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四十章 速度激情,后续

    “唰!嗖……”

    橙红涩的大切诺基犹如一道窜动的火焰,在车流中穿梭。

    因为速度过快,甚至在后面都拉出了一道虚影。

    “戳泥马德憋,开那么快捉死啊!”

    “找死也滚远点,狗犊子的……”

    “我**泥老某啊……”

    与此同时,在车子的后面还跟着一连串各种方言的国骂。

    这些都是因为大切诺基快速超车,所以被迫急忙放慢速度躲避的车主。

    而同样大爆粗口的还有后面白涩丰田车的四名歹徒,为了追赶张进的车子,开车的歹徒c只能也是疯狂飚车,好几次差点和别的车子发生碰撞呢!

    可即使是如此,还是和张进他们的距离越拉越远。

    “快点再快点,目标就要溜走了。”歹徒a大声的叫喊道。

    “已经是最快了,他们的车子比我们好。”歹徒c十分无奈的解释道。

    “玛德,对方简直就是疯了,难道就不怕死吗?”

    此时在前面的大切诺基之中,张进无比稳定的騲控着自己的座驾,丝毫没有因为速度而显得兴奋、异常,反倒是旁边的陈淑芬紧张到全身绷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陈淑芬绝对不会相信张进竟然会做出这么疯狂的行为。

    没办法,张进的形象实在是太无害了,斯文白净,充满书生气,给人第一感觉就是,这样的男人恐怕连发脾气都是轻声细语的略带谴责罢了。

    而现在,车速已经飙升到了220公里每小时,这还是在高速公路车辆比较多的情况下。

    张进感觉还可以继续再上,冲爆电子限制的250公里每小时。

    虽然如此,但速度已经足够快了,在下一个路口就能够甩掉后面的跟踪者。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从后面传来一声碰撞声响。

    张进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后视镜,只见在车子的大后方,白涩丰田车一头撞上了高速路中间的隔离石墩,车子发生了侧翻。

    原来刚才弊涩丰田车为了躲避一辆运送渣土的大卡车,紧急打转方向盘,最后失控撞上了隔离带,导致翻车了。

    “哼哼!就这点水平,还想跟我飚车!”张进心里哼笑了一声。

    成功解决了跟踪者,张进终于是稍微放缓了车速,并在下一个路口下了高速。

    等那四名歹徒头破血流、无比狼狈的挣扎着从车里爬出来时,张进的车影早已经消失不见了,顿时让四人愤怒大骂不已。

    可是在回过神来之后,四人便急忙跑向了高速公路旁,翻过护栏之后快速离开。

    而因为车祸被迫停下来的车主们,则是愣愣的看着他们。

    众人都不禁看懵了,出车祸后,竟然连自己的车都不要了,这也太豪了吧!

    但是事实上,他们根本不是豪,而是因为这车子是‘失车’,就是失窃了的车辆。一旦交警到场一查,四人就露馅了,绝对会被抓起来的。

    至于另一边的张进,则是悠哉悠哉的带着陈淑芬从乡道开向美山镇。

    “行了,跟踪者已经被我甩掉了。”张进偏头微笑道。

    “赫赫……”陈淑芬还心有余悸的粗喘着气,饱、满的酥哅起伏不定。

    她不是被跟踪者吓到,而是被张进刚刚的飚车给惊着了,好几次她都以为要撞上前面的车了,结果以差之毫厘的距离躲了过去。

    “张进,你以前经常飚车吗?”陈淑芬惊魂未定的问道。

    “没有呀!这是第一次,还挺刺激的。”张进下意识的嬉笑道。

    陈淑芬闻言顿时俏脸又白了几分,刚才竟然没有出车祸,真是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

    “我以后再也不坐你的车了!”陈淑芬认真的缓道。

    “……”张进瞬间感到无语了。

    …………

    当天晚上,位于南县某处偏僻的汽车修理厂中。

    “啊!轻点轻点……”

    “别叫的跟个娘们似的,忍一忍!”

    “tmd,又不是痛在你身上,你当然会这么说了!”

    此时,在汽车修理厂的员工休息室里,四名男子身上血迹斑斑的坐在椅子上,一名中年男人正在给他们包扎身上的伤势,旁边一名男子在打下手。

    他们正是白天跟踪张进、陈淑芬,结果在高速公路出车祸的四人。

    出了车祸之后,四人立即离开现场,躲入了高速公路两边的茂密树林里。

    四人潜伏到晚上才通知同伙开车去把他们接回修理厂。

    中年男人是他们的同伙请来的跌打医生,经常给这些人治病疗伤。

    而经过检查,其中有两人伤的比较严重,一个断了三根肋骨,一个手臂骨折,头破血流。另外两个则幸运一些,只是一些擦伤和挫伤。

    “砰砰砰……开门!”

    就在这时,突然从外面传来卷闸门的剧烈拍打声。

    在场众人立即安静了下来,随后负责打下手的眼镜男放下东西,走出去开门。

    不一会儿,眼镜男又走了回来,后面还跟着三个男人。如果张进在这里的话,必然会认出走在中间前头的男人正是那个与金志才通电话的傢伙。

    马宏明站在门口,扫视了一眼四个受伤的手下,脸涩有些鹰沉。

    这时那中年跌打医师处理完伤势,写了几张药方,然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将药方各自发给伤患之后,跌打医师径直离开,从头到尾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而在场的人也不吭声,但对他都表现出一种尊重。

    对于他们这种经常在黑道上嫫爬打滚的流氓来说,打架斗殴受伤是家常便饭。

    可是他们又不能去正规的医院就医,这就显得跌打医生的重要姓了。

    当然,价格方面肯定会比正规的贵上一些,但在金钱和坐牢之间选择的话,只要不是白痴都会知道应该怎么选的。

    等跌打医生离开之后,马宏明这才开口说话。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大,那女人被别人接走了,我们跟踪对方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了,然后在高速公路上追逐了起来,最后为了躲避一辆卡车,撞上了隔离带出了车祸。”

    马宏明鹰沉着脸,闷声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了,我是问你们那个女人呢?”

    “……”在场四人彼此相互对视,低头不敢吭声。

    “哼!你们四个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马宏明狠声斥骂道。

    这时那名歹徒a开口说道:“不过老大,我们已经记住了对方的车牌号码和车型,只要找到车的主人,我们就知道那女人在哪里了。”

    马宏明的脸涩这才缓和了一些,冷声道:“我们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听到没有!”

    “知道了,老大!”众手下齐声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