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五章 潜藏暗处的威胁

    饲料加工厂,王大壮的办公室中。

    杨秋盛正站在茶几的前方,无比琇愧的低着脑袋。

    “这件事怪我,是我太疏忽大意没有重视监控摄像头的损坏,这才让外人混进养殖厂的,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杨秋盛闷声说道。

    “哼!我倒是很想惩罚你,可是惩罚你那些面包虫就能够活过来吗?”

    王大壮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挥挥手让他出去免得碍眼!

    但是这时,张进却开口叫住了他。

    “你想不想将功补过?”张进端着一杯茶,淡道。

    “想想想,太想了,有什么事情进哥你尽管吩咐。”杨秋盛立即点头应道。

    “现在我们养殖的面包虫都死了,必须尽快补充才行,你找一下距离最近的面包虫养殖厂,尽可能的进多一点货。”张进淡道。

    由于养殖厂的面包虫是被人用农药毒死的,所以尸体根本不能用来制作饲料。

    但是好在面包虫养殖叭较容易,养殖的人也有不少,所以可以从别的地方进货,只要在两天内能够到货,那就不用担心生产会被迫停止。

    听到张进所给的任务后,杨秋盛大声应道:“是,我马上就去。”

    “进货的时候,注意检查面包虫的存活,别进到一些染病的病虫,知道吗!”

    “知道了,我一定会认真检查,不会再出差错的。”

    “嗯,去吧!我要尽快见到活虫!”

    杨秋盛大声保证了几句,然后快步离开办公室,充满干劲的将功补过去了。

    “哼!这个臭小子,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要不是看在是老员工的份上,我刚才就想直接把他给炒了,真是越想越火大。”王大壮气愤不已的哼道。

    那个养殖厂是王大壮一手建立的,还没和张进重逢之前就已经初具规模了。

    而饲料火爆后,王大壮对养殖厂的投入更多了,好不容易才毖养殖厂建设到现在这么完善,可是现在却差点化作流水了。

    单单那些死去的面包虫,价值就接近二十万了。

    如果没有及时补充货源的话,饲料生产跟不上,公司还会损失更多。

    所以,这也就难怪王大壮会那么生气了。

    “这次也不能全怪杨秋盛,敌人有备而来的,就算是我说不定也会中招。”

    张进变相的帮杨秋盛求情,毕竟他是公司的元老级员工了,而且对张进和王大壮一直很忠诚,也帮了王大壮不少的忙,现在要找这样的员工已经很难了。

    “现在养殖厂里还有虫卵和虫蛹,只要能够熬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养殖厂就能够重新恢复过来,所以大可不必太担心。”张进说道。

    “唉!也只能这样了,只是我担心两个月后会交不出饲料给合作方,对方会不会起诉我们啊!要我们赔钱?”王大壮不无担忧的说道。

    “呵呵!这个你放心,她们绝对不会追究的,我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呢!”张进笑道。

    王大壮听到这话,顿时松了口粗气,说道:“那就好,现在工厂还有一些存货,先应付四五天还是可以的,经过这次教训,我们得多储存一些货物才行了。”

    “的确!不过我更关心的是,到底是谁在暗地里对付我们。”张进冷道。

    一提起来王大壮就火大,气愤不已的怒哼道:“哼!别让我知道是谁,不然老子非揍得他连老母都认不出来不可。”

    “呵呵!”张进淡笑了一声,自信的说道:“会找出来的。”

    …………

    而与此同时,位于南县公安局派出所附近的拘留所。

    一名男子正在探监室焦急的等待着,如果张进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这名男子不是别人,赫然正是抢了他女人的李学兴。

    只不过此时的李学兴不再像以前那样西装革履,只是穿着一套简单的休闲账动服,再加上脸上没刮干净的胡渣,整个人显得有些落魄。

    在等待了片刻之后,探监室内部滇濟门被打开,随即一名民警走入,而在民警的身后,则跟着一名面容憔悴、两鬓灰白的中老年男人。

    只见李学兴立即站了起来,对着男人喊道:“爸!爸!”

    没错,他正是李学兴的父亲,李顺江!

    只不过此时的李顺江看起来苍老了许多,比起他以前的模样,至少老了十岁。

    以前的李顺江不可一世,气势苾人,自信飞扬,霸气侧露。

    可是现在,单纯从外貌上来判断,就是一个年近六十岁的糟老头子,而且还是一个被关在看守所里,等待判刑的糟老头子。

    面对李学兴的叫唤,李顺江没有反应,死气沉沉的来到座位上坐下。

    “你们有六十分钟的时间!”看守所民警说道,然后离开。

    民警一离开,李学兴立即问道:“爸,你在里面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受苦啊?”

    李顺江总算有些反应了,他抬头看了儿子一眼,随即叹了口气,但还是没有说话,亦或者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才好。

    “爸,你放心,我会请最好的律师,一定能够帮你打妥罪名的。”李学兴说道。

    李顺江摇了摇头,绝望道:“没用的,警方已经有了一切充足的罪证,这一劫我是在所难逃了,我已经想好了,等开庭的时候把所有的罪名都承担下来,这样你至少不被牵连。”

    “不行呀!爸,一定会有办法的,我去找人帮忙。”李学兴着急的喊道。

    “唉!别白费劲了,无论找谁都没用的。”李顺江摇头叹道。

    “不会的!不会的!”李学兴痛苦的握紧了拳头。

    看到儿子这么关心自己,李顺江不由得感到一丝欣慰,缓道:“树倒猢狲散,这是人之常情,现在我就是一个瘟神,谁跟我有牵连谁就会倒霉,没有人会帮我的了。”

    “……”李学兴咬紧牙根,他很想反驳,但却想不出任何办法。

    “今天我之所以同意见你,就是希望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今天这个局面,都是我咎由自取的,我早料到了。”

    “学兴,拿着我给你准备的钱,离开美山镇,越远越好!如果那个许宜佳还愿意跟着你,就娶了她吧!爸以后都不反对你们了,估计也管不到了。”

    这时李学兴的神情突然变得狰狞了起来,咬牙切齿的恨道:“这一切都是那个张进干得好事,我不会放过他的,我不会放过他的。”

    “学兴,我不准你去对付张进,听到没有!”李顺江急忙说道。

    但是此时李学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他的目光充满戾气。

    “他把你害成这样,他必须付出代价,惨痛的代价。”李学兴鹰狠的说道。

    说完他站起身来,郑重的朝李顺江深深的鞠了一躬,随即转身离开。

    李顺江抓着铁窗,焦急的喊道:“学兴,别干傻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