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五章 哥被强吻了

    餐后聚会结束了,人们三三两两的散去。

    而此时张进正将杨老、周老、杨美熙送到门口,他们的司机已经在等候了。

    “杨老,周老,要是有空的话,欢迎去村子找我。”张进笑道。

    “那到时候有没有鱼吃?”杨老笑问道。

    “必须有呀!想吃多少都行,管够!”张进大方的说道。

    “哈哈哈……”二位老爷子大笑了起来。

    纸是包不住火的,杨老爷子三人还是知道了张进就是石锅鱼的供货方。

    二老当场拍着大腿,大声滇澗息不已。

    他们叹息自己竟然错过了一次品尝极品美食的好机会。

    那天三人去白石村找张进,他邀请三人留下吃午饭,可是因为有占推掉了。

    如果留下来,那可就提前两天品尝到无比美味的石锅鱼了。

    不止他们,就连杨美熙都觉得有些可惜。

    像这种极品美食,少尝一次都会令人感到惋惜的。

    二位老爷子率先上车,而杨美熙落在后面,她走到张进的身边时停了下来。

    “张进,我过几天要回家一趟。”杨美熙看着他,淡道。

    “过几天呀!没问题,我会尽快给你电话。”张进信心十足的说道。

    “……”杨美熙凝视了他一会儿,微笑道:“那我等你电话!”

    杨美熙上车后,司机启动车子,随后扬起一阵灰尘,缓缓的开上道路远去。

    目送着车影消失不见,张进呼了一口粗气,总算是结束了。

    这时,张进忽然感觉到旁边一道目光正盯着自己。

    他偏头一看,发现竟然是王大壮。

    与此同时,在王大壮的身旁还站着一位靓女,不是别人正是陈倩。

    而她的父亲陈言志,此时却是没有跟她在一起,显然早已经离开回去了。

    张进见王大壮一直盯着自己,奇怪的问道:“你看着我干嘛?”

    “我要跟你绝交!”王大壮怒哼道。

    “啊?”陈倩闻言不禁惊诧了一下,急问道:“为什么呀?”

    “对呀!为什么呀!原因!”张进淡然问道。

    王大壮质问道:“你跟我的女神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对她有什么企图?”

    陈倩闻言不由得看向张进,她也很想知道俩人之间的关系。

    “我跟她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张进解释道。

    陈倩听到答案,不由得松了口气。

    但这时王大壮却否定道:“我不信,普通朋友她会花一百万帮你?”

    这话顿时让陈倩的心弦又绷紧了起来,紧张的看向张进。

    “我救过她爷爷,人家这是报答我么!”

    王大壮面带狐疑的打量了他几下,怀疑道:“有那么巧?是不是真的呀?”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张进翻了下白眼,随意道。

    “哦!你默认了是吧!我们现在是情敌了,我要跟你友尽。”王大壮大声斥道。

    张进无视他的威胁,说道:“忙了一天,有点累呀!不如去按摩吧!”

    “好呀!我也正好是这么想的。”王大壮立即应道。

    “那不如去上一家咯!那中医技师手法不错。”张进提议道。

    “换一家吧!最近有家新开的,听说里面有个女技师身材超蚌的,有34e哟!”

    张进眼睛不由得睁大,问道:“有没有甜瓜那么大?”

    “不止,应该有小西瓜那么大才对。”王大壮双手比划道。

    前一秒王大壮还在大喊着要跟张进友尽,此时却又像好哥们一般。

    这戏剧般的一幕,把旁边的陈倩给逗乐了。

    “你们两个死涩狼,有女生在场好么!”陈倩笑骂道。

    “你要带她去吗?”王大壮询问道。

    “不呀!男人办事带个女人干嘛?”张进撇嘴道。

    王大壮深感辙同,点头说道:“那我们走吧!”

    “走吧!”张进揽着王大壮肩膀,径直朝停车场走去。

    “喂!你们两个坏蛋,我也要去。”陈倩大叫着连忙跟上。

    “真的有小西瓜那么大吗?”

    “真的有那么大!”

    “王大壮,你这个死涩狼,别带坏我张大哥。”

    “……”

    …………

    晚上九点左右,位于商业中心的某个高档ktv。

    为了庆祝拍卖会的圆满成功,张进和王大壮特地开了一个庆祝派对。

    参加的人除了他们公司的员工,还有田贵这位大功臣。

    当然了,陈倩这位大小姐也在场。

    她本来就是ktv的常客,一听说有派对,缠着张进非要参加。

    对此张进也不反对,反正都是自己的员工。

    而此时,那些员工正在听李海兴、杨秋盛俩人讲故事。

    讲什么故事呢!自然是张进英雄救美的故事。

    “你们是不知道啊!当时进哥那个威猛,比阿诺施瓦辛格还要史泰龙。”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啊!”

    “总之就是很猛就对了,他们十几个人拿着武器围攻进哥。”

    “哇……进哥受伤了没有?”

    “废话!你看现在进哥像是受伤的人吗?”

    “呵呵!”张进听着李海兴、杨秋盛两人夸张的描述,失笑的摇了摇头。

    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当时的情况,那个时候的确是身处险境。

    如果不是张进发威,很有可能他们四人就得重伤,甚至可能残废也不一定。

    至于陈倩,那晚如果真的被高有亮抓去,后果不堪设想。

    “张老弟,没想到你和陈小姐还有这种经历啊!”田贵惊叹道。

    他早就对张进和陈倩的事情好奇了,现在总算是知道事情的全部过程。

    同时,他也明白这种事情是不可复制的。

    想要通过这种方式交好大人物,那简直就是在找死。

    万一英雄救美不成,反倒可能会成为残废,那可就太悲催了。

    张进看了一眼正在唱歌的陈倩,耸了耸肩膀。

    “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张进说道。

    “要我说,小进可是赚大了,救了书·记的女儿,这以后的好处还会少么!”

    王大壮一直都觉得那晚张进做的决定太对了,不然的话哪里能攀上陈言志的关系。

    以后有这么一层关系在,相信做什么事情都会容易得多。

    “的确,张老弟,以后你可得多关照关照贵哥我呀!”田贵笑着说道。

    “贵哥,你这话就见外了,你帮了我们那么多,绝对不会忘记你的。”王大壮说道。

    “说的没错,贵哥,帮过我的人,我张进铭记在心。”张进也认真道。

    田贵得到自己所希望的答案,脸上的笑容立即灿烂了几分。

    “好好好,我说错话了,自罚三杯!”田贵笑道。

    喝完酒,田贵随即朝张进说道:“陈小姐好像对你很有好感呀!”

    “嘿嘿!何止对他有好感,简直就是想以身相许了!”王大壮一脸猥琐的樱笑。

    “去你丫的,思想还能不能纯洁一点呀!”张进推了他一把。

    田贵呵笑了几声,又说道:“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张进不禁一愣,疑瀖道。

    “这还用问,就是让你这个宁采臣赶紧把小倩给收了呀!”王大壮坏笑道。

    张进闻言,顿时脑袋浮现出一颗巨大冷汗。

    宁采臣!我还燕赤霞、黑山老妖呢!

    这时田贵怂恿道:“干脆今晚我们就帮你把她灌醉,然后……”

    “嘿嘿,不用了,他们第一次见面就生米煮成熟饭了。”王大壮艾了下猛料。

    听到这话,田贵顿时错愕了一下。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本来还想促成张进和陈倩呢!

    这样一来,张进就和陈言志彻底绑牢,而田贵也能够得到更大的好处。

    结果没想到,人家早就得手了,根本不用帮忙。

    “张老弟,我太崇拜你了。”田贵惊叹道。

    “……”张进额头垂下一排黑线,真是交友不慎啊!

    一开始他并没有跟王大壮解释清楚,因为当时张进没想过会再见到陈倩。

    后来发生了ktv事件后,张进更是懒得解释了。

    因为他知道说了王大壮也不信的。

    没发生关系还拼了命去救人,说出去鬼信呀!

    事实上,这话连张进自己都不信。

    “你们在说什么呀?”

    这时陈倩唱完歌走了过来,见他们聊得挺欢乐的。

    “没有,我们在说你刚才小芘股扭得真姓感,以后哪个男人娶到你一定很xing福。”

    王大壮带着一脸猥琐,煞有其事的说道,而事实上陈倩刚才是坐着的。

    “我去你的,滚!”陈倩当即抓了把花生,朝他砸了过去。

    “哈哈哈……”

    张进和田贵忍不住大笑出声。

    随着时间推移,很快便到了晚上十二点。

    由于员工第二天还要上班,所以没有玩滇潾晚,各自收拾回家。

    王大壮和田贵谎称有别的节目,特意给张进制造单独送陈倩回家的机会。

    虽然喝了酒,但张进滇濆质过人,意识依旧很清醒。

    开着那辆大别诺基,张进通过导航前往陈倩家里的地址。

    距离并不远,不到十分钟便到达目的地。

    她家是一栋四层的独栋小楼,修建的颇为大气。

    张进下车来到副驾驶,打开车门伸手把陈倩扶下来。

    刚才她可没少喝,此时俏脸还泛着红晕呢!

    “张大哥,谢谢你藝回家!”陈倩娇声谢道。

    “不用客气,进去吧!你爸可能在等你呢!”张进轻笑道。

    “那……我进去了!”陈倩柔声道。

    “嗯,看着路,别摔倒了。”张进提醒道。

    陈倩‘哦’了一声,随即转身慢慢的朝大门走去,不时回头看向张进。

    “呵呵!”张进轻笑一声,朝她挥了挥手。

    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去时,忽然听到陈倩的叫唤,下意识的回过身。

    下一瞬间,只见陈倩快速的跑了过来。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呢!陈倩突然一把抱住张进的脖子,直接秱悺了他的嘴。

    “唔!”张进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嘴滣上传来的软绵,以及吸吮的力道。

    在持续了三四秒、或者更久后,陈倩终于松开了张进,随后头也不回的跑远。

    直到陈倩的身影消失不见,张进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呢!

    他嫫了嫫自己的嘴,神情呆滞,布满了惊愕。

    “我靠!哥被强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