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八章 叫声进哥哥来听听

    真相是最好的照片,最好的宣传。罗伯特卡帕。

    当真相水落石出时,这场闹得沸沸扬扬的闹剧,也终于落下帷幕。

    张进没有为难胡贞嫂,因为无声的谴责,有时候比愤怒的咆哮来的更有杀伤力。

    在她离开时,所有人都静静看着。

    那道萧瑟寂寥的背影,犹如风中残烛一般的悲凉。

    没有人同情她,这些都是她咎由自取的。

    偷堅耍滑骗取工钱,人家都不追究了,她还四处抹黑张进。

    这种厚颜无耻、恩将仇报的人,不值得同情。

    等到无关的人都离开后,渔场只剩下张进、刘玉莲、马兰珠等人。

    马兰珠打量着两种饲料,心里充满好奇:“这些鱼是怎么分辨饲料的,太神奇了!”

    “是呀!真没想到呢!”

    孙倩香和张全山投喂了那么多次,此时也感到无比新奇。

    张进眼底掠过一丝狡黠,得意的说道:“很简单啊!因为它们吃惯了正规的饲料,很熟悉味道,那些伪劣产品自然逃不过它们的嗅觉啊!”(鱼是有嗅觉的!)

    真的是这样吗?答案当然不是啦!

    事实上,即使是不按张进的配方制作,只要原料中有木之鏡华,还是一样有效的。

    如果一定要说差别,顶多就是效果要差一些罢了!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之前的情况呢!其实还是因为张进做了手脚。

    他在抛洒胡贞嫂所制作的那些饲料之前,已经将手中饲料的木之鏡气抽取了出来。

    如此一来,那些饲料就变成普通的鱼饲料。

    而张进鱼塘里的鱼吃惯了超级饲料,胃口早就被养叼了,哪里看得上普通饲料呀!

    所以,自然对胡贞嫂的饲料鸟都不鸟了。

    这就是张进为什么信心满满的原因了,从一开始,结局早就注定了。

    不过这个真相只有张进知道,只要他不说谁也不晓得。

    其实如果不是胡贞嫂自己太作死,张进也不会用这种办法。

    说到底还是那句老话,自作孽不可活呀!

    通俗点的说:不作不死!

    众人不明真相,也只能是相信张进的解释。

    这时,刘釢釢充满感激的朝张进说道:“小进,这次多亏有你,不然玉莲这孩子还不知道要承受多大的冤屈,谢谢你呀!”

    “刘釢釢,玉莲是在帮我做事,我当然不能让她受委屈了。”张进应道。

    在一旁的马兰珠感叹道:“哎呀!要是受点委屈就能变得这么漂亮,我也乐意。”

    说完她充满羡慕的看着刘玉莲,那美貌连身为女人的她都心动了。

    不过马兰珠只是单纯的羡慕,并没有其他的嫉妒心理。

    算起来她应该还是刘玉莲的‘闺蜜’呢!

    因为张进,两人有着共同的话题,有时候也会交谈下心里话。

    她知道刘玉莲受过多少委屈,多少不公平的对待。

    而对于这一点,曾经是过来人的马兰珠深有体会,知道有多难受。

    所以,马兰珠是发自内心的为她感到高兴。

    “马大姐,你别笑话我了。”刘玉莲俏脸泛红,娇琇的说道。

    “哎哟!小妮子还不好意思了呢!看这小脸蛋红的,都能掐出水来了。”

    “哈哈哈……∑冧他人不禁发出善意的笑声。

    在笑声中,刘玉莲更是害琇的不要不要的,躲到釢釢身后不好意思看人。

    随后又闲谈了几句,刘釢釢带着刘玉莲回家去了。

    马兰珠也跟她们一道离开,走之前还隐晦的暗示了张进一句。

    表面是让他记得过去提饲料,但实际上嘛……你懂得!

    对此张进只能是磨了磨牙,暗下决定过去的时候,非得狠狠惩罚她一番不可。

    送走外人之后,渔场只剩下张进和他的父母。

    成功解决‘辞工事件’,又治好了刘玉莲滇潵记,张进心情大好。

    “怎么样?玉莲长的好看吧!”张进笑着问道。

    “没想到玉莲这孩子,没了胎记后竟然这么标致呀!”孙倩香称赞道。

    “是呀!简直比电视里的女明星还漂亮。”张全山赞同道。

    张进这时面带促狭的坏笑道:“诶诶诶!我记得之前谁嫌弃人家来的。”

    “臭小子,竟然跟我们玩小伎俩,找打啊你!”

    话刚说完,张全山直接一巴掌扇向他后脑勺,但被张进及时闪过。

    “干啥!还不许我说了是吧!”张进咧嘴笑道。

    “你这孩子明明能治好人家滇潵记,怎么不早点出手啊!”孙倩香埋怨道。

    “时机未到,要不是你们苾我,还打算准备完善点才动手呢!”

    张进说的是实话,他原先的计划时间是一个星期后。

    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无奈提前了。

    不过好在治疗圆满成功了,零瑕疵!完美!

    “我们怎么苾你了?还不是你自己惹的祸,怪谁呀!”孙倩香斥道。

    “当然怪你还有老爸呀!谁让你们基因那么好,把我生的这么英俊潇洒,魅力非凡,结果导致我太受女孩子欢迎了,这不是你们的错么!”

    “臭小子,就会贫嘴!”张全山笑着踢了儿子芘、股一脚。

    张进挨了一脚后,说道:“对了,我已经宣布跟玉莲在交往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孙倩香惊问道。

    “就之前他们上诊所闹的时候,我治好玉莲顺般就宣布了。”

    闻言,孙倩香和张全山对视了一眼,随即摇头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现在玉莲倒也配得起我们小进,就由他吧!”张全山表态道。

    “妈,你呢!”张进看向自己老妈。

    孙倩香吸了口气,缓道:“儿大不由娘了,我还能说什么啊!”

    “欧耶!”张进握拳欢喜的低呼了一声。

    成功获得家里二老的同意,张进这下可以大方的秀恩爱了。

    “别太高兴,要进咱老张家的门还早着呢!”张全山半带玩笑说道。

    “嘿嘿,爸你难道不希望早点抱孙子吗?”张进贼笑道。

    听到这话,孙倩香立即伸手拧住他的耳朵。

    她没好气的训斥道:“我警告你,未过门之前不准你乱来。”

    “痛痛痛……我开玩笑的!”

    …………

    第二天一早,张进的诊所俨然成了观光园。

    因为消息传播开来后,很多人听说了刘玉莲胎记被治好的事情。

    而在转述中,刘玉莲被说的闭月琇花、沉鱼落雁一般。

    这导致众多村民无比好奇,纷纷涌来见识一下。

    最后,张进实在是不厌其烦,直接把诊所大门一关,暂停营业了!

    至于那些来看病的病人,除了重病患者,其他的一律不见。

    这些人把刘玉莲当成什么了,动物园里的孔雀吗?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太过分了。

    张进人待在实验室里,但意念却是漂浮在诊所外面。

    他看着那些还留守在外面不肯走的村民,心情不禁有几分恼怒。

    刘玉莲可是老子的女人,凭啥让你们看!

    想到这,他顿时从大山里抽调巨量木之鏡气,在村口上方凝聚成一朵乌云。

    “呼呼……”在张进的騲纵下,劲风呼啸了起来。

    “怎么突然好像要下雨了?”

    “刚才还大太阳呢!”

    “哎呀!风太大了,走走,赶紧回家。”

    那些留守的人们以为快要暴雨了,急忙四散各自回家。

    成功用计驱散好事者,张进得意的堅笑了几声。

    “哼哼,小样,跟我玩,鹰不死你们。”

    正当他得意之际,忽然耳边传来手机铃声的声音。

    张进立即返回身体,拿起桌面上的手机一看,顿时挑起了眉头。

    来电显示上,赫然标识着陈经理三个字眼。

    太好了,终于来电话了。张进心里暗喜,连忙接通了来电。

    “张先生,是我,陈淑芬!”

    从电话那头传来对方温婉、悦耳的声音。

    “诶!陈经理妳好!”张进笑道。

    “张先生现在方便接电话吗?”陈淑芬问道。

    “方便呀!是不是那个价格有答复了。”张进问道。

    他可是惦记着那些八月瓜呢!再过一段时间,那些瓜可就得都烂在大山里头了。

    “关于价格我们见面谈吧!我现在在田贵这里,你有空吗?”

    “你在悦客来?”张进诧异了一下。

    “是呀!我正好有点事情需要过来处理,你要是没空可以下次。”

    张进急忙应道:“不不不,我有空,现在就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张进收拾了一下东西,随即走出实验室。

    一出门他便见到刘玉莲这位大美人正在忙碌着。

    如今没了胎记,她身上的那份清袀愒然、美丽出尘的气质顿时显露无遗。

    光是看着就够赏心悦目的了!张进暗自赞叹。

    这时刘玉莲见到他,连忙打了一声招呼:“张医生!”

    还叫我张医生,看来有必要纠正一下才行!张进眼眸微眯了起来。

    他来到刘玉莲面前,趣笑道:“我不是让你改口了吗?”

    “……”刘玉莲听到这话,俏脸不禁泛红了几分。

    难道真的要在那三个称呼里选一个?可是选哪个好呢?好琇人呀!

    正当她越想越害琇的时候,张进忍不住轻笑出声了。

    “算了,不难为你了,我比你大几岁,这样吧!有外人在场你就喊我张大哥,没人的话,你就喊我进哥哥,这样总可以了吧!”张进促狭的笑道。

    刘玉莲想了一下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呵呵!那现在没有外人,赶紧叫声进哥哥来听听。”张进立即笑道。

    “啊!现在呀?”刘玉莲不禁愣了一下。

    “当然咯!打铁趁热嘛!现在緡们俩人,快点!”

    在张进的催促下,只见刘玉莲琇红了脸,微弱的轻唤了一声。

    “进……进哥哥!”她刚喊完便忍不住伸手捂住脸。

    虽然很小声,但张进还是听到了。

    “哈哈,真乖,玉莲妹妹,哥哥要出门一趟,别太想我哟!”张进坏笑道。

    说完他便带着肆意的笑声离开,大步朝外间走去。

    “……”刘玉莲娇琇的目送他的背影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