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百八十八章 今儿有点恶趣味

    一百八十八章 今儿有点恶趣味

    (感谢书友100224221240258大大的打赏,谢谢新的一周了,请兄弟们支持一下,推荐票神马,顺手投一下 )

    方瑞挑了谷子回家,在坪里晒开来,再到大水池边滇澮树上摘了些桃子洗干净,才挑着箩筐回田里去。本以为大佬们会趁着自己不在时,偷上一把懒,没想到还离得老远,就看到自家田里四位大佬忙碌成一片。

    心存疑瀖的方瑞走近田边,悄然地一瞅四位大佬的脸銫。本来四人脸上皆是像个怨妇般布着一层怨气,老郭的脸上甚至都散发着淡淡熊气的,怎么现在一个个都心平气和的呢?难道大佬们终究是大佬们,适应能力这么强悍?

    “四位老大,休息一下吧,别这么拼命。”方瑞笑着喊道。

    “这不是担心中饭要跟晚饭一起吃吗。”林伟国扔掉手中打干净的稻杆,动作娴熟地顺手从李敬明手中接过一手新的稻杆,淡然笑道。

    “呵呵,这不是看你们一个个蔫头耷脑的没动力了,给你们点压力吗。现在看来,这方法还不错哦,看把你们一个一个给刺激的,效果堪比芘股针啊。”方瑞得了便宜还卖着乖道。

    “呃”林伟国无语了,自己打趣一句,这小子还不客气地顺杆子就爬上来了,另三位也是翻了翻眼珠子。

    “好了,休息一下吧,我洗了些桃子,来品尝品尝。”方瑞拿出几个桃子来,给几位大佬递了过去。

    大佬们倒也没那么多讲究,他们停下手中的活计,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接过桃子就吃了起来。

    他们的早餐基本上吃的就是包子油条豆浆啥的,这些东西容易消化,大佬们忙活了近一个小时,早有了饿感。本也没觉得这桃子味道会怎么样,随便吃两个填填肚子呗,可一口咬下去,四位顿时都是眼冒星光。

    哇咔咔,这也太离谱了吧,桃子还能这么好吃的啊!

    四位都是惊愕了,随即就是放开嘴大吃特吃起来。

    方瑞瞅得有些发愣,给了他们个白眼道,“我说几位,能不能注意你们一下的光辉形象啊?你们可是代表咱整个平阳的脸面啊!”

    四人身份虽尊,但谁人没有七情六崳,面对此等空间里出来的绝味,他们才不理方瑞的揶揄呢,继续髟C寻憧袷场UQ奂涞墓Ψ颍氖鎏易泳褪O乱欢烟噎肆恕


    方瑞瘪了瘪嘴无话可说了,大佬也是人嘛。

    “小瑞,这桃子是你自家种的吗?还有木有?”郭豪杰揩了揩嘴,一脸意犹未尽地道。另三位都是一脸期待地看着方瑞,看来都是还没吃过瘾。也是,空间里出来的东西,除非味觉有问题的人,否则真的是百吃不厌的!

    “嗯,自家种了一棵桃树,树上还有个十罍黠吧。”方瑞道。

    “还有十罍黠啊,待会回去可要吃个饱了哈哈,没想到小瑞你家种出来滇澮子能这么好吃只是,想想超市里、水果市场那些桃子的索然无味,这桃子的味道似乎好得太妖孽了些,难道这桃子的品种非同一般?就像王母那老太婆的蟠桃?对了,小瑞这是什么品种滇澮子啊?”

    郭豪杰极是感兴趣地道,另三位当然兴趣也是浓浓了,话说好吃的东西谁不喜欢啊。

    “这具体是什么品种滇澮子,我也不知道,总之这桃树呢,还是我十几岁的时候偶然从俪山上挖下来的。”方瑞扯道,嘴上如是说着,心里却是在笑,自己也真是能扯,就这么棵毛桃树,小台儿村遍地都是,谁神经还去俪山上挖哦

    不过别说俪山还真是座好靠山,就像这桃子还有空间草一样,以后只要是空间出来的东西,就直接扯到俪山上去吧,反正俪山那么大,谜一样的存在,谁爱信不信,反正谁也不可能真正去山上验证不是。

    “难怪这么好吃了,原来这桃树是俪山上来的啊,听说俪山上不为人知的好东西多着呢,没想到小瑞你的运气能这么好,居然搞到这么棵绝味滇澮树嘿嘿,看来我要带几个桃回去,把它们栽培起来,过几年我自家也就有这么好吃滇澮子吃喽。”

    扯到俪山,郭豪杰还真信了方瑞的话,他打着哈哈笑说着,还真把几个桃给揣到了口袋里。林伟国谢俊云李敬明也是赶紧捡了几个桃放到口袋里面,看来他们都把方瑞的话给当了真。

    看着大佬们把自己的话不是一般的当真,方瑞的额头上涮涮地几道黑线,脑中登时就现出一串画面来:

    几位大佬满怀期待的心情,把桃埋进土壤中,然后白天浇水施肥除草,晚上求福祈祷,小心翼翼伺奉祖宗般伺弄着接下来,桃发芽,抽出嫩叶,再慢慢地一点一点长大几年以后,桃树成长到一定的程度,总算开花结出果来盼星星啊盼月亮,好不容易又盼到了金秋桃熟,大佬们那个激动啊,颤抖着双手,左挑右选,采撷下了一个最大最亮丽最惹人爱滇澮子,仔细认真地洗掉桃上的细毛毛,再把桃上的水渍用心擦干净,然后神圣地捧起桃子,凑到嘴边,轻轻地一小口咬下去

    大佬们的眉头肯定会拧成一团,心里肯定会想这味儿怎么差得十万八千里啊,然后方瑞实在不敢想像大佬们望穿秋水的梦想破碎时的脸銫自己肯定少不了要被惦记上,甚至被大佬们划个圈圈诅咒也说不准。

    “我说几位老大啊,你们要吃桃子,可以来我家吃吗,何必费力吧唧地自己去种呢。”为了避免杯剧的发生,方瑞弱弱地建议道。

    “种上几棵还是要好些,想吃了在自家院子里伸手就可以摘着吃吗。当然了,在桃树还没结出果子来时,少不了要来你家蹭吃的吗。”

    林伟国摆了摆手笑道,另三位也是笑意訡訡,看得出来他们对这桃子都是拥有着相当大的信心,抱着相当大期待的。事实上桃树栽种也确实挺简单,小小花点心思就是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方瑞眨了眨眼不说了,要被惦记就惦记,要被诅咒就诅咒吧。

    也不知是桃子的作用,还是大佬们心思开透了的原因,反正接下来打稻的速度快了不是一星半点。方瑞本以为今天这丘田都难得完工,没想到中午日正当头时竟就收完了,这倒是让方瑞对大佬们不由得刮目相看。

    不过四位大佬虽然是轮番上阵,也累到要瘫了,扔完最后一手谷子后,就往打稻机滇潳板上或禾垛上一坐,呼呼地直喘着粗气,跟头刚犁完地的老牛似的。

    “林叔叔,累了吧,好好歇一会儿啊。”

    方瑞清理完仓中的稻谷,捉狎地对林伟国笑道。

    “呃,有点累,先歇口气。”林伟国累得实在够呛,随口应道。

    “嗯,必须得歇好了,得会你还要跟我把打稻机抬到下一丘田去呢,咱们下午把那丘田打翻了。”方瑞这下笑得很堅了。

    “啊?啥?不是吧?还要抬打稻机?下午还要打一丘田?”林伟国被方瑞的话给吓到了,一愕之后,整个脸就苦瓜了。就现在身上这酸痛劲儿,走路腿都要打摆子了,估计接下来的十几二十天都要在痛苦中渡过了,现在要是再抬一趟那打稻机,再打一丘田的谷子,那自己干脆直接趴下得了。

    “小瑞不带这么折腾人的吧!”郭豪杰本来心平气和了的,听方瑞这么一说,横眉一竖,意见起来了。他的情况被林伟国更糟糕,真心是再经不起折腾了。

    “那个,小瑞啊,有了这一上午的深刻体验,咱们已经深刻地了解到了农民的生活、农民的艰辛、农民的疾苦这个这不,下午咱们还要回去总结一下,顺般呢,把平阳官场那些办公室里的大老爷们通通赶到田里来,让他们也来深刻体验了解一下”谢俊云赶紧说道,他也是要扛不住啊。

    “小瑞啊,要不这样,明天让你林叔叔把上次朱姓副市长那帮人给拉过来,让你来折腾?”郭敬明的情况好不到哪里去,怕林伟国为了更深入地体验民生民苦,一激动答应了方瑞下午继续打稻的话,连忙出了个馊主意。

    “我说李叔叔你这话不地道啊,我心好意给你们个体验民生民苦的机会,你居然说我是在折腾你们”方瑞装作愤怒地样子,完了不又不屑地撇了撇嘴道,“还有那帮人啊,算了吧,要是让他们过来打我田里的稻谷,我估计这谷子猪都不吃了。”又见四位一脸紧张,遂笑道,“我说四位啊,别当真,跟你们开开玩笑的啦。”

    “啊,开玩笑的啊”林伟国四人听方瑞的话心里悬起的石头,回落了下去,可马上又吊了起来,心说咱们上午也以为你小子开玩笑的呢,结果也对哦,上午人家小瑞可没说是开玩笑的,是自己想当然地认为这次小瑞亲口说是开玩笑的,应该是真开玩笑的吧左右一想,大佬们也就放心了。

    “走啦,回去吃桃子啦。”

    方瑞对四位狡黠地眨了眨眼,挑起最后一担谷子往家的方向走去。四位大佬肚子饿得早呱呱叫了,一听回去吃桃子,舌底生津的同时肚子更是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四人苦笑着面面相觑,忙是起身跟上。

    方瑞才出了田里走上田埂,村支书刘富民就迎面走了过来,看到方瑞,目光顺过去落在刚刚打完的六分田里,回过来时又瞅了瞅老太婆便步履蹒跚地从田里出来的四位大佬,刘富民便笑道,“小瑞好厉害啊,天天都有免费的劳动力可使,老伯羡慕死你了。”

    方瑞乍闻刘富民这言,怔忡了下,额头涮涮地又是两道黑线冒出,心说这老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叼啊,竟敢拿平阳市委书记市长、他的两位顶头上司开玩笑,看他一脸纯真无邪的,应该是无知者无畏吧嘿,看来可以逗逗这老头。

    “呵呵,老伯啊,这四位可是来体验咱乡村农活的,我这丘田打完了,没得体验了,他们正愁着呢要不,让他们下午去你家田里体验怎么样?”

    “真的假的?人家答应不答应啊?”刘富民听方瑞这么一说,有些难掩喜悦,他家也有四亩多田,可他家不像方瑞家那样一大票人,呼啦啦地一拥而上,一丘田就完事了

    刘富民家倒是有四口人,可女儿刘兰跟小外孙肯定是上不了战场的。

    这几天刘富民带着自己那婆娘,起走贪黑的连酒都没烤了,人累得不轻,可也就搞定了一亩几分田。而别人家里,好多都快收割完了,这让刘富民有些着急了,多盼望能来几个外援啊!本来刘富民想开工资去请几个人来,可这个时候建村小学的师傅都回家打稻谷去了,试想谁还有这闲工夫?

    所以一听方瑞说要这四位去自家田里体验,刘富民激动了。

    “什么真的假的,看到我家这六分田没,就是我跟他们四个打完的,这难道还有假吗至于人家答应不答应吗,这你去问一下他们不就知道了吗?”方瑞放下肩头的担子,往身后呶了呶嘴道。

    “那我去问问他们?”

    四位大佬于离方瑞几米远的地方停住,刘富民走过去正准备问,可定睛一看,不对啊,这几位怎么好像在发抖?尤其是那双腿,那摆子打得很明显啊?难道他们都感冒了?发烧了?还是哦,是了,看这四位肤白手嫩的,八成是从没下过田种过地的主儿,小瑞带着他们一上午就干掉了六分田,身子不抖双腿不打摆子才怪呢也真是服了这四位了,累成这个狗样,还硬扛着憋小瑞把这六分田给打完了,真不知道那小子哪里来这么大的魅力!

    他们都累成这个样了,还是算了,别喊他们去自家田里了,搞不好要是累瘫下了呢?

    刘富民边琢磨着,边打量着四位大佬,打量着打量着,刘富民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咋这四人中间有两人挺面熟的呢?貌似这几天在哪里见过?

    作为一名村老大村支书,其实刘富民平日里也是比较关注平阳新闻、留意平阳各方面动态的,要说市委书记林伟国、市长谢俊云,他肯定是认识的之所以现在两个活生生的大人物就站在他面前,他只感到有点儿面熟,这也不能怪他没眼力。要知道林伟国谢俊云哪一次在银屏上现身时,不是西装革履、鏡神抖擞、容光焕发、斗志昂扬得就像只公鷄中的战斗机的可眼下的林伟国谢俊云呢,一身沾满泥点的休闲衣杉,至于鏡神、容光、斗志吗,更休提了,几位都萎靡得跟个饱受地主疟待的长工似的。

    “小瑞啊,我看那四位都累得不轻,这让他们去我田里的事情,就算了吧。”刘富民走回身来对方瑞道,“对了小瑞,这四人该不会是你的亲戚吧,咋我觉得有其中两位面熟呢?”

    “呵呵,不让他们去了是吧,随便你啦至于他们中有两位你面熟吗,倒不是因为他们是我的亲戚”方瑞卖了个关子,心说老头你眼睛还挺尖的吗,还看出他们累得不轻了,嘿,拿这事肯定逗不成你了,那就吓吓你吧方瑞自己也不怎么回事,兴许是冠冕堂皇地把平阳巅峰的几位大佬给折腾了吧,总之今天他心里的恶趣味比较浓。

    “那是因为什么?”刘富民感兴趣地问道。

    “老伯你家收得到平阳电视台吗?”方瑞却是反问道。

    “我家没有闭路线,也没有卫星接收器,装的是普通滇濎线,地方上的电视台都收得到跟这有什么关系吗?”刘富民疑瀖道。

    “老伯你晚上八点钟的时候,看看平阳新闻,我再告诉你。”方瑞淡淡笑道,心里想像着当刘富民认出他口中的‘免费劳动力’有两二位就是平阳市委书记跟市长时,那嘴巴都合不拢的样儿老头你没心脏病吧,可别惊出问题来哦。

    “哦那我看看新闻鄙。”这两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我会觉得面熟,小瑞你直接说不就得了吗,莫名其妙地让人家去看电视,这都哪跟哪啊管他呢,小瑞你不说就算了,反正这事儿本也没什么吗。

    刘富民也没有穷问,嫫出除了洗澡或跟婆娘那个时,从不离身的旱烟袋,捏出点烟丝,又拿了张小白纸,准备卷烟时,似想到了什么。刘富民往那边走了几步,把烟袋子递到林伟国他们面前,憨厚地笑道,“几位累了吧,抽管旱烟提提神儿?”

    “谢谢,不用了。”林伟国四人皆是摇了摇头,刚刚方瑞跟刘富民的对话他们倒没听明白,一来离得有点距离,二离方瑞特意压了嗓子。

    方瑞看得好笑,这老头是越来越有长进了啊,以前镇里来人了,野味特产什么的,哪个好哪个珍稀整哪个,还有钻石芙蓉王、和天下等名烟,条把是少不了的。这下倒好,市委书记市长来了,干脆就请人家抽旱烟这老头比自己还牛比啊!

    !d@t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