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五章 它的名字叫野心

    得知陈倩的真实身份后,高有亮自己招了供。

    党委书记陈言志,美山镇的一把手,他的女儿是高有亮招惹得起的吗?

    这个时候自己坦白,说不定还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有了庞伯山主持公道,接下来的事情基本没张进几人什么事了。

    而此时,张进、王大壮四人正坐在等候厅里。

    “啧啧……”

    “……”

    “唉……”

    “……”

    张进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偏头看向身旁的王大壮。

    “我说你有完没完啊!你已经唉声叹气快五分钟了。”张进无奈道。

    “唉……”王大壮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叹的更加用力了。

    “想说什么说,行么!”张进鄙视道。

    王大壮忽然捧着张进的脑袋左看右看,摇了摇头一脸的不理解。

    “你说你长的没我帅,也没我会讨女孩子欢心,怎么这种好事就落在你的头上了呢!”

    “什么好事啊?你说清楚点。”张进疑问道。

    王大壮左右看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当然是跟书记的女儿艳·遇的好事啊!”

    “……”张进额头不禁垂下一排黑线,真是交友不慎啊!

    虽然很无语,但是张进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事情怎么会就那么巧呢!

    自己喝醉酒随便拉的一个女声,竟然是美山镇一把手的女儿。

    不仅如此,最重要的是自己还差点跟对方发生一夜情。

    这真是太疯狂了!张进煣着太阳袕。

    “嘿!你的大小姐来了!”王大壮突然说道。

    张进下意识偏头看去,果然见到陈倩和庞伯山一起走了过来。

    “张大哥!”陈倩见到他们,立即快步小跑了过来。

    来到张进身边,她毫不避讳的直接伸手挽住了张进的手臂。

    “牛!偶像!”王大壮隐晦的朝他竖了一下大拇指。

    “……”张进直接无语了,很想一脚踹开他。

    “咳咳!”庞伯山走到他们身前,咳嗽了一声,目光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俩人的手。

    张进下意识的想要把她的手拿开,但是陈倩却抓的更牢了。

    庞伯山见状,微微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高有亮已经全部坦白了,你们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

    “欧耶!太好了。”王大壮忍不住握拳低呼了一声。

    “呼!”张进也不禁松了口气。

    虽然对这个结果早就猜到了,但最终结果没出来,他们的心还是悬着的。

    陈倩挺起哅口,自信道:“有我在,你们肯定没事的。”

    “呵呵!”张进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随即询问道:“那局长,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当然可以。”庞伯山说完,随即喊道,“老赵,过来一下。”

    看到走过来的赵东刚,王大壮忍不住低声问道:“这傢伙不是跟那姓高的狼狈为堅吗?怎么他没什么事啊?”

    “不知道!”张进眉头微皱了起来,办公室里的事情他可是还记得呢!

    赵东刚走到几人面前,目光有些闪烁的看了张进一眼。

    陈倩不满的瞪着他,说道:“庞叔叔,他怎么还在这里啊?”

    “我已经了解过了,这件事赵队长是受到了ktv老板的误导,以及高有亮的蒙蔽,所以才会造成误会,我已经狠狠的批评过他了,并让他做自我检讨。”

    庞伯山解释了一下,随即让赵东刚给众人道歉。

    “陈小姐,几位先生,给你们造成了困扰,我抱歉,对不起!”

    说完赵东刚给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态度十分诚恳。

    “就这样?那他把张大哥关在审讯室的事怎么算?”陈倩还有些不满意。

    “我会在局里通报批评的,这总行了吧!”庞伯山劝道。

    “可是……”陈倩还想再说,但是这时却被张进拉了一下。

    “就按照庞局长说的办吧!”张进淡道。

    庞伯山欣赏的看了张进一眼,笑道:“呵呵!还是小张识大体,心哅开阔啊!”

    陈倩努了努嘴,不情愿的哼道:“好吧!这次就饶了他,还有下次我就让爸爸炒了他。”

    “嘿!尽说些小孩子的气话。”庞伯山没好气的笑道。

    然而,赵东刚却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党委书记的手里握着的最大权利正是用人权,地方政府里用什么人,几乎都是他一人说了算,所以陈倩的气话还真不是在吹牛。

    “好了,时间都凌晨了,办理手续后赶紧回去休息吧!”庞伯山说道。

    赵东刚替张进几人办理了离开手续,随后又亲自开警车送他们回去水族馆。

    陈倩本来也想跟着,但被庞伯山叫住了,要亲自送她回家。

    事情闹得那么大,陈倩的父母都知道了,早就拜托庞伯山事情办完把她带回去。

    到达水族馆后,张进四人相继下车。

    张进坐在副驾驶座位,他在下车时忽然停住,随即回过身子看向赵东刚。

    “张先生,还有什么事吗?”赵东刚连忙问道。

    “赵队长,其实在警察局的时候,我本来有几句话想对庞局长说的,但最后还是没有说,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张进目光冷冽的淡道。

    赵东刚心弦微微绷紧,问道:“不知道是哪几句话呢?”

    张进凑近到他耳边,轻声细语的说了几句。

    霎那间,只见赵东刚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雳一般,整张脸都煞白了。

    “呵呵!没什么事了,晚安!喔!不对,应该说早安!”

    张进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从车上下来。

    而此时,赵东刚仿佛见了鬼似的看着张进,目光中充斥惊骇。

    “唰!噜噜!”

    在呆了一下后,赵东刚猛地踩下油门,快速离开。

    “你跟他说了什么?跟活见鬼似的。”

    王大壮正好见到赵东刚刚才的反应,不由得好奇问道。

    “没有什么,就是让他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点。”张进淡笑道。

    “切!不说拉倒!”

    王大壮太了解张进了,知道他没说实话。

    张进的确没说实话,他在对方耳边说的原话是这样的。

    “我本来想拜托庞局长搜查你办公室的,你说会不会找到什么惊喜呢!”

    虽然他没有明确点明,但赵东刚第一时间想到了贿赂收取的钱。

    而更让他害怕的是,这件事只有他和高有亮俩人知道,张进又是从哪里得知的?

    所以,赵东刚才会像见鬼似的看着张进。

    “肚子饿了,找点吃的吧!”张进岔开话题,说道。

    “好呀!我早饿了。”

    “有一家大排档可能还没关门。”

    “不会吧!现在都几点了。”

    “……”

    ……

    十五分钟后,在路边的一处大排档。

    张进和王大壮,还有两个小弟李海兴、杨秋盛,四个人坐在桌旁。

    “这杯酒我谢你们的。”张进端着酒杯,朝李海兴、杨秋盛两人说道,“今晚因为我的事情害得你们被人打,还进了派出所,真过意不去。”

    “进哥,虽然认识你没多久,但你有情有义,帮你是应该的。”李海兴说道。

    “呵呵!老大跟小海都上了,我不帮忙还是人吗?”杨秋盛呵笑道。

    张进淡淡一笑,感激道:“我记心里了,不多说,谢谢!”

    说完他仰头一口干了酒,李海兴、杨秋盛两人同样一口干了。

    “嘿嘿!你们两个小子总算没丢我的人,做的不错。”王大壮也夸赞道。

    患难见真情,有的人平时人前人后称兄道弟,可实际上呢!

    今晚的情形可谓十分危险,十几个人对四个。

    如果跟张进不是铁哥们,说实话连王大壮都可能不敢上。

    而李海兴、杨秋盛俩人,和王大壮不过是老板跟下属,和张进更是没什么关系,但今晚却能够勇敢的仗义出手,让他很是感动。

    “老大,既然这样,那是不是得有点表示啊!”杨秋盛坏笑道。

    “是呀!老大!表示表示啊!”李海兴也起哄道。

    “我靠,才刚刚夸完你们两个小子,立马就跟我邀功了。”

    张进看的咧嘴直笑,随即说道:“这样吧!明天开始,你们每个月的工资涨一倍。”

    “哇!真的吗?”李海兴俩人顿时惊喜的叫了出来。

    “等下,你啥意思呀!拿我的钱装大款是吧!”王大壮愣道。

    “呵呵!放心吧!从我那一份出。”张进笑道。

    王大壮听到这话,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这么说,真的加工资啊!”李海兴问道。

    “是的,加工资!”张进点了点头,肯定了刚才的许诺。

    “进哥,你太给力了,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啊!”杨秋盛立即拍起了马芘。

    “我太崇拜你了,进哥!”李海兴也说道。

    随后吃了些东西,俩人被王大壮打发回去,只剩下他们哥俩。

    “嘶呼!”王大壮嘴里叼着一根中华烟。

    他吸了一口,缓缓的从嘴里推了出来,然后又从鼻孔倒吸回去,周而复始。

    看着王大壮吞云吐雾的模样,张进淡笑道:“今晚……多谢了!”

    “谢个芘啊!咱哥俩说这个就见外了。”王大壮说道。

    张进闻言心头一暖,缓道:“今晚要不是因为陈倩有后台,我们可能就出不来了。”

    “怎么?那姓高的还能吃了咱们不成。”王大壮不屑的说道。

    “吃了倒不至于,但却可以入我们的罪。”张进冷道。

    “入罪?入什么罪,他们有证据吗?”

    “呵!没证据又如何,我偷听到高有亮贿赂赵东刚,让他把我们入罪,如果成功了,以勒索敲诈罪轻的判处三年以下,严重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王大壮闻言顿时愣住了,片刻后才咬牙骂道:“戳他娘的!”

    “这个世界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自古如此!”张进缓道。

    “虽然是这样,但他妈·的还是很火大啊!”王大壮握了握拳头,神情愤慨。

    张进从王大壮手里拿过烟,看着那点火光忽明忽暗。

    忽然他手指猛地一捏,嗤的一声,用指腹将烟头掐灭了,碾压成黑灰。

    “小进!”王大壮看的眉头一皱,急道:“你干嘛呀!”

    张进偏头凝视他,冷酷道:“大壮,有权有势的人才不会被欺负。”

    王大壮不禁有些愣了,他在张进的眼中看到一样东西。

    它的名字叫……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