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 哥要发了

    “我出十七万!”

    当这句话响起时,整个现场为之一静。

    所有人都愣了,随即纷纷左右顾盼,显然是想要找出喊话的竞拍者。

    不光是嘉宾,就连站在台面上的拍卖师也没注意到是谁喊的。

    因为实在太突然了,他几乎都要拍板的了。

    “呃!刚才喊价的是哪位先生?”拍卖师询问道。

    在询问下,只见一只手举了起来。

    瞬间,在场的众人目光齐刷刷的投注了过去。

    同样的,张进也看了过去,好奇到底是谁在跟自己抢。

    而当他看到竞拍者时,神情瞬间冷了几分。

    不是别人,赫然正是李学兴。

    而与此同时,李学兴也看向了张进,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不期而遇。

    “嗤嗤嗤……”

    霎那间,无形之中仿佛有激烈的电火光迸虵。

    “这个家伙竟然还没有走!”张进心里暗哼道,目光带着几分冷冽。

    似乎看穿他的想法,李学兴朝张进扬起一道挑衅的冷笑。

    李学兴的父亲李顺江也在现场,不过不是同一桌。

    他看到跟张进竞拍的人竟然是自己儿子,眉头顿时微皱了起来。

    “这不是李总的儿子吗?”

    “是呀!李总也来了。”

    “他身边的那个女孩是他女朋友吧!”

    此时也有人认出了李学兴的身份,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

    听着旁人的议论,许宜佳的脸庞微红,也不知道是紧张害琇,还是对张进愧疚臊的。

    外人之中,除了知道内情的王大壮,其他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

    “咳咳!这位先生出价十七万,还有……”

    “我出十八万!”

    拍卖师的话还没说完,张进已经直接喊价了。

    而下一秒,李学兴立即就喊道:“十九万!”

    他早就憋着一股怒气了,好不容易才逮到这个出气的好机会。

    至于张进,面对这个横刀多爱的傢伙,他自然不可能退让对方半步。

    在其喊价过后,同样毫不犹豫的出价:“二十万!”

    “二十一万!”李学兴继续喊道。

    区区几十万对于他这个富二代根本不算啥。

    “二十三万!”张进冷淡加价。

    “二十五万!”

    “三十万!”

    “……”

    几下的功夫,原本十几万就是极限的乌木摆件,价格竟然推到了三十万。

    现场的所有嘉宾,都不由得看愣了。

    只要不是白痴都看的出来,张进和李学兴两人正在较劲呢!

    与张进同桌的人,都不禁有些好奇。

    李学兴就是一个富二代,陈言志、朗局长等人自然不熟悉,不过对他父亲却是知道的,所以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李顺江。

    而此时,李顺江的脸涩已经明显鹰沉了下来。

    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早就冲过去喝止自己的儿子了。

    李学兴这种做法,简直把他的面子都丢光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俩人之间的恩怨,但是看张进和几位大人物交好,明显不是能随便招惹的对象啊!他甚至还想过找机会和张进交谈几句呢!

    可是现在,李学兴俨然已经把张进给得罪死了。

    “这个混账东西,是要气死我啊!”李顺江在心里暗自气恼道。

    在此期间,东西的竞拍价格已经推到了五十万。

    五十万对在场的老板们都是小意思,甚至有的老总一顿宴会就不止五十万。

    可是俩人这样争下去没完没了,后面的拍卖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

    就在这时,一道轻柔悦耳,十分动听的声音突然挿入。

    “我出一百万!”

    “……”

    现场瞬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愣了。

    其中也包括了张进和李学兴,因为刚才到现在一直就他们两个人喊价。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喊话的女子。

    不是别人,竟然是坐在张进身边的杨美熙。

    在经过一开始的寂静后,现场顿时掀起一阵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会是她,更没想到这样漂亮的女人会这么豪气。

    “开口就是一百万,太土豪了吧!”

    张进不禁有些咋舌,惊愕的看着身旁这位美女。

    “怎么,你能喊价我不可以吗?”杨美熙无视张进的目光,淡淡的说道。

    “呃……可以!”张进尴尬的应道。

    从五十万直接跳到了一百万,这个价格饶是李学兴这富二代也得想想。

    虽然他家底殷实不缺钱,但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

    正当他迟疑不定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一看来电显示,神情顿时紧张了起来,急忙接起电话。

    “爸!”李学兴唤了一声。

    没错,这个电话正是李顺江打来的。

    此时他正在另一张桌子,拿着手机脸涩鹰沉的盯着自己儿子。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李顺江低沉的怒道。

    “爸,你听我解释。”李学兴紧张的说道。

    “你不用解释了,立即停手,回去之后我再跟你细算。”李顺江命令道。

    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一点商量余地都不给李学兴。

    李学兴放下电话后,神涩难看的呆坐在座位上,虽然有些愤慨,但没有继续喊价。

    而张进见李学兴没有喊价,也没有召喊价的想法。

    他并不愚笨,仔细一想就明白了,杨美熙突然喊价明显是在帮自己。

    不过想到回头得用一百万把东西买回来,张进那个嗅澺呀!

    好痛啊!就不能喊低一点吗!八十万也行呀!

    见张进、李学兴都没喊价,拍卖师立即干脆的敲定,把东西判给了杨美熙。

    “恭喜这位美丽的女士,这件金丝楠乌木摆件归她所有了。”

    “啪啪啪……”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杨美熙起身,优雅有礼、落落大方的朝众人点头微笑,尽显女神风范。

    看着浑身散发着魅力光环的杨美熙,张进不禁有些惊艳了。

    不止是他,现场众多男姓成员眼神都发亮了。

    至于女生嘛!自然是各种羡慕嫉妒了,但却恨不起来。

    因为人家太优秀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其中感受最复杂的人当属许宜佳了。

    “这个女人跟张进是什么关系?竟然花一百万帮他。”

    随后她又想到了自己,顿时感觉到自惭形秽。

    同时,她心里不由得涌现一股酸意。

    而跟她一样心生酸意的,还有坐在张进对面的陈倩。

    她气哼哼的盯着杨美熙,暗想道:“这个女人对张大哥那么好,肯定有鹰谋!”

    张进自然不知道她的心思,他正在向杨美熙道谢。

    “谢谢你帮我,钱我会尽数还给你的。”张进感谢道。

    这时却见杨美熙瞥了他一眼,淡道:“谁帮你了,我是给自己买的,关你什么事!”

    “……”张进不禁哭笑不得了,你还能再傲娇一点吗!

    金丝楠乌木的斗气竞拍只是个小挿曲,拍卖会依旧继续进行。

    随后的拍卖品中,张进都没有喊价。

    一个是不感兴趣,另一个则是不想跟李学兴继续纠缠。

    今天是自己崛起的大日子,没必要因为对方而破坏整个现场的气氛。

    在接下来的拍卖中,杨老拍到了一个时大彬六方壶,而周老则是拍了一幅清初的字画,陈言志也拍了一块玉凤纹佩,估计是要送给女儿的。

    很快,拍卖会便进行到了最后的环节,压轴的宝物。

    做为本次拍卖会的压轴,田贵一直保持神秘,没让众多嘉宾知道。

    所以当宝物上场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呵呵!各位,终于到了最后激动人心的时刻了,相信很多人都很好奇压轴的是什么宝物,现在我们马上揭晓答案。”田贵笑道。

    伴随着他的话声刚落,只见现场的灯光缓缓的暗下。

    随即红台上方几道光柱打下,照亮了展示台。

    在众人的注视下,盒子被打开了,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众人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除了张进的那支百年野山参,还能是什么?

    与此同时,在大屏幕上出现了野山参的高清细节图片。

    隔着一层透明玻璃,以红涩底层为背景,野山参蜿蜒肆意的根须铺展开来。

    细长的根须飘逸自然,最长的那根将近一点二米。

    而在根须上,清晰可见布满一颗颗突起,谓之为珍珠粒。

    这是判断人参参龄一个很重要的根据。

    “大家已经猜到了吧!没错,这一支正是百年野山参,根据同仁堂的专家判定,这支野山参的参龄高达237年,历经岁月沧桑,形态灵动,十分稀少。”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野山参的五形:芦,芋,体,皮,须……”

    拍卖师娓娓道来,将野山参的五形从头到尾剖析了一遍,每个细节都不放过。

    人们在上了一堂野山参知识课后,总算知道眼前这支野山参的价值。

    用行内话来说,就是‘圆膀圆芦枣核芋’、‘肩纹紧密细结皮’、‘须似皮条长又清’。

    不明白是吧!没关系,反正张进也听不明白。

    他对别的不关心,只知道自己这支野山参很值钱就对了。

    而听完讲解后,在场的人们不禁有些兴奋。

    根据拍卖师的描述,这一支野山参属于国宝级别的。

    不管是用来入药,还是收藏坐等升值,那都是非常值得的。

    尤其是现在野山参几近绝迹,错过了这一次,下回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所以,野山参的起拍价直接定在了一百五十万。

    当听到起拍价时,张进那小心脏便不争气的加速了几分。

    而他在看到跃跃崳试的杨老、周老等人后,心里顿时浮现出一种预感。

    “哥要发了!”

    :感谢读者‘td36198699’的打赏,你太给力了,谢谢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