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八章 ‘毒药’测试

    “生还是死,选一个吧!”

    当陈大雄听到这句话时,整张脸瞬间就苍白了。

    先前他为什么冒着危险也要尝试逃跑,就是担心自己的小命。

    可是最后他的担心还是应验了,到了选择命运的时候。

    “我、我不想死,求求放了我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陈大雄急忙求饶道。

    “毒死养殖厂的面包虫是不是你做的?”张进问道。

    陈大雄咽了一下唾沫,紧张的看了旁边的王大壮一眼,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

    “妈的!”王大壮见他点头承认,当即就要冲过来,但是被李海兴他们及时给拦住了。

    “很好,告诉我原因!”张进淡漠的继续问道。

    “……”陈大雄沉默了下来,迟疑了片刻之后才缓道:“我在工厂里上班,可是被那个杨秋盛无缘无故给炒了,所以我就想报复他一下。”

    张进眼眸微眯了起来,凝视着陈大雄,冷声道:“你在说谎!”

    “我没说谎,真的,我就是为了报复他把我炒鱿鱼了,所以才毒死养殖厂里面的虫子。”陈大雄连忙大声说道,“但我现在知道错了,我愿意赔偿,多少钱我都愿意赔!”

    只见张进站起身来,冷酷的哼道:“你要报复杨秋盛那还不简单,直接找人在他下班的路上埋伏他就是了,何必大费周章的先损坏监控摄像头,然后再毒死虫子。”

    “……”陈大雄不禁惊愕的看着张进。

    “说出谁指使你这么做的,我就饶你一命,不然我把你活埋在这里,你猜猜得多少年之后才会有人发现你呢!”张进冷酷的说道。

    “不、不要,我真的没有撒谎,我就是出于报复。”陈大雄依旧坚持道。

    “哼哼!嘴硬是吧!”张进冷笑了一声,随即朝李海兴几人吩咐道:“把他架起来。”

    在指示下,陈大雄被寸发男、碎发男俩人架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张进却是走回了面包车,从车里取了一瓶矿泉水,打开之后当着众人的面丢了一颗东西进去。

    “你要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

    陈大雄虽然不知道张进做了什么,但是本能的感到无比惧怕。

    可惜不管他怎么挣扎,还是无法挣妥寸发男两人的禁锢。

    他只能眼看着张进拿着矿泉水苾近,李海兴很醒目的掐开了陈大雄的嘴。

    “啊……呜呜……”

    张进将矿泉瓶口直接塞进陈大雄的嘴里。

    在强迫下,一整瓶矿泉水都灌入他的肚子里了。

    随后张进摆了摆手,让人们松开陈大雄,并且退后了两步看着自己的手表。

    尽管不知道他对陈大雄干了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绷紧了心弦。

    就在众人的等候下,突然陈大雄有了反应,开始痛苦的哼叫了起来。

    “三十秒,扩散的速度还算不错!”张进淡淡的笑道。

    而就在这时,陈大雄的反应越加强烈了起来,由痛苦的哼叫很快变成了嘶叫声。

    他在地上四处翻滚着,仿佛忍受着无比残酷的折磨一般。

    借助月光的照明,王大壮、李海兴等人可以清楚看到在陈大雄的皮肤下,一条条血管膨胀凸出,仿佛在皮肤下有无数条蚯蚓正在钻动一般。

    特别是其面部,一条条血管如同树根一般蔓延,使得他看起来十分狰狞。

    而这一幕,看得李海兴他们心惊胆颤的,特别是寸发男三个小弟,后心更是不禁渗出冷汗,手脚冰凉,看向张进的目光犹如见到什么魔鬼一般。

    “阿进,你给那傢伙吃了什么?”王大壮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他倒是不觉得害怕,因为对张进百分百信任,相信对方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

    “没什么,就是一种刚研发的毒药,正好拿他来试试效果。”张进淡道。

    听到张进这话,除了王大壮觉得挺有趣的,其他人包括李海兴在内,无不是心底深处莫名的生起一股凉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事实上,张进同样没有跟王大壮说实话,他投的根本不是毒药。

    那是他专门为了林婉儿制作的一种中药成分的药丸。

    制作步骤还挺麻烦的,先是将中药打磨成非常细微的粉末,然后再加入蜂蜜,加入木之鏡华,充分搅拌均匀之后煣成药丸。

    每一颗药丸比跳棋的弹珠稍微小一点,这样便于吞服。

    他能够感应到药丸中的木之鏡气,而刚才正是在计算药效的扩散速度。

    至于陈大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其实很简单,因为张进在水里面暗中注入了大量的木之鏡华,等得到自己想要的数据之后,他便撤除对水中木之鏡华的控制。

    所以,真正的毒药不是那颗药丸,而是瓶子里的水。

    木之鏡华是张进将木之鏡气压缩而成的,一般情况下呈现稳定状态,但是一旦进入到人体,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成气体。

    人体容纳木之鏡气的数量是有限,一旦超出了容纳的极限,就如同膨胀到极点的气球,嘭!爆炸开来,而此时陈大雄的身体就如同气球一般。

    通过肉眼观察,可见陈大雄的腹部胀大了不少,犹如六月怀胎似的。

    “啊……救我,救救我。”陈大雄痛苦不堪的求饶道。

    “什么?我听不到,你再说一边?”张进故作耳聋的侧耳说道。

    “我说,我什么都说!”陈大雄艰难的说道。

    终于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答案,张进这时稍微意念一动,控制住正在扩散的木之鏡气。

    “说,是谁指使你的?”张进问道。

    陈大雄粗喘着气,痛苦的回答道:“是、是一个男人,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有一天他突然找到我,他知道我以前在养殖厂上过班,所以让我把虫子毒死。”

    “你不知道他的名字?那你又愿意帮对方做事?”张进怀疑道。

    “他给我钱,现金!”陈大雄急忙解释道:“他说只要我按他说的做就给我二十万,第一次见面他就给了五万块,剩下的十五万任务完成后再给。”

    “那他长的什么样子?这个你总知道了吧!”张进问道。

    只见陈大雄摇了摇头,痛苦的说道:“对方带着口罩,而且当时光线比较暗,我也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那他的电话呢?联系方式!”张进立即问道。

    “只有对方想找我的时候才打得通,平时都是关机的状态。”陈大雄回答道。

    张进眉头微皱了起来,神情有些凝重。本以为抓到陈大雄这个联络人,应该就能揪出背后的主谋,没想到对方这么小心,一点破绽都没有。

    就在这时,陈大雄突然说道:“对了,有一次通电话的时候,我听到那边有女人的声音,好像在叫什么阿兴!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叫他。”

    “阿……兴!”张进眼神顿时变得冷冽了起来,脸涩鹰沉了几分。

    :今天更新的章节,全都被延迟了,昨天也是,对的系统我也是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