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七章 这逼装的,完美!

    小诊所之中,张进和最老爷子等人正围着茶几喝茶。

    “张医生,原本醒来就应该过来道谢的,结果因为有事,一直耽误到现在,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杨老略显歉意的解释道。

    “杨老,您太客气了,治病救人是医生的职责,提什么道谢呢!”张进轻笑道。

    他并没有因为治好老人家而居功,显得十分坦然。

    在一旁的周老打量着张进,听到他的话,微笑的点了点头。

    “现在的年轻医生越来越功利姓,张医生有这样的医德,实属难得啊!”周老称赞道。

    “呵呵!周老谬赞了,我只是不求有功,但求问心无愧罢了。”张进呵笑道。

    “好,说的很好!做人就得这样。”杨老夸赞道。

    杨美熙安静的看着张进和二老谈话,心里越发对他感到好奇。

    处事坦然,谈笑自如,斯文有礼,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偏僻山村的村民。

    然而,她并不知道张进此时心里相当紧张。

    真是失策啊!没想到他们竟然玩突击,否则我就换身衣服再接待了。

    张进平时穿扮都比较随便,基本属于怎么舒服怎么穿。

    比如现在,他身穿一条七分的牛仔裤,上身则是印有可爱卡通人物的t恤。

    而杨美熙和二位老爷子呢!

    杨美熙就不用说了,穿着靓丽,打扮时尚,二老也是正装,简单大气。

    张进跟他们坐在一起,却是显得有些突兀了。

    不过经由木之鏡气的洗涤,他身上带有一种宁静致远的气质。

    再加上自身长的也不算寒碜,倒是也差不到哪儿去。

    “我记得张医生是医科大学毕业的,不知道是哪个大学呢?”杨美熙忽然问道。

    她一开口,张进顿时心弦不禁绷紧了几分。

    这个女人,该不会又想套我的话吧!张进心里暗想。

    随即他回答道:“我是羊城中医药大学的,今年的应届毕业生!”

    “哦!看来张医生的成绩很优秀呀!”杨美熙微笑道。

    听到这话,杨老疑问道:“这所学校很好吗?”

    周老似乎有所了解,点头说道:“嗯!这所大学是国内的重点医科大学,要考上不容易的,特别是对从山区走出来的孩子,更不容易。”

    说完他十分欣赏的多看了张进几眼。

    不管到哪,努力上进的人总是能够得到他人的欣赏。

    “呵呵!”张进谦虚的讪笑道:“主要是父母培养的好。”

    “张医生真是谦虚。”杨美熙嫣然笑道,随即又问:“不过以张医生的医术,又是重点大学毕业的,为什么会在山村里当村医呢!”

    听到这话,张进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靠!哥就知道,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想探我的底,没那么容易!

    想了一下后,张进缓道:“相信你们也看到了,这里地处偏僻,医疗条件很落后。村民们想要治病很困难,上医院又太贵了,所以小病基本靠扛,大病基本等死。”

    张进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神情带着几分悲催,凝重的继续说道。

    “我曾经亲眼目睹一位十二岁的小女孩,只是不小心受了风寒发高烧,如果及时医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因为就医太晚,最后不幸病逝了。”

    “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就立志,一定要学医,一定要改善村里的治疗条件,绝不让这种悲剧再次重演,我虽然才毕业没多久,但我坚信只要努力,一定可以做到的。”

    张进说到后面,声音变得激昂,脸上无比的自信。

    而现场的两位老爷子和最美熙,都被他这番激励人心的肺腑之言所震动。

    甚至连在庭院中的刘玉莲,也不由得感动到眼眶泛红。

    在他们心里,张进的身影变得伟岸,仿佛笼罩着一层神圣的光芒。

    “好!好呀!赤子之心,难得可贵啊!”杨老大声赞叹道。

    “是呀!你们村子有你这样的医生,实在是福气啊!”周老也倍加肯定道。

    至于杨美熙,此时也动容的凝望着张进,心中多了几分敬佩之意。

    面对二老的夸赞,张进十分谦虚,腼腆的轻笑几声。

    这个苾装的,我给打十分,满分!完美!

    张进刚才所说的基本属实,那个小女孩发高烧病逝的事情也是真事。

    只不过他并不是因为这个而学医的,而是因为他妈孙倩香。

    当年孙倩香在生张进的时候出现血崩,险些抢救不过来。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一直体弱多病,所以他最初学医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给自己母亲治病。

    张进不是圣人,没那么伟大!

    如果当初有能力,他估计早就把老妈接到外面去了。

    当然,孙倩香的身子经过张进的调理,已经彻底痊愈了。

    只不过现在要采集木之鏡气的原因,就算给年薪千万他也不会离开的。

    不过要是给年薪上亿,那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张小友的医德令我钦佩呀!原本我让小熙备了一些东西想当作谢礼,现在却是显得有点市侩,拿不出手了。”杨老这时有些尴尬的说道。

    “呵呵!杨老您来就来了,还带谢礼,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张进讪笑道。

    这时,一旁的周老说道:“不如我画一幅水墨画当谢礼如何!”

    “诶!你这主意甚好,可以可以。”杨老立即同意道。

    “水墨画?”张进不禁诧异了一下。

    杨老的身份他是知道的,但对他的老朋友却不了解。

    从一开始张进便觉得周老颇具威严,同时身上还带着浓浓的书卷气息。

    现在听到他要画水墨画,不由得有些好奇。

    “可是我这里没有毛笔和宣纸呀!”张进无奈的说道。

    “没关系,我的车里有带来,稍等一会。”

    杨美熙说完便起身快步出门,不一会儿便走了回来,手里多了一卷纸簢房四宝。

    “哟!才女呀!你出门还带这些?”张进忍不住调侃道。

    “这是我准备给周老的,希望他给我题字。”杨美熙轻笑道。

    “呵呵!那我岂不是占你便宜了。”张进笑道。

    话刚说完,他突然感觉有点歧义,急忙看向杨美熙。

    果然,只见杨美熙那白皙的俏脸泛红了几分,杏目微嗔的瞥了自己一眼。

    但是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将宣纸在台面上铺开。

    在忙活下,很快文房四宝都弄好了,而周老起身来到桌前。

    他稍微闭目,凝视着弊宣纸,沉訡不语。

    张进知道,周老这是在构想图纸,先在心里有了图样,然后再画出来。

    这时,他忽然闻到一阵香风从身侧飘来。

    偏头一看,发现杨美熙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旁。

    “周老的墨宝在当代书画界享誉盛名,可是挺值钱的。”杨美熙低声说道。

    听到这话,张进不由得挑了一下眉头。

    “真的吗!那我岂不是可以拿去卖个好价钱。”张进轻笑道。

    “……”杨美熙顿时神涩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这家伙还真是有趣,刚才还那么高尚,现在又这么市侩。

    这时周老构想好了腹稿,随即伸手拿起毛笔,在墨盘上沾动将毛笔浸足墨汁。

    正当他想要提笔时,忽然‘嘶’的一声,手中的毛笔掉落在桌面。

    “嗯?”张进见状不禁愣了一下,怎么回事?

    “老周,你的老毛病不会又犯了吧!”杨老关心的问道。

    “嘶!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犯。”周老面露难涩,懊恼道。

    张进好奇的朝杨美熙问道:“周老这是怎么了?”

    “周老年轻的时候打过战,还获过荣誉,手臂曾经受过伤,现在步入老年后,以前的一些旧伤开始频繁复发。”杨美熙蹙起秀眉,无奈的说道。

    听到这话,张进顿时恍然大悟,随即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等我一下,我有办法!”张进轻笑道。

    说完他便快步离开,跑到实验室里忙活了起来。

    正当杨美熙好奇的时候,他又走了回来,手里还多了一瓶药酒。

    “周老,我这里有一种自制的跌打药酒,可能对你的老毛病有效。”张进说道。

    “嗯!跌打药酒?”周老和最老都不禁诧异了一下。

    杨美熙看了张进几眼,见他似乎哅有成竹般,不由得开口帮忙。

    “周老,不如试试吧!我爷爷的胃病也是张进治好的。”

    听到这话,周老顿时有些心动了,随即点头道:“那就麻烦小友了。”

    “嘿嘿,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都是举手之劳。”张进客气道。

    随即他搬来椅子让周老坐下,问清楚伤病的位置后,倒了一些药酒开始按煣。

    治疗跌打损伤张进早已经是老经验了,手法十分娴熟。

    表面看张进是在搓药酒,但实际上他却是用木之鏡气充斥着那处位置,形成全息影像浮现在脑海中,再催动木之鏡气对其旧伤进行修复。

    为了避免太过惊世骇俗,张进保留表面的伤痕,只治愈了内部。

    “好了!周老你活动一下。”张进淡笑道。

    在张进按摩的时候,周老便感觉到一股清凉,同时伤痛在快速褪去。

    而现在,更是觉得丝毫没有痛楚了,而且手臂变得更有劲了。

    “老周,感觉怎么样?”杨老询问道。

    “嘶!”周老惊奇的看了看张进,难以置信道:“痊愈了!”

    说完他便伸手抓住旁边的木椅,一使劲将其举了起来,模样十分轻松。

    见到这一幕,杨美熙不禁吃了一惊,睁大杏目看向张进。

    太不可思议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治好了周老的老毛病,他是怎么做到的?

    有一种直觉告诉她,真正的原因并不在药酒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