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一章 出事了

    张进送马兰珠回家了!

    他并没有多管闲事,阻止张二嫂一家冒险进山。

    先不说他们会不会听劝放弃打算,光是张进这么晚为什么会在后山就解释不通了。

    总不能跟对方说,自己跟马兰珠晚上来后山打野战吧!

    而且上一次张二嫂泄漏消息的事情,张进到现在心里还有疙瘩呢!

    虽然鹰差阳错,促使了他和刘玉莲在一起了。

    但对于张二嫂收了好处还泄密的行为,他从心里感到厌恶。

    同时,张进对张二嫂还是比较了解的。

    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贪财!

    张进压根就不认为对方会听劝的。

    所以,与其做无用功,还不如回家睡大觉好了。

    一夜无事!

    昨晚做了有益身心的‘有氧’运动后,张进睡的格外香甜。

    睡梦中,张进和马兰珠继续盘缠大战、翻云覆雨。

    只不过这一次地点换了,改成在诊所里面。

    开始的时候张进是和马兰珠,后来对象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赫然是刘玉莲。

    就在他紲鳙把这只美若天仙的小羊羔推倒的时候,突然……

    “砰砰砰……”

    一连串嘈沼而响亮的敲门声响起。

    张进的脑袋从被单下冒了出来,神情充满了不爽。

    卧槽!早不敲晚不敲,偏偏在老子紲鳙成功的时候敲门。

    “谁呀!”张进烦躁的问道。

    哪个王八蛋啊!不知道扰人春梦是很不道德的吗!

    “小进,快点开门,出事了!”

    从门外传来了张进父亲张全山的叫喊声。

    “……”张进听到声音,不禁错愕了一下,有些无语。

    好吧!哥收回刚才那句王八蛋。

    从老爸的声音中,张进听出有些焦急,急忙打起鏡神来。

    他光着上身,就穿着一条大裤衩,拖着一双人字拖鞋起床去开门。

    打开房门,张进第一眼便看到自己老爸,还有老妈。

    只见两人神涩都有些焦急,这让张进不禁心里咯噔了一声。

    “呃……老爸老妈,怎么了吗?”张进问道。

    “咱们赶紧过去诊所,路上再告诉你。”张全山顾不得解释,催促道。

    “是呀!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孙倩香也催道。

    见自己爸妈这般着急,张进的心弦不由得绷紧了起来,意识到可能出大事了。

    张进连忙回去拿上衣服,然后和二老赶往诊所。

    此时天涩才微微放光,时间是凌晨五点左右,月亮都还挂在半空。

    而在前往诊所的路上,张进终于从父母口中得知出了什么事,张二嫂一家遇袭了!

    没错!就是昨晚进山里采摘八月瓜的张二嫂一家。

    昨晚张二嫂等人进山的时候,差不多是晚上十一点左右。

    由于夜路难走,他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野生果林,十二点左右开始采摘,一直摘到凌晨三点多他们才返回村子。

    就在他们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遭遇到了来自灰狼的袭击。

    夜晚的大山充满了危险,平时潜伏着的走兽们纷纷出来活动,特别是灰狼。

    灰狼的嗅觉范围在两到三公里以内,顺风情况下,甚至能够嗅到七八公里以外的猎物气味,而张二嫂等人毫无疑问的,被灰狼发现了。

    事实上,为了确保白天村民采摘的安全,张进将承包范围内的灰狼给驱赶出境了。

    可是到了晚上的时候,难保不会有灰狼偷偷越境过来觅食。

    而非常不幸的,张二嫂一家昨晚遇到了三头越境觅食的灰狼,并被它们盯上了。

    如果不是正好遇到另外一拨进山的人,估计现在一家老小早被吃了。

    当张进来到诊所时,外面已经聚集了十几名村民。

    这些人手中、身上基本都带着工具,显然是准备进大山去采摘八月瓜。

    可是现在,目睹了张二嫂一家的惨状,他们却是不敢再进山了。

    “让让,张医生来了,都让让!”村长喊道。

    他也是睡的正好的时候,突然被人给吵醒的,听到事情后急急忙忙就赶来了。

    张进走进诊所,刚一进门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以及触目惊心的血迹。

    只见在诊所外间的地面,一名浑身血迹的男人正躺在简陋的担架上,不是别人,正是张二嫂的男人,张二。而此时张二嫂就在旁边,身上同样带着血迹。

    不过听那中气十足的哭声,估计都是从她男人身上沾到的。

    “张医生,我求求你救救我男人吧!”

    张二嫂看到张进,当即就扑到他面前,大声哭道。

    “张二嫂,你先起来,我会尽力的。”张进安抚说道。

    “是呀!张二嫂,小进会帮你的。”

    孙倩香连忙上去安慰她,俩人私底下也多有来往,交情还不错。

    “小进,赶紧救人啊!”张全山催促道。

    不用催促张进也知道抓紧,从出血量他就知道肯定是伤到了大血脉。

    果然,一番检查下来,张进心里不由得感到凝重。

    张二已经昏迷了过去,这反而是好事,可以少受一点痛苦。

    而在他身上有两处最严重的伤口,一处在右手臂一处在左小腿,其他的小伤无数。

    在右手小臂位置,被咬的血肉模糊,布满了齿痕,而小腿位置则更严重。

    从膝盖一直到脚踝处,整整一条肌肉纤维都被撕扯了出来,如果不是有人及时用绳索绑住大腿,阻止血噎流通,估计人现在早就死了。

    “唉!流了那么多血,肯定救不回来了。”

    “伤的那么严重,就算救活了估计也成残废了。”

    “真是太惨了,张二可是他家的顶梁柱,他一倒家里可怎么办啊!”

    现场围观的村民,不由得纷纷摇头哀叹着,替张二一家以后的生活感到担忧。

    张二今年四十三岁,上面父母还都健在,而下面则是三个孩子。二老有其他兄弟照顾还好一点,可是老婆和孩子以后日子却是难过了。

    “啊……”张二嫂嚎啕大哭,自责的喊道:“都是我的错呀!如果不是我硬要大晚上进山,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是我太贪心害了你啊!呜呜……”

    听着张二嫂的自责,张进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忍心再去谴责张二嫂的不是了。

    “小进,能不能救活啊!”村长着急的问道。

    “……”张进皱着眉头,没有回应。

    :吼吼!第十章送到,唉!没存稿就是麻烦,只能努力码字了!求订阅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