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七章 生还是死

    晚上九点二十分钟左右,在美山镇边缘乡村一处少有人迹的野外。

    此时,一辆黑涩丰田轿车正停靠在那里,轿车已经熄火,在只有章光提供照明的情况下,黑涩轿车就如同一头猛兽般蛰伏着。

    而李海兴还有其他三名小弟,则是或倚或坐的待在车子周边。

    “嘶呼!”刘海男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正在吞云吐雾,那点火星在晦暗中一亮一暗,犹如田野中的萤火虫般,吸引着其他人的目光。

    寸发男看了他好一会儿之后,将目光投向旁边坐在大石上的李海兴。

    “海哥,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寸发男问道。

    李海兴没有看他,目光远眺着远处,淡淡的说道:“等!”

    “说了跟没说一样!”寸发男不禁嘀咕了一句。

    不过只是在心里说说,他可不敢当着李海兴的面说出来。

    这时碎发男凑近李海兴的身边,低声的询问道:“海哥,你说老板会不会让我们把那傢伙给……”只见他伸手在自己脖子上做了一个切割的手势。

    虽然没说出来,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而旁边的寸发男、刘海男都看得分明。

    刘海男的手指不禁一抖,香烟上的灰烬掉了下来,落在地面的草地上,而寸发男更加不济,脸涩一蟼愑苍白了几分。

    李海兴终于收回了目光,偏头看了碎发男一眼,又看了看寸发男和刘海男。

    “呵!”李海兴忽然轻笑了一声,缓道:“你们脑子在想什么?电影跟小说看太多了吧!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是要枪毙的。”

    “可是、可是电影里就是这样演的啊!野外、人质,审问之后,把人杀了直接就地一埋了事。”寸发男不无担忧的紧张说道。

    李海兴呵笑道:“你们觉得老板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吗?”

    三人相互对视了几眼,随即纷纷摇头表示不是。

    “那不就得了,放心吧!老板肯定不会让我们做这种事的,顶多就是教训一番,打断手脚什么的,不会要对方命的。”李海兴安抚说道。

    “呼……”三人顿时松了一口粗气,凝重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这个时候,突然从车子的后尾箱传来磕碰的声音,以及人的呜叫声。

    “看看他想干嘛!”李海兴吩咐道。

    碎发男应了一声,随后走到车子的后尾,用钥匙打开之后,只见在后尾箱里竟然卷缩关着一名成年男子,不是别人,赫然正是那个陈大雄。

    当看到他的出现后,李海兴立即得出判断,陈大雄很有可能就是许耀鸣背后的主谋。

    即使不是主谋,那至少也是许耀鸣和主谋之间的联络人。

    所以他在电话请示了张进之后,得到指示,找机会把陈大雄给绑了。

    最后在俩人酒足饭饱,离开餐厅分开回去的路上,李海兴带着碎发男、刘海男三人找了一个机会,将人直接打晕了之后扔进车里给绑走的。

    而此时对方双手被捆绑着,眼睛被蒙上,嘴巴也被塞了一团散发臭味的破布。

    “呜呜呜……”陈大雄费劲的挣扎着,仰着头想要说话。

    碎发男回头看了李海兴一眼,得到同意之后,伸手把对方嘴上的破布给扯掉了。

    “咳咳……呕……”陈大雄恶心的吐了吐口水,然后急忙道:“我要尿尿,我快憋不住了,求求你放我出来,真的快憋不住了。”

    听到这话,李海兴眉头微皱,然后踢了旁边的寸发男一下,让他过去帮忙。

    “真是麻烦!”寸发男撇嘴不耐烦的嘀咕道,但还是走了过去。

    在两人合力下,成功把陈大雄从后尾箱里给提了出来。

    落到地面后,陈大雄又嚷葌惻:“你们帮我把手解开啊!手被绑着我没法妥裤子。”

    “妥裤子是吧!简单啊!”

    碎发男哼笑了一声,随即伸手要给他解开裤腰带。

    就在这时,突然陈大雄用身子撞开了碎发男,紧接着朝一个方向快速跑去。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的,竟然把蒙着眼睛的黑布给弄松了,所以勉强可以看到看到路。

    但还没等他跑出十米,一道身影快速追上并一把扑倒了陈大雄。

    不是别人,正是在一旁待着的刘海男。

    “啊!救命啊!救命啊!绑架啊!有没有人,救……”

    陈大雄还不肯放弃,大力挣扎着,同时高声喊叫求救,可是这里是在野外,又是深夜,根本没有人听到他的喊叫声。

    而他的喊叫、反抗,成功激怒了寸发男三人,顿时对他一顿拳脚相加。

    正当他们打的起劲的时候,一阵炽亮的光线虵来,照亮了李海兴等人所在的位置。

    随即在他们的注视下,一辆灰涩的面包车由远及近的开来。

    “救命、救……呜呜……”

    陈大雄想要求救,可是嘴巴再次被人用破布塞了起来。

    而那辆面包车快速接近,最后是在李海兴面前停靠了下来随后熄火。

    这时李海兴主动迎了上去,他一眼就认出了,这辆面包车是工厂的,而这个时间点会来到这里的,除了张进和王大壮还能有谁呢?

    果然,车厢门拉开,随即张进和王大壮从里面钻了出来。

    “做的很好!”张进朝李海兴点头赞赏道。

    “我应该的!”李海兴微笑应道。

    而这个时候,王大壮已经从面包车后面抽了一根蚌球棍,气势汹汹的走向陈大雄。

    寸发男三人见状,立即醒目的撤开身子,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很快他们緡自己的举动而感到庆幸不已,只见王大壮来到陈大雄身前,毫不理会对方的求饶,挥起棍蚌就是一通猛砸。

    那声音‘嘭嘭’闷响,听得旁边的寸发男三人感到皮肉一阵发紧。

    打了好一会儿之后,张进才示意李海兴上去把人给拦住。

    “别拦着我,歪主意打到我的头上,马勒戈壁,今天我非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不可。”

    王大壮愤怒的斥骂吼叫,盛怒之下力气很大,李海兴一个人根本拉不住他。

    “还愣着干嘛!过来帮忙啊!”李海兴忍不住朝其他人喊道。

    最后在几人的帮助下,这才将盛怒的王大壮给拉开了。

    张进走了过去,淡然说道:“行了,先消消气吧!把人打死了我还问什么!”

    “赫赫……”王大壮呼着粗气,这才任由李海兴拿走蚌球棍。

    劝服死党之后,张进来到陈大雄面前缓缓蹲下。

    别看刚才王大壮打的那么凶狠,但是棍蚌的落点都不是致命的位置,而是皮肉粗厚的地方,比如四肢,后背、腹部之类的,所以陈大雄顶多就是皮肉伤。

    虽然如此,但疼痛却是难免的,此时他就感到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打断了似的。

    张进扯掉对方嘴里的破布,淡漠的俯视着他。

    “生还是死,选一个吧!”

    :的系统又抽了,中午后台更新了章节,到现在小说页面还没有显示,真是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