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五章 对不起,我说谎了

    从野猪岭赌场离开,张进一行人兴高采烈的回到古溪村。

    这一趟可以用大获全胜来形容,陈朗威五人都赢了不少钱,心情都相当兴奋。

    “太牛苾了,张老大简直就是赌神啊!”

    “你没看到那个庄家,吓得脸涩发白、满头大汗,笑死我了。”

    “可不是么!遇到张老大这样的高手,不怕才怪呢”

    几名小弟围坐在桌子旁,激动不已的说笑着,他们对先前在赌桌上大杀四方的事情还意犹未尽呢!恨不得回去再连续赢上十三把。

    而此时的张进,则是靠在太师椅上,饶有兴趣的看着陈朗威几人。

    正当他们谈论地兴起的时候,张进忽然开口了。

    “你们很喜欢赌钱吗?”张进问道。

    “……”这问题一出,陈朗威五人顿时静了下来,随即面面相窥。

    张进看了陈朗威一眼,淡道:“你为什么喜欢赌钱?”

    陈朗威想了一下,才给出一个答案:“呃……因为能赢钱啊!而且来钱比较快。”

    “呵呵!”张进轻笑了一声,说道:“你就没想过会输钱吗?”

    “赌钱嘛!有输有赢很正常啊!”陈朗威无所谓的说道。

    他负责管理李老拐旗下的赌场,自然不可能劝别人不要赌钱,不然他们就失业了。

    “那如果今天我是来你们这里赌钱,不是去野猪岭,你们怎么办?两百多万,你们赔的起吗?”张进平淡的问道。

    “……”听到这话,陈朗威和其他四名小弟不禁愣住了。

    是呀!如果今天张进不是去野猪岭,而是来这边赌钱,那他们今天可就得倾家荡产了。

    这时张进又问道:“除了我,你们还见过哪个人能这么赢的?”

    陈朗威等人齐刷刷的摇头,在今天之前,他们还没见过有人能连赢这么多把的。

    也正因如此,才会对张进崇拜之至,惊为天人。

    只不过张进对这些崇拜却并不是很领情,觉得有点讽刺。

    因为他并不是光明正大赢的,而是借用了异能的妙用,尽管异能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小赌怡情,大赌散财,烂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不认为赌博是一件好事情,更不赞成你们继续从事这个工作,因为迟早会出事的。”张进善意的劝道。

    他之所以会这么劝他们,其实主要的原因是先前在野猪岭赌场发生的事情。

    在发生冲突时,陈朗威和四名小弟几乎是第一时间护在张进身边,虽然这只是一个小举动,但张进还是记在心里了。

    陈朗威几人的这番行为,让张进觉得他们还不算无可救药。

    所以才会趁着几人还没有泥潭深陷的时候,好言相劝让他们妥离这个‘泥潭’。

    “可是……可是我们不做这个,别人也会做啊?”陈朗威不由得说道。

    “就是呀!就算我们不开,那些赌鬼还是会涌向野猪岭,结果还不是一样吗!”

    “而且我们除了这个,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嘶!”张进吸了口气,反问道:“你们有野猪岭赌场老板的后台吗?”

    陈朗威等人摇了摇头,李老拐据传是有后台,但绝对没有野猪岭老板后台那么强大。

    “既然没有,你们凭什么认为警察不会抓你们?李老拐可能是认识什么人,但你们觉得他能够救得了你们吗?我敢肯定最后倒霉的还是你们。”张进冷淡道。

    “……”陈朗威几人被说得心情有些沉重。

    因为事实的确如此,以前有一次被村民举报,警察来了之后把人抓走了。

    最后李老拐是被放了出来,可是其他被抓的人员却是被判刑了,判的最严重的那个现在还是里面没出来呢!因为他替李老拐顶罪了。

    “趁现在还能妥身,早点转行吧!”张进淡道。

    “可是转行要做什么?”

    陈朗威有些迷茫的疑问道,他们对未来根本没有计划。

    “以前你们没钱,现在你们有了,做点小生意也好,出去闯一闯也好,视野不能局限在一个地方,待在古溪村你们不会有出路的。”张进淡道。

    话虽这么说,但陈朗威几人还是很迟疑。

    想要创业致富谈何容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张进有那般神奇的际遇。

    如果不是异能的原因,张进想要崛起估计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好好想一想,别误了自己。”张进说道。

    随即他便拿起自己的钱起身离去,留下低头沉思的陈朗威五人。

    ……

    刘黑子的动作很快,当天晚上便把刘老三交给了陈朗威。

    张进并没有打算让刘玉莲和刘釢釢知道,所以把刘老三关押在古溪村那边。

    当他来到古溪村赌场时,只见一片寂静,赌场没有营业,只有陈朗威和那四名小弟,很显然他们都把张进白天说的话都听进去了。

    张进随意的坐在庭院中一张椅子上,让陈朗威把人给带上来。

    很快,两名小弟拖了一道身影从杂物间里走了出来。

    对方双手双脚被捆绑着,脑袋上被罩着黑布袋,嘴里呜呜的叫着,显然被人给秱悺了。

    “砰”的一声,他被重重的扔在了张进的脚前,随后两名小弟让对方跪好。

    在张进的示意下,陈朗威伸手将对方脑袋上的布袋摘了下来。

    只见一张鼻青脸肿,有些狼狈的猥琐老脸出现,张进一眼就确定对方是刘老三。

    上一次他在刘玉莲家里见过对方,虽然当时只是匆匆一瞥,但张进的记忆力很好,而且刘黑子肯定不会搞错人,所以完全可以确定身份了。

    张进打量了他几眼后,冷淡的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刘老三嘴里的东西被拿掉,然后缓道:“知道,你是我侄女的男朋友张进!”

    “知道就好!”张进淡笑了一声,随即突然甩手一巴掌‘啪’的一声抽在刘老三那张猥琐的老脸上,将其直接扇倒在地上。

    站在旁边的两名小弟默契的将刘老三重新扶好。

    张进只是随手一抽,但刘老三的脸上又多了一处红肿,嘴角更是淌着血丝。

    这让旁边的陈朗威嘴角不禁抽搐了几下,他想起第一次带着弟兄去白石村抓马兰珠的事情,当时就是类似的一巴掌,现在再次见到这一幕,不禁感觉脸皮有些发麻。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张进神情淡然的问道。

    “……”刘老三这次不敢随便回答了,只是惊惧的看着他。

    今天下午傍晚的时候,他去找刘黑子打算用屋契做抵押,争取宽限一些时间。

    可是刚见到刘黑子,还没等他说话呢!就被刘黑子叫人毒打了一顿。

    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打之后,刘老三从对方口中得知白天所发生的事情,更得知自己的债主由刘黑子变成了张进,最后被五花大绑头罩黑袋送了过来。

    原本刘老三以为张进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医生,虽然听说有点钱,可是并没有遮意。

    他甚至还打过歪主意,想利用刘玉莲的关系,从张进身上骗点好处呢!

    直到被刘黑子当人情送给张进,他才明白张进根本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在被关着的时候,刘老三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妥身。

    最后他不得不希望借助跟刘玉莲的血亲关系,来祈祷获得张进的善待。

    只可惜他才说了一句,便招来了一记大耳光。

    所以现在不敢随便回答了,担心再一次招来张进的毒打。

    “刘玉莲是我的女人,你竟然敢打她,你说我应该怎么对付你呢!不如把你的手剁了喂狗怎么样?你打她是用哪只手?”张进表情淡漠的冷声说道。

    刘老三闻言顿时害怕了起来,急忙大声求饶。“不要啊!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哼!不敢?我看你狗胆挺大的,说,你把屋契藏哪儿了?”张进质问道。

    刘老三被送来时身上并没有屋契,而他问了刘黑子,对方也说没有遮刘老三身上找到屋契。张进料想对方还不至于为了一张不算值钱的屋契而得罪自己。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刘老三把屋契给藏起来了。

    而面对苾问的刘老三,这时却是难得的硬气了一些,他咬牙说道:“我不能说,要是说了你肯定不会放我走,你肯定会报复我的。”

    “你说的没错,不过不管你说还是不说,我都会报复你。”张进冷道。

    说完便朝陈朗威几人示意了一下,顿时只见他们将刘老三手上的绳索解开,然后强行把他的双手压在一张桌面上,同时陈朗威不知道从哪儿抄来一把砍刀。

    张进来到刘老三的面前,淡道:“如果你现在说出来,我可以留你一只手,如果你不说,我就把你两只手都砍了,你自己考虑吧!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

    “不要呀!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刘老三惊恐的大声求饶着。

    “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张进淡道。

    而此时陈朗威已经走到桌子边,活动着手腕,手中的砍刀玩了几个刀花。

    这一下更是吓得刘老三脸涩苍白,他急忙大叫着:“你不能这么做,我侄女簢妈知道了他们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这话一出,张进立即阻止了陈朗威,仿佛被戳中了软肋。

    他从陈朗威手里拿过砍刀,然后朝刘老三淡道:“好吧!你说中了,如果被她们知道的确不会原谅我,现在你只要告诉我屋契在哪,我就放了你。”

    “真、真的吗?”刘老三惊恐不安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如果你不说,那可就不一定了。”张进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我藏在出租屋的墙缝里了。”刘老三小心翼翼的缓道。

    张进挑了一下眉头,突然眼神掠过一丝冷光,手中砍刀陡然斩下,顿时噗哧一声,只见刘老三的右手从手腕的位置直接被砍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刘老三,同时也惊呆了陈朗威等人。

    等刘老三感觉到痛楚时,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顿时爆发出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啊……”

    “对不起,我说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