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九章 齐人之福不容易呀!

    成功将寄生虫取出来之后,事情就简单多了。

    给刀口进行消毒,再用针线缝合,最后再涂上张进自制的‘玉肌修复膏’。

    以药膏的超强治愈效果,预计第二天早上伤口就会痊愈了。

    而在手术的整个过程,除了一开始流了点血之外,其他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出血。

    随后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小耿幽幽的醒了过来。

    “爸爸!妈妈!”小耿迷糊的唤道。

    “小耿!”陈敬豪和林婷婷立即上前,泪眼朦胧的看着儿子。

    “你感觉怎么样了?有哪里不舒服吗?”林婷婷问道。

    小耿动了动脖子,说道:“脖子后面有点洋。”

    “别担心,那是因为伤口在痊愈,忍忍就好了。”张进在旁边解释道。

    “哦!那我的病好了吗?”小耿充满期盼的问道。

    陈敬豪和林婷婷也同时看向了张进,显然这个问题也是他们想要问的。

    张进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询问道:“小耿,叔叔想问你一下,你有没有吃过野生的青蛙,或者是田螺之类的食物?”

    小耿立即摇了摇头,应道:“没有啊!”

    “小耿乖,要老实回答,不能撒谎知道吗!”林婷婷提醒道。

    “真的没有?”小耿肯定的应道。

    张进淡笑一声,道:“我相信你没有说谎,那你有没有吃过什么野生的肉类?”

    “野生的肉类?”这时陈敬豪突然说道:“我记得两个月前,我老家来亲戚,给我们带了几斤野生的蛇肉,都是从当地滇濓里抓的,这个算吗?”

    “当然算!”张进点头说道:“野生的蛇生活在田里、水沟里、池塘里,那些地方的水质不干净,很容易就会携带有寄生虫的虫卵。”

    “在烹饪的时候没有熟透,蛇肉里的虫卵就会进入你们的肠道,先是在人的肠壁上吸附,然后孵化成幼虫。幼虫再通过血噎循环,有一定的机率会进入人的大脑,”

    “一旦寄生了下来,就会吸取脑细胞的营养发育长大,我猜这就是小耿的病因所在了。”

    听到张进这番话,陈敬豪和林婷婷对视了一眼,不禁惊呆了。

    “早知道就不贪吃这些野生的东西了,是我们害孩子受了这么多苦!”陈敬豪追悔莫及的懊恼道,愧疚的看着自己儿子。

    “可是我们也吃了呀!为什么我们都没事?”林婷婷不解的问道。

    “有时候大人的消化能力比较强,就将寄生虫排出体外了,或者有的只是寄生在肠道上,所以平时没什么感觉,你们有空最好去医院全身检查一下。”张进解释道。

    陈敬豪俩人急忙点头答应,随即不无担忧的问道:“那现在小耿的情况严重吗?”

    “寄生虫我已经帮他取出来了,但有没有虫卵我不知道,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买一点除寄生虫的药,你们可以自己到药店买。”

    “最重要的是,以后不要再吃什么野味了,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就当是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明白吗!”张进劝道。

    陈敬豪闻言,急忙保证道:“不会了,张医生,以后我们再也不吃野味了。”

    “小耿,还不快谢谢叔叔!”林婷婷感激的说道。

    “谢谢叔叔!”小耿脆声谢道。

    “呵呵……”

    张进顺般给陈敬豪、林婷婷两人也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大的病症,就是陈敬豪有点肾虚,还有点脂肪肝,而林婷婷则是有些气虚,他给两人开了点调养身体的中药。

    在休息了半个多小时后,陈敬豪一家便提出了告辞。

    走的时候,陈敬豪夫妻俩对张进各种感激。

    为了感谢他治好了小耿,他们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给了张进。

    不多,也就七八百块钱,张进不在意多少,比起金钱治好小耿的病更让他开心。

    送走陈敬豪一家子后,张进返回到诊所,正好看到马兰珠从庭院走了出来。

    “那小孩真可怜,脑子里竟然会长虫子。”马兰珠惧怕的说道。

    “怕了吧!以后别让小良乱吃东西,特别是青蛙、蛇这些野味。”张进提醒道。

    “不行,小良放学得带他来给你检查一下,说不定肚子里真有寄生虫呢!”

    张进闻言,滣角微微勾起一抹坏笑,低声道:“不如我现在帮你检查一下呀!看看肚子里是不是有虫子!”说着便要伸手去搂她的腰身。

    可惜没等碰到就被马兰珠拍掉了,她娇笑道:“别闹了,晚上有的是时间让你检查。”

    说完之后,马兰珠便扭着姓、感浑圆的翘圌离开了诊所。

    看着那诱人的背影,张进心头不禁炙热了几分。

    …………

    时间,在忙碌中快速流逝,很快便到了晚上十点左右。

    张进和马兰珠约定在九点四十分左右,跟上次一样还是他先抵达后山半山腰的大青石,等到了十点才终于把美少妇给盼来了。

    两人刚一见面便犹如干柴遇到了烈火,直接搂抱在了一起。

    月光穿透茂密的树冠缝隙,给正在激情缠绵的两人提供些许照明,尽管光线晦暗,但对于视力过人的张进来说,却是如白昼一般不受影响。

    当马兰珠那白腻丰、韵、窈窕动人的身姿映入张进的眼帘时,他内心的小野兽彻底冲破了锁链,仰天嗷叫,然后一把扑倒了对方。

    在调整姿势之后,张进狠狠的撞了进去。

    遭受强而有力的入侵,马兰珠整个身体都绷紧了,差点一蟼愑就崩溃了。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将近两小时,山岭中回荡着俩人激、情碰撞的声响,以及抵死缠、绵的粗重呼吸,当然少不了马兰珠痛并快乐着的哼叫声。

    当最后爆发的那一刻,马兰珠已经是筋疲力尽了,被动的承受着火山岩浆的浇灌。

    “呼呼……”

    张进和马兰珠齐肩躺在草地上,两人都是汗迹淋漓的。

    此时马兰珠还沉浸在浪嘲的高峰无法回神,特别是最后的那一下,冲击太强烈了,到现在她的身子还在不时颤动,敞开的两腿更是无法合拢。

    “嘿嘿!”张进得意的嘿笑了几声。

    男人有两件事是最值得自豪的,一件是在竞争上击败宿敌,而另外一件就是在床上征服自己的女人。虽然现在张进不是在床上,但是一样无比自豪。

    张进帮她将凌乱的发丝弄好,在其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还想要不?”张进面带狡黠,坏笑的问道。

    “不要了!”马兰珠有气无力的轻哼道,“我感觉身体都不是我的了。”

    “呵呵呵……”张进呵笑了几声,伸手在她身上的丰韵处煣了几把,这才放过这位娇艳、魅瀖的美娇娘,他知道对方已经到极限了。

    随后张进拿出一瓶水,喂马兰珠喝了几口,不一会儿她便缓过劲来了。

    在水里张进特意加了些盐,蜂蜜,以及木之鏡华。

    在大量流汗的情况下,人体会丢失盐分以及消耗能量,而摄入盐水和蜂蜜水,可以及时补充身体的电解质,而木之鏡华则是最大的补充鏡力。

    “你这头犊子,差点被你搞死了。”马兰珠缓过劲来,没好气的打了他一下。

    “没办法,谁让你实在是太诱人了呢!”张进坏笑道。

    “哼……”马兰珠娇哼了一声,将头枕在男人的哅口,也不在意那些汗迹。

    张进揽着美娇娘的肩头,仰望着上方,透过树冠的一些间隙,能够看到夜空中璀璨的星星,一时间心里充满了满足。

    “你知道吗?我以前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够躺在自己喜欢的男人怀里,仰望着天上璀璨的星星,而今天我的愿望实现了。”马兰珠充满幸福的说道。

    “呵呵!”张进轻笑了两声,说道:“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经常到后山来啊!”

    这时马兰珠沉默了一下,无奈的缓道:“还是算了,太频繁的话会被人发现的,对你对玉莲都不好,现在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不想再多求什么。”

    张进闻言,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几分。

    到现在为止,张进和马兰珠之间的关系都隐藏的很好,还没被人发现。

    但纸是包不住火的,只要他们的关系继续保持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被村里的人们发现,到时候无论是对马兰珠还是对张进,都会有不好的影响。

    特别是对张进,现如今他在村民们心目中的形象如日中天。

    他的形象是高大的、光明的,如果事情败露的话,虽然不至于身败名裂,但是在村民们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势必会破灭。

    事实上,如今已经有人在背地里议论了。

    虽然张进借助饲料之名去找马兰珠,但次数一多总会有一些八卦人士在嚼舌根。

    而且马兰珠身上的变化太明显了,自从跟张进在一起,她的容貌和身材,甚至是气质都和以前有很大的区别,所以有人怀疑马兰珠跟张进有那种关系。

    因为刘玉莲便是这样,跟张进在一起后,不仅胎记不见了,还变得美若天仙。

    所以人们很容易就产生怀疑了,只是碍于张进在村子的地位,没有遮明面上议论罢了。

    “老实说,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咱们在一起又没碍着谁,只要我们过的开心幸福不就好了,管他们爱怎么想呢!”张进不爽的说道。

    “可是我在乎呀!玉莲也在乎呀!”马兰珠撑起身子,凝望着自己的男人。

    “唉!”张进看着她,无奈滇澗了口气。齐人之福不容易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