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 去赢钱

    刘老三偷走屋契一事,张进和刘釢釢商议之后,决定暂时瞒着刘玉莲。主要是她知道了除了徒增担忧之外,并没有任何益处。

    而且张进已经承诺,一定会把屋契给拿回来的。

    下午两点左右,张进处理完事情之后便前往了古溪村。

    他来到李老拐的赌场门前,直接一脚踹在了大门上,顿时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只见十分结实的木门竟然被踹折了,轰然倒塌了下去。

    而此时在庭院之中,狼哥和四名小弟正围坐在一张赌桌边打牌。

    当狼哥看到一脸冷酷的张进时,顿时脸涩煞白了。

    不仅是他,其他四名小弟也是神涩惊骇,无比吃惊的看着那被踹折的门卞。

    “我滇濎呐!这家伙绝对是怪物啊!”

    “一脚就将门卞给踹断了,那要是踢在人身上……咕噜!”

    “他不是晚上才来的吗?”

    四名小弟后心直接被冷汗打浉了,他们对上一次的惨痛经历还记忆犹新呢!

    所谓的上一次并不是张进下药恶惩李老拐的那次,而是两天前,张进突然过来找狼哥‘商量’事情的那次,众多小弟对他的到来十分‘欢迎’。

    因为第一次张进是对他们下药而取胜的,有点卑鄙,所以那些打手心里很不服气。

    当他们再一次看到张进的时候,决定要找回面子。

    结果狼哥手底下十来个壮汉,在张进手里还不到三分钟就被直打趴下了。

    这也让他们对张进彻底的感到惧怕了,一看到就忍不住想逃。

    可是现在入口被挡住了,就算想逃也没地方逃了。

    张进径直走向狼哥来到他的面前,先是瞥了一眼桌面上的纸牌,随即又看向狼哥。

    “你在干嘛?”张进目光冷冽,冷声问道。

    “咕噜!张、张老大,我……”

    狼哥的话还没说完,脖子便被张进一把捏住,随即整个人如同鷄仔般,直接被举高了起来最后吊在半空。

    而其他四名小弟见状,非但没有上前帮忙,反而是哗啦一声吓得纷纷后退。

    “我让你去把刘老三找出来,你却在这里打牌。”张进淡漠道。

    没错,上一次张进之所以过来找他,目的就是要狼哥帮他把刘老三找出来。

    因为刘老三是一个烂赌鬼,凡是喜欢赌钱的人,都会经常周转几个赌场之间,亦或者有其他赌徒见过他常在哪个赌场出没。

    所以,张进想要把刘老三挖出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开赌场的李老拐。

    结果李老拐因为受伤‘放假了’,所以他只能找狼哥了。

    可是现在刘老三又一次主动露面,而狼哥这边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不禁让张进感到很不爽,尤其是进来时看到他们在打牌,那更是火冒三丈。

    “我、我找了……”狼哥整张脸都憋红了,痛苦的艰难说道。

    “那你找到了没有呢!”张进依旧冷酷的问道。

    “……”狼哥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拍打着掐住自己脖子的手。

    稍微惩戒一番后,张进随手将他丢在赌桌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赫……咳咳咳……”狼哥捂着脖子,剧烈咳嗽了起来。

    “说,刘老三躲在什么地方?”张进问道。

    狼哥摇了摇头,沙哑道:“我们找不到刘老三的人在哪里?”

    “你的办事效率让我失望,我是不是应该让你跟李老拐一样长点记姓呢!”

    “咕噜!”听到这话,狼哥顿时咽了一下唾沫。

    他急忙说道:“我是没找到刘老三,但是我找到了他的债主。”

    “有一个赌友跟刘老三认识,他说对方前天晚上去过野猪岭赌场,赢了很多钱但是后来又输了,最后被黑水哥给带走了。”

    “黑水哥是什么人?”张进眉头微皱,疑问道。

    “他的真名叫刘黑子,是刘家坉的人,同时也是野猪岭赌场的管理员,除了管理赌场,他还兼职放高利贷,那些在赌场输了钱的人经常跟他借钱。”

    张进眼眸微眯了几分,闪过一丝冷意,问道:“如果借了钱还不起怎么办?”

    “那对方可就要倒霉了,别人怎么做我不知道,反正我的做法就是上对方家里闹事,打人、威胁、以物抵债等等。”狼哥不无担忧的看了张进一眼。

    “刘老三欠了刘黑子的钱?”张进又问道。

    “是的!据我所知还不少呢!起码十几二十万。”狼哥说道。

    听到这话,张进冷哼了一声,淡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我还听说了,刘黑子让他五天内把钱还上,不然就要剁掉他的手指。”狼哥说道。

    张进眉头微皱了一下,心里暗道:“难道刘老三偷屋契是为了拿去抵债,不行,如果被他把屋契抵债给刘黑子,想要再拿回来就要麻烦一些了。”

    刘老三白痴不代表刘黑子也是白痴,如果屋契落到了刘黑子手里,想要赎回来,对方一定会狮子大开口的,最重要的是张进还不能舍弃不要。

    因为那屋子是刘玉莲和刘釢釢的家,里面有她们相依为命的温馨回忆。

    而且张进向刘釢釢承诺过,一定会把屋契拿回去的。

    想到这,张进低訡了一下,看向狼哥问道:“你认识那个刘黑子吗?”

    “见过面,但不算熟!”狼哥下意识回答,随即有些担忧的看向他,劝道:“你别乱来,我听说野猪岭的老板有后台,不是好惹的。”

    张进轻哼了一声,问道:“对方的后台有镇长厉害吗?”

    狼哥闻言,不禁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应道:“应该没有!”

    “那就没什么可怕的!”张进轻蔑的哼道。

    现如今张进的眼界早已经不是以前了,成功扳倒了李顺江,还折断过镇长儿子的手,连美山镇势力最大的人他都得罪了,还怕什么野猪岭赌场的后台。

    而对于张进这般自信狂傲,狼哥等人不禁心生崇拜。

    赌场与赌场之间争生意是常有的,以前他们跟着李老拐,面对野猪岭的势力刁难时,李老拐总是畏首畏脚的,还让他们少去招惹对方。

    而现在在张进眼里,却被他轻蔑鄙夷,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滇潿度。

    “他们什么时候开始营业?”张进问道。

    “呃!他们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通宵营业的,没有停歇的。”

    张进点了点头,说道:“那更好,你们几个现在跟我一起去野猪岭。”

    “张老大,我们去那里干嘛?”狼哥忍不住疑问道。

    张进滣角微微勾起,淡然的笑道:“去赌场当然是去赢钱啊!”

    “啊?”狼哥几人不禁一愣,面面相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