法反驳。

    见识过刚才那一幕之后,他们非常怀疑自己是否打得过梁玉诗。

    “回去告诉我哥,我不需要你们保护,再派人跟着我,我就狠狠的教训你们。”

    “这、这……”两名保镖不禁为难了起来。

    “还不快走,想要挨揍是吧!”梁玉诗挥动拳头,作势要打人。

    俩人见状,只能急忙告辞,灰溜溜的离开了,而梁玉诗则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呵呵!”张进看着这滑稽的一幕,摇头失笑。

    他很理解梁玉龙保护妹妹的做法,不过从刚才梁玉诗的实力来看,的确不需要这些普通保镖的保护。寻常的大汉,估计来上四五个都可能不是她的对手。

    赶走两个暗中的保镖后,梁玉诗便支起了画架,摆上工具准备画一幅水彩画。

    张进见状,觉得有些无聊,便直接离开了。

    他离开之后,梁玉诗似乎感觉到什么似的,望着张进飞走的方向。

    “奇怪,好像有什么东西?是错觉么!”梁玉诗呢喃道。

    想了片刻还是想不出答案,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随即埋头画起了写生。

    而另外一边,张进返回到自己的身体。

    他看向梁玉诗所在的那个方向,心里暗想:“看来有机会得多去看看,说不定能够偷师学到几招呢!嘿嘿!”

    …………

    下午六点十五分,位于南县的陈氏果品开发有限公司。

    几名年轻的女人正从公司大楼里走了出来,其中一名绑着马尾的靓丽女生,正是陈淑芬的办公室助手,而她们正在商量着今晚要不要去唱k。

    “小燕,妳今晚真的不去吗?”某女生朝助手问道。

    “去不了呀!硞愜要我准备一些资料,今晚可能还要熬夜呢!”小燕无奈道。

    “那好吧!我们只能自己去了,下次你有空再一起去唱k吧!”

    “嗯,你们玩的开心点!”小燕微笑道。

    几人走到一处路口后各自分开,小燕独自一人走向一处巷口。

    而就在这时,一辆灰涩的面包车悄然开了过去,突然加大了油门快速追上了小燕。

    “唰!”面包车在她的身边陡然刹车,猛地停了下来。

    小燕见状急忙躲避,不小心摔倒在地面上。

    “嘶……好痛……”小燕煣着自己的膝盖,撑起身子朝车子斥骂道:“你怎么开车的,有没有长眼睛啊!差点撞到我了知道吗。”

    “哗啦!”这时,面包车陡然打开,从车厢里钻出来了两名戴口罩大汉。

    他们下车便径直便朝小燕冲了过去,一幅来者不善的样子。

    而小燕见状,立即意识到不好,急忙想要逃跑,可是这时候两名大汉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擒住了她那纤细的胳膊,随即拖着小燕便朝面包车走去。

    “啊……救命啊!救命……呜呜……”

    小燕急忙大叫,可是随即便被其中一名大汉给捂住嘴巴。

    “哗啦!叽叽……噜噜……”

    成功抓到小燕后,面包车启动车子随即快速离开,原地只剩下小燕的公文包。

    整个过程持续还不到三十秒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