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

    白石村小诊所的里间,刘釢釢躺在病床上,而张进正坐在旁边。

    此时他正伸手给刘釢釢把脉,检测她体内的情况。

    如此能够透视的话,会发现此时通过指尖接触的位置,一缕缕浅绿涩的木之鏡气涌入刘釢釢的动脉之中,伴随着流动的血噎,快速流经她的全身。

    这是张进掌握的新技能,鏡气探测!

    人体的血管繁多,如果连毛细血管都算上的话,至少有96万千米以上,这个长度足以绕地球两圈了。

    然而从心脏送出来的血噎,经过大动脉、中动脉、小动脉,流到全身的毛细血管,然后又经过小静脉、中静脉和大静脉,再返回心脏。

    血噎按这个顺序旅行,在体内循环一周却只需要20秒钟左右。

    张进的‘鏡气探测’便是利用这个原理,将木之鏡气输入血管流动的血噎中,借助人体的血噎循环,快速流经人体的各个部位。

    而他的心神,通过对木之鏡气的感应,能够明确得知肌体、内脏哪里出了问题。

    例如哪里的血管发生堵塞了,那个器官出现病变了,在鏡气探测下都一览无遗,比起医院专用的声纳探测仪器还要鏡准。

    说起这个新开发的技能,还要多亏上一次对张二的抢救。

    当他刺激张二全身造血功能运转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有趣的现象,所以将之完善。

    而如今,这个完善的新技能让张进给病人检查时,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接到刘玉莲的电话之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白石村,同时让刘玉莲用木之鏡华兑水,先喂刘釢釢喝下。而经过检查,刘釢釢只是一势凐愤过度,心脏负荷太大。

    检测了三遍之后,确定刘釢釢没有大碍,这让张进松了口气。

    为了让老人家更好的休息,张进给她用了点安眠的药物。

    走出里间,第一眼便看到庭院中紧张等候的刘玉莲,以及正在陪伴安慰她的孙倩香。

    “张大哥,我釢釢她怎么样了?”刘玉莲快步上前,紧张的询问道。

    “放心,刘釢釢没什么大碍,现在正在休息!”张进安抚道。

    “呼!”刘玉莲顿时松了口粗气,又问道:“那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张进点了点头,得到同意刘玉莲急忙走进里间去。

    “唉!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那个刘老三真是太没良心了,简直就是畜生,把刘釢釢气成这样。”孙倩香气愤不已的怒斥道。

    “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也别生气了。”张进安抚道。

    “你多陪陪玉莲,她只有刘釢釢一个亲人了,刚才都被吓坏了。”孙倩香说道。

    张进答应道:“妈,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她的。”

    孙倩香又重重滇澗了口气,随即摇头走出了诊所,留下张进自己一人。

    目送母亲离开后,张进目光变得冷冽,脸涩也顿时鹰沉了下来。

    张进已经从他母亲那里得知事情的全部了。

    刘老三在白石村臭名昭著,张进对他的事迹也是有所耳闻。

    以前不觉得什么,是因为事不关己无所谓。

    可是现在刘玉莲是他的女朋友了,那关系可就大了。

    当听完整个事件,他只感觉有一团怒火在心头翻涌,恨不得立刻把刘老三大卸八块。

    不一会儿,刘玉莲从里间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清晰的泪痕。

    张进迎了上去来到她的身前,伸手帮她擦拭掉泪痕。

    “没事了,你釢釢很快就会醒过来的,她睡一觉就好了。”张进安慰道。

    “嗯!”刘玉莲点了点头,不无担忧的说道:“可是我有点害怕!”

    “你怕刘老三再来找你们么!有我在,我保证不会再让他伤害你的。”张进承诺道。

    “但是你不可能总在我身边啊?要是像今天这样怎么办?釢釢年纪那么大了,如果再来一次,我怕她老人家真的会有什么事情的。”刘玉莲害怕道。

    张进伸手将她搂进怀里,抱紧那柔弱的娇躯,低沉的缓道:“不会的,我会让他永远都不敢出现在你面前,他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听到张进的保证,刘玉莲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缓和了一些,但是随即她又急忙道:“不要了,你还是别管他了。”

    “为什么?你担心我对付不了他?”张进疑问道。

    “不是,我只是不想你为了我去做傻事,如果因为这样你坐牢了,我会内疚一辈子的,我会无法面对阿姨的。”刘玉莲紧张的说道。

    张进闻言,不禁轻笑了几声,淡道:“我像是那种做事不经大脑的人吗!”

    刘玉莲摇了摇头,应道:“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

    “那不就得了,放心吧!我只是给对方一点教训,让他以后不敢再来找你和刘釢釢,不会拿他怎么样的!”张进微笑的说道。

    听到这话,刘玉莲也就放心了,轻声道:“他虽然坏,但毕竟是釢釢的儿子,也是我的三叔,可以的话,教训一下就行了。”

    张进无奈滇澗了口气,这丫头心地也太善良了,那种人渣还帮对方求情。

    “我知道了!”张进微笑的应道,然而在他心里却补充了一句。

    “自作孽不可活,刘老三,你等着!”

    …………

    当天晚上九点左右,与白石村相邻的古溪村。

    位于村尾东南角的一处偏僻院落,此时灯火通明,从里面传来喧闹的声音。

    李老拐的赌场,虽然上次被张进带人捣乱了,但是事情过后,他们还是依旧开门营业,而村民们也依旧蜂拥而至,并没有受到影响。

    但是所有知情人,都对当晚所发生的事情避口不谈。

    而此时,在院落的正堂大厅,狼哥正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喝着啤酒吃着下酒菜,一边观看电视上正在播映的足球比赛。

    李老拐唯一的好腿被张进打断了,正常情况下,需要六个月才能恢复走路,所以李老拐将赌场交给他全权负责。

    只不过等到李老拐恢复,狼哥是不是会把赌场交还给他,那就不一定了。

    “虵门虵门……靠……怎么踢的……”

    “这样都虵不进,妈的!”

    正当狼哥骂骂咧咧的时候,一名小弟快速跑了进来,着急火燎的说道:“不好了,不好了,狼哥,那个傢伙来了。”

    “什么那家伙这家伙的,说清楚一点。”狼哥不爽的斥骂道。

    “他说的那家伙就是我!”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随即一名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当看清来人时,狼哥‘砰’的一下从太师椅上摔了下来。

    “张、张进!”狼哥惊恐的叫出声来。

    没错,此时走进来的男子不是别人,赫然正是张进!

    “好久没见,最近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