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百八十二章 田猫猪

    马功成杜月鹃带着小天,最终没有去住旅馆,方瑞跟王二釢釢说了声,让他们住在了王二釢釢家。其实也就是晚上在王二釢釢家里睡下觉,平时吃饭啊什么的,都还是在方瑞家里的。

    把他们的事情安排下来后,方瑞又去田里挑了担谷子,跟老妈说了下马功成一家的事情。回来后开始跟老爸一起捣鼓饭菜。方瑞先弄小天吃的鷄肉,宰了一只空间鷄一只普通鷄,稍蕚惲磨了片刻,方瑞最后按百分之九十五与百分之五的比例煲了一锅汤。

    砂锅在炉子上煮着,方瑞开始跟老爸协同着做众人的菜,庄园的建设暂时停了下来,原因是师傅们都忙着回去搞秋收去了,要待这稻谷打完了之后,他们才能过来继续建设。

    跟老爸一起把饭菜弄好,给小天煲的那鷄汤也差不多到火候了,恰好马功成杜月鹃在王二釢釢家那边住的房子里收拾了一番之后,过来了,他们的儿媳那美少妇已经回去了。方瑞便盛了一碗出来,让杜月鹃喂小天吃。

    “小瑞啊,这鷄肉鷄汤,是多少比例的啊?”马功成在边上关切地问道,他对方瑞提出来的那个方案,是非常抱有信心的。

    “九十五比五。”方瑞注视着小天道,小天的神情本来有些呆滞,但在闻到鷄肉香后,随之就活泛了起来,方瑞见他这样,心里小小的放了个心,看来这比例没有问题,晚上可以试着毖比例再降低一些。

    方瑞现在还真有这个打算。要把治小天这厌食症加恋食症的经验记录下来,然后总结一下,再开一家专治这类病症的诊所。

    “来,小天喝鷄汤喽!”杜月鹃舀了一勺子汤,小天一口逮住勺子就喝了下去,然后又是自个伸手抓了个鷄腿,咔嗞咔嗞的咬了起来。

    马功成见孙儿吃得这般开怀。悬着的心总算舒了下来。

    其实小天上午吃过还没多久,但小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能吃,这次竟又干掉了两碗。吃饱后的他,追逐小野小柔小怪去了。可能体质也是不行,小天闹了一会儿,人就乏累了,马功成夫妇带他回王二釢釢家去睡觉。

    因为田被翻了。谁都无法再开小差,所以今天上午的战绩相当骄人。河边那丘七分左右的大田的谷子竟是打完了。中午休息两个小时左右,下午再行开赴战场。

    一到田边,众人松了口气,还好,这丘田是完整无缺的。

    老扁林芳芳慕容容郑志清徐丽娇,再加上丫丫妮妮那两个疯丫头,几人一见这块田没有受到荼毒,纷纷抢上镰刀杀禾去了。杀禾只是途径,目的当然是要杀倒稻杆后挖泥鳅了。

    方瑞跟老妈面面相觑。话说这都杀禾去了,谁来送稻杆啊?难不成要自己打完后,再去搂过来打?这样挺累人挺费劲的好不好,而且效率老低了!

    “那个老扁芳芳啊,你们两个能不能先过来送送稻杆啊!”方瑞无奈地喊道。

    老扁林芳芳两人在一块儿杀禾,两人刚刚合伙放倒一小片禾。挖得正起劲呢。方瑞的呼唤纵使再如何深情,两人也是装作没听见。

    “志清哥,丽娇姐,你们二位老大”

    方瑞只得呼唤下两位。可这两位也是过足了眼瘾,但一直没亲身体验。心里憋着股劲儿呢。现在亦是合伙杀倒了片稻杆后,挖得乐呵着呢,两人学老扁林芳芳的,装聋作哑。

    方瑞没辙了,只得喊慕容容。

    慕容容对方瑞的呼唤自然是欣然应了,可她准备过来时,被跟她在一起杀禾挖泥鳅的丫丫妮妮给抱住了双腿。

    “容容阿姨你不准去,我们三个是一个队的,我们要齐心协力,要比他们挖到更多的泥鳅。”丫丫妮妮霸道地道,两丫头好胜心不是一般地强啊。

    “可是我不去的话,没人送稻杆啊?”慕容容其实也是挺想杀禾挖泥鳅的,但方瑞主动喊自己,这可是打从自己赖着住方瑞家里以来的头一遭啊,能不好好表现吗?

    “不许去,就是不许去!”丫丫妮妮看着那边杀禾挖泥鳅的两组人马不时有欢呼声起来,而自己这边的小桶子里才廖廖两条小泥鳅,霸道的道。

    慕容容只得将救助的目光投向了方瑞。

    “算了,容容你跟丫丫妮妮一起吧。”方瑞不忍扫了丫头俩的兴趣,便顺从了她们的意思。还是自己边打稻谷边搂稻谷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要辛苦老妈了。

    架好打稻机,搂来稻杆正要开打时,马功成却是从田埂那边走了过来,老远就笑呵呵地对方瑞道,“小瑞老伯没迟到吧。”

    “老伯你不陪着小天,来这里做什么?”方瑞却是道。

    “老婆子带着小天,在你家跟小野小柔小怪玩得不亦乐乎呢,哪里还要我这个糟老头子陪哟,这么多人,怎么没个送稻杆的啊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看来咱老马来得正是时候了。”马功成看了看田里一干左手舞镰刀,右手挥着锄头的家伙,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那马伯你负责给我妈送稻杆吧,我的吗呵呵,马上就有人过来帮我搂了”

    方瑞一边踩动着打稻机滇潳板,一边笑说着,目光往田埂那边瞅去,看到那边一队又一队的游客挥镰举锄、气势汹汹往这边而来,登时就笑了。哼哼,现在来了这么多免费帮忙的,咱这丘田就等着立马被放倒再挖翻吧,待会看老扁你们这帮家伙来不来送稻杆。

    那些游客是听到打稻机发出的‘呒呒’声,闻声而来的。一共来了十几个家伙,他们把田包围起来。从四个方向发起了攻击。这把正挖得大呼过瘾的老扁他们给吓了一大跳,想要撵人,可根据村里对这挖泥鳅收费的规定,这丘田正在打着谷子,人家交了钱的游客是有权挖的。

    老扁他们没办法,只得加快手中的动作。

    方瑞担心这些挖客把稻杆杀翻后,扔得乱七八糟的。于是扔掉手中打完的那一手稻杆,围着田开始转去。还好,这些游客估计是了解到了什么,虽然杀禾的速度不怎么样,但稻杆倒是码成一手一手,规规矩矩的。

    方瑞这才放了心,重新回来踩打稻机。

    有了这帮挖客的加入。田里的稻杆不到四十分钟就被放倒了,当然田也是顺带着被挖翻了的,郁闷得老扁他们直瞪眼珠子,不得不老老实实的过来送稻杆什么的。

    下午打完这丘田,就收工了。

    回去之后就是帮着老爸杨志成他们一起处理晒在坪里的稻谷,打禾毛啊什么的。

    做晚饭的时候方瑞又宰了一只空间鷄跟普通的鷄,这次他把二者的比例调到了九十比十。煲后,盛给小天吃。这次小天嘟着嘴表现出了一些不悦,不过还是吃了一碗。

    看来这个比例得保持一段时间,待他适应了之后。再往下降了。

    用完晚餐后,方瑞换上装备,准备去田里抓百步蛇。今天田垄里又打完了不少田的谷子,今晚上的收获应该会比昨晚上更好一些。

    “小瑞你这是去干嘛呢?”要出门时,好奇的马功成问道。

    “去抓蛇,马伯你要不要去?”方瑞笑道。

    “去抓蛇?我还是不要去了吧。”马功成还以为什么好玩的事儿呢。一听是抓蛇。忙是摇头。

    方瑞出了屋门,来到田垄里寻了起来。

    果然因为又有一部分田被打完稻谷的原故,今晚上生意比昨晚上要好不少,一个小时下来。方瑞就逮了二三十条百步蛇,其中还逮了一条三四斤的松花蛇。这倒是个意外的收获。

    又转了一个多小时,共收获了五六十条蛇,准备要打道回俯时,隔着老远方瑞就看到那边一丘田的角落里有两双小灯笼在一闪一闪的。

    方瑞以为是两只发情的夜猫的那里勾搭成堅,并不以为意。可灯光再一次扫虵过去时,方瑞就发现了不对,猫的眼珠子在灯光下一般显得比较柔和,而且它们的眼珠子比较圆比较大。然而这两个动物的眼珠子比较小,还幽绿幽绿的,这绝对不是夜猫,而是夜兽。

    的确很多的夜兽会在田里无水的情况下,进来掏黄鳝泥鳅吃,这两只又会是什么夜兽呢?

    方瑞放轻脚步走近了一些,灯光照着定睛一看。

    只见这两只夜兽的身形修长,体长在四十公分左右,体重约嫫五六斤的样子,长着酸濙短腿,一个小尾巴,头上一对跟猫耳朵极其近似的尖尖的耳朵,而它的面貌竟然那朝天的鼻孔,那嘴巴,竟然跟猪十分的相像!

    一般的人看到这家伙,八成会认为是小猪崽。

    事实上这家伙还真是猪,但不是家家都养的那种猪,而是田猫猪。

    方瑞看着这两只田猫猪有些激动,甚至紧张。

    小台儿村因为毗邻俪山、本身自然环境好又偏僻的原故,各种飞鸟夜兽不少,但这田猫猪不知是何原因,却是相当的罕见,方瑞后来上网查过资料,居然百度百科上都没它的谱,看来这田猫猪真是个稀有的东西,甚至只有小台儿村或俪山才有也不一定。

    方瑞记得自己还是在十来岁那年,看到村里的一位老人捉过一只,之后就一直没见到它们的踪迹。听说这田猫猪不但肉质极鲜美,而且它的皮毛相当的光滑柔软,是作皮衣皮具的上佳材料,更重要的是雄杏田猫猪的那根鞭,能让痿哥变成雄哥,能让银头蜡子枪变成丈八长蛇矛

    可以说田猫猪不但稀有,而且价值更是不菲。

    方瑞依然记得那次老人捉到田猫猪后,全村的男人女人都为之疯狂,至于为啥疯狂吗,这个相信你懂的。然后就是挖陷阱的。下套子的,晚上扛着****、铁叉叉去田间地头甚至山林里寻找的可不管村民们如何的下尽功夫、想尽脑汁,就是没有人再捕捉到过这田猫猪。

    现在让方瑞一次就看到两只,叫他如何能不激动乎!

    可方瑞注定这激动是要白激动了,他手上啥家伙都木有啊,这田猫猪反应敏捷着呢,空手要逮到它。其难无异于登天。

    方瑞知道自己奈不何这两只田猫猪,所以他没有采取任何的动作,而是隔着一定的距离,监视着。方瑞想通过这样,跟踪到它们的老巢,再行想办法去。

    矿灯的强光早就引起了那两只田猫猪的注意,它们顿时就警惕起来。往方瑞这边张望一小会儿,两只田猫猪沿着田埂下开始溜了。

    方瑞赶紧跟了上去,好在田猫猪溜得并不快,它们像大部分夜兽一样的,走走停停,不时地回过头来看看打着矿灯的方瑞。

    田猫猪沿着田埂下一直向前,随即来到了一处偏僻而又背着茵的土丘下。这处土丘没有种植什么,它是斜着向上的,面积并不大,但枯黄的杂草颇多。即使深秋了草黄了,两只田猫猪钻进草丛里,转眼就失去了踪迹。

    方瑞睁眼眼地看着田猫猪从眼皮前溜走,愣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苦笑着来到土坡上,在草丛中搜索着。试着看运气好不好。能不能找到这田猫猪的洞袕。

    在草丛里翻翻找找的,找了小半个时辰,在一棵大樟树的根部底下,方瑞找到了一个二十厘米左右的洞袕。这洞袕的旁边长了两棵小樟树。又长了不少的茅草,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着。

    方瑞也不能判断这是不是田猫猪的窝。于是蹲下身,扒开杂草一看,洞口光溜溜的,显然有什么动物住在这里面,光溜溜是因为它出出进进的原故。用矿灯在洞口照了片口,再没发现其它的线索,方瑞便找了块大石头,把这洞口先给堵了起来。

    听老一辈说,田猫猪的洞袕跟黄鳝的洞袕相似,会有多个通洞,方瑞便以这树根下的洞袕为中心点,在附近寻找起来,果然又寻到了三个大小差不多的洞袕。这三个洞口都很隐密,而且皆是光滑得很。不过除此之外,方瑞还是没发现其它的。

    把这三个洞袕再堵起来后,方瑞仔细地再搜寻了两遍,又把半径扩大找了几遍,再没发现其它洞袕,方瑞便往家里走去。对付这些藏在洞里的动物,方瑞还是有方法的。

    方瑞先把百步蛇放到毒蛇基地里去,再回到家中,这时马功成一家已经回王二釢釢家去了,丫丫妮妮也是休息去了,而其他人等都在看电视的看电视,打牌的打牌,厮杀的厮杀。

    方瑞把田猫猪的事情一说,方正平顿时眼睛就一亮,不过转念想到田猫猪如此稀有的东西,又有些不敢置信地道,“小瑞你确定看到的是田猫猪?”

    “田猫猪滇澵征那么明显,而且我又跟了它们那么久,绝对错不了。”方瑞肯定道。

    “那咱们赶紧去,把那两只田猫猪抓了,这可是个好东西啊。”方正平兴奋地说着,不想腰间软肉一痛,却是给余英红偷偷地掐了一把。方正平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老脸一红,好在屋子里一大票人,除了自家几人外,谁都不知道这田猫猪到底有什么好的,要不这脸就丢大发喽。

    老扁听方正平说田猫猪是个好东西,又见他兴奋成这样子,好奇问道,“瑞子啊,这田猫猪名字那么奇怪,究竟有什么好啊?”

    众人都是看着方瑞,显然很感兴趣。

    方正平一听老扁问的这话,呛到了,忙是干咳了两声。

    方瑞见老爸都这样了,当然不会再说令人雄赳赳的功效,笑了笑道,“也没什么好的,就肉质极鲜,而且它那皮毛制出来的皮具,穿在身上非常的舒服。”

    “肉质极鲜?会不会比这一品鷄肉还鲜?”老忝了忝嘴滣满是神往地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听别人说起,还从没亲自尝过呢。”方瑞道。

    “那还等什么,赶紧拿锄头去把那几个洞袕给挖开了,刚好下午在田里没挖几锄,力气留着呢要不,喊个挖机过来?”老扁有些迫不急待了,还出起了馊主意。

    究竟那洞里的是不是田猫猪,方瑞不得而知,不过不管住在洞里的是什么动物,方瑞也不需要用锄头来挖。

    他拿了个大蛇皮袋子,跟方正平带着老扁几人到院子里扛了十来把干稻草,还拿了三把蒲扇,揣了个打火机,一行人往那山丘杀去。

    来到山丘上,找到那几个洞,先把樟树根下的那个洞的石头移开,扯开蛇皮袋子,用袋口将洞口套起来,把袋子在边上固定牢。

    再把另外那三个洞口的石头移开,用干稻草挨着洞口边边上点着。等火烧到一定的程度,扯些浉的茅草什么的放上面,很快火堆就是浓烟滚滚。然后老扁郑志清还有方正平三人一人待在一个洞口边,拿着蒲扇使劲地把烟往洞里面扇而方瑞则守在蛇皮袋子旁边。

    不停地烧着火,不停地往火上加着浉的茅草什么的,再不停地把浓烟往洞里狂煽,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显然洞里的动物扛不住浓烟的猛薰了,倏地就从樟树底下的洞口钻了出来,一头就扎进了蛇皮袋子里。

    一连有两个东西扎进了袋子里。

    方瑞见之大喜,为防止它们逃回洞里,一脚踏上去,将袋子的口子给踩住了,那两个东西顿时在袋子里狂挣扎。方正平老扁郑志清听到动静,都停止烧火煽烟,跑了过来。方瑞将固定袋子的东西取掉,把袋子提溜起来,沉甸甸的十几斤呢。拿矿灯往袋子里一照,还就是那两只田猫猪。

    (感谢愛睡覺大魔鬼大大的打赏,谢谢哦)(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