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百八十章 厌食症变成恋食症

    来到河边最大的那丘田,方瑞跟老妈还有众人都是不由得一愣。

    “老妈,这丘田是咱家的吗?”明明这丘田大伙儿动都还没人来动啊,咋这稻杆就全被给杀翻了呢?而且让人郁闷的是,被杀翻的稻杆放得乱七八遭的,这里一堆那里一堆的,一看就是些非专业的家伙做的好事。

    “这丘田肯定是咱家的,可,怎么田里的禾都被给杀成这样了呢?而且,这整块田都被给翻过来了?”老妈看着被折腾得像个还没来得及打扫的战场般、一片狼藉滇濓里,也是极其郁闷。

    “看来是那些游客做的好事了。”方瑞昨天想起了昨晚上刘富民跟自己说的那情况,不由得苦笑道。

    “靠,这田里都被猪拱成这样了,哥们今天的锄头不是白带过来了嘛,卧槽!”老扁气愤地骂咧道,昨天看方瑞挖泥鳅挖得很是过瘾,后来那些游客到田里来,挖得又是大呼小叫的,让老扁心下洋洋得难受,今天他就特意带了把锄头过来,打算一边杀禾一边挖泥鳅黄鳝,没想到

    林芳芳郑志清也带了把锄头过来,丫丫妮妮亦是一人扛了把小号的过来,一看田里这阵势,都是瞪大了眼珠子,哭笑不得。

    “好了,稻杆虽然被弄得乱七八糟的,但总归是杀翻了的,还是要省下不少力气,咱们只要把它重新弄着一手一手的,就可以打了咱们行动吧。”老妈也是苦笑着说道。

    众人把锄头扔到一边。就要忙活开来,方瑞却想到了什么,喊住老扁道,“老扁。你跟我去一趟那边滇濓里看看。”

    老扁了然道,“是看那丘田是否也被猪给拱了没有吧。”

    方瑞道,“差不多吧。”

    老扁道,“那你一个人去不就成了吗?”

    方瑞笑道,“要是刚有有猪在拱呢,咱们不是刚好逮个一只两只啊。”

    老扁连道,“有道理,有道理。那赶紧走。”

    那丘田在田垄的西面,这是相对比较偏的一个位置,两人一路走过去,竟看到不少被祸害得一踏糊涂滇濓。而显然村里知道了这情况后。保卫队今天也加强了对这一带的巡逻,好几名老头老太太都在附近蹲守着。

    来到自家那丘面积不大滇濓里,一看整整齐齐的,方瑞总算松了口气。

    其实方瑞来看这丘田,并不是真的想瞅它有没有被杀翻、再被拱翻。而是想用空间把它对接起来,弄点空间大米尝尝,再让刘富民帮着烤缸子米酒,自家私下里留着喝喝。而叫上老扁来呢。就是为了让他在这里看着,免得田里被拱了。不过现在有了这帮老头老太太。就没必要再守了。

    将空间里一块菜地删除掉,把这稻田对接上。反正谷子也已经熟了,不怕别人发现什么,方瑞将周期设在了二十四小时。

    很快就对接好了,喊上老扁要跟他回去时,看到西面那边最偏僻的旮旯角落里,有几个鬼鬼崇崇的身影。那些人躲在稻田中,显然是看到方瑞跟老扁过来了,才躲起来的。

    方瑞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在干吗,也懒得去揪他们,回河边那丘田的路上时,向一名袖章上面有注明是队长的老头子说了一下这情况。这老头子的小队被指派到这个酱油岗位来,盯了一大早了,都还没做成一单生意,正无聊而又烦闷着呢。一听方瑞说的,顿时两眼放光。

    “小台儿村环境埃卫特别行动大队二小队各成员注意,小台儿村立马到我所在的位置集结注意,来的时候注意隐藏自己,别把目标给惊走了”

    老头子嫫出对讲机,一通呼唤,立马就集结到了他手下的那六名保卫队的老字辈,同时还牵了两条土狗过来。这些人一早上就过来打秋风,都郁闷纠结着呢,一听说有这么个情况,个个都是鏡神抖擞,斗志昂扬的。

    队长老头不愧身为队长,他往方瑞指出来的那个方向的那丘田看了看,又看了看周围的地形,有什么可以用来掩饰的,很快就制定出了一套切实可行的战术于是乎,七名老头老太太,带着两条土狗,兵分三路,借着田中稻杆的掩护,向目标所在地潜伏着行去。

    方瑞跟老扁没急着回河边滇濓里去打稻谷,就在原地坐着,第一个是想看看热闹。第二个吗,是担心那几个小毛毛贼被抓了现形之后,狗急跳墙,跟这帮老人们干了起来。

    十来分钟后,那边传来队长老头的一声厉喝,然后就是土狗‘汪汪汪’的狂叫。

    被堵在田里的偷挖泥鳅的游客有五名,都是些年轻的男男女女,有两人还戴着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方瑞猜测着,这几人在村里如此严打的情况下,还敢顶风行事,不会也是中了那企鹅农场的毒吧!估计应该就是这么回事。这世上的人和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疯狂啊!

    好在方瑞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那五名男女一看老头老太太还有两条土狗来势汹汹的架势,吓都把腿给吓软了,哪里还敢怎么样啊,都是乖乖地缴械投了降

    方瑞跟老扁见没什么热闹可瞧的了,便回河边打稻谷去了。

    田里老妈她们早已经行动赶来,几人都是忙得不亦乐乎。而田边,不时地有游繃着打稻机‘呒呒呒’的声音过来,这些人本来以为这田才打稻谷,肯定有泥鳅黄鳝可挖,可一看尼玛的,那些禽兽下手好快好狠啊赶紧走人,向下一丘正打着稻谷滇濓杀去。为什么不去那些已经打完了滇濓里呢,笑话。还没打滇濓都被偷偷地给干翻了,打完的难道还有个处吗?

    稻杆被游客们给提前放倒,的确省下了不少杀禾的时候,但田里被挖翻。到处坑坑洼洼的,给送稻杆又带来了运输路上的不便,这样一来,就会影响到打稻谷者的速度。

    好在方瑞他们人手足够,两套运输人马同时上阵,一切进行得倒也顺利。

    这丘田有七八分,因为田被挖翻了,谁都不会再开小差去挥锄头。大半上午过去,倒也干掉了四五分田。

    “小瑞,小瑞”方瑞挑了担谷子从田里走出来,准备送回家去。忽然看到王二釢釢一边喊,一边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跟在王二釢釢身后的还有几个人,方瑞一看,赫然竟是昨天在自家田里体验生活帮忙的马功成杜月鹃夫妇,另外还有一个美少妇。美少妇的手中抱着个几岁的小男孩,这小男孩正是得了严重厌食症的小天。

    王二釢釢看到了方瑞,就对马功成指了指,说了句。便忙自己的去了。没办法,她的工作是一刻也不能放松啊!

    马功成杜月鹃夫妇看到了方瑞。那眼神就像看到了救苦救难的菩萨,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来。马功成激动地道,“小瑞啊,你的那些桃子、鷄黄鳝,简直就是神丹妙药啊”

    “马伯,马伯母”方瑞放下担子,笑着跟两人打了声招呼,他早就料到这马成功夫妇会再来找自己,话说小小厌食症对咱的绿銫未来,不是小菜一碟吗。

    “小瑞啊,你这是要挑谷子回去吧那个,马伯来帮你挑吧。”想起昨天把方瑞送的那鷄跟黄鳝煮了后,孙子小天吃的那个欢喜劲儿,马功成是越发的激动,说着就要去拿扁担。

    “帮我挑,这个还是不必了吧,马伯你有啥事,直接说就行。”方瑞轻轻地挡开马功成的手,明知故问道。

    “那个,你那个桃子,能不能摘些给老伯,还有那个鷄跟黄鳝对了,价钱你说多少,多少就是多少。”马功成依然激动道。

    “这个都不是问题只是,老伯有个问题你必须得面对。”方瑞道。

    “什么问题?”马功能忧然看着方瑞道,心说,小瑞你这鷄跟黄鳝味道如此卓尔不群,不会是用什么特别的手段养出来的吧?

    方瑞见他这表情,便知他心下所疑,这很正常,方瑞也不怪他有这想法,淡然笑道,“马伯你放心啦,我这鷄跟黄鳝绝对的纯天然无污染正因为我这鷄跟黄鳝方方面面的与众不同,我担心你孙子吃了后,厌食症是解决了,但却恋上我家的鷄跟黄鳝。”

    自打昨天马功成说要拿空间桃子去治他孙子的厌食症后,方瑞就在琢磨这个问题了。对厌食症患者、尤其是重症患者来说,方瑞觉得自己所担忧的,肯定会变成现实。这样一来,那这厌食症就变成恋食症了那要怎样才能彻底地解决这个厌食症的问题叫?

    马功成听了方瑞的话后,觉得极是有理,也沉訡起来。

    “小瑞啊,这个问题先放一边,麻烦你先弄些鷄汤鳝肉什么的,给我家小天吃了吧昨天你给的那些桃子鷄跟黄鳝,都已经被他给吃完了呢。”杜月鹃在边上有些着急地道。

    “那你们跟我去家里吧。”方瑞说着重新挑起箩筐,往家里走去。

    马功成一家赶紧跟上。回到家里,老爸正在晒谷坪里翻晒着谷子,方瑞把谷子倒出来,简单地跟老爸说了下怎么回事,就进屋里去。

    砂锅就放在火炉子上,这是为小西西一直热着鷄汤呢。方瑞盛了碗鷄肉加汤出来。

    马功成一家人本来还有些许疑瀖,一看这鷄肉方瑞自家都在食用,就完全放下了心。

    美少妇怀中抱着的小天一闻到空间鷄肉的香味,本来有些呆滞的神情,登时活泛起来。

    “小天,来,先喝口鷄汤。”杜月鹃从方瑞手中接过碗,用勺子舀了勺汤送到小天跟前。小天乐得‘嗯嗯’地连应了几声,干脆地一口就喝了下去,然后竟是自个伸手到碗中抓了只鷄腿,嚼了起来。

    一大碗鷄肉鷄汤,很快就被小天给食用一光,看得马功成夫妇跟美少妇那个乐呵啊。

    “小瑞,锅里还有没有,能不能再弄一碗过来?”杜月鹃拿着个空碗,高兴地对方瑞道。

    “等一下,小瑞啊,能不能弄些普通的饭菜过来,试试看小天吃不吃?”马功成一直在琢磨着方瑞刚刚说的那个问题,他道。

    方瑞点点头,拿过空碗进了厨房。早上还剩下了不少饭菜,方瑞热了饭,又选了两碗与空间基本上无关的菜热了热,盛出来后给了杜月鹃。

    在几人期待的目光下,杜月鹃开始用勺子喂给小天吃。

    “我要吃鷄肉,我要吃鷄肉”小天不是没反应,而是反应大着呢,挥着小手,闹着意见,眼泪都出来了。

    马功成皱了皱眉,若有所思地对美少妇道,“小莉,你身上有带着小天平时吃的那些零食吧,拿点给我。”

    美少妇点了点头,她明白马功成想干吗,于是从提包里拿了瓶那啥牛釢跟薯片。

    可把这些平时小天最爱吃的零食再给他吃时,他竟是直接把它们给扔了。马功成跟方瑞不由得面面相觑。看来这厌食症,真的是变成恋食症了。

    “马伯啊,这”方瑞有些小讪,在解决不了小天恋食症前,看来他只能依赖自己的空间里的菜了。

    “小瑞你有没有什么办法?”马功成也很头痛,难道小天就要这么一直依赖这鷄跟黄鳝下去吗?

    “要不我用鷄汤拌点饭试试看。”方瑞提议道。

    “这方法兴许行,快试试看。”马功能小小喜道。

    方瑞进了厨房,盛了些饭加了些鷄汤拌着,拿出来喂给小天吃时,这次他的反应倒是没那么激烈了,但依然不感兴趣,看来这小家伙还真不是一般滇濘嘴啊。

    马功成跟方瑞再对视一眼,皆是苦笑。

    杜月鹃却是不以为意道,“这鷄跟黄鳝都是大补,小天吃这个比吃那些垃圾零食强一百倍,我看先让他就这么吃着,其它的慢慢再想办法吧”

    方瑞笑着点了点头,小天的这恋食症转变得太快,而且貌似也很严重,方瑞一直在想着怎脺麾决这恋食症的问题,现在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这办法应该是行得通的。同时方瑞又在想,等把小天这厌食症跟恋食症都治好了后,自己是否考虑一下,开间专治厌食的诊所呢?有这绿銫未来,生意应该错不了。

    (感谢tiangguo、宅男书呆、湘江绝恋三位大大的月票支持,谢谢还有血狮兽皇、一个快乐的落小叶两位大大的打赏支持,谢谢所有支持老九,关心老九的兄弟朋友们,老九向你们鞠躬道声谢)

    (昨晚上睡了一觉,醒来后先码了一章,传上来先老婆的结石病暂时稳定,没出现疼痛,老九先小小放个心呵呵)(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