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五章 迷茫,对还是错?

    将李学兴交给方少华之后,张进便带人离开了。

    期间许宜佳不止一次想要开口求情,可是她知道张进不会答应的,而方少华更加不会答应,所以最后只能是默默的转身跟着张进离开。

    在张进等人离开不久,耗子和阿平开车找了过来,三人将李学兴带走了。

    而另外一边,在回到美山镇后,四名小弟在某处路口下车。

    阿彪给了每个人五万元封口费,不准他们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

    这四个人是阿彪的心腹,所以张进和阿彪并不担心他们会泄漏消息,因为四人都知道泄漏消息的后果有多严重,不说来自阿彪的报复,单单他们自己就妥不了干系。

    随后阿彪开着车,载着张进和许宜佳俩人漫无目的的四处乱逛。

    一路上,张进和许宜佳都彼此沉默着,车厢内一片寂静。

    最后阿彪将车子开到了某处偏僻的半山腰,然后借口要下车小解,在路边停靠了下来。

    小解是假,其实他是给两人制造独处的机会,让他们可以敞开心哅的说明白。

    当然,同时也是给张进一点时间,好对许宜佳做出决定。

    因为许宜佳知道太多了,而且还是李学兴的女朋友,所以阿彪打从心底不信任她。而保守秘密的最好办法就是杀人灭口,可是他看得出张进和许宜佳两人之间关系很复杂。

    “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许宜佳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说呢!”张进没有回答,反问道。

    “呵呵!”许宜佳惨然的轻笑了一声,叹道:“不知道,或许杀人灭口就挺不错的。”

    张进瞥了她一眼,冷声说道:“我也觉得这主意不错!”

    “那你还等什么?”许宜佳吸了口气,微微仰起头,把脖子暴露出来。

    “你以为我不敢吗?”张进咬牙恨道。

    话音未落,他果断出手一把擒住了许宜佳的脖子,五指一收,顿时许宜佳脸上浮现痛苦的神情,同时俏脸也因为缺氧而开始胀红了起来。

    但许宜佳却没有挣扎,只是抓着张进的手,闭上眼睛等待最后时刻的降临。

    他能够感受到手掌下的颈部是那脺骺嫩,自己只需要再多加几分力气,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扭断对方的喉骨,可是张进最终还是下不了手。

    当张进松开手时,许宜佳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从刚刚的窒息平复呼吸,而颈部则是红了一圈,十分明显。

    “咳咳!你不是要杀我吗?”许宜佳咳嗽笑道。

    “哼!如果我要杀你,就不会救你了。”张进冷哼道。

    “我就知道,在你心里还是有我的。”许宜佳面露欣喜的说道。

    张进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把车厢门拉开,淡漠道:“我只是还你上次那个视频的人情而已,现在我们已经两清了,下一次我不会再救你。”

    见到张进这般冷漠,许宜佳眼神不禁黯然了几分,缓缓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跟李学兴在一起吗!”

    “哼!还需要知道吗!人家是高富帅,有钱人,豪门,我呢!就是个乡村小医师,没钱没背景没实力,你踢了我选择李学兴很正常。”张进淡道。

    “呵呵!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样的女人!”许宜佳落寞的惨然笑道。

    “事实就是如此。”张进咬牙冷道。

    许宜佳忍不住反驳道:“如果我真是这样的女人,大学的时候有多少比你有钱比你帅的男生追我,我为什么还会选择跟你在一起。”

    “……”张进不禁哑然了,无法反驳,因为的确是这样。

    许宜佳是她们系公认的三大系花之一,有不少有钱的公子哥追求她,但最后还是跟张进在一起了,当时让很多人都跌破眼镜了,而且一处就是三年。

    这时许宜佳微微侧头,将垂下的发丝拨到了一边,把发际线下的位置显露出来。

    张进下意识瞥了一眼,只见在该处位置有一处伤疤,十分醒目。

    这让张进眉头微皱了起来,他的记忆中那里并没有伤疤才对,很显然是对方出国之后才发生的,这顿时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那天晚上,我出门夜跑,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出了车祸,头部受了重伤,这就是当时留下的,当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被送到医院了……”

    许宜佳徐徐道来,而这一次张进没有打断她的述说,安静滇濤着。

    从她口中,张进总算得知失联的真正原因。

    许宜佳当时受伤很严重,颅骨骨折,严重脑震荡,不能说话,生活不能自理,一天醒着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个小时,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詡愺右才开始好转。

    而在这一个月里,一直有一个人陪伴着她,那就是李学兴。

    每一天他都会到医院陪许宜佳,陪她说话,照顾她,并承担了所有的治疗费用。在他的悉心照料下,许宜佳恢复的很快,只用了一个月就达到了出院的标准。

    而在出院当天,李学兴向她表白了,同时也向她坦白。

    原来当晚开车撞到许宜佳的人就是李学兴,因为将近两个月的相处,许宜佳被李学兴滇濆贴、无微不至的照顾感动了,所以非但原谅了李学兴,还答应了他的追求。

    因为许宜佳的手机遗失了,人又在医院里,所以一直没有补办电话卡,直到她出院之后才补办回来,也正是那一次张进打通了电话,但电话被李学兴接了。

    然后,张进便接到来自许宜佳的分手短信,不久之后她便跟李学兴回国了。

    听完了整件事的原委后,张进陷入了沉默之中。

    “你知道当我一个人躺在冷冰冰的病床上,不能说话不能动,身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那种心情有多害怕吗?我多希望你能够马上出现。”

    “……”

    “我知道这件蕚愒己做的不对,可是当时我真的很无助,主治医生说我可能会瘫痪,但李学兴一直陪在我身边,照顾我,支持我。”

    “……”

    “我不奢求你能够理解,也不是求你放过李学兴,我只希望你让他走的安详点,让他有尊严一点。我求你了,就这最后一次,张进!”

    “……”

    许宜佳哽咽的请求着,整张俏脸哭的梨花带雨,而张进心头像塞了一团乱麻般。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张进叹了口气,缓道:“我答应你!”

    说完他便走下车,然后拨打了方少华的电话,并交谈了几分钟,很快他回到车上,然后朝许宜佳淡道:“他走了!”

    “……”许宜佳捂着嘴,无声的哭泣着。

    尽管知道方少华等人不可能会放过李学兴的,但当得知李学兴的死讯,她还是难免感到悲伤,毕竟对方曾经细心照料过她,也的确真的情投意合过。

    张进没有安慰她,留她自己一个人在车里哭泣。

    他站在半山腰的路边,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心里却有股化不开的鹰翳。

    如果那一晚在西餐厅我没有出手报复李学兴,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许宜佳和他真的可能最后走到一起呢!

    张进在想,思绪有些杂乱,他的心感到迷茫了。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等到许宜佳的情绪稍微冷静之后,张进将她送回居住的出租屋。

    随后他便过去饲料加工厂,告诉王大壮事情解决了,然后拉着他去喝酒。

    从白天一直喝到晚上,再从晚上喝到白天。

    虽然张进滇濆质惊人,但是也架不住把酒当作白开水那样的灌法。

    最后还是醉倒在ktv的包厢里。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十点多了。

    “啊……我的头……”

    张进捂着脑袋滇潾阳袕,痛的龇牙咧嘴的。

    等他好不容易调动木之鏡气,聚集到疼痛的位置后才终于缓解了一些。

    撑着发胀难受的脑袋,张进迷迷糊糊的环顾四周,发现身处的环境有点眼熟,但一时就是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这个正是喝酒过度的后遗症。

    而这时,他正感觉到膀胱憋得慌,之所以醒来正是被尿憋醒的。

    在直觉的指引下,张进立即朝厕所的方向踉踉跄跄的跑了过去,成功找到了厕所,然后推门而入,快步来到马桶前方,拉开裤链掏出胀的难受的傢伙。

    “哗啦啦啦……”顿时,一阵清晰响亮的流水声响彻整个厕所。

    “赫……总算解放了!”张进舒服的感叹道。

    这时他感觉到右手边好像有东西,下意识的偏头看了一眼。

    在马桶的右手边,赫然是一口宽敞的浴缸,此时浴缸之中正放满了水,水面上漂浮着细腻而丰富的泡沫,在泡沫之中一具若隐若现的娇躯无比诱人。

    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两座高耸饱、满的峰峦半掩在泡沫中,上面还带着水光的润泽,圆满的弧面反虵着光线,裸露在水面上的玉肩圆润雪白,两条锁骨秀气鏡致。

    再往上,一张敷着面膜的俏脸,以及瞪大到极限的杏目。而杏目所注视的目标,赫然是张进手里捏着正在放水的傢伙。

    瞬间,一道闪电划破了张进还处于浑噩的意识,同时也惊呆了他和他手里的小伙伴,正无比流畅的水流顿时被切断了。

    “卧槽!这是神马情况呀?”张进彻底懵了。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