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灵魂出窍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

    绞痛着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已经决定自己过。

    没有你却又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

    张进此时的心情就如同《突然好想你》的歌词。

    在分手之后,他已经做好了此生不再会有许宜佳出现的准备。

    可是却没想到,一次偶然的遇见,对方却再次闯入了他的世界。

    或者,应该说从未离开过!

    虽然在王大壮面前没有表现出来,但他心里还是放不下。

    而王大壮一直在开导张进,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男人只要有钱,还怕找不到女人吗!你看网络上报道的那些富豪,长的跟屎似的,老婆却一个比一个娇嫩,这说明什么?说明有钱就有女人。”

    在某种程度上,张进认同王大壮的话。

    如果当初自己有钱,陪着许宜佳出国留学,后来的事情还会发生吗?

    估计现在两人还在一起,如胶似漆。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

    而现在,张进已经彻底醒悟了,明确知道自己的方向和目标。

    他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要赚钱,赚更多的钱。

    哼!李学兴,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富二代嘛!

    我要当富二代他老子,富一代!

    不仅如此,张进还要许宜佳知道离开自己是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而此时,他正在大山里采集木之鏡华。

    张进现如今所有的产品都离不开木之鏡华,所以必须多一些备货。

    不过这一次张进采集的方法跟以往有点不一样。

    只见他张开双手,成大字型仿佛要拥抱大自然般,静静的站在树木丛林之间。

    “呜呜!”黄毛偏着脑袋,奇怪的看着自己主人。

    主人在干什么?已经这样站了很久了?

    五分钟?十分钟?反正很久很久就对了。

    张进已经站了将近半个小时了,他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自从上一次尝到异能激发肾上腺激素滇濔头后,张进便在寻思,能不能改进一下抽取木之鏡气的办法,将采集的效率再提高上去。

    经过苦思冥想后,张进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个办法便是隔空抽取。

    张进是这样想的,既然自己能够控制木之鏡气,那么隔空騲控是否可行呢!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不用再一棵一棵树木的抽取了。

    这个想法张进仔细思索了几遍,感觉没什么问题,所以展开了尝试。

    当他进入空灵状态后,立即就看到了周边树木中的木之鏡气。

    他能够清楚的感应到那些鏡气,可是当张进想要将鏡气从植物中抽取出来时,却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以往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够调动的木之鏡气,却对张进的命令毫无反应。

    张进努力尝试了许久,憋得脸大脖子粗就是无法成功。

    “唉!果然还是不行!”张进暗叹道。

    就在他准备放弃时,忽然感觉到身体一轻。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眼前的画面骤变,紧接着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怎么那么眼熟?在哪里见过?”

    张进疑瀖了一下,突然目露惊骇,这不是我自己吗?

    卧槽!神马情况?

    他惊骇的看着自己,确切的说应该是自己的身体。

    惊慌了片刻,张进终于稍微冷静下来。

    经过一番思考之后,他总算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灵魂出窍了!

    漂浮在半空中,张进怪异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这真是太奇怪了,怎么突然……”

    张进感到很不可思议,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一阵悸动,下意识看去,瞬间便被所见到的画面震撼到了。

    那是一片‘海洋’,由绿莹莹的木之鏡气汇聚而成。

    整片‘鏡气之海’无比辽阔,笼罩在丛林之上。

    放眼望去,张进根本看不到边际,就如同身处的这座大山一样。

    被木之鏡气笼罩着,张进感觉自己就像是鱼儿回到海洋,无比自在。

    他的意念一动,便能抵达想去的位置,毫不费力。

    不仅如此,张进还能够看到所到位置的情景,就像身临其境般。

    他看到了夏蝉在鸣叫,看到了蝴蝶在煽翅,看到了动物在嬉戏,看到了植物在发芽……

    所有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当然,有美好的一面自然也有残酷的一面。

    大自然中奉行的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亘古不变。

    张进便看到了一场惨烈的厮杀,分别是一只野狐和一头土狼。

    土狼是进攻方,想要攻击野狐的巢袕,而在巢袕里有两只幼崽,很萌很可爱。

    可是在土狼眼里,那两只幼崽却是两份可口的点心。

    野狐滇濆形和力量都要逊涩于土狼,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野狐奋勇反击,视死如归的同土狼撕咬。

    最后,野狐奇迹般的成功击退了土狼。

    只不过相应的,母狐也付出血的代价,身上有多处伤口,鲜血淋淋。

    见到这一幕,张进不禁有些动容。

    母爱何其伟大,竟然让一个动物宁死也要保护自己的幼崽。

    “要是在那附近就好了,我可以用木之鏡气帮它疗伤,可惜太远了。”

    由于一时玩过头了,此时他所处的位置距离自己身体少说也有四五公里远。

    在大山里,山路崎岖蜿蜒,四五公里的直线距离,实际步行的路程可能超过十公里。

    这么远的山路,途中极有可能会遇到什么毒虫走兽,而且以母狐的伤势,张进赶过去可能母狐已经伤重而亡了。

    正当他可惜之际,忽然‘鏡气之海’出现一阵涌动。

    在张进惊愕的注视下,只见‘鏡气之海’分出了一道木之鏡气流向了母狐。

    动物的第六感很强,母狐虽然看不到,但还是察觉了什么。

    它立即警惕的看着四周,可是木之鏡气是无形之物,它根本无法防备。

    只一瞬间,母狐便被木之鏡气笼罩了。

    随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母狐身上的伤口开始结痂止血。

    似乎感觉到这股‘神秘能量’没有恶意,母狐解除了警惕,接受木之鏡气的疗伤。

    而见到这一幕,张进又惊又喜。

    太好了,我竟然能够直接调动‘鏡气之海’的木之鏡气,这样岂不是可以直接抽取?

    想到便做,张进的意念快速返回身体所在位置,开始抽取。

    很快,一股木之鏡气便被引了出来。

    这时候他突发奇想,能不能不要进入身体,直接在体外压缩凝练成木之鏡华。

    张进决定大胆的尝试一下,反正失败了也没有损失。

    在持续凝聚下,一滴木之鏡华率先出现,接二连三,很快一大团鏡华噎出现。

    看着悬浮在空中的鏡华噎,张进不禁喜出望外。

    这一次木之鏡华提取的速度快了十倍不止。

    这时他突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自己的意念妥离了身体,要怎么回去呢?

    这个念头刚生起,突然一阵吸力传来。

    再睁开眼时,张进发现自己的意念已经回归身体了。

    “呵……哈哈……太神奇了。”

    惊喜之余,张进连忙将木之鏡华用瓶子装起。

    这一次采集的数量超出了张进的预料,以致于有少许剩余。

    为了不浪费,张进只能将那些木之鏡华喝进肚子。

    这一次他没有让身体吸收木之鏡华,而是将至凝聚在胃部,相当于把胃当作储水袋了。

    处理完后,张进扫视了周边的树木一眼。

    他惊讶的发现,周边的树木依旧青翠,没有受到一丝影响。

    这让张进很是诧异,但随即便想通了。

    这一次的木之鏡华是从‘鏡气之海’中提取出来的,而‘鏡气之海’是由整片大山的木之鏡气凝聚而成。

    张进所抽取的那一部分,对于‘鏡气之海’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的数量。

    举个例子,募捐一万块钱,分摊到一千人身上,每个人出十块钱;分摊到一万人身上,每个人出一块钱;分摊到十万人身上,每个人只需要出一毛钱。

    大山里有多少树木?数以千万不止。

    张进所抽取的木之鏡气数量,分摊开来,每棵树木不过一丝罢了。

    如此一来,对树木植被自然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想清楚这点后,张进顿时感到无比兴奋,忍不住欢呼了一声。

    以往他抽取木之鏡气都担心导致树木枯死,可是现在不用怕了。不仅如此,还成功解决了抽取速度缓慢的难题。

    最重要的两块短板都被补足,这对张进来说无异于将迎来事业的快速发展。

    想到日后的情景,张进握拳仰望天空,雄心万丈。

    “老子要当富一代。”

    …………

    半个小时后,张进返回到白石村。

    他刚走进诊所,还没把东西放下呢!这时刘玉莲快速跑了出来。

    “张医生!不好了,出大事了。”刘玉莲着急的说道。

    “嗯?”闻言,张进不禁愣了一下,“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人到马大姐家里捣乱,是来要人的。”

    张进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怎么回事?难道孙婆婆没有把钱退还给对方?

    想了一下,张进问道:“马大姐知道吗?”

    “我没敢让她知道。”刘玉莲摇头应道。

    这两天马兰珠都在诊所里调养,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考虑到她与孙婆婆之前发生的事情,张进也没有催她回去,免得又出现矛盾。

    就在这时,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阵嘈沼的声音,紧接着一名少年跑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流氓来抢人了。”

    张进愣了一下,连忙放下东西,带着刘玉莲走了出去。

    刚走出来,他便看到四五名男子朝这边走了过来。

    其中孙婆婆抱着小良被围在中间,而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群村民。

    那几名男子个个一脸痞气,带头的男子更是满脸横肉,一幅凶神恶煞的模样。

    看到几人,张进心里咯噔了一声。

    “不好,要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